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程莘农针灸临床三要

2015-05-15

?每天一期,陪伴中医人成长。这是中医最多的微信平台——中医书友会乙未年三月廿七第621期内容。新书友可点击上方蓝色小字快速关注。


作者/杨金生、王莹莹等 ⊙ 编辑/王超 ⊙ 校对/居业、Dina


摘要“补中益气,用药则用补中益气汤,用穴则用百会(相当于升麻、柴胡)、关元(相当于人参)、气海(相当于黄芪)、足三里(相当于白术)。”本文可大致看出程老先生的治学精髓。程老头七,缅怀。




国医大师程莘农针灸临床三要


程莘农(1921—2015),中国中医科学院名誉首席研究员、教授、主任医师,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首都国医名师”,“国医大师”,中国针灸界第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曾担任国家攀登计划“经络研究”的首席科学家,主持过多项有关针灸经络的学术研究,临床实践中提出许多学术思想、观点。其所编著的《中国针灸学》是风靡海内外的国际针灸教材,他是中国针灸国际培训事业的开拓者之一,为中国的针灸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


程老从医70年,自幼继承师道,精研针灸医术,旨在治病救人,临床实践中形成了许多独特的学术思想和治疗经验。他指出针灸疗疾要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达到理、法、方、穴、术的统一,注重经络理论,主张明性配穴,辨证施术;重视临床疗效,以用为本,手法独特,创立“程氏改进三才法”;强调针刺大法,因病而别,提插捻转,得气为先,留针、电针、艾灸多法综合应用。笔者作为其学术传承人,有幸直面聆听并亲身体会老师的风范,兹将其针灸临床经验略述于下,以供学者互参。


一、以诊断为基础,一要辨证施治


程老认为针灸治疗疾病,虽不同于药物,但选穴处方和施术手法,同样离不开祖国医学诊疗疾病的基本原则——辨证论治。缘理辨证,据证立法,准确辨证是取得疗效的前提。临证时程老尤重视经络辨证,他认为经络辨证是以经络学说为理论基础来概括经络病变的临床表现以及经络、脏腑病变时的相互影响,总结出病变表现时的一般规律,实现以病归经,以经知脏,准确诊断。施术时强调“宁失其穴,勿失其经”,表现了对经络的高度重视,在具体诊断和辨证施治过程中,主要掌握以下要点才能有的放矢,提高诊治疗效。


1.掌握经脉循行,归经辨证


程老认为只有熟记经络循行,认清病候归经,才能够准确地进行经络辨证。经络循行和病候归经在经络辨证中具有重要作用。“有诸内必形之于外”,任何疾病都以其一定的“病候”表现于外,“经络所通,病候所在,主治所及”,各经脉病候与其经脉循行特点密切相关。通过对病候进行分析,判断病在何经、何脏(腑),据此进行处方配穴,或针或灸,或补或泻。


虽然十二经脉病候与脏腑病候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十二经脉病候以经脉循行部位的病变较多,而脏腑病候则以内脏病变较多。如胸肺部胀满,咳喘,缺盆中痛,肩背寒痛,臑臂内前廉痛,口渴,心烦,恶寒发热,汗出等病候常从肺经论治。尽管十二经病候常有交叉,如心烦,可见于手太阴肺经、足阳明胃经、足太阴脾经、足少阴肾经及手厥阴心包经病变,但可根据其他症状来判定。若其他症状为足少阴肾经病变,则心烦属足少阴肾经。将病候按十二经进行分类归经,结合其他辨证方法,就可以循其内外,复杂的病候也就有所归属,以辨明病因、病位、病性而立法处方。


他强调进行经络辨证时,除应重视十二经病候规律外,还应注意经脉循行部位的病变,尤其是局部的疼痛、发热等感觉变化和拘挛、屈伸活动转侧受限等功能障碍症状,如脾经通过腹部,故腹部胀满属脾。前头痛属阳明经,偏头痛属少阳经,头顶痛属厥阴经等,都是依据经脉循行路线进行经络辨证。“凡刺之理,经脉为始”,只有熟记经络循行才能循经取穴,辨证施治。


