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2013年文化圈的鸡零狗碎与一地鸡毛


沧浪客


   每年岁末,纸媒的文化副刊或网站的文化板块,照例都是要做一次本年度“文化盘点”的。与往年不同的是,2013年的“点”极其难“盘”——那些所谓的“文化事件”,基本上都与功利、金钱、道德观、价值观纠缠在一起,反而与文化没了多少关联,怎么看怎么鸡零狗碎,令人哭笑不得。
   最显著的例子是,爱丽丝·门罗获得本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关注度就相当寡淡。反倒是年初,2月26日,今年春晚的总导演冯小刚发微博说,一位会中文的外国朋友向他询问“屌丝”是什么意思,他解释说“是对境遇不堪者的蔑称”;“老外困惑,问:‘为什么你们的电视和报纸大量使用这个词?听上去像是在赞扬’。我告诉他,我们这儿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老外彻底懵了:文化差异文化差异。我们那虽然言论自由,但媒体绝不敢用这么恶心的词形容弱势群体。”此言一出,不少以屌丝自居的网友纷纷反击,称冯小刚在成名之前也是一名屌丝,他如此炮轰屌丝,显得不厚道。于是,冯小刚再发微博说:“称自己是草根是自嘲,称自己是屌丝那是自贱。分属两个不同群体:一个是弱势群体,一个是脑残群体。”这一下,连超级富豪史玉柱都跳出来了,发微博称:“我就喜欢自称屌丝。是自贱吗?本屌丝也不知。反正我以后继续以屌丝自居。据说我的部下去注册‘屌丝’商标了,为我保驾护航。以后谁自称屌丝,向本屌丝交一分钱。”——如果事情仅止于此,那么权当一次网络纠纷也就罢了。问题是,作家方方、导演何平等人挺身而出,也认为“屌丝”是个脏词,不该登上大雅之堂。而“屌丝鼻祖”李毅有点恼羞成怒,骂冯小刚:“你可以看不起屌丝,也可以拒绝屌丝文化,但是你不能用恶毒的语言去污蔑这个群体。”最终,语言学家郝铭鉴出来和稀泥了,他说:这个词确实不得体,但这跟当下大量的流行词语“粗鄙化”、“向下滑”的突出倾向有关,甚至跟整个社会的心理状态有关,怨不得某一个词——这就酿成了一桩“文化大事件”。
   说实话,我至今也没弄明白,所谓的“屌丝文化”究竟又是一种什么文化,但透过传统文人学者所说的“脏词”和“粗鄙化”等片言只字,都可以看出,这桩“文化事件”,其核心是道德观与价值观的纠缠,真正的文化意义,几近于无。
   接着是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发布的全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我国公民图书阅读率连续6年走低。为此,全国人大代表、国家图书馆常务副馆长詹福瑞建议,应尽快出台《全民阅读促进法》,通过国家立法来提升全民阅读的重要性……这个提议的令人忧伤之处在于,与饭菜鱼肉同等重要的精神食粮,还需要立法来让人“吃”,未免也太无语了。
   再就是年末的“《喜羊羊与灰太狼》和《熊出没》被点名批评事件”。据说,因为有三名男孩模仿《喜羊羊与灰太狼》剧情,做“绑架烤羊”游戏,导致一对兄弟被火严重烧伤,且该剧中频繁出现的平底锅殴人等画面也被认为有行为暴力倾向,而《熊出没》的某一集“10分钟有21句脏话”……所以,10月12日晚,这两部动画片被《新闻联播》点名批评,称它们因“暴力失度语言粗俗,正在整改”。由于没有看过,我也不知道这两部动画片到底是不是很粗俗很暴力。如果是,那么我想知道,中国为什么不实施电视节目的分级制?如果不全是,那么只把板子打到喜羊羊身上公平吗?如果根本不是,那么为什么呢?难道真像网友所言:“谁让它们赚那么多钱?都赚疯了!”对这样的“文化事件”,说真的我们不能评价也很难评价。
   公平地说,2013年的文化圈还是热闹的,像“第八届作家富豪榜文化盛典”引发了空前强烈的反响、内地电影票房突破200亿大关激活文化产业链、《爸爸去哪儿》热播、“汉字听写”类节目走红掀起中国汉字书写热,以及由《小时代》引发的价值观正确与否之争……等等,每个月鸡一口鸭一口,都纷纷扰扰哄哄闹闹沸反盈天,但光看这些“文化事件”的标题都有些令人心酸——它们的脸上,无一不耀武扬威地刻写着一个金光灿灿的“钱”字,端的是“文化搭台,金钱唱戏”,怎一个“纷扰”了得。
   所以说,尽管对云南而言,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亲临了一趟昆明,昆明还举行了一次“西南联大国际文学节”,范稳等三位云南人荣获了十月文学奖,但基于“我国公民图书阅读率连续6年走低”这一事实,上述种种,最终都沦为了媒体短暂的狂欢。
   事实上,在2013年之前,媒体的岁末“文化盘点”,基本限于图书、出版、阅读和文化人之间的论争等层面。但显而易见,从今年起,无论传统纸媒还是网络媒体,可能都不能再这么做了,你必须把影视啦八卦啦什么的都涵括其中。原因除了人们读书越来越少这个基本事实之外,还由于涉足“文化”的明星们越来越多——或者说越来越多的写作者事实上已经成为明星。虽然不能说,现在的明星们越来越有文化了,但在很大程度上,赚钱的多寡,已经成了当下人们评判一个写作者是否成功的标识,而明星们的各种“巨著”,的确更受粉丝们的热切追捧,以致他们出书,往往会酿成一桩又一桩轰轰烈烈的文化事件。
   有人说了,“人们总爱说存在就是合理的,即使你明明看到存在的不合理,甚至是可笑至极,你也必须宽容它。”所以把明星划归文化圈也没什么不对,但,在短时期内,每年年终的“文化盘点”像今年这样,一地鸡毛是免不了啦。
   故而,盘点2013年的“文化事件”,就成了一桩相当纠结的事。你既不能欣喜若狂,也不能黯然神伤——因为“文化”红红火火地赚了大钱毕竟是好事,即便与你无关;也因为“产业”的身影越来越高大,即便与文化无关。再者,连冯小刚炮轰“屌丝”都成了“文化大事件”,就可以想象今年的“文化事件”是多么的吊诡乖张了。所以,无论按发生时间顺序或者“个儿大小”排序,你都很难把今年的文化事件“盘扯”清楚“点评”明白。
   既然根本无法做出真正的文化意义上的价值判断,那么“盘点”就算了。随意把文化圈这一年发生的鸡零狗碎的所谓“大事”,整理罗列于后,也就行了——


