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家男儿几十人征服几十国!班超之后,汉家威仪!

2016-10-06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这首歌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远征军的军歌。从第二句开始,讲的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班超的故事。班超投笔从戎的故事,他以一己之力平定西域的功业,激励了一代代中国人为祖国的强大而奋战!

  班超在平定西域的过程中,曾面临很多艰难险阻,不仅面临外敌的威胁,更受汉朝朝廷的掣肘。在种种不利的情况下,班超仍然能立功于绝远,真是我汉家的好男儿!

  东汉朝廷在西域方面昏招迭出

  西域,也就是我国的新疆。从西汉开始,中原政权就对这片热土建立了较为有效的统治。汉武帝年间,张骞“凿空”西域,开启了汉朝与西域的交往之路。其后,数万汉军在贰师将军李广利的带领下,翻越帕米尔高原,远征不服从于汉朝的大宛国。其间,汉军浩浩荡荡地穿越整个西域,西域诸小国的君主吓得肝胆俱裂,纷纷归附汉朝。到了汉宣帝年间,西汉顺利地在西域设置西域都护,从此总领三十六西域小国。汉朝通过都护制度,可以征调诸国的士兵为汉朝作战。例如陈汤就是利用西域各国的士兵,达成了他“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豪言。王莽执政后,他出于对蛮夷的鄙夷,将诸国君主由王降为侯,结果引得西域大乱,西域都护也被他们共同击杀。从此以后,汉朝与西域的通道断绝,一直到东汉的建立。

  东汉的统治阶层与西汉不同,主要源于关东的豪强势力。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关东人对于西域非常不熟悉,至少不如关西人那么熟悉。他们无法理解,为何要把钱和兵力,花费在一片无用的土地上。西汉时,朝廷每年花在西域方面的钱达到数千万,关东豪强们认为这完全是劳民伤财。豪强们的态度,自然也影响到了光武帝刘秀及其继任者的决策。所以在整个东汉,朝廷对西域一直都很不上心,附则受而不逆,叛则去而不追。

  在对于西域的政策上,东汉昏招迭出。当时,臣服已久的匈奴趁汉末大乱之际,又重新强大了起来,于是便对出现力量真空的西域,发动猛烈进攻。而莎车王贤,率领诸国苦苦地抵抗匈奴的进攻。光武帝刘秀见莎车王如此给力,不费汉朝之力就能挡住匈奴,于是重赏了贤。不仅封他为王,更是封其为西域大都护,总领西域五十五国。

  刘秀对于贤的过度封赏,显然十分不理智。了解边事的敦煌太守裴遵听闻此消息后,立即上书朝廷:“对于夷狄千万不可假以大权!封他为西域都护更是不可以!”聪明的刘秀一看完奏章,立即就回过神来。胡人们一向有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习惯,你封贤为大都护,那么他是不是凭借这个头衔,合法地侵占西域其他国家呢?于是刘秀赶紧派使者到莎车国,要回了大都护印绶,更换以汉大将军印。虽然大将军这个称号很唬人,但是绝不像西域都护那样代表实权,莎车王贤当然不肯换。然而,汉朝使者最后还是强行夺回了都护的印绶。

  虽然印是夺回了,但是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贤仍然移书于西域各国,诈称自己为西域都护,并常常征调各国士兵,攻打不服从于自己的西域国家,并且向各国收取重税。由于贤的强大,西域各国被迫尊其为单于。由于贤的穷兵黩武,西域各国都十分愁苦。于是,纷纷派使者到汉朝,要求刘秀派遣真正的西域都护,将各国从贤的暴政中解放出来。

  刘秀想了想,然后回答:“不好意思哈!咱国内的事情还没理顺,没工夫帮你们。天南地北那么多国家,你们想投靠谁就投靠谁吧!”西域各国一合计,既然汉朝不帮我们,那我们只好投靠匈奴了。即使臣服匈奴,也比臣服莎车要强啊!于是,西域广大地区,又成了匈奴的地盘。

