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概述(十七)——东汉(二)

东汉时期,周边部族的情况又有了新的变化,而东汉王朝也在其鼎盛之时击败北匈奴,并重新打通了西域道路。本期就将简要介绍东汉时的对外情况。东汉与西羌之间的战争,由于事关东汉的衰亡,我们将在下期介绍。


勒石燕然

东汉初年,北方的彭宠、卢芳等割据势力依附匈奴,匈奴也趁东汉初定之时不断袭扰北方。为减少冲突,东汉将雁门、代郡、上谷等地(约当今山西北部、河北西北部一带)百姓内迁,匈奴得以进入塞内。建武二十年(44年),匈奴一度进犯至上党(今山西东南部)、天水(今甘肃南部)、扶风(今陕西西部)等地。不久匈奴发生分裂,匈奴的日逐王 比(?-56年)自立为南单于,袭用其祖父呼韩邪单于的称号,于建武二十四年(48年)率部众归附东汉,被安置在阴山以南,鄂尔多斯高原北部及今山西北部一带。北匈奴则仍然控制着漠北,并威胁着东汉北疆和西域各国的安全。


到汉明帝时,针对北匈奴的战争开始了。当时的局面也对东汉攻击北匈奴有利:北匈奴遭到北面丁零、东面鲜卑、东南面南匈奴的攻击,还在西域受到诸国的反抗。永平十六年(73年)春,汉军分兵四路出击,祭肜、吴棠率军出高阙塞(在今内蒙古乌拉特后旗西北),窦固、耿忠率军出酒泉塞(今甘肃酒泉一带),耿秉、秦彭率军出张掖居延塞(今甘肃张掖及内蒙古额济纳旗一带),来苗、文穆出平城塞(今山西北部)。其中窦固、耿忠追击北匈奴呼衍王至天山、蒲类海(今新疆巴里坤湖),夺取伊吾卢城(今新疆哈密)。

汉和帝永元元年(89年)六月,窦宪、耿秉与南单于、度辽将军邓鸿合击北匈奴,北单于逃走,北匈奴八十一部二十余万人投降。窦宪登燕然山(今蒙古国杭爱山),命中护军班固刻石勒功而还。两年后,窦宪认为北匈奴微弱可灭,派耿夔、任尚率军围北单于于金微山(今阿尔泰山),大破北匈奴,北单于逃走。


经过几次大的战争,东汉重新打开了西进的通道,北匈奴则遭受重创,部众逐渐西迁离开了蒙古高原。东面的鲜卑占据了蒙古高原,逐渐强大起来。


投笔从戎

说起东汉在重开西域道路的事业,就一定跳不开对班超功绩的肯定。班超(32-102年)的父亲班彪和哥哥班固、妹妹班昭都是汉代著名史学家,他早年也是一名普通文吏。为了建功立业,他投笔从戎,把他的后半生都献给了东汉经营西域的事业。



班超(32-102年),东汉著名军事家、外交家,在西域近三十年,为东西经济文化交流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此前,王莽时期,西域又被匈奴所控制。光武帝时,无力派遣西域都护,西域形势更加混乱。直到永平十六年(73年),窦固攻占伊吾卢后,设宜禾校尉屯田。伊吾卢是西域的东方门户,控制此地有利于东汉争夺被北匈奴控制的西域。窦固派假司马班超出使南道各国。

班超到鄯善(国都在今新疆若羌)后,鄯善王开始礼敬备至,后来逐渐冷淡下来。班超疑是匈奴有使者前来,在夜里率吏士三十六人烧匈奴使者营帐,杀匈奴使,迫使鄯善王归汉。

班超到于阗(国都在今新疆和田县境),此时于阗王雄霸南道,颇轻视汉使,又笃信巫术。巫师称想要讨好神明,汉使必须献上?马作祭品。班超听闻,命巫师来取马,便杀巫师。于阗王大惊,又听说班超在鄯善杀匈奴使之事,便杀匈奴使降汉。

次年,班超前往西域西面的疏勒(国都约在今新疆喀什)。之前,疏勒王被依附于匈奴的龟兹所杀,龟兹另立其臣兜题为王,国人不服。班超遣田虑前往疏勒,兜题轻视田虑,反被田虑活捉。汉使立故王之侄为王,疏勒国人大悦。班超还释放兜题,以向龟兹展示汉朝威德。同年冬,东汉出兵定西域,车师投降,汉以陈睦为西域都护,耿恭为戊校尉,关宠为己校尉,驻兵车师后王部(国都在今新疆吉木萨尔北庭故城)与车师前王部(国都在今新疆交河故城)。

