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美国急于同俄罗斯恢复关系吗,背后原因是什么?【图文】
 
 

    美国总统特朗普,从竞选开始就与俄罗斯普京眉来眼去,互唱赞歌。大有惺惺相惜之意,这才惹下了所谓的“通俄门”。可以说,特朗普从任总统的第一天起,就有与俄罗斯普京改善关系的愿望。

    今天,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访问俄罗斯,与其会谈的是普京信任的俄罗斯外长卡斯罗夫。除就双方关心的国际问题交换意见外,还有最重要的议题,就是两国总统会晤做必要的磋商和准备。

    特立独行我行我素彰显特朗普作风

    特朗普自任美国总统以来,常常是剑走偏锋,从来不按套路出牌,标新立异的不靠谱,成了特朗普的特有标签。首先推出美国优先,一切以美国利益出发,为此不惜牺牲美国国家信誉,接连退出和撕毁了多项多边协议,其中包括伊朗核协议,为此已经与欧洲盟国撕破了脸,整个北约盟国也与美国离心离德。而且在国内不惜煽动迎合国内民粹主义,发布限伊令,强行修建墨西哥边境隔离墙,将美国驻以色列使馆迁往耶路撒冷等,以及发表一系列与美国政府一贯奉行的政策相左的言论。

    为了所谓的“美国优先”,不惜挑起了包括其盟友在内世界性的贸易战,以至欧盟国家已经下决心与美国针锋相对,甚至可能分道扬镳。而特朗普的特立独行我行我素,又得罪了大部分建制派,即便如此,在国内一片反对声中,实现了东北亚核问题的谈判。

    而一切以“美国优先”,使美国再次伟大,更是其孜孜以求的最终目标。为了这个目标,特朗普不仅大肆提高军费,不仅突破了奥巴马时期设定的6000亿美元,2018年的军费已经达到了7000亿美元。近期又不顾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成立了“太空部队”,要让美国在外太空占领制高点。所以这些都说明,特朗普立志要做一个不寻常的总统。

    与俄罗斯改善关系是特朗普竞选时的承诺

    特朗普从竞选以来,就时常称赞普京,称普京是一个称职的总统,一直宣称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符合美国利益,甚至直言俄罗斯应该是伙伴,而不是对手。遏制他国才是美国的唯一目标。特朗普刚当选时,曾多次会晤美国共和党大佬基辛格,秉承基辛格的锦囊妙计,致力修复俄美关系。为此不惜放下架子多次向普京示好,表示与普京会面的愿望,但都被国内的反俄派所阻止。

    这次,特朗普派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到访俄罗斯,说明特朗普并没有屈服于国内的压力,放弃与俄罗斯缓和关系的愿望,也说明特朗普在国内的地位已经巩固,可以与所谓的建制派分庭抗礼。一旦特朗普摆脱了一些羁绊,美国的政局走向将更加扑朔迷离,特朗普的我行我素会更加肆无忌惮,世界局势会更加动荡不安。

    “通俄门”特朗普永远的痛。

    美国民主党对特朗普的通俄门揪住不放,大作文章,企图迫使特朗普改变有关政策,甚至希望以此启动对总统的弹劾。现在“通俄门”沸沸扬扬,如果普京一旦做出不利特朗普的言论和动作,那无疑是压垮特朗普这匹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仅对特朗普的打击是致命的,就是民主党也难逃厄运。那么,此时的特朗普公然派博尔顿到访俄罗斯,就不怕授人以柄吗?两害相权取其轻,为避开普京雷霆万钧的一击,特朗普也只有铤而走险,做好防患于未然的准备。

    尽管特朗普绞尽脑汁,也克服一些羁绊,但并不代表特朗普就可以为所欲为。美国人的仇俄根深蒂固,反俄势力庞大复杂,其触角无所不在。特朗普改善与俄罗斯关系之路,注坎坷不平,不会一帆风顺。一旦被民主党抓住破绽,同样会置特朗普于死地,那是或许是特朗普总统之路的终结。