一、 “第八届作家富豪榜”发榜


   针对这个榜,著名学者易中天说:“作家富起来合情合理合法,符合人类发展的方向”;“潜规则概念之父”、学者吴思盛赞“作家富豪榜改变文化界生态”;炙手可热的当红明星陈坤、蒋雯丽纷纷助阵作家富豪榜文化盛典;童话大王郑渊洁、江南、唐家三少、饶雪漫、刘同、蔡骏、陆琪等最红作家齐聚一堂,集体出席作家富豪榜文化盛典……从2013年12月2日起,备受关注的“2013第八届作家富豪榜”重磅发榜:编剧作家富豪榜、网络作家富豪榜、漫画作家富豪榜、外国作家富豪榜、作家富豪榜主榜等五大著名榜单逐日发布,1300多家网站滚动热议,央视、新华社、中国日报等全国各大主流媒体追踪报道,一时间盛况空前,成为本年度最热闹的文化大事。
   用该榜创始人吴怀尧的话说,他创立作家富豪榜的初衷,旨在推动全民阅读时代到来与文化产业繁荣发展,让作家群体成为时代偶像,“让原本孤独寂寞冷的作家群体和原创文学,一次又一次成为全民话题举世瞩目,让繁忙的国人逐渐找回失落的阅读精神。”
   “作家富豪榜”到底是在帮国人找回失落了的阅读精神,还是在帮写作者和所有试图写作的人寻找所谓的黄金屋与颜如玉,还真难说得紧。


二、社科院发布“文学蓝皮书”


  5月7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了被称为“文学蓝皮书”的《中国文情报告(2012~2013)》。2012年,中国文学界最重要的事件,是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但这个报告同时发布的2012年小说类图书畅销排行榜显示,2012年的莫言热并没有改变文学作品销售的格局。排在这个畅销榜榜首的是郭敬明的《小时代3.0刺金时代》,排在排行榜第11和第16位置的才是莫言的《蛙》和《丰乳肥臀》。经典文学作品,只有《百年孤独》和《围城》进榜。传统不敌流行已成为文学类图书市场的常态。
  该报告发布后,文艺评论家樊星评论说:“在图书销量上,莫言敌不过郭敬明,严肃作家敌不过流行作家,这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在西方,托尔斯泰、莎士比亚也卖不过斯蒂芬·金。大众离经典确实是越来越远了。”
  无论从今天是消费文化、娱乐文化流行的时代看,还是从大众读者阅读的趣味倾向与功利和实用的阅读情况来看,抑或从今天网络文学、畅销书文学成了年轻人阅读的主要类型来看,得出“传统不敌流行”、“流行把经典挤到了一边”这样的结论,并不出人意料。


