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妓女”到大家,难忘那些摇曳在红尘中的女人花!


英雄不问出处,自古以来中国书画家不乏其人,这些人中以男人居多。然而

她们不仅仅是为数不多的女画家中的佼佼者,更是以“妓女”的出身挤入中国书画史的传奇!


我见青山多妩媚——柳如是



柳如是


柳如是,本名杨爱,字如是,又称河东君,因读宋朝辛弃疾《贺新郎》中:“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故自号如是。


 

 







柳如是字画


柳如是是明清易代之际的著名歌妓才女,幼即聪慧好学,但由于家贫,从小就被掠卖到吴江为婢,妙龄时坠入章台,改名为柳隐,在乱世风尘中往来于江浙金陵之间。


一抔净土掩风流——李香君



李香君


李香君,又名李香,号“香扇坠”,原姓吴,苏州人。她与董小宛、陈圆圆、柳如是等被称为“秦淮八艳”。因家道败落,飘泊异乡在李香君八岁的时候,随养母李贞丽改吴姓为李。是南京秣陵教坊名妓,秦淮八艳之一。





李香君墨迹


李香君的出名,与孔尚任的《桃花扇》不无关系,李香君爱慕侯方域的一表人才,更欣赏他的气节道义,并鼓励他与权臣阮大铖划清界限,退还阮大铖的馈赠,支持他去投奔史可法的抗清斗争,为此她洗尽铅华,闭门谢客,等候侯方域归来。终究还是在贫病交夹中香消玉殒,留给侯方域的只是一绺青丝,和一段感人肺腑的遗言:“公子当为大明守节,勿事异族,妾于九泉之下铭记公子厚爱。”


泪眼问花花不语——董小宛



董小宛


董小宛,名白,字青莲,别号青莲女史,她的名与字均因仰慕李白而起。她聪明灵秀、神姿艳发、窈窕婵娟,为秦淮旧院第一流人物!


 

董小宛墨迹


她的姿色曾引起一群名公富绅商贾的明争暗斗。但这个流落尘的女子鄙视权贵,巧与周旋,勇于斗争。唯对明复社四公子之一的冒襄一见倾心,她立志相嫁,克服种种困难,终于嫁与冒襄为妾。

然而,为躲避清军,家道中落。28岁的董小宛最终在贫病交夹中辞世,可谓红颜薄命,令人惋惜!


人面不知何处去——顾横波



顾横波


顾横波,原名媚,又名眉,字眉生,别字后生,号横波。江苏上元(今南京)人。在“秦淮八艳”中,顾横波是地位最显赫的一位,受诰封为“一品夫人”。




顾横波墨迹


据清余怀《板桥杂记》记载,顾横波“庄妍靓雅,风度超群。鬓发如云,桃花满面;弓弯纤小,腰支轻亚”。

“腰妒垂杨发妒云,断魂莺语夜深闻;秦楼应被东风误,未遣罗敷嫁使君

。”崇祯十四年嫁龚鼎孳,洗尽铅华,改名换姓“徐善持”[1]。康熙三年冬,顾横波一病不起,卒于北京铁狮子胡同。


最是人间留不住——卞玉京



卞玉京


卞玉京,又名卞赛,字云装,后自号“玉京道人”,习称玉京,应天府上元县(今江苏省南京市)人。出身南京官宦之家,因父母早亡,姐妹二人沦为歌妓。


 

卞玉京墨迹


卞玉京冰清玉洁楚楚动人,诗琴书画无所不能,尤擅小楷,还通文史。绘画艺技娴熟,落笔如行云,“一落笔尽十余纸”喜画风枝袅娜,尤善画兰。作有《题扇送志衍入蜀》。42岁病逝于无锡惠山!



丁香空结雨中愁——马湘兰


 

马湘兰


马湘兰,秦淮八艳之一,生于金陵,自幼不幸沦落风尘,但她为人旷达,性望轻侠,常挥金以济少年,是秦淮八艳之一。



马湘兰墨迹


后马湘兰前往苏州置酒为王稚登祝寿,“宴饮累月,歌舞达旦”,归后一病不起

最后强撑沐以礼佛端坐而逝,年57岁。


花自飘零水自流——潘玉良


 

潘玉良


 潘玉良(1895—1977年),原名陈秀清、张玉良。中国画家、雕塑家。潘女士为东方考入意大利罗马皇家画院之第一人。曾任上海美专及上海艺大西洋画系主任,后任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1937年旅居巴黎,曾任巴黎中国艺术会会长,多次参加法、英、德、日及瑞士等国画展。曾为张大千雕塑头像,又作王济远像等。


 


潘玉良作品


“青楼”“妓女”的身份是伴随潘玉良一生的苦难。尽管她努力抗争,人们还是如苍蝇叮蛋般,绕着这个话题不放。纵观潘玉良的艺术生涯,可以明显看出她的绘画艺术是在中西方文化不断碰撞、融合中萌生发展的。这正切合了她'中西合于一治”及“同古人中求我,非一从古人而忘我之”的艺术主张。1977年,这位旅居法国的一代画家逝世于巴黎。


此情可待成追忆——潘素


 

 






潘素


潘素,原名白琴,1915年出生于苏州,为当地名门望族潘世恩的后代。可惜家父是纨绔子弟,常沉迷于瓦舍勾栏,挥霍无度,家业逐渐衰败。幸而潘素的母亲沈桂香是名门闺秀,从小为她聘来教习先生,学得琴棋书画,女工刺绣。



潘素作品


但不幸的是,潘素13岁丧母,继母因为她弹得一手好琵琶而将她卖入青楼,从此沦落风尘,命运多舛。世人多薄情,半生坎坷的她不求山无棱天地合的爱情,只求逃离风雨场所,安生度过平生。也许天见犹怜,20岁生辰那天,她一眼便爱上了素有“民国四大公子”之称,集收藏家、书画家、诗词家于一身的旷世奇才——张伯驹。



因为张伯驹,潘素才能破茧重生,重获性福;因为潘素,张伯驹才懂得情为何物,一世一双人,他们都成了彼此眼中最好的人。

历览这些曾经身陷青楼的奇女子,她们虽然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不幸沦落风尘,却书写自己的传奇。可以说,她们在书画艺术上的造诣与坚贞的民族气节,其实并不比男人差。


【90%的读者继续读】

一次饱受争议的书法临摹,你觉得写的怎样?

总说行书难,不就这几点?

原以为黄庭坚只写大字!看他的小楷才发现……

王铎一生的最后神作,绚烂归于化定!



微信:zgshcs3491。
手机:15682817219。
书画超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秦淮八艳的气节
《正说秦淮八艳》
陈圆圆、董小宛、柳如是:看这些秦淮八艳到底泡了多少名人?
秦淮河——秦淮八艳
秦淮八艷
秦淮八艳:青楼名妓的绝世傲骨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