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志》鹰蛇乘风催烈火:卫国战争中苏联租借的英美战斗机



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时,苏联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航空力量,苏联空军、防空军及海军航空兵装备了约20000架飞机,包括11400架战斗机和8400架轰炸机/侦察机,其中部署在苏联西部的飞机约9300架,远多于德国及其盟友。然而,当“巴巴罗萨”行动开始后,苏联空中力量遭遇了军事史上最严重的失血,仅在战役首日德国空军就宣称摧毁了约2000架苏军飞机,苏联自身也承认首日损失不少于1200架,而到1941年底,苏联人已经失去了21200架飞机!尽管苏联在1941年下半年爆炸性地生产了15000架飞机,仍不足以补充战损,直到1943年之后苏联航空工业才能提供充足数量的飞机,而苏德战机的性能差距更晚才得到缩小。在1941年至1942年间,在前线大量失血,而后方造血能力不足的困境下,苏联人只能寻找外部支援进行输血,而血源就是通过租借法案获得英美战机。

租借法案


在德国战车踏过苏联国境线之后,西方世界第一时间宣称将支援苏联抗击德国。1941年9月,第一支满载援助物资的船队沿着北极航线抵达摩尔曼斯克港。10月,美国总统罗斯福批准将《租借法案》适用于苏联,在此后三年多时间里,来自英美的援助物资源源不断地运抵苏联,有力支援了东线对德作战。据统计,在战争期间,美国向苏联提供了1750万吨物资,价值109亿美元,英国则提供了400万吨物资,价值4.2亿英镑。在英美的援助物资中,武器装备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尤以坦克和飞机为主。美国提供了约12000辆装甲车辆(含7000辆坦克)和约11400架飞机,英国提供了5100辆坦克和超过7000架飞机。


1941年,美国总统罗斯福签署《租借法案》,向正与法西斯国家作战的盟国提供军事援助,其中包括英国、中国和苏联。


英美租借物资主要通过三条路线运往苏联:从冰岛/苏格兰至摩尔曼斯克/阿尔汉格尔斯克的北极航线,经伊拉克/伊朗至苏联南部的波斯湾航线,由美国西海岸至西伯利亚的远东航线。从前两条路线运送的飞机多以分解状态装箱运输,运抵后重新组装,而大部分租借飞机是从远东航线以整机转场飞行的方式抵达苏联,美国飞行员驾机飞往阿拉斯加的费尔班斯克基地,再由苏联空军第1转运航空兵师的苏联飞行员驾机回国。为了确保这些飞机能在东线战场上充分发挥战斗力,英美还提供了大量配套设备和物资,从燃油、机油到飞机零备件,从电台、武器到可拆卸跑道,应有尽有。


二战时期西方对苏援助物资的主要运输路线,其中一半的物资由远东航线运往苏联。


据统计,在战争期间英美向苏联提供了约19100架飞机,其中包括约14500架战斗机、3900架轰炸机、700架运输机及其他机型。这些英美飞机在苏联难免水土不服,但在苏军技术人员和飞行员的共同努力下,它们在东线战场上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成为打击法西斯侵略者的利器,甚至比它们在原产国的表现更加出色。在使用租借战机的苏军航空部队中涌现了许多精英部队和数以百计的王牌飞行员,其中包括波克雷什金、列奇卡洛夫等顶尖王牌,以至于有的部队钟情于租借战机而拒绝使用国产战机。值得一提的是,所有租借飞机都要送往空军研究院等科研机构进行测试研究,虽然英美提供的并非最先进的机型,但苏联飞机设计师们依然从它们身上看到了与西方航空技术的差距,大获裨益,从而为一流国产战机的设计提供了助力。


今日位于美国阿拉斯加州费尔班克斯的二战西北航线纪念碑,以纪念二战时期从阿拉斯加至西伯利亚的援助飞机运输行动。


在冷战时期,出于意识形态的对立,苏联官方公开贬低英美租借物资的作用,其中一个观点就是租借飞机在战时苏军战机中的比例不高。有资料表明,在二战期间苏联制造了91000~112100架飞机,而租借战机约占飞机总产量的17~19%,考虑到部分租借飞机在运输途中损失或未能投入作战,这一比例会下降到12%。但是,在1941年至1942年,英美援助的战机的确缓解了苏联大量飞机战损的危急状况,并帮助苏军挺过了最艰难的岁月,租借战机在空战中取得的战绩也是有目共睹的,而随飞机提供的航空资材、后勤物资以及在航空技术领域的促进,都有力增强了苏联的航空力量。即便是战争后期性能优良的苏制战机大量服役,仍有不少部队还在使用租借战机,到1945年5月战争结束时苏军航空部队仍装备着6262架租借战机,这些事实是不应该被忽视的。

P-40战斧/小鹰


美国寇蒂斯公司的P-40战斗机是苏联通过租借法案获得的第一种美制战斗机,虽然其性能不算突出,甚至被打上“平庸”的标签,但由于技术成熟、易于制造而成为二战爆发时美国唯一可以量产并外销的现代化战斗机,在供应给苏联前已经在英国皇家空军和中国空军(飞虎队)中服役,并经受了实战考验。