三、“北京作协小作家分会”成立


  3月17日,全国文联系统首个“北京作协小作家分会”成立。14名10岁至17岁的首批会员均来自北京市文联正在开展的“东方少年·中国梦”新创意中小学生作文大赛的优秀作者。据悉,该分会成立后将开展文学辅导讲座、走访著名作家、开展文学夏令营、国际国内小作家交流等,引导更多孩子步入文学殿堂。
  近些年,全国各地常有“文学新星”冉冉升起,在当地的“文学星空”中熠熠生辉,“小作家”出版“大部头”的风潮也方兴未艾,且有年龄越来越小、篇幅越写越长的趋势,个别“小作家”还一本接一本地出书,比一些成人作家还要高产。据此,有评论指出,小作家分会切不可被搞成“形象工程”,功利性出不了真正的文学。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在这个天才辈出、急功近利的时代,出名更是要趁早,但北京作协这样做,很容易让人令人产生联想:这十余年来,“天才少年作家”在家长、书商和培训机构揠苗助长下,或骄傲自满被俗世虚名所缠累,或过早成人化而丧失童真,已经演绎出了许多幕由“神童”到“泯然众人”的悲喜故事。


四、内地电影票房突破200亿大关


   据报道,截至12月第一周,今年中国电影票房已突破200亿元。随着贺岁档的“火上浇油”,中国电影全年票房将向220亿发起冲击,成为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票房市场。而2003年电影产业化改革启动时,全国电影票房还不到10亿元,8年之后,2010年全国票房突破100亿元,而从100亿元到200亿元,仅仅历时3年。数据显示,截至12月8日,国产影片票房达111.23亿元,占比55.52%;全国观影人次5.66亿,其中国产影片占比57.77%,均为电影产业化改革以来同期最高。去年年初进口影片配额增加给国产影片造成的冲击得到明显缓解,国产影片在本土市场赢得主体地位。
   中国电影集团董事长、电影导演韩三平据此认为:“近年来,中国电影在工业水准和科技水准上都取得了较大进步,相信世界最先进的电影科技和中国故事相结合,一定会进一步增强中国电影的竞争力。”
   必须指出,有媒体把这个喜大普奔的讯息作为本年度“第二大文化事件”,是与韩总“工业水准和科技水准都取得了较大进步”的讲话精神是不相吻合的。


五、易中天独写36卷中华史引争议

 
   5月2日,66岁的易中天宣布重写中华史,用五到八年时间写作36卷本的《易中天中华史》,讲述“三千七百年来,我们的命运和选择”,从女娲补天一直写到改革开放。消息一出,立即引发关注。5月16日,《易中天中华史》第一卷《祖先》、第二卷《国家》在北京大学首发,媒体、读者、图书界众说纷纭,既有媒体称之为“一颗文化原子弹”,也有出版界知名人士质疑“易中天精神出问题”,一个人写36卷中华史,“是自不量力”。
   对于外界的质疑,易中天公开回应:“汗牛充栋的各类中国史,大多没有全球视野和现代史观,也难得与其他文明相比较。”他想在直觉、逻辑和证据的基础上,书写人们“不知道和想知道”的历史。在新闻喧嚣之际,学界人士也亮出了自己的观点,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马勇说:“现在易中天这么写,是回归到中国知识人的正宗上去了,从梁启超、夏曾佑开始个人写通史的传统。1949年后,知识分子没有能力写通史,转而去集体编书。集体写作,无论是写通史还是断代史都没意义,如果你不能提供一种新的视角、新的知识,多一本、少一本有什么意义呢?易中天个人去写通史,最值得鼓励。集体写史应该终结了。”


六、“汉字听写”类节目收视飘红


   2013年暑假以来,收看央视节目“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几乎成了很多家庭的“必修课”,以前很少看娱乐、竞猜、选秀节目的父母对这档节目“痴迷”颇深,就为了享受和电视上的小选手一起挑战每一个汉字书写的乐趣。这档汉字听写大会节目从开播之初的“毫不起眼”到几个月后“收视飘红”,甚至在中国中小学生、青年人中掀起了一场汉字书写高潮。
   由于汉字本身特有的复杂结构,正确拼写每一个汉字显得略为困难。加之近年来电子产品的普及,通过输入法“打字”成了人们写作、交流的主要方式,越来越少在纸上书写大量汉字,催生了很多人“提笔忘字”的现象。因而节目总导演关正文直言,节目追求的并不是收视率,“我的终极目标在于高收视背后的文化影响力。中国是地域辽阔的多民族、多方言国家,汉字是维护国家统一、社会和谐的重要工具,一年一度的汉字狂欢,它的意义甚至超过汉字本身。”