    感谢邀请。

    特朗普是美国总统中最重视与俄罗斯关系的总统,因为他知道美国在世界上各种不顺,背后都有普京的影子,因此在总统选举中就提出要与俄罗斯改善关系。因为只有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美国外交才能开展,如叙利亚问题,乌克兰问题,甚至委内瑞拉,古巴问题都与俄罗斯有关。

    特朗普总统对历代美国总统中最佩服的就是里根总统,是他把美国带向中兴,并且现在特朗普在贸易上的很多做法都是与当初里根政权做法有相似之处。而里根总统虽然把苏联看作是最大的竞争对手,却与苏联领导人的会谈一直保持。所以,特朗普开始就高调说要与俄罗斯保持沟通,却没有想到遭到民主党的强烈质疑,甚至利用美国法律中,民间人士不能与外国政府联系的规定,就搞出了一个“通俄门”,不但束缚了美国政府在外交上的突破,而且还使特朗普本人陷于政治丑闻中。

    但现在特朗普总统在美国中期选举中形势很好,并且在半岛问题上美国已经获得外交的突破,在其余的问题,特别是乌克兰问题,叙利亚问题还需要俄罗斯的支持。并且普京刚刚重新当选总统,所以特朗普总统在国内经济,以及半岛外交上的成绩,让美国选民支持自己,并民主党陷于选举不利状况改善俄罗斯的关系,既突破了重重限制,而且还会在外交上获得突破。如果,能够成功,特朗普将完全摆脱“通俄门”的指控,并且使美国的外交获得更大的灵活性。


    特朗普对普京的“爱”言之凿凿,却一边频繁“示爱”,一边严厉制裁、打击俄罗斯,他要改善美俄关系的目的,不是要为自己的“通俄门”解困,而是混合“零和博弈大师”与“变脸大师”这两项特异功能,以美国战略忽悠局局长的面目,将普京与俄罗斯诱导到他精心设计的“特朗普轨道”,按照美国的节奏向前,以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方式,消化掉俄罗斯争霸的能力与野心,安安静静地、顺从地做一个美男子,像德国、日本那样,这才是美国想要的俄罗斯,也是特朗普对普京的“最深沉的爱”。


    1、美俄存在着结构性冲突——霸权的争夺,在战略上是对手,甚至是敌对国,这样的矛盾与冲突是不可逆转的,更不可能凭个别领导人的好恶与交情可以改变的,只有其中的一方全线溃败,彻底认输、投降,才能化解美俄的结构性冲突,化敌为友。

    众所周知,美国是一个霸权国家,无论是发动贸易战,还是退出伊核协议,终极目的都是为了美国的全球霸权。美国最不能容忍的行为就是有人跟他争夺霸权。这个星球上公开与美国争夺霸权的国家只有世界第二大军事强国俄罗斯。争夺全球霸权,是美国与俄罗斯的结构性矛盾,也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任何领导的私交都无法改变、化解这个矛盾与冲突,只有其中的一方放弃争霸,或者在较量中全线溃败,举手投降,这个结构性矛盾与冲突才会消失。

    俄罗斯并不是在普京上台后才出现争霸的野心的,他不过是最新的继承者而已。无论是在沙俄时代,还是苏联时代,与世界最强的国家争夺世界霸权,一直是俄罗斯(包含沙俄、苏联)的最高战略目标。

    俄罗斯争霸的文化源自于东正教的核心精神——弥赛亚意识——俄罗斯人是上帝派来拯救人类的,也只有俄罗斯人才能拯救人类、匡扶正义、造福全球。因此,即使是叶利钦这样亲西方的俄罗斯领导人,内心深处依然跳跃着霸权的小心脏,1999年,叶利钦钦定普京作为他的接班人,主要的原因是他认为普京能把周围的人团结在一起,在21世纪复兴伟大的俄罗斯。普京没有辜负叶利钦的期望,以恢复俄罗斯的超级大国梦撬动了全体俄罗斯人,带领俄罗斯阔步前进,即使自己的福利与生活品质也在所不惜。在俄罗斯,普京早已成了神一般的大帝。这样的普京令美国为首的西方恐惧,普京治下的俄罗斯獠牙犀利,不可避免地成为美国的头号战略目标。