2.掌握穴位主治,明性配穴


程老认为临证处方选穴,首先应掌握穴位主治和腧穴的特性,就像中医大夫不仅要熟记方剂,而且要掌握每味中药的功效主治。由于程老有深厚的中医功底,从10岁就随父亲学读中医书籍,15岁时拜著名老中医、温热病专家陆慕韩为师,学习内科和妇科,并随其临证3年余,1939年9月以后独立挂牌应诊,1947年11月获得中华民国考试院颁发的医师证书,1953年又参加清江(今淮安)市中西医进修班,学习现代医学知识,1955年考入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今南京中医药大学)第一期中医本科进修班,在以上长达25年(1931-1955)的学习和医疗工作中,主要应用中医中药进行临床辨证施治,对方药性能和配伍认识颇深。


但自1956年毕业后,留校任针灸学科教研组组长,成为他由“用药”到“用针”的转折点,用他的话来说,由一个“开方医”变为“针药并用”的医生。此后从1957年来北京工作至今,便专攻针灸,因此程老在临证和教学时能将腧穴与中药、中药处方与针灸处方融会贯通。


他认为用药用穴都是在中医学基础理论指导下进行的,穴位和中药的作用常有异曲同功之妙。例如,列缺宣肺止咳,功似桔梗、杏仁;曲池祛血中之风,功似荆芥;大椎调和营卫,功似桂枝、白芍;风池既能疏散外风,又能平息内风,功似钩藤、防风;足三里大补元气,功似人参、黄芪;阳陵泉疏肝利胆,功似柴胡、竹茹等等。


腧穴与药物一理,而腧穴作用又多优于药物,一穴具有多方面功能和双相调节的作用,这些是药物所不具备的优点。如关元穴补气之功似人参,但又能行气活血化瘀,对妇科月经病有很好的疗效,较之人参又有泻的作用。“腧穴所在,主治所及”,每个腧穴可以治疗所在部位的浅表和内脏疾患,即近治作用,如太溪位于内踝处,能主治内踝肿痛。


除此以外,每一个腧穴还有它不同的属性和特性,即是属于同一条经的腧穴,在主治上都有它的共同点,属于哪经的穴位,都可以治疗本经的疾病,例如前面提到的太溪穴,由于它归属于足少阴肾经,且为肾经之输穴、原穴,经气输注之处,肾经又通向脊柱,故太溪除了可以治疗内踝痛外,还可治疗腰脊痛。另外每一腧穴在治疗上除共同点外,还有其特殊作用,即特性,如合谷为汗穴,内关为吐穴,丰隆为痰穴,气海、关元为补气之穴,足三里为保健穴等


3.掌握依法定方,据证选穴


程老认为针灸处方配穴规律与方剂的君、臣、佐、使配伍原则基本相似,配穴乃某穴之特性与它穴之特性互相佐使,而成特效之用,犹之用药,某药为主,某药为辅,相得益彰也。例如,补中益气,用药则用补中益气汤,用穴则用百会(相当于升麻、柴胡)、关元(相当于人参)、气海(相当于黄芪)、足三里(相当于白术)。心肾不交,方剂选用交泰丸以交通心肾,以黄连为君,肉桂为臣,而针灸即可选取心经和肾经原穴,神门为君,太溪为臣,也可取心经输穴神门和肾经输穴太溪,还可取心包经八脉交会穴内关和足三阴经交会穴三阴交,又可取背部的心俞和肾俞,此乃穴药殊途同归之理。


程老重视据证按经取穴,强调要掌握这种方法,必须充分了解脏腑生理、病理、经络循行路线、阴阳、五行、表里关系、腧穴特性等,才能灵活应用。按经取穴治疗复杂疾病的效果较局部取穴明显,可单独使用,也可配合使用,主要包括本经取穴、异经取穴(表里经取穴)、五输取穴法。按症选穴是指对某些疾病的症状和表现,形成其经验选穴方法。


