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政和赵姨娘
贾政和赵姨娘
读《红楼梦》,有件事曾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到现在也觉得不可思议。那就是:贾政怎么会喜欢上赵姨娘?
有评论说赵姨娘是王夫人的陪房丫头,我对此深表怀疑。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陪房丫头,就像平儿那样的,应该比小姐小不了几岁的。可看看贾政几个儿女的年纪,王夫人生宝玉的时候已经不小了,快四十了吧?可探春和贾环都管宝玉叫哥哥。由此可以推算赵姨娘应该比王夫人年轻不少,这个小妾是贾政很晚才纳的,而且不应该是别人帮着选的,倒有点像贾赦老爷子那样,是自己挑上的。
关于政老爷子和他一妻两妾的生活,书中写的不多。除了那次惊心动魄的宝玉挨打,王夫人哭天喊地涕泪交流之外,比较有意思的,大概就数第72回因为彩霞的事情,他与赵姨娘的一番谈话:
贾政因说道:“且忙什么,等他们再念一二年书再放人不迟。我已经看中了两个丫头,一个与宝玉,一个给环儿。只是年纪还小,又怕他们误了书,所以再等一二年。”赵姨娘道:“宝玉已有了二年了,老爷还不知道?”贾政听了忙问道:“谁给的?”赵姨娘方欲说话,只听外面一声响,不知何物,大家吃了一惊不小。
这段话看似平平常常,可细读起来,那情态却十分亲切自然,听起来是夫妻过日子的家常话。不像那王夫人,就是一个木雕的菩萨,只会打官腔。再说内定袭人为宝玉的姨娘,多少也算个大事,无论如何当爹的都应该知道的,况且看政老爷的说法,他对这事很关心,并且已经有了自己的筹划。可王夫人居然两年了一个字都没跟老公透露过,足可见这夫妻俩平常多么貌合神离,大概从来就没几句掏心窝子的话。相形而下,赵姨娘和政老爷的关系,却要亲密正常多了。
赵姨娘在整个《红楼梦》中的形象,用“猥琐”二字形容真是毫不过分。可我就纳了闷了,赵姨娘要是真这么一无是处,那政老爷怎么会看上她?要知道贾政的审美水平是很不一般的,算得上是个雅量高致的人物,不是随便什么女人都能入的了他的法眼的啊!这么想象一下,赵姨娘,起码是年轻时的赵姨娘,肯定也是魅力十足呢!
不知为何,提到赵姨娘我总能想起一个人来,就是《金琐记》里的七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老是觉得赵姨娘待字闺中的时候就应该是七巧十八九岁作姑娘时那个样子:顾盼神飞的媚眼,窈窕丰满的身段,厚实红润的嘴唇……。高高挽起了大镶大滚的蓝夏布衫袖,露出一双雪白的手腕,上街买菜去。
也许赵姨娘就是某一天用那雪白肥嫩的腕子提着一篮绿油油的油菜回家的时候被政老爷撞上的?放马胡思乱想起来,想着青春美丽的赵姨娘向高贵严肃的政老爷投去风情万种第一瞥的刹那——那感觉也挺浪漫的哦!
还有评论把赵姨娘跟晴雯相提并论,那意思晴雯就是赵姨娘年轻时候的翻版,可我也不敢苟同。晴雯纵使出身低贱性子泼辣,骨子里却是个清泠泠的女孩,冰雪聪明而又富有灵气。虽说是个使唤丫头,可她确实如黛玉一样,属于不食人间烟火型的。我决不相信年轻时的赵姨娘也会像晴雯那样,天真烂漫的撕扇子,一片忠心的补衣服。更不相信赵姨娘能去做什么芙蓉花神。年轻的赵姨娘应该是性感的,健康的,充满市井气和诱惑力的美丽妇人。是走在街上经常能够遇见的那种,摇着扇子奶着孩子,嗑着瓜子大说大笑的聊着着家长里短打发时间的寻常女子。也许正是这难得的市井气吸引了从小生长在候门深宅的政老爷。比起王夫人那种出身高贵而又死板教条的贵妇人,显然是赵姨娘更加有女人味,更加生机勃勃,更加接近这个红尘世界,芸芸苍生。
75回,贾府赏月。一本正经的政老爷破天荒地讲了个很龌龊的笑话,讲的是一个怕老婆的人给老婆舔脚丫子的故事。不知道这故事是不是从赵姨娘听来的?不知道政老先生跟赵姨娘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类似的不为人知的癖好?不管赵姨娘在别人眼中如何,看的出政老爷还是很宠她的。也许正是因为只有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能放下所有道貌岸然的伪装,毫无保留的回转到那个真实的自己吧!
