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北京养老院一床难求 陕西12层楼老年公寓求人入住|老年公寓|养老院

中国网事:北京养老院一床难求,陕西12层楼老年公寓求人入住

每到岁末年初,郝春武都特别忙,除了走家串户、访贫问苦外,今年他还有新的“烦恼”:动员县里的老年人入住新建成的老年人公寓。

郝春武是西北偏远县城吴起县民政局党支部书记,他的烦恼源于前不久投入使用的一个耗资近亿元的社会福利院。这个福利院包括五保敬老院、老年人公寓、流浪儿童救助和残疾人康复中心,除了老年人公寓收费运营外,其他项目运营均由政府财政买单。

记者在福利院的老年公寓楼看到,这座建筑面积20000多平方米的12层楼房已经装修完毕,除了两层办公楼投入使用外,其他楼层都在闲置。

“老年人公寓楼已经盖好了,会不会有人掏钱来住,现在还是个疑问,如果年后依然没人来住,还得上门做动员工作。”郝春武说。

目前,大城市养老机构“一床难求”,有媒体曾报道“进北京最火养老院,排队要等100年”。相比之下,吴起的社会化养老探索可谓冰火两重天,面临“问得多,入住少”的尴尬。

前来闻讯的人们探听最多的还是价格。当地干部表示,出钱住老年公寓,县城里一些拿退休金的老人还有支付能力,但农村老人一般很难接受。

“如果老年人公寓的运营经费全部由政府财政承担,将是一笔很大的财政负担,如果承包给个人,自负盈亏,就得考虑老百姓的支付能力,我们正在探索政府托底、民间投资的养老模式。”郝春武说。

“农村的养老观念也是阻碍社会化养老发展的一个门槛。”郝春武介绍说,农村思想观念很难转变,孝顺在民间口碑很重要,老年人必须和子女住一起,如果子女把老人送到养老院,人们就会觉得子女不孝顺,子女担不起这个“骂名”。

护理人员短缺老年公寓的另一块短板,目前整个福利院只有3名临时护理人员。“管理和服务跟不上,别人花钱是来买服务的,但目前的护理服务很难满足老人的需求。”郝春武说。

吴起县全县人口13.8万,其中60岁以上老年人有1.4万多人,占全县人口10%以上。依托丰富的油气资源,这个2005年才摘掉“国家贫困县”帽子的县城已经处在全省经济发展的前列,2012年全县生产总值达到200亿元,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26744元,农民人均纯收入13848元,均大幅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据介绍,县里财政宽裕之后,县领导对民生更为重视,明确要求盖好五保敬老院和老年人公寓。该县原有的两个乡镇五保敬老院并入到新建的社会福利院中,由财政买单。目前,五保老人已经陆续入住。

同在社会福利院内,相较于五保敬老院的红火,老年公寓的冷清显得尤为刺眼。

老年人公寓是中国社会化养老的一种探索。去年9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强调要“以政府为主导,发挥社会力量作用,着力保障特殊困难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确保人人享有养老服务。”

“社会化养老处于起步阶段,市场发展不够成熟,难以满足‘银发浪潮’的需求,这是中国老龄化社会面临的现实困难。”郝春武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生活情趣678  > 社会福利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北京市老年公寓发展的市场化研究
如何区分养老院、敬老院、老年公寓、福利院?
【行业干货】入行第一课:一文搞懂各种“养老院”的区别!
养老院可行性报告 养老院可行性报告范文【精选】
养老院计划书
黑龙江海伦养老院现状调查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