如大凡风证程老多取风池,风池既疏散外风,又平息内风,内外兼治;“气虚则麻,血虚则木”,上肢麻木取外关、后溪,下肢麻木取中渎、悬钟;尿检化验出现红细胞常取血海,出现白细胞常取大椎、足三里;出现蛋白常取阴陵泉、三阴交。如程老治疗中风后遗症弛缓性软瘫属虚证者,先取大椎、大杼、肩髃、曲池、合谷以振奋阳气,疏通经络;伴有上肢下垂、瘛疭无力、不能上举加天宗、肩髎、臑俞;下肢软弱无力、手足无力加后溪、申脉;有足内翻或足外翻者,加照海、申脉,但足内翻者常泻照海、补申脉,外翻者泻申脉、补照海。


程老认为辨证宜精,治疗宜专,应坚持守法守方治疗,不宜轻易变更。因为治疗疾病是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慢性病需坚守原方治疗较长时间才能获效。针灸临床取穴的多少亦应以证为凭,以精为准,以适为度,以效为信,取穴多少,当以大、小、缓、急、奇、偶、复为原则,不能胶柱鼓瑟,故临床取穴时,少则一二穴,多达十几、二十穴。


二、以病人为本,二要“三才进针”


程老认为医生临床要以病人为本,不仅重视疾病,更要关心病人。在患者体位、针具选择、进针方法、针刺深浅等方面,既要确保疗效,又要注意患者能否接受,尤其是初次被针灸的人,进针的快慢、是否疼痛等因素,直接影响针灸的疗效。方便操作和快速熟练的进针方法,是成功的关键。深厚的书法功底和多年的针灸临床经验,总结出了一种易学、易教、病人痛苦少的进针法,取名为“程式三才进针法”。


1.掌握针具尺寸,区分材质


选择针具要根据患者年龄、性别、职业、体质、病情等方面情况考虑,选择适当粗细、长短的针灸针。一般来说,老人、小孩、女性、体质弱或慢性病者宜用较细、较短的针,反之则用较长的针具。同时选择适当的体位,有利于腧穴的正确定位,便于针灸的施术操作和较长时间的留针。避免计刺以后发生意外。临床上常用的体位有仰卧位、俯卧位、侧卧位、仰靠坐位、俯伏坐位、侧伏坐位。针灸针分为针尖、针身、针根、针柄、针尾。规格有直径0.14~0.50mm、长15~75mm等上百种型号。以直径0.30~0.35mm、长25~75mm的针具最为常用,针体必须光滑锋利、挺直,易于进针,手感好,针尖具有“尖中带圆,圆而不钝”的特点,必须具有刺棉花拔出不带纤维、挑木板不起毛钩的质地,施针痛感才小。针柄针体连接牢固,否则容易断针。进针后针柄必须与皮肤留有1~2分距离,避免进针太深,针尖受损,针身容易弯曲导致断针的发生。


2.掌握进针方法,推崇“三才”


程老强调,针灸治疗时,进针手法的好坏关系到针灸的治疗效果。《灵枢·九针十二原》:“持针之道,坚者为宝。”程老强调持针要有“手如握虎”之力,方能“伏如横弓,起如发机”,进针时指力和腕力必须配合好,悬指,悬腕,悬肘,切循经络,针随手入。


程老的“程式三才进针法”,取意天、人、地三才,即是浅、中、深,进针时分皮肤、浅部和深部3个层次操作,先针1~2分深,通过皮肤的浅部,为天才,再刺5~6分深,到达肌肉为人才,三刺3~4分深,进入筋肉之间为地才,然后稍向外提,使针柄与皮肤之间留有一定间距。如此进针,轻巧迅速简捷,由浅入深,逐层深入,得气迅速,一则减少患者的疼痛,二则可以调引气机之升降。进针讲究指实腕虚,专心致志,气随人意,方使针达病所,气血和调,正胜邪去。


