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曾国藩淘汰的人成了李鸿章的顶梁柱


186111月,大清帝国最富裕的城市上海遭到了太平军的猛烈攻击,当地的士绅们请求曾国藩派兵救援,而当时湘军正计划大举进攻太平天国的首都天京,根本无法分兵。

于是,曾国藩就准备在淮北地区招募一支新的军队前往上海,上海方面的希望是,这支部队最好由骁勇善战的九帅曾国荃领军。如果曾国荃答应去打上海,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还会不会有淮军兴起,就是个问题了。

但是,当时曾国荃眼里只有一座城市,就是南京,他就要把那座城市给攻下来,要立下平定太平天国的头一功,所以毫不犹豫就把这个建议给否决了。

 这个时候,曾国藩仍然不想启用李鸿章,他的第二人选是湖南老乡陈士杰,但陈士杰正在老家因抗击太平军无法脱身,这样曾国藩高瞻远瞩的目光才从遥远的湖南徐徐收回,落到近在身旁的李鸿章身上。

李鸿章就这样当上了援沪主帅。

对于曾国藩来说,尽管李鸿章的身上有许多不招人喜欢的地方,但是在这个用人之机,他却不能对李鸿章的才干视而不见。

所以从淮军刚一组建,曾国藩就对李鸿章的这支新军寄予了厚望,把湘军的六个营以及两支水师部队拨给了李鸿章。而李鸿章更绝,他不甘心只带领湘军去打仗,他要有一支真正属于他的军队。于是,他跑到自己的老家合肥,在那里招了一支土得掉渣的兵马,带到了安庆。那时,安庆是省城,李鸿章招的这群被称为“淮军”的兵,走在省城的大街上,远看像叫花子,近看是二流子,兵不兵,匪不匪,让人对他们的战斗力产生怀疑。曾国藩对淮军有“不整不严”之评,说他们军纪未严,战阵未熟,恐怕一时半会儿还打不了胜仗。

可是,曾大人低估了李鸿章,也低估了这群兵痞子。

李鸿章招到的这些兵,是不经过训练就可以上阵打仗的。他们多是地方上与太平军作战多年的死缠烂打之徒,有好战好劫之性。太平军来了与太平军打,太平军走了自己互相打,一句话,他们吃得就是打仗这碗饭。

李鸿章还从曾国藩手下挖走一员大将,让曾老师啥时候想起来都后悔不迭。这个人就是原太平天国叛将、李鸿章的安徽同乡程学启。

据史载:程学启其人身材五短,相貌似一文弱书生。一眼望去,无人能观其有剽悍戾凌之气。程学启在湘军攻打安庆前叛变,可是当叛徒的滋味并不好受,曾家兄弟对他极不信任,把他放在深沟大垒之外战斗最激烈的地方挨打,承受着最大的牺牲。湘军给程的部队送给养时,人都不见面,通过吊桥把米放下,然后收起吊桥,生怕他们再生二心。

后来,程学启在安庆总攻中,率先冲上城头,打开城门,为湘军打下安庆立下头功,但是,曾国藩没有给他应有的待遇,只让他升到参将。

李鸿章默默地记下了这一切。他知道,这位矮个子文盲将军的拼命精神,是军队之中最可宝贵的。

当他有了兵权的时候,他极力怂恿程学启参加淮军,承诺让他当淮军的前线总指挥。

在痛苦中挣扎的程学启经过李鸿章的开导,突然醒悟道:“宁为鸡口,不为牛后,上海固然是死地,然今朝湘军门户之见特别严,大丈夫仰人鼻息还不如一死。”遂抱必死之志投靠李鸿章。

程学启后来成为淮军之中仅次于李鸿章的二号人物,所有的硬仗都靠他指挥。曾国藩后悔地说,部下诸将没有一个比得上程学启,一再要求李鸿章把程学启放回来,说是程大将一旦回归,必给予重用。但李鸿章不但不给,还说,感谢我公为国储材。把曾国藩气得干瞪眼,没话说。程学启因剿灭太平军有功,清廷授其江西赣镇总兵,赏正一品官衔。你别说,他还真把曾国藩的处事招数学了不少,特别是在攻打苏州时,他利用太平军内部矛盾,先劝降部分将领,等到降将杀掉不愿投降的将领后,他再将降将全部杀掉。可谓心狠手辣。

