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诗通篇写雪,却不着一“雪”字


【打油诗】

■唐朝是个诗歌的时代,从皇帝到布衣,都以吟诵几首诗歌为兴趣。某个下雪天,唐人张打油即兴吟道:“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让张打油没有想到的是,这首即兴之作竟迅速流传开来,甚至妇孺皆知,人们甚至还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一个全新的诗派——“打油诗”;

■这首《咏雪》是“打油诗”的开山之作,读来真是令人叫绝:全诗通篇写雪,却不着一“雪”字,而雪的形神跃然浮现,如临其境。全诗遣词用字生动传神,所用语俚俗,本色拙朴,格调诙谐幽默,轻松悦人,令当时的人无不喜爱;

■有一则故事:一位大官到宗祠祭祀,赫然见墙壁有诗:“六出九天雪飘飘,恰似玉女下琼瑶。有朝一日天晴了,使扫帚的使扫帚,使锹的使锹。”大官读罢大怒,以为在讽刺自己,遂缉拿到这诗的作者张打油,并令其再作一首,那时正是安禄山兵困南阳郡,张打油就脱口道:“百万贼兵困南阳,也无援救也无粮。有朝一日城破了,哭爹的哭爹,哭娘的哭娘。”两首诗如出一辙,质朴风趣,这位生气的大官也被惹笑了,也就饶了张打油;

■唐人张打油不过是一般的读书人,不想《咏雪》诗,却让他一鸣惊人,后世将这类内容和词句通俗诙谐,不拘于平仄韵律,便于口耳相传的诗歌,都以张打油的名字命名,称为“打油诗”。“打油诗”的特点是源于民间,通俗易懂,有丰富的生活趣味,有时暗含讥讽,诙谐逗人,所以在历朝历代的不断发展中,“打油诗”表现出活跃的生命力,佳作频出;

■清代有个新娘,在出嫁的时候,众位宾客闹洞房,一定要新娘吟诗一首,以表达新婚之夜的感受,新娘被逼无奈,终于开口:“谢天谢地谢诸君,我本无才哪会吟?曾记唐人诗一句,春宵一刻值千金”,诗作出口的瞬间,众位宾客一下子安静下来,继而鼓掌大赞。新娘子的诗妙在末句,虽为引用语,但此时此地,别有新意,个中奥妙,当可意会而不可言传,只可神通而不可语达;

■另外,古代中国是个注重“谦谦君子”的国度,所以,有时诗人或作者在作诗时或因为自嘲,或出于自谦,也故意称自己的诗为“打油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打油诗”趣史趣诗
诗词趣话(一)白狗身上肿
历史上有哪些著名的打油诗?
喜欢打油诗
打油诗
什么是打油诗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