这一刺法吸取了中国传统针法与管针进针法的长处,仅进针这一操作,将点穴、押指、穿皮、送针等动作揉和一起,在1~2s内完成,得气极为迅速而效果良好,具有快速无痛、沉稳准确的优点,临床深受患者好评,吸引了不少国内外的学者前来学习。“程式三才进针法”的练习,主要是对指力和手法的锻炼。由于毫针针身细软,如果没有一定的指力,就很难力贯针尖,减少刺痛,对各种手法的操作,也不能运用自如,影响治疗效果,因此针刺练习,必须进行指力练习(纸垫练针法)、手法练习(棉团练针法)和自身练针,才能掌握基本技能。


3.掌握针刺深浅,因人而异


程老认为针刺浅深问题,是毫针刺法的重要技术指标之一,直接决定疗效。三才手法既以浅中深“三才”为主,又要仔细体会手法与针感的关系、针尖刺达不同组织结构以及得气时持针手指的感觉,并要求做到进针无痛、针身不弯、刺入顺利、行针自如、指力均匀、手法熟练、指感敏锐、针感出现快。如在某些部位不适宜深刺时,又如何加以运用?程莘农教授指出运用时当深则深,当浅则浅,并非对每一穴位的刺针深度必须达到三部。


病有表里、寒热、虚实、阴阳之分,刺有浅深之异。在表者浅刺,在里者深刺。如治疗外感表证时刺风池宜浅,进针7~12mm即可,而治中风语言謇涩之里证则深刺风池,可直刺达20~30mm;寒性胃痛刺中脘进针深,而热性胃痛则浅刺之。


此外,针刺浅深还应与所取腧穴相对应,随腧穴所在部位不同而异,腹、腰、四肢内侧等阴部腧穴刺之宜深,头面、胸、背、四肢外侧等阳部腧穴刺之宜浅。综上所述,程莘农教授认为决定针刺浅深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但是病情是决定针刺浅深的关键,腧穴所在部位是决定针刺浅深的基础,患者年龄、体质是决定针刺浅深的重要条件。总之,在掌握针刺浅深时,要因病、因穴、因人而异。既要与患者年龄、体质相适应,又要与病情属性相适应;否则,就会产生深则邪气从之入、浅则邪气不泻的后果。


三、以疗效为果,三要得气至上


针灸是一种从外入内的刺激疗法,其取得疗效的关键是“得气”,也就是“针感”。除与针刺的部位、针具的选择、进针的方法以及患者的病情、体质状况有关外,更重要的取决于提插、捻转和振颤3种手法的配合,通过速度快慢、幅度大小和时间长短来体现补泻手法以及获得“针感”。


1.掌握得效之要,在于得气


程老认为,针刺欲取得效果,首先必须得气。进针的最终目的是寻求针下得气,在运用手法的同时,更要注意针下得气,气至才能生效。得气的含义有二:其一是对病者而言,就是当毫针刺入穴位一定深度后,患者在针刺局部产生酸、麻、胀、重感,有时还循经扩散,也有按神经传导出现触电样的感觉;其二是对术者而言,针刺后施术者常常感到针下沉紧。这些现象称为得气,或叫针感。—般来说,针感出现迅速,容易传导的疗效就较好,反之则疗效较差。金代针灸名家窦汉卿曰:“气之至也,如鱼吞钩饵之沉浮;气未至也,如闲处幽堂之深邃;气速至而速效,气迟至而不治”,就是对针下得气的最好描述。但需说明的是,这种沉涩紧的感觉要与因手法不当引起疼痛而造成局部肌肉痉挛或滞针(体位移动)严格区别开。


若针刺后未能得气,程老常采用候气的方法催气,或暂时留针,或再予轻微的提插捻转,程老认为循、按、刮、飞等法繁琐,故常用振颤法,即手持针,做小幅度较快速的提插略加振颤,顺逆针均可运用自如。有些患者,不应单独强力行针寻找得气,可采用温和灸,或另配穴以引导经气。做捻转手法时,要做到捻转的角度大小可以随意掌握,来去的角度力求一致,速度快慢均匀,在捻转中也可配合提插;做提插手法时,要做到提插幅度上下一致,频率快慢一致,同时也可以配合捻转,这样才能得心应手,运用自如。虽然有“青龙摆尾”“白虎摇头”“苍龟探穴”和“赤凤迎源”等特殊手法,由于很难理解,不易操作和体验,已很少应用。


