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爱装逼的北宋文坛一哥,苏东坡的曲折人生路

除了在中秋节这天写下“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嫦娟”的千古名句来表达对老弟苏辙的思念。

北宋文坛一哥苏东坡还是个爱装逼的主。

比如下雨不爱打伞。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

还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边喝酒边走在雨中装逼:“一蓑烟雨任平生。”

众所周知一哥爱吃肉,什么西湖醋鱼,东坡肉和东坡肘子,胡吃海喝又不爱锻炼,是个200斤的胖子,身体虚得不行。

所以回家就得了重感冒,鼻塞咽痛向老婆哭诉,结果被老婆一顿臭骂。

一哥是个棋迷,偏偏自己是个臭棋篓子。

每逢输了棋必自我安慰:

胜亦欣然,败亦可喜。

一哥崇尚佛道,经常拜访名山古寺,有不少僧侣朋友。

大和尚佛印就是其中之一,两人交往十分密切。

这佛印禅师可不是一般人,自幼学习儒家经典,三岁能背《论语》、五岁能背诗三千首,精通四书五经,一哥小时候也算天才神童,在他面前一样被智商碾压。

有一天,苏东坡请佛印到家饮酒,佛印大醉,苏东坡命一佳人睡在佛印的旁边。

佛印酒醒后怒斥佳人,那佳人哭哭啼啼地说:“贱妾红尘中人,苏学士命我同君共欢一宿,许以重金”。

佛印就取来笔墨,写了一个纸条:“借花献佛,有眼无珠,心不相印,有酒无友”。

送美女给和尚,一哥的恶作剧未免过了头。

还有一次两人相对坐下看着对方,

一哥心里不服,想戏弄对方,于是问佛印,“你看到了什么?”

佛印回答说看到佛。

佛印也问一哥,你看到了什么?

一哥大笑:我好像看到一坨牛粪!

当他得意洋洋的回到家中,并把这事告诉苏小妹,满心以为这是他与佛印和尚暗中较量的一次辉煌胜利。

没想到苏小妹听了却摇头叹息道:哥你输得好惨。

一哥不解,苏小妹解释道:因为你心中有什么,你就会看到什么。

佛印心中有佛,所以眼中看到的就是佛,而你心中……


一哥一生最自豪的就是自己的大啤酒肚。

一天,一顿丰盛的晚餐过后,欣然扪腹而行。

他指着自己油脂丰富的肚皮,问家中女人他那便便大腹中何所有?

一女说:“一肚子的墨水”;

一女说:“一肚子的漂亮诗文”;

一哥均摇头。

最后聪明的朝云说:“你是一肚子的不合时宜”。

东坡大呼曰:“对!最懂我人是你!”

还赞叹:“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

这一句不合时宜,一语中的,成为一哥一生的写照。

酒是一哥的心头好,一顿不喝闷得慌,但老婆管得严不给钱买酒。

他想出一个馊主意:自己酿酒。

但他一介书生,只会读书写词,哪懂酿酒技术,结果错放水,把酒酿成了醋。

虽然喜欢喝酒但酒量却差的惊人,还说:“我虽然喝一杯就醉了,不是和你们海量的人一样得其所哉吗?”



虽然因为装逼闹了不少笑话,但不得不承认一哥是个善良可爱的好人。

因为他单纯得情商长期下线,在他眼里这个世界上没有坏人一说。

“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眼见天下无一不好人。”

他见路边老太太乞讨而生,无家可归。

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房子捐给了老太太。

他会做自己,所以在地方很容易出政绩,但他不会做人,性子太直,藏不住话,在朝堂上举步维艰。


一哥情商低,是遗传的。

他爹叫苏洵。



苏洵放到今天估计是个疯狂的汽车爱好者,是各大汽车生产商争抢的人才。

为什么这么说呢?

看他给两个儿子起名字就知道了。

大儿子叫苏轼,轼是车上的一块木头。

二儿子叫苏辙,辙是车轮走过的痕迹。

果然不愧是史上第一“车迷”。

老苏家这辆车还真是开得稳当,两个儿子都是天才,从小就会背唐诗三百首,博览群书,文采过人。


一家三口就是要整整齐齐的

跟俩儿子相比,苏洵笨多了,年轻时也不爱读书,27岁才开始发愤。

45岁时和两个儿子一起进京赶考,那年哥哥21,弟弟19,结果一哥考了第二名,弟弟苏辙也考了全国前十。

唯有爹落了榜。

苏洵傻了眼,自尊心受到了严重伤害,连连矢口否认:我压根没进考场,只是陪俩儿子考的。

老头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惆怅,最终万般思绪只化作一语:

莫道登科易,老夫如登天;莫道登科难,小儿如拾芥。

当然这也不能怪当爹的没文化,同列唐宋八大家的苏洵还是很有才的。

只能怪那年高考竞争太激烈,那可是北宋仁宗嘉佑二年,那一年的进士榜号称“科举龙虎榜”,空前绝后,辉耀古今。

这一榜进士中,后来出了9位宰相,不过相比于另外几件事情,这事似乎也不值一提。

进士中有个张载,乃是北宋乃至中国历史上最出色的思想家之一。

他所倡导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震撼人心,张载之后要是不知道这句话,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读书人。