然而好景不长,永平十八年(75年)初,北单于发兵攻车师,杀车师后王。焉耆、龟兹等依附匈奴的诸国,攻杀都护陈睦;匈奴杀己校尉关宠;车师被长期围困,不得不倒向匈奴,发兵围攻戊校尉耿恭。

章帝建初元年(76年),酒泉太守段彭率军攻交河城以援救耿恭,车师复降。耿恭被救出时,只剩吏士二十六人。东汉无力控制车师,于是罢戊己校尉与都护,并命班超回朝。

疏勒、于阗等国害怕班超回朝后,又遭受匈奴奴役,都极力挽留。班超于是坚定决心,回到疏勒,平定了疏勒的叛乱。建初三年(78年),班超率诸国兵打败姑墨(今新疆阿克苏一带);五年(80年),班超上书建议攻伐龟兹,章帝派徐幹率军增援;元和元年(84年),疏勒在莎车的煽诱下反汉,两年后被平定,南道复通;章和元年(87年),班超率各国兵二万五千攻打莎车(今新疆莎车县一带),并打败前来援救的龟兹军,莎车投降,班超威震西域。


《中国历史地图集》东汉 西域都护府图(约公元94-102年)


和帝永元元年(89年)窦宪大破匈奴,使得西域形势更加有利于东汉。次年,月氏(贵霜王朝)派兵七万越过葱岭(今帕米尔高原)来攻,班超断定其劳师远征,给养不足,必向龟兹求食,便截杀其使者,逼退了这次进攻。永元三年(91年),北单于败逃,龟兹(统治中心在今新疆库车绿洲一带)、姑墨等国降。汉以班超为西域都护,镇龟兹。六年(94年),班超发兵讨伐焉耆(今新疆博斯腾湖西北岸焉耆回族自治县一带),焉耆、尉犁(今新疆博斯腾湖西南岸库尔勒市一带)等国降,至此西域五十余国全部归汉,北道打通,班超受封定远侯。


在西域局势基本稳定后,永元九年(97年),班超派遣甘英出使大秦(罗马帝国)、条支(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甘英到安息(帕提亚帝国)西界,为安息人所阻而返回。

班超在西域近三十年,年老思念故土,上书请求回朝。永元十四年(102年),班超回到雒阳,不久去世。


东北各族

乌桓本是东胡的一支。东汉初年,乌桓与匈奴勾结,主要袭扰今河北、辽宁、山西等地。东汉一方面以财货招服乌桓,另一方面设护乌桓校尉以监视其部族与鲜卑。东汉末年,乌桓与汉朝叛将勾结作乱,掳掠华北地区。


鲜卑与乌桓同是东胡一支,在北匈奴被击败后占据蒙古高原,逐渐强大起来。东汉后期,鲜卑檀石槐(137-181)统一鲜卑诸部,势力强大,连年袭扰汉朝北边。檀石槐死后,鲜卑分裂,实力衰退。


东北地区的松花江流域生活着扶余人,以农业为主。在其东北的乌苏里江流域生活着挹娄人,穴居于山林间,受扶余控制。鸭绿江流域生活着高句丽人,传说朱蒙建立高句丽国,后人迁都国内城,又迁丸都城(二城均在今吉林集安)。高句丽国实际建于公元前1世纪。


南方各族

武陵蛮生活在今湖南西部的山岭中,从事农业,在东汉初年开始强大起来,进攻郡县。光武帝曾派伏波将军马援前往镇压,后来又增派官吏,加强统治,引起蛮人对东汉的反抗。

廪君蛮生活在鄂西、渝东地区,也称巴蛮,纳布为贡。东汉时廪君蛮也常起兵对抗汉朝。

板楯蛮生活在四川阆中一带,在东汉时也因受到汉朝的压迫而反抗,甚至后来还响应了黄巾起义。

哀牢人生活在今云南哀牢山中,从事耕织,山中矿藏丰富。永平十二年(69年),随着哀牢的内附,东汉置永昌郡(治今云南保山),将哀牢地区置于汉朝管理之下。



东汉时期,由于战乱和中央政府的相对虚弱,实际上南北各周边民族已经开始同中原汉族融合,并大规模地内迁,这一运动将在以后的几个世纪对中国历史产生深远的影响。


作者:卜庸常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粤北客家人  > 东汉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第十三章东汉时期的民族关系
资治通鉴第第四十八卷
遥望西域 班勇:最后的拯救者(四)遭遇滑铁卢
东汉轶事——汉江回万里,派作九龙盘
从“三通三绝”看东汉西域政策
遥望西域 班勇:最后的拯救者(三)重返父亲的战场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