这幅航空画表现了飞虎队装备的P-40战斗机在中国战场上作战的雄姿。


卫国战争爆发之初,英美就同意向苏联提供P-40,首批飞机于1941年9月底开始交付。苏联在1941年接收的P-40多为P-40B/C型,其中大部分是提供英国皇家空军的出口型,即“战斧”,由英国装箱运往苏联,其中不少是二手货,缺少零备件。由美国运来的原装货被称为“小鹰”,苏联接收的P-40绝大多数是“小鹰”。P-40B/C的武备为2挺12.7毫米机首机枪和4挺7.62毫米机翼机枪(或7.7毫米机枪)。经过测试后,苏方认为P-40B/C的速度和爬升率不如雅克-1战斗机,但机身坚固耐用,野战勤务性好,航程和滞空时间也优于苏制战斗机。


1941年10月在苏联空军研究院接受测试的P-40B“战斧”战斗机,该机原属于英国皇家空军。


防空军第126歼击航空兵团是第一个装备P-40的作战部队,于1941年10月12日投入战斗,在一个月内就击落了17架敌机。苏军飞行员对P-40宽敞而暖和的座舱以及某些细节设计非常满意,但总体认为该机型无法对抗Bf 109F/G,尤其是火力较弱,甚至在50~100米距离上都要打光一半弹药才能击落目标。当冬季降临时,几乎所有P-40都趴窝了,因为美制发动机完全不适应俄罗斯的严寒,苏军地勤只能为部分飞机更换了国产引擎以维持出勤率。由于作战性能一般,P-40B/C大多被转入防空单位服役。


1941年冬季防空军第126歼击航空兵团的P-40B战斗机,该团是第一个装备P-40的苏军部队。


1941年底,经过改进的P-40E开始到货,其火力强化为6挺12.7毫米机翼机枪,性能较P40B/C有明显提升,但苏军在测试后认为P-40E虽然强于“飓风”,但是不如雅克-1,其速度、垂直机动性和爬升率都不令人满意,但是重火力、远航程、高生存性和优良的机载设备使得它非常适合防空作战,到1944年6月时在防空军部队中服役的P-40E已达745架。在1942年夏季,空军研究院还试验了P-40E的对地攻击能力,得益于开阔的座舱视野和优良的瞄准具,该机在挂载250公斤炸弹进行45度角俯冲轰炸时,投弹精度相当好。


1942年接受苏方测试的P-40E战斗机,其武备强化为6挺12.7毫米机枪。

1942年,苏联海军北方舰队航空兵装备的1架P-40E战斗机。


从1942年开始,后续改进的P-40K/L/M/N陆续提供给苏联。尽管苏联方面认为P-40不是德军主力战斗机的对手,但直到1944年底才停止接收P-40,总数量是2425架,其中247架为P-40B/C,2178架为P-40E~N。P-40主要在防空军部队中服役,到1945年5月,苏军仍装备着937架P-40,其中防空军839架,海军航空兵84架,仅有14架属于空军。在战争中27名两次获得“苏联英雄”称号的苏军王牌飞行员中有3名曾驾驶过P-40,苏军中的头号P-40王牌是第436歼击航空兵团的尼古拉·库兹涅佐夫,他驾驶P-40K击落了22架敌机,总战绩为25架个人战果和12个集体战果,并荣获“苏联英雄”称号。


1942年在阿拉斯加某美军机场上等待交付苏联的P-40K战斗机。

1943年1月,第436歼击航空兵团的库兹涅佐夫上尉在取得空战胜利后被战友们抛起来庆祝,注意背后P-40机身侧面的战果标志。

1943年第436歼击航空兵团尼古拉·库兹涅左夫上尉的“白色23”号P-40K侧视图,机身侧面绘有15个战果标志。

P-39空中飞蛇


毫无疑问,在所有苏联租借飞机中最成功的是P-39“空中飞蛇”,然而在英美航空界眼中这种飞机却是不成功的机型。美国贝尔公司的P-39战斗机可谓标新立异,采用了很多迥异于同期主流战斗机的设计:引擎后置、前三点式起落架、轿车式舱门和37毫米大威力机炮等等。然而,无论在美国陆军航空队,还是在英国皇家空军,P-39获得的评价都是令人失望的,主要是中高空性能不足且机炮故障频频,以至于英国人将进口的212架P-400(P-39出口型)全部转送给苏联,而美国向苏联提供P-39很有点倾销二流货的意思,却没有想到P-39在东线战场上取得意外的成功,因为苏德空战主要在中低空进行,并不强调高空性能。