  其后,莎车王贤还是因为他的穷兵黩武而付出了代价。在与于阗国的战斗中,莎车国大败,最后贤也死于乱军之中。匈奴见强大的莎车国完蛋了,大喜过望,于是纠集自己的属国,攻击于阗国。于阗国王广德没办法,只得臣服于匈奴。从此,匈奴占据了整个西域,并以此为基地,猛烈进攻东汉的边境。

  东汉并不明白西域的位置有多重要,虽然对于汉朝来说,西域就是个赔钱货;但是对于匈奴来说,西域就是取之不尽的奶牛。一个来自于关东的河西太守哀叹道:“以前我也不赞同控制西域,但当了河西太守之后,才发现西域和河西是表里相依,互为犄角。西域不存,河西也难以自存。”

西域

  匈奴占领西域后,经常率领西域属国抄掠汉朝边郡。河西各郡连年烽火,连城门都不敢开。对于后来经营西域的班超来说,西域在当时就是个超级烂摊子,其工作的困难程度是可想而知的。班超不仅要和匈奴、龟兹等国相斗,还要和朝廷内的猪队友斗智斗勇,可谓是苦不堪言。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我们的主角,班超出身于一个书香门第,他是著名史学家班彪的儿子,《汉书》作者班固的弟弟,著名才女班昭的哥哥。班家一家子都是读书人,而班超也同样如此。然而出身于关系的班家并不是只会读书而已,他们对边事和军事都有极深的见解。其中,班固还曾随大将军窦宪攻入匈奴的腹地,所谓“燕然勒石”,其实就是出自班固的手笔。

  哥哥如此牛叉,弟弟也毫不逊色。班超从小就有很大的志向,一直想效仿于立功于绝域的傅介子。班超的长相很有特点,燕颌虎颈、生得虎背熊腰,和后来《三国演义》中的张飞很类似。在旁人看来,只有大将才会有这种长相。

  在班超早年,他一直从事文书工作,然而躁动不安的他对此相当不满。他愤然道:““大丈夫无他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砚间乎?”由于对抄抄写写的反感,不久他就丢失了这份工作。

  汉明帝年间,皇帝有感于匈奴对边境的抄掠,有心对其进行反击。于是派遣奉车都尉窦固以及名将耿秉率军出塞,并在天山大破呼衍王。而早已投笔从戎的班超,也在窦固的大军之中。在战斗中,班超有勇有谋,多有斩获,这也让窦固非常赏识。于是他任命班超为假司马,并拨给他36勇士,让他去传书给于阗、鄯善等国,号召他们归附汉朝。

  班超所担任的假司马不过是一个小官,和西域都护这样的封疆大吏根本没法比,连汉朝的诏书和印绶都没有。然而,富有冒险精神的班超胆子极大,立下了非常大的功劳。

  首先,班超出使鄯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楼兰。开始时鄯善王对于班超等人非常热情,然而过了些时,鄯善人突然降低了招待规格,对汉朝人冷漠了起来。班超料定,这其中肯定另有隐情,肯定是北匈奴人来了。于是班超找来一个鄯善侍者,恫吓式地询问:“北匈奴人来了多久了?他们现在住哪?”侍者以为班超已经知晓北匈奴使团入驻车师的事,仓促间就将各种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前不久,一个一百多人的匈奴使团进驻鄯善,怪不得鄯善王降低了对自己人的招待规格呢!

  班超首先扣留了侍者,以防他走漏风声。在吃饭时,班超大声对随行人员说:“我们远离家人和故乡,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不就是为了立功封侯吗!现在匈奴人送上门来了,这不正是我们的好机会!我们应该先下手为强,如果等鄯善王把我们绑去匈奴,那就太迟了。”接着班超又激励大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让我们和匈奴人决一死战!”

