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红楼梦:整天折腾的赵姨娘,到底想要什么?

作为母亲,赵姨娘偶尔也会流露母性的光辉。比如劝彩云的时候。

她说,“好孩子,他辜负了你的心,我看得真。让我收起来,过两日他自然回转过来了”。一句好孩子,至少给彩云创建了一个缓冲地带,让贾环负心带来的伤害不至于太尖锐和难以挽回。她说话温柔体贴,态度慈爱真挚,试图安抚好彩云躁动的心。

赵姨娘平时可不是这个样子。

一、赵姨娘的“世界”

她指责探春,“ 如今没长羽毛,就忘了根本,只拣高枝儿飞去了”,这话杀伤力很大,它意味着你不孝顺,你再骄傲又怎样,你底子里不是好女孩。

她骂贾环,“你这下流没刚性的,也只好受这些毛崽子气”,釜底抽薪,从根子上否定了贾环试图走一条自我安慰、云淡风轻的路子。

她当着众人面(主要李纨和宝钗)说探春,“总是你们尖酸刻薄”;背地里就更没啥好话了,“趁这回子撞尸的撞尸去了,挺床的挺床,吵一出子,大家别心净,也算报仇”。

撞尸指的是贾母、王夫人给太妃守陵,挺床指凤姐卧病在床眼看要死,前者是不敬,后者是诅咒,贾母、王夫人、凤姐听到怕不得气死。

哪个才是真的赵姨娘?是温柔劝慰彩云时的赵姨娘,还是咒骂整个世界、叫喊着要报仇时的赵姨娘?恐怕她自己也很难说得清。

可是,我们不难看出,赵姨娘这个人很简单,就像枝头上只能做短途飞行的小鸟,世界在她眼里,就是几棵树,再加一点稻田。

但贾府给她的空间,显然满足不了她的需求,她感觉受到了挤压。她的心,就像马东说的,心里苦的人给一点甜就填满了。正因为很渴望甜,她不辨那甜是真是假,很容易就对人敞开心扉。

彩云这女孩不用说。身为王夫人的大丫头,什么世面没见过,玩得来的都是主子身边的白领,一眼就看出蔷薇硝和茉莉粉的区别,但她的眼光却偏偏略过华贵炫目的宝玉,投向黯淡无光的贾环,给这个不受家族待见的小伙子以各种慰藉。赵姨娘当然会卸下戾气、洗净粗俗,以诚恳干净的心灵,与彩云赤诚相对。

再比如,宝钗把哥哥薛蟠从南方带来的礼物送给她,她开心地不知怎样,“怨不得别人都说那宝丫头好,会做人,很大方,如今看起来果然不错”。她很想让王夫人也知道这事,让大家都为宝钗点赞。

她去见王夫人时,作者形容她的步态“蝎蝎螫螫”地,有点为贬而贬了,这难道不是想跳一支热舞的兴奋状态?

当然,还有马道婆。马道婆在贾府上下游走:能和贾母搭上话,顺带诓五斤灯油;也能和赵姨娘“交交心”,看能骗点什么走。

这是个老江湖,这样的人口蜜腹剑,两面三刀。凤姐算厉害吧,在她面前也要甘拜下风,凤姐还有底线,比如体恤一下打秋风的刘姥姥、一贫如洗来贾府的邢岫烟,而这个恶毒的马道婆,不管富人穷人,都可以下狠心使绊子,一律是她谋财的冤大头。

对着谋略仅相当于《甄嬛传》中夏春秋的赵姨娘,马道婆怎能不将她玩弄鼓掌之上?作为受益者,马道婆回赠给赵姨娘的笑容,显得那么优裕,那么贴心,光滑平整的就是一块柔软的塑料。

宝钗只是周全一下,她就开心地宛如一个小孩;马道婆只想赚白花花的银子,她毫无察觉。一点小甜头,就抵销了她所有的挣扎与怨愤,就能让她在枝头快乐鸣叫,重拾对生活的美好观感。

她还和夏婆子等联络,“好作首尾”。她和这些自小就熟悉的人见了面,热烈的话说不够,需要交流的信息讲不完。婆子们利用她,拿她当枪使,让她出丑,她不觉得她们可恨。因为这些人不轻视她,反而哄着她,抬高她,给她想要的一点温暖和敬意。

周思源说“赵姨娘是红楼里唯一没有朋友的人”,这可说错了。你看,她可以联手马道婆,一起搞点大动作;她也可以联手夏婆子,给嚣张的小戏子一点颜色看看。

熬油灯似的寂寞时光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地给黑暗中的自己找到一点点光亮。

二、赵姨娘的“奋斗”

不知是什么原因,关于她的前半生,书里并未透露出太多信息,但她真的是下死劲儿拉扯她娘家的。赵国基不用说,贾环大当班,相当李贵那个角色,这等于抢走了贾环嬷嬷的儿子的职位。

钱槐,赵姨娘的内侄,他的父母都在库上管账,钱槐本人也是贾环的跟班,进的都是好部门。这些还不够,赵姨娘还盼着探春也能像她一样拉扯赵家,遭到拒绝后,就开始各种指责和撕扯。

为什么要这么用力?结合赵姨娘的为人处世,答案或许只有一个,那就是做人要讲良心。西哲尤维纳利斯说,“良心用一根无形的鞭子抽打我们,充当我们的刽子手”,对赵姨娘也是如此。

她觉得自己好了,就要带领娘家人一起好,否则,就是忘本,没良心。她指责探春只捡高枝飞,是她潜意识里讲良心的秘密的流露;她大骂贾环没刚性,撑不起一个贵公子该有的派头,大约也是以要强的自己为参照,觉得只有强大才能照管自家血亲。