    2、美俄不仅是战略上的敌对者,在战术上也是激烈的竞争者,就算特朗普对普京的爱,能够缓和美俄腐烂的双边关系,也就是在一些战术层面上做一些交易而已,但对于美俄关系的大势是起不到什么根本性的作用的。

    美俄之间,在战术层面上也有很多的冲突,最主要的有乌克兰问题、叙利亚问题、格鲁吉亚问题、北约东扩问题、欧洲市场的石油与天然气的竞争、印度武器市场的争夺等等等。普京与特朗普如果成功会晤,也就是在一些战术层面上的妥协、交易而已,以此换取美欧对俄罗斯全面或者部分解除对俄罗斯的制裁,稍微改善一下俄罗斯孤立的外部环境,减轻超负荷的战略压力。这些交易的背后,自然有很多特朗普想要的东西,也就是“爱的回报”。


    3、特朗普这一年半的执政政策与作为,不仅搅乱了世界,也吓坏了盟友,搞懵了非盟友,不仅博得“零和博弈大师”的称号,也是顶级的“变脸大师”,在对俄关系上,特朗普混合了“零和博弈大师”与“变脸大师”这两种特异功能,在与俄罗斯打交道的过程中,特朗普不仅仅是美国总统,更像是美国战略忽悠局局长,一边频频制裁、打击俄罗斯,一边频繁地向普京释放有爱的信号,循循善诱,最终让急于改善美欧关系的普京与俄罗斯精英阶层相信了“特朗普深沉的爱”,千方百计去修复、改善与美国的关系,用零和博弈的方式牵引着普京顺着特朗普设计的美俄双边关系的轨迹朝前走,达到目标后就变脸。变脸后继续制裁、打击俄罗斯,然后又变脸,给普京递胡萝卜,又诱导美俄关系在特朗普轨道上前行,又收获成果,接着再对俄罗斯变脸,如此循环着,一步一个脚印地按照美国的设计,在特朗普轨道上前行,一点一滴地消耗掉俄罗斯的战略实力,一根一根地拔掉北极熊的獠牙。

    在对俄关系上,特朗普盈盈笑脸下潜伏着一颗制服俄罗斯的野心,他企图以不战而屈人之兵消化战略对手俄罗斯,使其丧失与美国争夺霸权的能力与野心,安安静静地、顺从地做一个像德国、日本那样的美男子,这样子的俄罗斯才是美国欢迎的、放心的、需要的俄罗斯,这才是美国对俄关系的终极目标,也是特朗普对普京的“终极的爱”。

    无论是做美国总统都不可能改变这个目标,因为这是美国的核心利益,民主党与共和党高度统一的战略目标。


    准确的说是特朗普急于和俄罗斯恢复关系。特朗普是个商人,从世界商业竞争层次来讲,俄罗斯和美国并不是敌人。

    商人治国嘛,当然是经济优先,现在世界经济中哪个国家的经济对美国经济造成冲击最大,哪个国家就是特朗普眼中首先要对付的对象。

    由于俄罗斯和美国在很多领悟进行交锋,大大的牵制了美国的精力,让特朗普无法专心致志完成他的经济战略。

    特朗普为了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美国经济战略上,有必要和俄罗斯恢复关系,减少美国和俄罗斯在政治和军事领悟上的冲突,缓和俄罗斯和美国的矛盾。把更多的资源和精力放在经济战略上来。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实际上就是利益优先,而利益优先的根本就是经济优先,说来说去就是钱的问题。