  匈奴人的数量是自己的三倍,想消灭他们谈何容易,于是班超想到了火攻。班超和随从先秘密潜入匈奴人的住处,并在房子周围放了一把火。班超和随从手持利刃,静待匈奴人从房子里冲出来。在大火之下,匈奴人惊慌失措,赶忙冲出房门。这时,守株待兔的班超等人一跃而出,像割麦子一样砍杀匈奴人。匈奴人因为过于慌乱,手中都没有拿武器,很快就被汉人全部杀死。而班超等人,并没有一人伤亡。

  随后,班超拿着匈奴人的人头去见鄯善王。鄯善王见匈奴人已经被尽数屠杀,摄服于班超的果敢,于是决定归附于汉朝。鄯善是西域大国,地处丝绸之路的要道,其地位非同小可。班超以其过人的胆略和智谋降服鄯善,对于汉朝来说意义深远。

  二次出使立奇功

  班超完成使命后,立即回到军中,向窦固述职。窦固对于班超的表现大为惊讶,立即向朝廷为其表功。窦固在上书中建议汉明帝,希望他从国内派出个使节,镇抚西域诸国。汉明帝回答:“你手下那个班超不是挺行吗!你让他去吧!”于是窦固将班超提拔为军司马,并准备给他再拨些人马。但班超回答:“不用了,我只用带手下的三十六人即可,人多了反而是累赘。”于是,班超第二次踏上了出使西域各国的旅程。

  班超等人的首站是于阗。前文也提到,击败西域霸主莎车的于阗国,又被黄雀在后的北匈奴所击败,现在他们是北匈奴的属国。班超到了于阗国后,其国王广德对他们非常傲慢。广德一向崇信一个巫师,对他言听计从。这个巫师看不惯班超的“嚣张”,于是对广德说:“天神发怒了!在汉军中一匹宝马,你赶紧去要过来,我要拿这匹马去祭神!”于是,广德立即派人去找班超要马。

  班超心中冷笑,这些胡人是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啊!于是,班超扬言到:“马可以给你们,但是必须巫师亲自来拿!”这个巫师自恃有国王撑腰,大大咧咧地来到班超的营地去索要马匹。班超也不和他客气,一刀取下了他的脑袋。随后,班超一把将巫师的头扔向于阗国王,并责备他背叛汉朝,投靠匈奴的罪行。于阗国王早就听说了班超智勇双全,如今一见果然如此。他之所以投降匈奴,完全是因为匈奴兵盛,实属不得已而为之。现在他有了汉朝撑腰,再也不用怕匈奴的报复了。于阗王二话不说,将国内的匈奴使节杀了个干净。于阗是西域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它的归附意味着汉朝对西域统治的恢复,西域脱离祖国65年,如今又重返中国的怀抱。

  然而,汉朝对于西域的统治并不稳固,在匈奴的卵翼之下,龟兹国仍然雄霸天山道。龟兹发兵攻陷了疏勒,并扶植龟兹人做了疏勒的王。疏勒同样是大国,收复该国是班超的下一个工作。班超仔细分析局势,认为疏勒国的国王不过是龟兹的傀儡,民心不可能依附,只要杀了他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于是班超对疏勒王放出话:“我奉汉皇之名,特来犒赏国王,你们赶紧出城来拿财物吧!”疏勒王兜提按捺不住对于财宝的渴望,带着众多士兵出城去见汉使。而接待他的,是班超的手下田虑,此人也相当有胆识。田虑趁疏勒人不备,持刀劫持了兜提,其余的疏勒士兵被吓得四散奔逃。于是,班超押着兜提,将疏勒国的文武百官都召集了过来。并当着这些胡人的面,砍下了兜提的脑袋。班超放言:“兜提是个龟兹人,是你们的敌国强加给你们的!你们应该立自己国家的人为王!”于是班超拥立了,前疏勒国王的儿子忠,从此疏勒国也纳入了汉朝的统辖之中。

  通过第二次出使,班超进一步巩固了此前第一次出使的成果。班超在缺乏朝廷帮助的情况下,竟然立下盖世奇功,这是汉朝的统治者们所没想到的。于是汉明帝立即派人接收了班超所取得的成果,在西域设置宜禾校尉,并派遣数百屯田兵镇守西域。在西域没有完全平定的情况下,汉朝居然只派遣数百名屯田兵,也没有回复西域都护的建制。很显然,汉朝仍旧对于经营西域心存疑虑,班超所获得的支援,仍然十分有限。