还有个叫唐以降的,文章最被人称道,跟“唐宋八大家”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八大家中,唐朝俩遗老不说,宋朝六人,除了王安石,都与嘉佑二年这一次科举考试大有关系。

曾巩、苏轼和苏辙都高中进士,主考官是欧阳修,而发卷子的是梅尧臣。

最可怜的老爹苏洵,复读了n年还是不中,最后当朝宰相实在看不下去了,推荐老头做了个地方小官。


一哥虽然年少成名,被欧阳修赏识,做了大官,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朝看尽汴京花。

但因为一张破嘴,一个损友,犯了乌台诗案。

这个损友叫沈括,没错就是那个写了《梦溪笔谈》的大科学家。


科学家耍起流氓来,谁也扛不住。

沈括把一哥平时写给自己的政治讽喻诗贡献给了御史台,御史台又告到了皇帝那里,神宗龙颜大怒,要杀一哥。

因为御史台的桌子都是黑色的,所以这起案件又叫乌台诗案。

一哥坐牢后,受尽折磨,心灰意冷,给自己的弟弟苏辙写了一首“绝命诗”:

是处青山可埋谷

他年夜雨独伤神

与君今世为兄弟

又结来生未了因


一哥被自己最好的朋友沈括背叛,自然郁闷至极。

正是我为你肝胆相照,你却在背后捅我一刀。

不过这事儿今天看来也属正常,一哥被害不是沈括的锅,而是党派之争的牺牲品,换句话说就是因为他心直口快得罪了很多人,早有人想搞他。

那时候朝廷的形势很复杂,谁也说不清。

不过幸好一哥有个超级大迷妹救了他一命,那就是皇帝他妈,当朝太后。


高太后


大概是被“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感动得一塌糊涂,高太后和皇后后官一帮女眷都向神宗求情。

“咱们老赵家开国以来还没因为言论杀过士大夫呢,苏轼又名声远播,杀了他怕民心不稳,不能开此先例。”

神宗这才答应从轻发落,把一哥流放到穷乡僻壤吃土。

吃了半年牢饭后,他被贬到黄州当团练副使。

职位相当于黄州的武装部副部长,没有实权,不能发号施令,反而时时被监视一举一动,称为软禁也不为过。

黄州大家不知道,黄冈中学就清楚了,一哥就是在那里混了五年,我估计黄冈人勤奋好学的特质就是从一哥那学来的。

想想一哥挥着锄头,带领着广大劳动人民高唱: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



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在黄州期间,由于朝廷不给俸禄,一哥快饿死了。

还好当地有一书生马可卿,是一哥的粉丝,向当地官府求来一块数十亩的荒地。

于是一哥开始种田为生,自给自足倒也乐得自在,颇有几分陶渊明的味道。

一哥歪着脑袋一想,我唐朝老大哥李白叫青莲居士,老二哥白居易叫香山居士,我这宋朝一哥已是不惑之年,得赶紧给自己取个别号。

因为自己种的地在城东,所以取名“东坡”,干脆自己就叫“东坡居士”好了。

苏东坡的名声就此传开。

因为乌台诗案在牢里吃了不少苦头,被贬后的一哥长了点记性,不敢写诗了。

他改成专写词和赋,这也成就了他在文坛的高峰。



“乱世拍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生活的清贫挡不住一哥的满腔豪情,一哥和朋友三游赤壁,写下了一词二赋的千古名篇。

美啊。

然而周郎俊赏,羽扇纶巾,大江东去浪淘尽都是一哥的意淫。

黄州离真实的赤壁古战场远了去了,曹操和周瑜压根儿不是在黄州打的仗。

但架不住明星效应啊,千万大V苏东坡在微博上把黄州江滩秀得这么美,假的也成真的了。

因为这一词两赋,极大地拉动了黄州旅游经济发展,吸引得后世多少文艺青年来黄州赤壁朝圣。

正所谓确认过眼神,都是苏东坡的粉。

在黄州的第五年,一哥迎来了咸鱼翻身的机会。

很快王安石为代表搞新法的那批人倒台了,司马光上台,就是小时候砸缸那个小机灵鬼。

于是一哥被召回京城。

从黄州出发经过一个地方叫常州。

一哥又发挥了作死的本能,他听说这里有种很神秘的东西。

叫做河豚,很好吃,但是会死人。

所以是吃还是不吃呢?