    特朗普上台后为了让美国能够赚钱、省钱,连盟友都拿来开刀,所使用的手段可以说是无所不及。为了钱,特朗普不但踊跃退缩,甚至还要还要撤军;为了钱,哪怕是亲密的盟友照样威胁。

    美国的政治是由美国资本家控制,资本家在意的永远是利益,永远是利润。资本家不会去做伟大的事情,只会去做有利益的事情。

    共和党是美国大资本家的集结地,他们属于现实派,不在乎那些虚拟的东西。而美国民主党刚好是理想性的派别,他们想把美国打造成世界的救世主,享受那种被世界“供奉”的伟大。

    由于美国经济出现了问题,导致了现实和理想发生了冲突,所以美国两党之间发生了分歧,这也是特朗普上台后为什么大肆废除奥巴马政策的原因。

    特朗普的确急于恢复和俄罗斯的关系,就是要改变民主党的理想主义路线,恢复资本家本质的现实主义路线,他不在乎美国在世界上那些虚拟的名头,什么世界警察啊,领导世界啊,什么民主灯塔了,他统统不要,他只要钱。特朗普直接说了,世界已经回到大国竞争时代,美国不做世界警察,只管好自己。

    对特朗普来说,什么都是假的,钱才是真的。和俄罗斯斗来斗去不但浪费时间,浪费钱,没有任何实际上的好处,还不如和俄罗斯搞好关系,专心赚钱,为了让美国赚更多的钱,特朗普并不介意和俄罗斯在经济上合作,帮助俄罗斯搞好经济(特朗普在推特上发表过类似的言论)。

    另外特朗普和俄罗斯搞好关系,还可以腾出手来对付,那些经济上对美国产生威胁的国家,跟他们打贸易战,击垮他们的经济。

    如果还是奥巴马政府,或者是2016年希拉里胜选,显然美国总统并不会着急与俄罗斯总统见面。所以,急于与普京见面的,是特朗普本人。美国两党的建制派主流其实都不主张急于与俄罗斯恢复关系。

    为什么特朗普急于与普京在第三国进行首脑会晤呢?背后原因是什么?难道是特朗普确有“通俄门”问题?我不这么认为。

    特朗普喜欢做大交易,喜欢创造大功业,用一个成语来归纳就是“好大喜功”。

    特朗普一直强调,美国与俄罗斯以及其他大国关系好是一件好事而不是坏事。这一点他没有讲错,奥巴马与希拉里对此也不会反对。

    但是与奥巴马、希拉里不同的是,他相信可以通过大的政治交易来解决美俄关系问题,而奥巴马、希拉里恐怕不会这么想。

    所以,特朗普说俄罗斯应该返回G8,对克里米亚问题的归属会含糊其辞。这是否意味着特朗普准备向俄罗斯让步呢?恐怕未必。特朗普只是想拿这些来做政治交易而已。特朗普希望俄罗斯牺牲什么?比如牺牲一下叙利亚或伊朗。但是俄罗斯对此其实是很警惕的,俄罗斯的态度是克里米亚问题不容讨论,显然俄罗斯不可能就此进行交易。

    另外,我们不要忘了,特朗普的背后是一群战略鹰派,这些人的想法与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以及希拉里的想法还有所不一样,普遍更强硬。在他们的内心里,其实冷战并没有结束,需要重新开启,只是对象已经换了。但在开启之前,得先把俄罗斯拉入西方阵营。这群人感兴趣的不是如何避免“修昔底德陷阱”,而是如何遏制新兴大国的崛起。


    美国急于同俄罗斯恢复关系,这种说法并不完全准确,特朗普政府在战略上有要和俄罗斯修复关系的需求,但是他目前还没有表现出急切的态度。实际上普京会比特朗普更加期待修复美俄两国关系,原因很简单,因为俄罗斯无论是军事还是经济实力都远远不及美国,普京在与西方国家进行博弈的过程中承受了很大的经济和外交压力。