  威震西域

  由于汉朝并未在西域留下强大的军事存在,也给了匈奴及其帮凶以可趁之机。汉明帝死后,北匈奴联合车师等国趁势作乱,屠杀屯田的汉军,并将戊己校尉耿恭围困在疏勒城。继任的汉章帝对于经营西域并无兴趣,于是决定全面撤出西域。汉章帝对于西域的态度,是整个东汉对西域政策的一个缩影,是消极的、非主动的,遇到困难就会退缩。汉章帝的妥协行为,险些将班超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功业,毁于一旦。

  汉章帝的诏令一下,班超非常沮丧,不得不带上自己的随从,踏上归国的旅途。班超一走,可把疏勒国和于阗国吓坏了。他们因为班超,已经把匈奴得罪了个干净。班超拍拍屁股走了,他们可跑不了,匈奴人回来肯定会反攻倒算。疏勒国一个都尉哭着说:“汉使走了,龟兹国肯定会发兵来灭亡我们,与其如此,不如死了算了!”于是,他在班超面前拔刀自刎,这也让班超震撼不已。到了于阗国,于阗的君臣都跪在班超的马前嚎啕大哭,不肯让班超走。在于阗人来看,班超智勇双全,一定能击败匈奴人。即使打了败仗,最后把责任都推给班超不就好了!

  班超见于阗人如此“诚恳”,加上自己也不希望,就这么白白地回到汉朝。于是他上书朝廷,决定独自捍卫汉朝的西域。于是,班超统合于阗和疏勒的士兵,首先消灭了投靠龟兹的疏勒叛军。先把自己的根据地——于阗和疏勒,稳定了下来。随后,班超带领两国士兵攻陷了龟兹国的附庸——姑墨国,断去该国的臂膀。

  在汉章帝年间,北匈奴自己也面临自然灾害,所以无暇援助自己的龟兹盟友。所以,班超游刃有余地将西域局势暂时稳定了下来。随后,班超立即修书一封,报告西域现在的局势。班超强调,自己依靠于阗等属国,安定西域局势,从而达到以夷制夷的效果。但是班超也认为,拥有自己的嫡系部队也很必要。于是,班超要求汉章帝下拨一些汉人士兵给自己。

  汉章帝一想,于是调了一千人的“大军”给班超,算是个意思了。这一千人由一个叫徐干的热血青年领头,此人和班超一样,都有立功于外国的梦想。但除了徐干和少数“义从”外,其他的都是刑徒,也就是社会渣滓,其战斗力是可想而知。

  班超手下虽然有数万属国兵,以及一千多名汉人士兵,但是用起来非常不趁手。班超感叹道:“自己手下的汉人大多都不是善茬,而自己的属国也狡诈多变,咱的工作可真累啊!”但是有总比没有好,班超硬是将这些夷狄和社会渣滓拧成一根绳,在西域攻城略地。

  然而来自于汉朝的猪队友还是不让班超省心。随着徐干来支援班超的,有个叫李邑的人。此人生性胆小,他见龟兹国猛攻疏勒,被吓破了胆。班超曾让李邑护送乌孙使节,在路上,这个懦夫向汉章帝参了班超一本。他说:“班超在西域娶了妻子,乐不思蜀,带着一千多名汉人,在西域却劳而无功,真是罪不容诛!”

  班超听闻李邑诋毁自己,于是默默地休掉了自己的胡妻。他明白,自己远离君父,皇帝对自己的怀疑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好在汉章帝了解班超的为人,他将李邑狠狠地斥责了一通,还将李邑发给班超发落。换做旁人,一定会给这个小人一个颜色看看。但是班超却不同,他身正不怕影子歪,不与小人一般见识,于是将他遣送回了国。

  在稳定内部之后,班超带领属国士兵,进攻匈奴的附庸莎车国。莎车王立即以重金贿赂班超扶植的疏勒王忠。而忠贪于重宝,居然真的忘恩负义,和莎车眉来眼去。然而这一切怎么能逃过班超的眼睛,他立即给忠摆了个鸿门宴,邀请他过来吃饭。忠自然不懂汉人的诈术,竟欣然赴宴,最后被班超一刀结果。