这在一哥面前都不叫问题,肯定要吃啊,谁管咱是千古第一吃货,美食面前,头可断血可流,舌头和胃可不能吃了亏。

幸好请的厨子手艺高明,没把一哥吃死。

一哥大赞:尝此美味,死也值了。

还写了首诗,“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于是常州的河豚出了名,一句死也值得吸引了全国各地年轻人前来,效仿偶像吃河豚。

但是真的会死人啊,倒霉鬼也不少。

所以说大家切记带好孩子,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回京后的一哥并没有消停。

他对旧党执政后,暴露出的腐败现象进行了抨击,认为其与所谓“王党”不过一丘之貉,再次向皇帝提出谏议。

司马光也看他不爽了。

既不能容于新党,又不能见谅于旧党,一哥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看谁都不顺眼,搞得里外不是人,因而再度自求外调。

他的下一站是杭州。

一哥在杭州过得很惬意,疏浚了西湖,造就了今日杭州三面青山一面城的美丽风光,深受百姓爱戴。

闲了就游西湖,逛天竺,吃东坡肘子,还自比偶像白居易。

老弟苏辙担心他性格不改,还会闯祸,就送他两句诗:“北客若来休问事,西湖虽好莫吟诗。”

但千叮万嘱也改不了老哥这张破嘴,连老弟苏辙也被他坑了。

元祐八年高太后去世,哲宗执政,新党东山再起,也就是绍圣元年(1094年)六月,被贬至惠州,岭南地区。


一哥倒是没事儿人一样,还写下“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这话传到朝廷,皇帝不满意了。

你这生活不错啊,还吃荔枝吃这么开心,再贬。

绍圣四年(1097年),年已62岁的一哥被一叶孤舟送到了儋州。

就是今天祖国的最南端,海南岛,那时候还是未开化的地方。

据说在宋朝,放逐海南是仅比满门抄斩罪轻一等的处罚。

老弟苏辙也因为他受牵连被贬到了对岸的雷州,隔海相望。


一哥去海南路经雷州,与弟弟苏辙相遇,境况凄凉。

当地是个穷县分,兄弟二人到一小馆子去吃午饭。

子由吃惯了讲究的饭食,对那粗糙麦面饼实在难以入口。

一哥把自己的饼几口吃光,笑着向弟弟说:“这种美味,你还要细嚼慢咽吗?”

雷州太守一向仰慕苏氏兄弟。

他予二人盛大欢迎接待,送酒食,结果这个倒霉蛋第二年就因此遭受弹劾,调离任所。

一哥必须出发了,苏辙送他到海边。

生离死别,真是令人黯然销魂,一直愁坐到深夜。

一哥悲伤地说:“某垂老投荒,无复生还之望。春与长子迈诀,已处置后事矣。“

苏辙说:“老哥切勿丧气,少喝点酒保重身体,我俩联手还能东山再起。”


到了海南时,一哥已是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却没有伤春悲秋,反而把自己随遇而安的特点发挥到了极致。

他把儋州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我本儋耳氏,寄生西蜀州”。

他在这里办学堂,整顿学风,以致许多粉丝不远千里,追至儋州,把娃放到他办的学校读书。

海南的教育就这样被一哥搞了起来。

在北宋建国的100多年里,海南从没有人进士及第。

但一哥来了不久,这里的姜唐佐就举乡贡。

为此一哥高兴坏了,题诗:“沧海何曾断地脉,珠崖从此破天荒。”

人们一直把一哥看作是儋州文化的开拓者、播种人,对他怀有深深的崇敬。

在儋州流传至今的东坡村、东坡井、东坡田、东坡路、东坡桥、东坡帽等等,表达了人们的缅怀之情,连语言都有一种“东坡话”。

一哥书法

也许是政绩感人,朝廷还是召回了一哥,可这时的一哥已是满身病痛,不堪舟车劳顿,回京路上就死了。

病痛缠身之时幸好妻子儿孙都在身边,学生也常去探望。

一哥嘱咐:子由要给他写墓志铭,他要与妻子合葬在子由家附近的嵩山山麓。

到死他都觉得是自己太聪明了,导致命不好。

所以给儿子留了一首诗:

  • 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
  • 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一哥最遗憾的是最后也没能见到弟弟一面,说:“我得由南方迢迢万里,生还中土,十分高兴。

心里难过的是,归来之后,始终没看见子由。

在雷州海边分手后,就一直没得再见一面。“

纵观一哥一生,诗文才华当世无可匹敌,做官又勤政爱民,对妻子儿女,父母弟妹至亲,都是说不出的好,当时的文人名士都对他崇拜有加,虽然跟他交好最后大多没有好下场。

就因为一张破嘴,遭受了毕生坎坷的厄运,所以世人多为他打抱不平。

可就像孔子讲的:“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一哥就是这样一个人,耿直得可爱,正义得让普通人惭愧。

求仁得仁,无怨无悔。

苏东坡已死,他的名字只是一个记忆。

但是他留给我们的,是他心灵的喜悦,思想的快乐,这才是万古不朽的。

有他在,我们的情商就都及格了。

但是有他在,我们的智商和品行就都不及格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亮文瑶瑶  > 名人教育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物道 | 全中国最懂得生活的男人,非他莫属
苏东坡游赤壁
东坡印象
为什么男人女人都爱苏东坡?
(原创)苏东坡逸事轶闻点滴之七(散文连载)
五千年来活得最精彩的人:有趣的段子手苏东坡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