文坛伯乐欧阳修

2016-03-23

     唐晓敏

韩愈为唐宋八大家之首,欧阳修则在宋代六家中无可争议地处于领袖地位。作为文坛领袖,欧阳修大力提携后进。吴充《行状》:“生平以奖进人材为己任,一时贤士大夫虽潜晦不为人知者,必延誉慰荐,极其力而后已。后进之士一为公所称,遂为闻人。”《宋史·欧阳修传》说他“奖引后进,如恐不及,赏识之下,率为闻人。曾巩、王安石、苏洵、洵子轼、辙,布衣屏处,未为人知,修即游其声誉,谓必显于世。”

曾巩20岁时,写信给欧阳修。欧阳修见到他之后,曾对他说:"过吾门者百千人,独于得生为喜。”在《送杨辟秀才》亦言:“吾奇曾生者,始得之太学;初谓独轩然,百鸟而一鹗。”对曾巩做了很高的评价,显然,这对曾巩是极大的鼓励。庆历二年(公元1042年)曾巩落第归抚州,欧阳修作《送曾巩秀才序》:“广文曾生来自南丰,入太学,与其诸生群进于有司。有司敛群材,操尺度,概以一法,考其不中者而弃之。虽有魁垒拔出之材,其一累黍不中尺度,则弃不敢取。幸而得良有司,不过反同众人叹嗟爱惜,若取舍非己事者,诿曰:有司有法,奈不中何!有司固不自任其责,而天下之人亦不以责有司,皆曰:其不中,法也。不幸有司尺度一失手,则往往失多而得少。呜呼!有司所操,果良法邪?何其久而不思革也。”曾巩考试没有成功,欧阳修不仅是惋惜,甚至对科举考试制度也提出了批评。

曾巩科考落第,但他能够结识欧阳修,得到欧阳修的教诲,这是非常重要的。曾巩作《上欧阳学士第二书》:“某之获幸于左右,非有一日之素,宾客之谈,率然自进于门下,而执事不以众人待之。坐而与之言,未尝不以前古圣人之至德要道,可行于当今之世者,使巩薰蒸渐渍,忽不自知其益,而及于中庸之门户,受赐甚大,且感且喜。及行之日,又赠序引,不以规而以赏识其愚,又叹嗟其去。此巩得之于众人,尚宜感知己之深,恳恻不忘”。“巩既夤缘幸知少之所学,有分寸合于圣贤之道,既而又敢不自力于进修哉,日夜克苦,不敢有愧于古人之道,是亦为报之心也。”曾巩在欧阳修身边,受到欧阳修的影响。“薰蒸渐渍,忽不自知其益”正是对这种学习的真切的描述。  

嘉佑二年(公元1057),欧阳修主持宋朝的礼部考试。这是一次非常著名的科考。录取新科进士388人,其中包括了苏轼、苏辙、曾巩三位文学大家,还包括张载、程颢两位大思想家,以及吕惠卿、章惇、林希等后来在政界名声显赫的人物。欧阳修在读了苏轼的试卷《刑赏忠厚之至论》和感谢信后,惊喜地说:“不觉汗出。快哉,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可喜,可喜!”(《与梅圣俞》)后并 预言“三十年后世上人更不道看我”,未来的文坛将属于苏轼(朱弁《风月 堂诗话》卷上,又见《曲洧旧闻》卷八)。》)。不仅表现出识人的能力,也表现出其宽广的胸怀。

苏轼《刑赏忠厚之至论》中写到这样的一件事:“当尧之时,皋陶为士,将杀人,皋陶曰‘杀之三’,尧曰‘宥之三’,故天下畏皋陶执法之坚,而乐尧用刑之宽。” 尧之时原本没有这个故事。倒是《礼记 文王世子》有一个类似的故事:“其形罪,则曰:‘某之罪在小辟’公曰:‘宥之’,有司又曰:‘在辟。’公又曰:‘宥之’。有司又曰:‘在辟’。及三宥,不对,走出,致刑于甸,后又使人追之,曰:‘虽然,必赦之!’” 但欧阳修对此并不计较,却夸奖苏轼善读书善用书。这自然是给苏轼的极大鼓励。

欧阳修对苏洵也多有提携。苏洵曾5次给欧阳修写信。欧阳修看到苏洵的文章之后,给予很高的评价,对苏洵说:“予阅文士多矣,独喜尹师鲁(洙),石守道(介),然意常有所未足。今见君之文,予意足矣”(《栾城后集》)卷十二)赞扬苏洵说:“子之《六经论》,荀卿子之文也。”后来,欧阳修作《荐布衣苏洵状》,向朝廷推荐苏洵,说到:“眉州布衣苏洵,履行淳固,性识明达,亦尝一举有司,不中,遂退而力学。其论议精于物理而善识变权,文章不为空言而期于有用。其所撰《权书》、《衡论》、《几策》二十篇,辞辩闳伟,博于古而宜于今,实有用之言,非特能文之士也。其人文行久为乡闾所称,而守道安贫,不营仕进,苟无荐引,则遂弃于圣时。其所撰书二十篇,臣谨随状上进。”

王安石也是经曾巩的介绍而博得欧阳修的赏识。当王安石第一次去拜访欧阳修这位老前辈时,欧阳修对其文才大为称赞。曾作《荐王安石吕公著》札子,言“王安石德行文学,为众所推,守道安贫,刚而不屈”,向朝廷推荐。欧阳修欣赏王安石的文学才华,对他有很高的期待,在《赠王介甫》的诗中说:“翰林风月三百首,吏部文章二百年;老去自怜心尚在,后来谁与子争先?”期望王安石成为未来文坛的领军人物。王安石苏轼、曾巩等人不太一样,他的志向主要在思想以及政治方面,渴望的是“立德”与“立功”,而不满足于仅仅是“立言”,看到欧阳修之诗,王安石写《奉酬永叔见赠》:“欲传道义心犹在,强学文章力已穷。他日若能窥孟子,终身何敢望韩公。”委婉地表达了这个意思。后来,王安石发动变法而欧阳修不赞同,两人疏远。有一段时间,王安石对欧阳修也不够尊重,但欧阳修去世时,王安石写《祭欧阳文忠公文》,对欧阳修为文及为人都做了很高的评价,文中说:“如公器质之深厚,智识之高远,而辅以学术之精微,故形于文章,见于议论,豪健俊伟,怪巧瑰琦。其积于中者,浩如江河之停蓄;其发于外者,烂如日星之光辉。其清音幽韵,凄如飘风急雨之骤至;戎雄辞宏辩,快如轻车骏马之奔驰。世之学者无问乎识与不识,南昌读其文则其人可知。”这篇祭文感情深厚,文采斐然。茅坤高度评价这篇文章,说“欧阳公祭文当以此为第一”。王安石当没有忘记当年欧阳修对自己的提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tangaolus  > 文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欧阳修:千古伯乐
文人相亲——熙宁变法前后的欧阳修王安石司马光和三苏
宋散文大观
唐宋古文运动
唐宋八大家
欧阳修千古伯乐 五大家皆出其门下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