  随后,班超率领2.5万人,再次攻击莎车国。而龟兹国率领自己的附庸,与莎车合并5万,与班超交战。班超虽然人数较少,但是其用兵如神。班超故意让一些龟兹俘虏旁听了,自己与于阗王的军事会议。在会议上,班超装出一副很胆怯的样子,说是要逃跑。然后估计放松了对龟兹俘虏看管,让他们回去保信。龟兹人不知是计,立即调集主力阻截班超的后路。班超见敌人中计,立即调集主力全力攻向龟兹军队的大本营。龟兹与莎车联军因此大败,被汉军斩首五千人。从此,叛变已久的莎车国也重新归附了汉朝。而班超因此也威震西域。

  一统西域

  莎车国被击败后,祸首龟兹国因此孤立无援。班超歼灭龟兹,只是个时间问题。然而,事情却突生枝节,远在葱岭之外的大月氏突然来挑衅。

  大月氏被匈奴击败后,盘踞于中亚,并陆续歼灭了大夏、天竺等国,建立了强大的贵霜帝国。此时的大月氏已经与从前不可同日而语。班超所面临的大月氏,正处于最鼎盛的时期。大月氏对西域觊觎已久,从来没有放松对该地的渗透。大月氏曾帮助汉朝打败过车师国,于是便借此想向中国邀功,要求娶汉朝的公主。

  在班超看来,大月氏向汉朝的求婚,明显是无礼之举,于是便一口回绝。大月氏人见班超驳了自己的面子,于是派遣该国的副国王谢带领七万大军,翻越葱岭的群山,汹汹而来。大月氏,也就是贵霜帝国,是中古四大帝国之一,实力非同凡响,军力恐怕连匈奴也不能与之相比。此战是班超一生以来,面临的最大考验。班超的手下无论是质还是量,都无法与大月氏的七万大军相比,况且自己手下的那些反复无常的属国兵,随时可能因为经不住重压而反水。

  敌我力量对比悬殊,形势极端危急,但班超并没有慌张。班超分析了一下敌我局势,敏锐地判断到,虽然大月氏人虽然兵力众多,但是毕竟是远道而来,必然缺乏给养。他们所消耗的粮草,必须从其他国家征集。而有能力、也肯供给大月氏人以粮食的,也只有龟兹国。所以班超做了两手准备。首先,班超率军坚壁清野,誓死抵御敌军,让大月氏人掠夺不到粮食;另外,班超还将部分士兵埋伏在通往龟兹国的必经之路上。

  事情的发展果然不出班超所料,大月氏人的使者果然带着财宝,去龟兹国求购粮食。而他们却在半道被汉军杀了个干净。由于得不到粮食,大月氏的七万大军立即陷入可怕的饥饿之中。他们既不能攻破班超的城池,也得不到龟兹的外援,全军覆没只是时间问题。于是副王谢向班超求和,希望班超能放自己一条生路。于是班超严词斥责大月氏人,命令他们立即西返,并保证不会攻击他们。班超之所以没有痛打落水狗,也是担心大月氏人会因此而作困兽之斗。缺粮的大月氏人狼狈不堪地返回国内,七万大军损失大半。

  大月氏人败亡,北匈奴的日子不好过,龟兹人也彻底失去了外援。不久后,绝望的龟兹王向班超俯首称臣。西域未服者,仅剩焉耆等三国。现在班超手中的军事力量,与从前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他征集龟兹等国的八万大军,浩浩荡荡地进攻焉耆。

  焉耆国王面对强大的汉军,不得不亲自前往班超的大营,表示愿意臣服于汉朝。但是回到国内,他立即反水,并拆掉了通往自己国内的桥。焉耆王曾经杀死过汉朝的都护,和中国有血海深仇,他并不相信汉朝会饶恕自己。所以他用了这个诡计,希望拖延班超的进军步伐。然而甚至胡人不守信义本性的班超,又怎么会上这种小伎俩的当呢?在焉耆人热火朝天的拆桥时,班超早就绕路到达焉耆国的都城前。