(特朗普)

   特朗普在七国集团峰会期间表达了邀请俄罗斯重回G7的愿望,而普京也回应称俄罗斯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八国集团。特朗普曾经在多个场合表达了希望和普京进行会晤的想法,而本月21号特朗普也再次表示希望自己在7月份能够和普京举行会谈。面对特朗普的会谈邀请,尽管普京还没有作出明确的回应,但是他显然不会选择拒绝,因为俄罗斯也非常希望能够改善和美国的外交关系。

   那么特朗普为什么会表现出如此强烈的希望和俄罗斯改善外交关系的意愿呢?这个问题的答案主要跟两个因素有关,一个是特朗普本人的外交策略,另一个则是美国当前的战略环境。

(普京)

    无论特朗普的外交策略多么让人匪夷所思或者不可预测,但是其基本的原则就是具有高度务实性。尽管特朗普自上任以来就一直面临着“统俄门”调查,但是美国联邦调查局始终都无法找到相关的通俄证据,这更像是特朗普的政治对手给他施加的执政压力。特朗普上台之后一度对俄罗斯推出多轮制裁措施,这些措施一定程度上也是特朗普有意表明自己并不亲俄罗斯。

    不过俄罗斯毕竟是一个在世界上拥有巨大政治和军事影响力的大国,尤其是在乌克兰和叙利亚问题上,如果没有俄罗斯的参与,美国不可能单独解决这两个地方的问题。特朗普一直重视俄罗斯在国际问题上的重要作用,他是一个高度务实的人,如果要解决问题,一味地跟俄罗斯斗争显然不是一个聪明的选择。因此特朗普非常希望通过和普京进行会谈,以尽量让俄罗斯在乌克兰和叙利亚问题上向西方国家妥协。


(俄军在叙利亚)

    另外从普京的角度来看,他也有更多的意愿和特朗普进行会谈,因为俄罗斯也希望和美国改善外交关系。叙利亚和乌克兰问题消耗了俄罗斯大量的精力,同时西方国家的集体经济制裁又导致俄罗斯经济复苏乏力。对于普京而言,长期跟西方国家进行激烈的博弈并没有太多的好处,他的强硬可以为他争取更多俄罗斯民众的支持,但是如果无法让民众生活得到改善,那么普京强硬的意义必然大打折扣。

    也许普京能够通过和特朗普的会谈协调美俄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争端,甚至最后找到一个体面的方式退出叙利亚战场,对于俄罗斯来说这绝非不可能的事情。普京并不必然要维护巴沙尔政权,关键在于俄罗斯维护巴沙尔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和获得的收益之间的对比。当普京放弃巴沙尔要比维护巴沙尔能够获得更多收益时,那么俄罗斯军队就随时有可能撤出叙利亚。


(特朗普和普京)

    总之,无论是出于特朗普的外交策略还是美国的战略需要,美国都有意愿和俄罗斯修复外交关系。另一方面普京也希望能够有机会和特朗普进行会晤,以借此机会协调美俄之间在叙利亚和乌克兰的矛盾和冲突。双方你情我愿,互相之间都有接触的需要,所以特朗普和普京的会谈只是早晚的事情。


    有人讲美国忒狠,也是,吃相一直不太好看,狗一阵猫一阵,谁还能不明白是怎回事吗?说声美国第一,一时都恼了,什么盟友颜面全然不顾了,魁北克内部流出一张图,面对逼攻,特氏傲然踞坐,气势凌人,“克里米亚半岛是归属于俄罗斯的,乌克兰是世界上最腐败的国家之一”,波罗申科顿时哭晕在厕所。他又讲,还是G8好,那意思,你们这群人没甚意思,要与俄重修旧好,可能他开始健忘了,国内的“通俄门”还贼着他呢,其实他清醒着哪,由他挑起的世界贸易大战,鼓动了右翼民粹,有了50%的支持率,美国这多年带着一班小弟群殴俄罗斯,没甚意思,既然打压无果,不如先稳住,有些事可以商量,借机把印太战略落于实处,看来这回铁了心,对俄屡屡示好。