七、名人真迹的艺术价值之争


   5月中旬,钱钟书先生书信险遭拍卖,后因百岁老人杨绛怒而维权,起诉至法院,此事最终未果。11月,一封鲁迅写于1934年6月8日、仅有200余字的信函,竟以655.5万元的天价成交,平均每个字价值3万元人民币。如果说此类文化大师的真迹确有收藏价值的话,那么今年5月,日本女优苍井空的一幅字在宁波举办的专场拍卖会上拍出了60万的天价,折合每字7.5万元。6月21日,莫言的书法作品在北京传是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13春季拍卖会上,又以30万元成交……就很难不引发关于“名人书法的价格与价值能否相符”的争议了——名人书法的价格,似乎已不以书法的审美为单一评判标准,而拍品的价格似乎又成为衡量当下名人热度的另一把标尺。
   于是有人认为,这种现象是由当今娱乐社会的性质所决定,但由于缺乏真正的艺术价值,只能是昙花一现。同时,这种现象也反映出藏家的不理性、盲目追风。但也有人认为,名人书画的优势就在于“非专业”,书画界中本也有“名人字画”……这就又闹出了一桩“文化事件”。都是钱给闹的。


八、《小时代》引发激烈撕咬


   6月27日,由郭敬明编导的电影《小时代》甫一上映,关于其电影价值观是否正确?就引发了学者、评论人、与电影主创人员及其粉丝们激烈的撕咬——与文化,甚至与电影艺术本身都没半毛钱关系。
  在郭敬明及其粉丝们看来,《小时代》的意义在于为年轻观众提供了一个好看的娱乐产品,且对产业发展有贡献,因此具有划时代的作用,讨论价值观有扣大帽子的嫌疑。而在影评人看来,《小时代》不加掩饰地推崇物欲,是一种恶趣味和病态的炫富。那么,我们要如何正视这个以消费为基础的时代呢?在“小时代”里每个人的存在和价值都是可以物化的吗?表达友谊的方式就是赠送名牌,爱情的纯度也视乎礼物的昂贵程度,一个人能否立足能否拥有尊重也是要看他或者她过着怎么样的物质生活?
   


九、中国作家经纪人备受期待


  2月15日,沉默已久的诺奖得主莫言在微博上贴出一个告示:“本人自获诺贝尔文学奖以来,承蒙社会各界厚爱,常有来电询问版权和其他各种合作事宜。鉴于本人事务繁忙,本人特委托女儿管笑笑对外代表本人洽商版权和其他各种合作事宜。其对外所作承诺和签署的文件本人均予以认可。特此告示!”告示下方有莫言的署名。一时之间,外界纷纷为管笑笑贴上一个新的标签——莫言的经纪人。消息一出,关于中国作家需不需要经纪人,由亲属担当经纪人的利弊,中国作家到底需要怎样的经纪人再度引起热议,作家经纪人作为焦点重临大家的视线。
  的确,中国作家开始越来越多地迈出国门,向外国市场输出作品,与此同时,作家们开始面临越来越多的棘手难题,无法诉诸自己的经验加以处理,版权经纪人的风潮应运而生。从数年前开始,国内逐步兴起针对涉外市场的版权经纪人培训,中国本土作家经纪人何时能正式与国际接轨,备受期待。

 

十、“劈柴”“护柴”与《爸爸去哪儿》


  2013年1月,央视女记者柴静既是文化圈的话题人物,也是娱乐界的话题人物,她的随笔集《看见》(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1月版)在市场上获得极大认同——300多万册的销售量被人称作出版界的“《泰囧》奇迹”,并引发了“劈柴”与“护柴”大战。而年底,湖南卫视一档主打明星亲子的纪实真人秀《爸爸去哪儿》,使林志颖、田亮、王岳伦、郭涛、张亮这5个星爸和他们的孩子在一夜爆红的同时,也成为人们品头论足的对象。者本来只跟娱乐与教育有关,但无论坊间还是学界,却都认为这是一桩巨大的文化事件。文化到底是什么,着实让人越来越看不明白。
  虽说“人红是非多”是亘古不变的定律,但经过“劈柴”“护柴”大战与对《爸爸去哪儿》的热议,任谁都不难发现,当今文化圈里,早已经鸡毛翻飞。

 

               2013年12月20日于昆明西坝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中国作家富豪榜发布 莫言升至亚军郭敬明跌出三甲
中国纯文学的没落
中国作家生存状态引关注 大多作家收入不如白领
作家富豪榜莫言位居第二 专家:不影响其文学地位
莫言,还能红多久?
莫言获奖,黄金万两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