2.掌握病有虚实,针有补泻


《千金方》曰:“凡用针之法,以补泻为先”。程老认为针刺得气后,依据病性及患者体质,施以适当的补泻手法,亦是针刺取效的重中之重。对于气血虚弱、身体羸弱诸虚病证,施用补法,以鼓舞人体正气,使某种器官低下的机能恢复旺盛;而对于高热疼痛、邪气亢盛诸实病证,则用泻法,以使某种器官亢进的机能恢复正常。程老常用的补泻手法有:捻转补泻法、提插补泻法、平补平泻法。


他指出捻针时要有方寸,捻转一圆周为强刺激(泻法),捻转半圆周为中刺激(平补平泻),捻转不到半圆周为弱刺激(补法);提插时要有深浅,提插1cm以上者为强刺激(泻法),0.5cm左右者为中刺激(平补平泻法),0.2cm以下者为弱刺激(补法)。捻转、提插法可以单用,亦可联合使用。


程老还指出针刺补泻的运用,还要结合腧穴的主治性能。例如:针刺足三里、气海、关元、肾俞等穴,可促进人体机能旺盛,即为补;而针刺十宣、中极、委中、曲泽等穴,退热祛邪,即为泻,所以针刺时正确地选用腧穴,也是实现补泻的一个重要方面。他认为针刺补泻作用的效果,与机体的机能状况有着密切的关系。某些体质虚弱的患者,医生虽经多次行针引导经气,针下仍感虚滑,这种情况往往疗效缓慢。凡正气未衰,针刺易于得气者,收效较快;如果正气已衰,针刺不易得气者,则收效较慢。


3.掌握诸法配合,联合并用


程老认为针灸不是疗疾的唯一方法,常常配合艾灸和药物等,其目的在于扶正祛邪,促进康复。他指出:针刺的补法和艾灸法都具有扶助正气的作用,针刺的泻法和放血疗法则具有祛除邪气的作用。临床应重视正与邪,采取多种方法扶正祛邪,促病痊愈。如:若寒凝冲脉不能温煦四肢而致足痿、跗阳脉不动,程老常取关元、气海、血海、足三里、冲阳、太溪、照海加温灸法。


另外,应根据体质、病情及所取经络腧穴、节气来灵活掌握留针时间或配合使用电针,对体质虚弱和久病的患者不应产生较强的针刺反应,而应以持续弱反应治疗,故留针时间宜短不宜长;对于热证患者不宜产生较强的升温作用,故留针时间宜短不宜长,寒证则宜长不宜短;对于顽证、痛证如针刺反应不够强,就不能达到治疗作用;阳经腧穴宜深刺而久留针,阴经腧穴宜浅刺而短留针,甚至不留针;冬季可多留,夏季可少留。如程老在运用廉泉治各种原因引起的舌强语謇时,向舌根方向深刺25~50mm,不留针,取针后轻按针刺处,避免出血;针刺天突、膻中治疗咳嗽、哮喘时,针天突多以针尖沿胸骨柄后缘,刺25~50mm不留针,膻中针尖沿皮向下刺7~12mm,留针,二穴取之要有针感则甚佳。


四、小结


程老笃爱中医药学,坚韧为本,孜孜不倦,在临床上主张选择针灸的适宜病种,掌握辨病与归经辨证相结合;灵活运用三才进针法,调整针刺深浅和变换手法,以补虚泻实,留针、电针、艾灸等法综合运用,以得气为要。程老潜心针灸研究,在继承前人经验的基础上,不断开拓新的思路,注重总结经验,探索规律,对针灸学术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本文摘自《中国针灸》2010年1月第1期,由中医书友会(微信号zhongyishuyou)编校发表,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请保留版权声明。投稿邮箱:tg@linglanshuyuan.com】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靠背椅  > 针灸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针灸一代宗师承淡安先生针刺手法经验
揭开针灸的神秘面纱,想学和初识针灸的转走看看
程莘农院士针灸临床三要
《内经》论针灸疗法
针灸:针刺的各种手法原理介绍
精诚大医程莘农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