关于政老爷的为人,绝大部分评论都把他说成一个顽固不化道貌岸然的封建卫道士。尤其对他痛打宝玉的行为,更是批判的罪不可赦。可仔细读起来,将心比心的想起来,宝玉该不该打?作为一个父亲,看到自己寄予厚望的宝贝儿子私藏了与贾府素来不睦的王爷的戏子,又逼得母婢投井自杀,干出了这么无法无天的事情他怎么能不生气,怎么能不打?打完了儿子政老爷被贾母骂的体无完肤,禁不住泪流满面,那种作为父亲对儿子又气又疼,恨铁不成钢的心痛和无奈,岂又是别人能体会得到的?关于贾政和宝玉的父子关系,乍一看很紧张,毫无亲情可言。可仔细品度起来,贾政真的是很爱宝玉的,他太喜欢这个孩子了,只是,这深沉的父爱他不知道如何去表达,他一贯的做人准则更不许自己流露出过多的柔情来。所以他只好扳起脸,对儿子一个劲的骂骂骂。看到大观园宝玉提对联,被贾政从头骂到尾,可谁知道那骂声背后是一个父亲多么大的欣喜和骄傲!记得我小时候,每一回得了什么成绩,我老爸表面上都不屑一顾,扳起脸来教育我说这不过是“小胜一场”,没什么了不起的云云。可背地里他暗暗得意得不得了!我多少次无关紧要的“小胜”他其实都没忘,这对他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也许这就是父爱,喜怒不行于色,只能深藏在心。尤其是中国传统的父亲,多少都带点政老爷的影子。
其实,尽管贾政跟宝玉关系紧张,我倒觉得他要比王夫人更加了解儿子。自从痛打宝玉之后,再没看到过他硬逼他念什么书,倒是越来越赞赏儿子那份独到的“歪才”了。不记得是哪一回,政老爷甚至明确说过宝玉不是做官也就不强求了这类的话。他妥协了,不再逼他了,其实政老爷并非天生迂腐,从贾母训他的话:“当初你父亲是怎么教训你来!”,看得出他年轻的时候也有一段不肖种种的日子。也许,他最后的妥协正是因为从宝玉身上看到了当年的自己,看到了那份不得不抛弃却又珍贵无比的真纯……
写到这里,似乎政老爷喜欢赵姨娘便有了充足的理由。赵姨娘尽管又愚蠢又猥琐,但起码猥琐在表面,不会像这园子里其他人那样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耍心眼。其实赵姨娘对别人的好处还是挺记挂的,比如她对彩霞的感情就是发自内心的,比起王夫人对金钏的狠毒无情来,这是赵姨娘唯一让我很感动的一件事。由此推断,赵姨娘对政老爷也一定是真心的,以至于政老爷不管贾府上上下下对赵姨娘一致的厌恶,照样的我行我素,爱她没商量。
也许也正是因为政老爷的宠爱,让赵姨娘有了反抗的根本。试看贾府上下,真还没有哪个姨娘敢像她那样撒泼耍赖,什么破事儿都敢闹,碰一鼻子灰下次还不改,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她变得越来越愚蠢,庸俗,狠毒,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泼妇。这里面,固然有她本身的原因,但也不可否认,赵姨娘之所以成为赵姨娘,其实跟曹七巧之所以成为曹七巧一样,是被这个候门大家庭给逼出来的。
最恨赵姨娘的人肯定是王夫人。这个女人才是贾府最阴险的人物,比起她来锋芒毕露的凤姐简直不值一提。王夫人如何对待赵姨娘,书里并没有明写,只写道两人见面王夫人总是骂骂咧咧,不管对她还是对贾环。可是,堂堂政老爷的宠妾和儿子,按照常理,就算再不好,也不至于沦落到连晴雯这些使唤丫头都敢破口大骂甚至撕撕打打的份。贾府所有姨娘,那怕最不得宠的都没有这么惨过,可偏偏赵姨娘境况如此,这里面王夫人到底起了什么作用,不得而知。不过,她起了很大的作用,这一点自然是毋庸置疑的事。
在这里,还不得不老生常谈几句赵姨娘和她的女儿探春。探春对赵姨娘的那一章,我从来不认为她有什么错,她从小在贾母和王夫人的调教下长大,设身处地的想,她这样对待对赵姨娘的确合情合理。可尽管如此我心里总不是滋味。读那一段最深的感触就是赵姨娘真可怜,太可怜了……
没人可以否认探春的才干,可很奇怪,她给我的感觉,没有像黛玉那样的我见尤怜,也没有宝钗那样的温润如玉,甚至都不像凤姐那么活泼世俗。尽管我赞叹她改革的报负和勇气,更为她在抄检大观园时大快人心的表现击节叫好。可我总觉得,跟这种人隔了点什么。她总让我想起一句话:壁立千仞。她就像一座险峰,让所有人由衷佩服,但却不可亲近。只适合远远的望着,暗暗感叹自己的渺小卑微和它不言自明的锋芒和伟大。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尽管探春从来不认赵姨娘这个生身母亲,我却觉得,她身上最可贵的一部分,还真的来自于赵姨娘的遗传。作为一个不出闺阁的大小姐,她敏锐的经济头脑,在没有协理大观园时便能想到:“这院子里一花一木都是能够卖钱的……”,还有面对找上门来的抄家的奴才们,秉烛而侍,自称“我的丫头们都是贼,我就是头一个窝主。”以及最后对王善宝家狠狠的那个嘴巴子——这务实而又泼辣的个性是她同父异母的元春姐姐和宝玉弟弟无论如何都不会具备的。只可惜,探春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从来都不会承认这一点——这是她和她母亲赵姨娘共同的悲哀,大概也是最大的悲哀吧……