18622月,上海士绅雇用的七艘轮船抵达安庆。

上海士绅为了求这支救兵,不惜跪在曾国藩面前承诺给湘军供应粮饷。而这次派船来接淮军,却狠狠敲了曾大人一笔,要价十八万两之多,把曾国藩惊得半天合不拢嘴。

此时,就在距离湘军营房不远的地方,春荒之中的皖南民众因为缺粮,饿死无数,发生了人吃人的惨剧。但是,为了他效忠的政权,这位两江总督根本无心救人,而是毫不犹豫地把宝贵的银子花在杀人上。

李鸿章的淮军约五千人接过湘军东征的接力棒,登船望上海而去。

临行前,曾国藩像送别自己的孩子一样,心中不舍又忐忑,“新军远涉,孤立无助,殊为危虑”。他亲自登上每一艘轮船送别,对每一个将领殷殷嘱托,场面有些感人。他特别对李鸿章说,有军则有权,你要以练兵学战为性命根本,那些管理地方和学习洋人的事情都暂时放一放吧。

他还说,少荃呀,你这人有心高气傲、急躁任性的缺点,现在带兵,一定要深沉。他的意思,在后来的书信中表达得更为明白,“吾辈心中有一分矜气,勇夫口中便有十分嚣张。”

李鸿章自是感动得热泪盈眶,心里也佩服的五体投地。

李鸿章到达上海才十七天,就当上了江苏巡抚,而他此前,连一天地方官都没有做过。这与曾国藩的大力举荐是分不开的。因为早在四个月前就在给朝廷的奏折中说,李鸿章“才大心细,劲气内敛,若蒙圣恩将该员擢署江苏巡抚,臣再拨给陆军,便可驰赴下游,保卫一方。”

李鸿章后来在上海的表现,证明他确实没有辜负老师的期望。他自称“花子兵头”,身处“内外强敌交攻之间”,要求自己和部下处处谨慎,专求自强之术。他要求部下“守默耐苦”,常读老庄,记住“做朝廷官,办国家事,遵号令,守规矩”。连炉火纯青的曾国藩也不得不为之叹服,夸他“宠辱不惊,祸福不计,心静力坚”。

李鸿章发迹的速度之快,可能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35岁的时候,他还只是曾国藩手下的一名幕僚。仅仅过了两年,他却已经成为一位统帅级的人物。

李鸿章的老辣,与太平军忠王李秀成的年轻气盛相比,自然是棋高一招,胜败早已看出了端倪。

更何况,上海是当时洋人的聚集地,也是能够得开放风气之先的地方,思想解放的李鸿章用洋人,买洋枪,办洋务把淮军发展成了当时一支新式的军队,战斗力甚至超过了湘军。

对于这样的结果,曾国藩是始料不及的。

程学启后来战死在嘉兴。史载:占据苏州之后,程学启又率部进军浙江嘉兴、湖州。十一月二十八日占领嘉善,逼近嘉兴。十二月二十一日,嘉兴守将太平天国荣王廖发寿率部出击,被程学启部击败,淮军进而围攻嘉兴城。程部围攻竟月,虽然连破太平军十数座营垒,毁炮台20余座,但各部将骄兵傲,程也有所骄横而不听忠告,以致各部多不用命,终是不能奏功。程学启怒而阵斩临战退缩的守备姜宝胜,下令于1864124日总攻,其手下猛将、总兵何安泰在抢攻爬城时被守军用洋枪击毙。程学启闻讯大怒,督部攻城更急。218日午后,程在率部击退湖州太平军的援军之后,亲自率领敢死队再次攻城。拼死从城墙缺口杀入,城墙上下死尸狼藉,守军仍是死战不退,又组织了二千余人使用洋枪排射入城的淮军敢死队,以求堵住缺口。程学启与突破口处被洋枪击中头部左太阳穴偏后,立时晕倒,然淮军将士蜂拥入城,终于攻克嘉兴。程被抬回大营,再转送苏州医治,虽有起色,终因脑浆崩流,于三月十日伤重不治,死时年仅三十六岁。

李鸿章得知程的死讯,痛心地说,这是断了我的左膀右臂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上善竹林  > 历史长河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他是太平军降将,曾国荃看不上眼,李鸿章慧眼识才靠他建功立业
此人不受曾国藩待见,李鸿章慧眼识人挖了墙角,后成淮军第一悍将
太平天国一悍将,只求成功不择手段爱财如命,曾国藩赞他真名将也
太平天国的叛将,杀太平军降卒两万余人,最后脑浆崩裂而死
李铁丨湘军成功策反程学启
此人原是太平军将领,后成淮军第一悍将,杀人如麻、威震东南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