但是她的奋斗,把她变成了贾府中尴尬的人(想来她被确定为姨娘时有多开心,熬油灯似的十几年下来,就有多痛恨周遭环境)。

这个尴尬是身份的尴尬,说是主子又不是主子,因为真主子比如宝玉来了,她要有眼色地打帘子;说不是主子,分明上层搞点什么娱乐活动,又爱拉上她,不顾她分例少日子难的实际情况。

最尴尬的是,由于她的身份,她的女儿她没资格教养,打小和她生分,嫌弃她,并以有她这个生母为耻;她的儿子,元妃省亲,被安置别院,没露面机会;小辈都可以进大观园,唯独他的儿子没安排;儿子哭着说“你们都嫌我不是太太肚里生的”,这叫一个母亲听到,该怎么怪罪自己,又该怎样做到心静口服?

精神上的煎熬还体现在和上层审美、情趣、见识等格格不入,她和那些女人说不上话,插不上嘴,一说话就被笑话,就被训斥。

她也学不会女儿教她的视角,把丫头看成猫儿狗儿,那样岂不是否定了自己的出身?她也无法真正看淡金钱,女儿花五百钱买一碟小菜,她就赶紧催着自己吃回来,否则,岂不便宜了别人?

她努力半生打破阶层固化,半个身子进入梦寐以求的上层里,却发现步步荆棘。她感受更多的是恶意,不自觉地就生出了敌意。

她把王夫人、凤姐及宝玉、黛玉、袭人等看作是敌方的一个综合阵营。王夫人屋里的东西,拿不到的弄坏,拿到的就据为己有。

对宝玉、凤姐则恨不得致他们于死地;对黛玉、袭人有机会就告状,没机会就散布谣言,败坏你的品德,从根子上瓦解你的美好。

就像一个好斗的人,总为自己的英勇感动,却不知,周遭人总嫌她让太平盛世变成乱世,读者也觉得她是冒着傻气的堂吉诃德。

或者是《水浒》中的李逵。简单、天真、容易被一点点好收买,但有时也残忍得令人发指。他们都有一个简单的人生哲学: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谁对我不好,我绝不会让你的日子好过。

三、赵姨娘的“挣扎”

女儿是她肠子里爬出来的,她渴望女儿探春站在自己这一边。看见她的不幸、注意到她过得不开心、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而不是整日训斥她要守规矩,叫她安静,并且和没儿女的周姨娘看齐。

她和探春站在世俗权威的两端互相睥睨:探春以主子身份和主流三观劝诫,你好好的忍耐必定有你的好结果;赵姨娘则以原始血亲和展现压抑来绑架,你是我赵姨娘生的,你是我的女儿,你眼睁睁看我受屈辱却无动于衷,我为什么不可以和你掰扯下?

探春不齿的,赵姨娘偏要做;赵姨娘想让探春做的,探春觉得全是阴微鄙贱的念头。探春想通过自身努力摆脱姨娘生的标签,获得众人认可,但赵姨娘偏要时时拿出这个标签炫耀一下,免得被人忘掉。母女二人,拉锯战似的好像永远也解不开这个结。

儿子是她带大的,是她生命中烤着手的那堆火,但她采取了打压式教育。贾环从小冷漠、阴狠,因为嫉妒,想用灯油烫瞎哥哥的眼,暗地里告哥哥黑状,或者还有无数次暗夜里的卑鄙念头。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贾环逐渐有了自己的主意,试图摆脱母亲的影响与控制。比如,她想着从哥哥那儿给彩云要点蔷薇硝,一方面借此缓和和哥哥的矛盾,从内心承认了哥哥在家中的地位,一方面想要向一直支持她的女孩表达一点点心意,发现蔷薇硝被换成茉莉粉后,他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说都是好的,能用就好。

但做母亲的偏要把他推到不堪境地里,说丫头们也都敢欺负他,骂他没刚性。可贾环已没那么好挑唆。她只好自己迎上去,又陷入到和小戏子的大战中,弄得灰头土脸,徒然闹了许多笑话。

她一儿一女,按现在说法,凑成了一个好字。按说,她该岁月静好,每日把喝茶、绣花、逛园子等照片发到朋友圈晒晒幸福就够了。她可以静静地等待儿女长成,给予她想要的安乐与荣耀。

但她就是等不了,仿佛每过一分钟,就好像是谁窃取了她的时间,而窃取了她的时间就等于窃取了她的欢乐。她总是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折腾来折腾去,也没个结果。

尤氏说她是个苦瓠子,探春说她是个呆人,平儿调查玫瑰露事件时说不想投鼠忌器,很明显,赵姨娘在平儿眼里只是一个龌龊的老鼠般的存在。

她活成了一个暴躁的母亲、笨拙的母亲、没有任何体面的母亲。她会像87剧版红楼那样,含着眼泪看女儿远去吗?或许会,但前提必须是女儿柔软地和她和解了,就像彩云接纳了不完美的她们母子俩一样。

那个时候,我想,赵姨娘的眼泪才是清澈的,触发了母女真情的,像是从淤泥厚积的河底溅起的晶莹水花。

作者:樵髯,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少读红楼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红楼梦:赵姨娘的三次抗争,均以失败告终
揭秘红楼梦中贾府妾的“性奇趣”
珍爱红楼――赵姨娘的关系网-红楼书话-文化纵横-搜狐社区
赵姨娘是贾政的宠妾
锦绣周末之四
年少不懂赵姨娘,读懂才知多凄凉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