    争不在一时。俄罗斯是的,之于欧洲根深蒂固的阴影,历史的根深深蒂固,此题无解,奥巴马理政,在于华尔街的精英们设计,以打压为第一,借以稳控欧洲,得以自由贸易中鱼之有水,现在僵持叙利亚,再打下去将面临什么样的局面,谁也不好估计,既然讨不到任何便宜,那么就选择合作,之于欧洲何有哉,美国一直在衰落,还是美国优先,其矛头所指,不言自明。其雄图欲展,俄罗斯必须先稳住了,反正它已衰败得不成模样,暂时谈不上什么威胁,无非施以退避三舍计也,先徐图谋之。山高水也水,争不在一时,然而顾东顾不了西,老欧洲虽然其志难伸,但不会在此问题上让步,加之美国国内的政治精英和媒体沆瀣一气,起哄架秧子,这事能不能成,还不好说。

    无非选票优先。没有选票,一切雄图大志都成虚幻,打选战无所不用其极发酵通俄门,正然一嘴毛,现在尘埃落定,要能赢得共和党的基本盘支持,不得不开几枪,在中东ISIS已经落花流水,再痛击猛打一阵的话,就会做了鸟兽散,只是没有俄罗斯支持,根本难以搞定。就冲选票,也得修复与俄关系,张弩剑拔,不得不说,特氏蛮拼的。只要再把这张成绩单拿到手,你看看,民主党的风头正会盛极一时,不思量自难忘,选票一张大有算计。要名垂青史,就得拿出几件像样的东西来。初观之治政,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似乎毫无章法,人老了夜间睡不着,那还是花了相当心思的,啥事能干,啥事不能干,自是清楚,绝非率性而为,以之商人的精明,之套打法看起来蛮业余,但一般人初看还真看不出个四五六来。

    骑驴看唱本。算计已定,只是天有不测之风云,一切未必如其所料,给特氏瞧病者,世上大有人在。美国是个啥成色,俄罗斯清楚,普京执政凡二十年,把一切把瞧在眼里放在心上,自是明白,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世局如棋盘盘新,总是一步步在弈,之于俄罗斯,美国除了暂避一时之锋,恐怕还得拿出点象样的东西来才成,玩空手那也不是不成的。


【独家原创】

    美国当然希望与俄罗斯恢复关系,但是,美俄领导人心里都清楚,两国关系的彻底缓和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特别是对特朗普来说,根本不着急在短期内恢复对俄关系,反正俄罗斯手里牵制他的牌已经没什么用了(“通俄门”已经成为一场闹剧,丝毫没有影响特朗普在普通美国人心目中的影响,反而还增加了他们对民主党的恶感)。反倒是普京这边比较急

    美俄缓和,对双方都有重大的战略机遇,一是可以减少两国摩擦对抗带来的风险和成本。俄罗斯尤其急于让美国和欧洲解除经济制裁,提振日益疲软的俄罗斯经济。普京连任后,发表了“五月命令”,表示要发展信息技术,增加民生和教育投资。如果不缓和与美国的关系,这一切都将是空谈。此外美俄缓和,可以增加双方联手围堵东方某国的可能性

    这两个“好处”,明眼人都能看出,但是实现绝对易事。双方缓和的障碍太多了,最大的一个就是乌克兰。如果普京继续坚持支持乌克兰东部分离主义分子,美国完全不会在制裁问题上松口。换个角度来说,如果特朗普真想“联俄制华”,只能牺牲乌克兰,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占领,才可能换取普京的合作

 

   如果我们没有忘记的话就知道:特朗普在选举前后表现出的俄罗斯情结是多么浓。只是由于国内反俄势力过大,才稍有收敛。俄罗斯克格勃的能量真不是人想象的,美国人的担心并不是子虚乌有。不过“通俄门”既然拿不出证据,所有的人就只能存疑,重要的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情。