  焉耆王见自己的诡计被戳穿,慌忙逃进群山之中,逃避汉军的追捕。于是班超又故伎重演,摆起了鸿门宴,说是要宴请焉耆国王以及另两个国家的君主,只要他们来赴宴,就一定能得到厚赏。而愚蠢的焉耆王不出意料地上了当,丝毫不吸取疏勒王忠的教训。疏勒王和另两国的君主兴冲冲地赴宴,希望得到班超的赦免和赏赐。到了会场,危须国君主和疏勒相国腹久发现气氛似乎有点凝重,有点不对头,于是悄悄地逃走了。

  他们逃走倒好,可苦了还在宴会上的人。宴会一开始,班超就冷冷地责问焉耆王:“危须王呢?你的国相腹久呢?是不是又想搞什么花招!”班超拍拍手,埋伏已久的刀斧手一跃而起,将焉耆王等人尽数逮捕。班超将焉耆王等人押到前都护陈睦的墓前,斩去了这些胡人的头颅,为因焉耆反叛而牺牲的汉朝人报了仇。

  焉耆王被杀后,班超终于完成了一统西域大业。而汉朝也发布晋升令,班超正式成为西域都护。

  班超之后,再无班超

  班超完成一统西域的大业后,此时已经是一个年近70的老人。他时刻想念着故乡,想念着自己阔别数十年的家人。公元100年,班超向朝廷上表,希望能告老还乡。同时,班超的妹妹班昭也向皇帝写了一封感人至深的信,希望自己敬爱的哥哥能够叶落归根。汉和帝看了班昭的信,立即排班,让班超回归祖国。

  公元102年,身经百战的班超终于回到了家。想当年,班超怀着为国立功的壮志,出了玉门关。现如今,他满载荣誉而归,头上已经是苍苍白发。回到祖国后不久,班超旧疾复发,即使宫廷御医也无力回天。公元102年9月,班超去世,享年71岁。早在公元95年,班超就被封为定远侯,这是一个充满荣耀的爵位,这也让笔者想起了霍去病的冠军侯。从此以后,“班定远”成了班超的专属称号。

  班超死后,另一个经验丰富的将领任尚继承了他西域都护的位置。班超在离开前曾告诫任尚,在处理西域事务时,不宜过严,不要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水至清则无鱼。西域诸国与中国习俗不同,而汉朝的军人也绝不是出身善类,一些小错就得过且过吧!但是班超的忠告,任尚一点都没听进去。不久之后,西域诸国造反,丝绸之路再度断绝。此后,班超的儿子班勇毅然带病回到西域,又重新打通了通往西方的道路。

  然而,汉朝统治者对于西域太过不上心,导致对该地的统治名存实亡。因为失去西域的制约,位于河西走廊的西羌开始作乱,成了威胁汉朝稳定的一块疮疤。为了平定羌乱,东汉花费了数十亿钱,而维持西域不过每年数千万钱而已。如果东汉有效地控制西域,对羌人形成夹击之势,或许羌乱也就不会造成那么大的破坏了。

  从整个历史的层面来看,班超是绝无仅有的。他不借助国家的力量,以一己之力平定远方。在他死后的两千年里,再也没有出现班超这样的人物。班超之后再无班超,这不得不说是中国的悲哀。中国人在儒学的软化下,逐渐失去了立功于外域的进取精神和冒险精神。统治者们和士大夫为了稳定,一再强调羁縻政策,一再强调不要妄开边衅,让华夏这个战斗民族最终失去了尖锐的锋芒,在与列强的竞争中失去了先机。

  相反,在列强之中,这种以一己之力平定远方的冒险家一再出现。西班牙的皮萨罗,俄罗斯的叶儿马克,英国的劳伦斯,都是这样的人物。他们为自己的国家拓展了疆土,增强自己祖国的财富,最终实现了西方对东方的统治。

  好在中国在列强的坚船利炮之下逐渐醒悟,终于重拾了遗失已久的班超精神,也迎来了自己民族的复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老梧桐  > 发掘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班超:铁血汉朝的最后强音
班超
最富传奇色彩的英雄班超
投笔从戎,扬威西域--班超(我的英雄偶像)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