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爱吃蘸酱菜


李爽

 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去自家南窗外的小菜园采摘点香菜、生菜、小葱之类的小菜蘸酱吃。这些蘸酱的小菜,是我特意为自己种的。因其清香爽口,特别开胃,所以,也是我平时佐饭经常食用的。

 蘸酱菜,可以说是北方人饭桌上的常见菜,反正我每顿都离不开它。每当我细细品味蘸酱菜的时候,总会想起母亲爱吃蘸酱菜,我之所以爱吃蘸酱菜,也是因为我的饮食习惯随母亲。

 记得,当年母亲是下酱的好手。她每年总要自己下一缸大酱。俗话说:“家家下大酱,一家一个样儿”。母亲下的大酱,色泽金黄,豆香扑鼻,别说是尝一口了,闻一鼻子也令人垂涎欲滴,至今回味起来仍让我禁不住地吞津咽液。

 每年的农历四月初八、十八、廿八是下酱的吉日,母亲把烀好的“酱块子”掰碎后倒进酱缸里,然后按比例倒上晾凉的盐水,在酱缸口上面蒙上一块白纱布(既通透空气有利于发酵,又可以防止蚊蝇产卵),再用一根长绳扎紧缸口,然后等待“酱块子”发酵。只要大酱发酵好了,香喷喷的豆香就会扑鼻而来了。

 每每阴天下雨,母亲总是注意及时盖好酱缸。即使多云、刮风的日子,母亲也总是时刻关注天气的变化,随时盖好酱缸。有时多云转晴,或者大雨过后,母亲也会及时打开酱缸,保证酱缸空气通畅,有利于“酱块子”发酵。这就是母亲下的酱不酸臭(不淋雨),不生蛆(蒙纱布),有豆香味(发酵好)的秘诀。

 困难时期,野菜是我家饭桌上的主菜。全家人都要蘸酱吃野菜。由于黄豆的珍贵,母亲不得不多放几把盐,多放几瓢水,把粘稠的大酱做成大酱汤,为的是多吃上些时日。

文革时期,我家饭桌上也很少炒菜,除了炖白菜、土豆就是咸菜和蘸酱菜了。

春天,被称为“苦春头”,是缺粮少菜的季节,我和姐姐们就出去挖婆婆丁、苣荬菜、苋菜、徽菜……母亲用白开水綽一下,蘸酱吃。

夏天,几根小葱,一把水萝卜、几根黄瓜,几片嫩菜叶,几根尖椒,就是我家饭桌上的主菜了。要是有几片干豆腐卷小葱蘸酱那就更美了,咬上一口,你就会一口气吃得精光。

秋天,水灵灵的大红萝卜、青萝卜、白萝卜、或“心里美”萝卜来上一盘蘸酱,味道美极了。此外,母亲还会晒干萝卜皮腌咸菜,晒上许多土豆干、豆角干和干白菜留着冬天吃。

冬天,青菜少了,母亲会给我们焯些干菜叶、蒸些萝卜片,洗些酸菜心和白菜心蘸酱吃,这些都是可口的蘸酱菜。

其实,如今吃菜早已没有了季节之分,无论春夏秋冬,菠菜、小葱、生菜、小白菜、萝卜甚至各种家种的“婆婆丁”、“苣荬菜”和“大脑崩”等各种蘸酱小菜随时可以摆上餐桌……

随着改革开放,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特别是母亲离休以后,工资自己花不了,爱吃什么就买什么,但是她还是总是忘不了吃这口蘸酱菜。

每当她生日的时候,家里总要好菜佳肴地摆满一桌。可是,母亲总是要把蘸酱菜摆在自己的面前。因为她爱吃蘸酱菜,这样她就可以随时吃上一口。

母亲吃蘸酱菜的时候,总是悠闲地翘起“二郎腿”,或把一条腿放到另一个凳子上,左手拿着葱叶,用右手的筷子把葱叶划开,放上点香菜、生菜、水萝卜等蘸酱菜,再涂抹一点酱然后合上葱叶,大嚼起来。母亲吃得是那么的香,香得让我眼馋,让我至今不忘模仿母亲的样子,用葱叶卷蘸酱菜吃。

如今,我在自家的小菜园里种了许多蘸酱菜。我像母亲一样天天吃蘸酱菜,而且是百吃不厌。只是,如今想吃母亲亲手下的大酱已成为一种奢望。虽然市场上也有买大酱的,甚至有多种品牌可供选择,但是,品尝之后我总觉得没有母亲下的大酱好吃。

如今的我,在母亲的影响下,早已养成了喜欢吃蘸酱菜的习惯,尤其是小葱蘸酱更是顿顿离不开。最让我怀念的是母亲亲手下的大酱,在那豆香扑鼻的酱液中,不仅有咸香适口的美味,有我永远也嚼不尽的滋味,更有母亲忙来忙去的身影和母亲勤俭持家,为全家吃穿操劳的浓浓亲情!

餐桌上的菜肴在不断变化,不仅增加了许多南方的蔬菜,还引进了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国外“洋菜”。但是,餐桌上传统的蘸酱菜不仅没有受到冷落,反而越来越为人们青睐。因为今天的人们正在崇尚返璞归真,人们更重视了绿色环保,人们更愿意食用健康的有机食品,而不再盲目追求反季的时尚。

我想,如果母亲能够活到今天该多好啊!母亲和我们可以一同品尝自家小菜园绿色小菜,而且是随吃随采,保证新鲜无污染!

往事已去,我无时不想着母亲,每当我吃蘸酱菜的时候,觉得母亲就在我身边,她微笑地看着我吃,又似乎在问我:“你也随我一样喜欢吃蘸酱菜啊!”

是的母亲,女儿岂止随您一样喜欢吃蘸酱菜,还继承了您的与人为善、乐于助人、只做好事,不做坏事的好品质!

女儿希望您在天堂依然能够品尝到各种蘸酱菜,女儿愿您吃好、高兴、快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母亲的定义
焦桐| 酸辛中蕴蓄着甘甜(14.8.20)
【饭桌上最需要的一道开胃菜--酱萝卜】
手把手教你做东北餐馆的招牌菜(超详图解)—东北酱焖脊骨
爽口小菜——【酱腌脆萝卜】
酱钵里的童年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