赵姨娘的悲剧
赵姨娘的来历一直让人猜想,她既不像王夫人的陪房,年纪差别太大,而且二人的关系也不像,她对王夫人全无敬畏之意,若是从小的主子纵然后来得了志骨子里多少还是有点怕的,可是赵姨娘对王夫人无丝毫敬畏心,王夫人对她也是没半点情份的样子,她若是王家的丫环那么和薛姨妈也应该是早就认识,可看书中她二人全无相识的迹象,再说也不能小姐出嫁会陪上一个三四岁的丫环。所以应该是贾府的家生,可是若是家生的贾府的规矩应该知道,她倒好似天外来客,全没规矩二字,比如姨娘的孩子算是太太的孩子,所以探春没跟着她长大,人家可是小姐,可是赵总是把自己的家人往探春亲戚上拉,这是大忌,纵有想法也只能放于心中。贾府也算是大家规矩极多,可从赵身上,没看到一点,她的自由度极强,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总是惹事又得不到便宜,吃了亏,还是依然如故,倒像是小户人家的小家碧玉,在家中极惯,所以没什么规矩之说,长大了才进了贾府,偶然成了姨娘,这样她的脾气性格才能理解一点,所以她不懂她的儿子女儿为什么她管不得,所以,赵才会理直气壮的跑到探春面前风光。
在贾府姨娘的地位是太低,她还是姨娘中最成功的,有儿有女,也能伺候贾政,还不算年老色衰,可是小一辈的凤姐,就能指着脸骂她,让太太训斥也就算了,见凤姐的平儿那也只是丫环,地位身份本不如她,她还要笑着让礼,看看她的地位,就别说和鸳鸯比了,那更是差得远了。她的月钱也才二两,她用的两个丫环的月钱比小一辈的丫环不如,难怪她的丫环成了怡红院的内线,好衣服好吃的没有,自己的孩子忙着和她划清界线,一个才进园的戏子张口就说不过都是奴才。你看她的地位实在是太低了。这只能说明王夫人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步步为营,对她防范极多,看凤姐明目张胆的对她就可见了。而且贾政怕王夫人从不会给她面子。她呢。又不会忍,其实这也不是出路,看看尤二姐倒是个典范,可是还是让丫环欺负得没饭吃,让秋桐骂的颜面扫地,最后自杀了事。姨娘里平儿还好些,一则她是凤姐的丫环,凤姐多少对她有些情份,二则她的心思只是看凤姐,并无他意,所以才算相安无事,三则平儿能干,能巧妙的帮忙凤姐,是她的好帮手,所以才算有些体面。
赵姨娘既不忍耐也不用巧,只是一味的冲冲打打,但有不乐,便冲出去吵架,最后成了老奴才们的出气筒,让女儿儿子都瞧不起,人又贪心,让彩云偷王夫人的东西,可事发了又怕的不敢承担,也是个没胆量的。赵姨娘更像是贾府的一个小丑,大家看着探春的面子对她客气三分,其实心里对她是非常瞧不起,女儿若出了嫁,那个贾环让她管教的没出息,比兰儿差远,她其实没什么指望,贾政是不会为她出头的,那个封建社会的贾正经是只会省事的遵守那些规矩,在规矩上赵原就吃了亏。
赵姨娘其实是个悲剧人物,她的悲剧是一开始就注定的,她的糊涂更加重了这一层,她对人世的希望原也希望贾府给儿子一点机会,贾府的对宝玉的偏心太重。对贾环是恨不得没这个人,这点贾母做得太差,可都是她的孙子。贾母的态度是赵更加的觉得要为贾环去争取了,结果是贾家更乱,宝玉的处境更差,宝玉也是个不会保护自己的人。赵姨娘的矛头不会放过那个没生存能力的宝玉的。
赵姨娘的一生就这样过了,少年时的梦还没开始就面对了王夫人冰冷的目光,儿子的出生还没让她欢喜,少爷与姨娘的身份就让她茫然。孩子们大了,都嫌着她,她在贾府里冲冲撞撞也只是在闹足了笑话。她的岁月是一部荒唐的悲剧!
----------摘自红楼梦中文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紫色梧桐318  > 红楼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蛇蝎心肠的赵姨娘贾环母子,怎么能生出探春这样的巾帼女子?
珍爱红楼――――贾府的姨娘
也说赵姨娘
探春及其生母、嫡母散论
珍爱红楼―――贾环的世界-红楼书话-文化纵横-搜狐社区
冬日读红楼:赵姨娘,可怜?可悲?可恨?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