    特朗普在国际政治中究竟要怎么去做,可能早有想法。他可能学基辛格,拉一个,打一个。但,两次不能站在同一条河流。美国的伎俩俄罗斯不懂吗?想想东南亚小国都能看出问题,让大国俄罗斯被拉拢上当受骗,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倒是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说过一段话还符合实际,那就是俄中美三家共治,这也许是解决世界的实际措施。

    但,特朗普是这个想法吗?也许有这个可能。首先特朗普不想干涉别人的国家,这也许是他根深底固的想法。不干涉就必须和平共处,这就有了和所有人交好的可能。其次特朗普做了一辈子生意,生意场上尽可以耍手腕,但不能动粗。特朗普可能更习惯这么做。而且做生意讲究的是利益的分配,对特朗普来讲,有这个可能。

    那么,问题的可能就是,特朗普要与俄罗斯进行利益上的交易:首先是叙利亚问题上的;其次是中东;最后是世界。特朗普尽管反复无常,言而无信,但他只能遵守生意场上的基本规则,该获利时获利,该让步时让步。能耍赖时会耍赖,要毀约时就毁约。但,只要他是生意场上那一套,世界可能也会容忍他。

    美国想要和俄罗斯恢复关系?不存在的,起码但就目前的形势来看,现在谈这个还为时尚早,反正我是没看到过类似或者相关的消息。只要看看现在的形势,就知道美俄关系到了何种地步了,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最近是在6月11号,而普京在这个月7号也表示了短时间内不打算从叙利亚撤军,这就意味着和西方的对抗将会继续!

    其实以美国的性子,和俄罗斯之间想要关系逐渐正常化,前提是俄罗斯必须付出一定代价,让美国觉得俄罗斯是在为解决双方问题在做出努力,比如在叙利亚问题、乌克兰问题、格鲁吉亚问题以及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俄罗斯网络攻击问题上做出一定的让步,对美表达出一定的诚意,比如撤兵、道歉等,最好连中东、地中海、南美等地区的影响力也要逐渐削弱,这样的话,美国可能就会考虑跟俄罗斯进一步修复关系了,毕竟美国的吃相一直都不太好看!

    那么问题来了,就算俄罗斯服软了,答应了美国以上的条件,那么北约就会从俄罗斯边境撤兵么?就会停止军事东扩的势头么?停止对俄罗斯的一切经济制裁么?不会的,美国不会这么做,美国最大的做法就是顺势而上,进一步逼迫俄罗斯做出让步,如果不答应,那么不好意思,没得谈了。

    因为美国从来就没有真正接纳过俄罗斯,你以为俄罗斯不想加入欧盟?老毛子做梦都想,只是美国不同意,而且欧洲国家也不放心罢了。因为以前俄罗斯留给欧洲的心理阴影太大了,他们对俄罗斯有种骨子里的恐惧,而美国则是怕控制不住俄罗斯,要是俄罗斯加入了欧盟,那么欧洲可能就没你美国什么事了,老大的位置应该是老毛子坐的,而且俄罗斯经济一旦发展起来,美国的地位就会收到严重威胁,这是美国不允许的,任何能威胁到他自身的国家,除了打压没有第二个结果!


  
 

(2018/07/10/转载/收藏)


来自:雨霖收藏屋  > 环球/纵览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美国务卿莫斯科之行将备受考验 美媒:普京可能冷落他
特朗普:仇敌和傻瓜们何时才能意识到,与俄建立良好关系是件好事?
土耳其埃尔多安为啥又变卦,不怕普京不高兴?丨微解读
特朗普该如何与普京“谈生意”?
特朗普为普京的“大度”点赞:“干得漂亮”
特朗普服软,想和普京坐下谈谈?克宫:没啥可谈的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