1942年初在苏联空军研究院接受测试的P-400战斗机,即原属于英国皇家空军的P-39战斗机,该机仍保留着英国皇家空军的涂装。


由于名声较差且设计离经叛道,苏联人最初对于P-39的疑虑远多于其他租借机型。尽管第一架P-39在1941年12月就运抵苏联,但直到1942年5月才投入实战,相比之下P-40到货不到两周就开始参战。苏联飞行员在试飞后,对P-39的操纵性、低空机动性、座舱视野、强劲火力和完善的通讯设备都赞不绝口,不过也暴露出缺陷,首先是引擎需要改装以适应冬季作战,其次是在剧烈机动时会陷入难以改出的尾旋。尽管如此,在飞行员熟悉其操纵特性后,P-39绝对是一件空战利器。


1942年初在苏联空军研究院接受测试的P-39D战斗机,机身上已经绘上红星标志。


苏联在1942年仅接收了193架P-39,主要是英国提供的P-400和美国提供的P-39D,其武器配置是机首上1门20毫米机炮和2挺12.7毫米机枪,主翼上4挺7.62毫米机枪,火力相当惊人。最早使用P-39参战的苏军部队是第145歼击航空兵团,该团在东线北部战线上取得了一系列骄人战绩,后来成为近卫第9歼击航空兵团,是二战时期苏联最精锐的战斗机部队之一。在东线南部,最早装备P-39的是第153歼击航空兵团,该团在1942年6~9月间击落敌机64架,仅损失11架,后来升格为近卫第28歼击航空兵团。到1942年底,苏联人认识到在所有租借战机中P-39是战绩最好的,斯大林亲自致信罗斯福,要求每月提供500架P-39,在1943年P-39的交付数量暴增,仅苏联空军就接收了2627架!


近卫第9歼击航空兵团的飞行员们在一架P-39战斗机前合影留念,该团是苏联空军的精锐部队。

这幅画作表现了二战时期交付苏联的P-39战斗机飞越白令海峡前往西伯利亚的场面。


在1943年春季的库班空战中,P-39大放异彩,以拥有顶尖王牌波克雷什金的近卫第16歼击航空兵团为例,该团在1943年4月间击落81架敌机,损失20架P-39,其中波克雷什金一人就击落12架!实战证明,在熟练飞行员手中P-39完全可以战胜德军的Bf 109和Fw 190。从1943年夏季开始,早期的P-39D被P-39F/K/L取代,其机首20毫米炮换装为1门37毫米炮,火力更强。在战争中后期交付的P-39M/N/Q采用性能更可靠的M4型37毫米炮和4挺12.7毫米机翼机枪。苏军飞行员非常钟爱37毫米机炮,威力大,动作可靠,可惜射速慢且载弹量不多。


二战时期苏联空军二号王牌波克雷什金在他的P-39座机上的留影,注意机首侧面的战果标志。

这幅画作表现了波克雷什金驾驶P-39与德军展开空战的场面。

波克雷什金的“白色100”号P-39N侧视图。


至战争结束,苏联总共接收了4719架P-39,约占租借战斗机总数的三分之一,P-39总产量(9588架)的一半,苏联也成为该机型的最大用户,战损1030架。据统计,在卫国战争期间,苏联空军有58个航空兵团曾装备过P-39,其中25个团荣获“近卫军”称号,这一比例远高于其他租借战机。在P-39上还产生了众多超级王牌,在苏联空战战绩排行榜上排名前十位的飞行员中,有5位主要驾驶P-39,其中包括二号王牌波克雷什金(59架),他的学生兼部下列奇卡洛夫则是史上头号P-39王牌,在56架战绩中有44架是在P-39上取得的。战后,换装苏制武器的P-39服役到20世纪50年代初。


1943年9月,第158歼击航空兵团被授予“近卫军”称号,成为近卫第103歼击航空兵团,图为在授勋仪式上官兵们单膝跪地接受检阅,身后是整齐排列的P-39战斗机。

1944年夏季近卫第9歼击航空兵师的四位王牌飞行员在列奇卡洛夫的座机前合影,由左至右分别是A.克卢博夫(战绩31架)、G.列奇卡洛夫(战绩56架)、A.特鲁德(战绩24架)和B.格林卡(战绩30架),他们都驾驶P-39战斗机。

列奇卡洛夫的P-39Q座机侧视图,机身上没有涂绘战术编号,而是以列奇卡洛夫的姓名字母缩写作为个人标志。

霍克“飓风”


在1940年夏季的不列颠空战中,“飓风”和“喷火”是帮助皇家空军取胜的主力机型。尽管有着这样的光环,但在一年后英国人将“飓风”提供给苏联时,这种飞机其实已经是落伍的二流货色,既无法对抗Bf 109,也无法与“喷火”等一流战机比肩。

“飓风”是盟国提供给苏联的第一种战斗机,1941年8月28日,首批24架“飓风”从“百眼巨人”号航母上起飞,降落在摩尔曼斯克附近的机场上,不过这些飞机严格说来不属于租借物资,而是皇家空军第151联队的飞机,该部的任务是为北极航线提供空中掩护,并指导苏联飞行员学习驾驶这种英制战机。从1941年10月到1942年6月,英国通过北极航线向苏联运去了超过1300架“飓风”,在1942年上半年,“飓风”占运抵的租借飞机数量的70%。令苏联人不满的是,其中很多是皇家空军淘汰的旧货,残缺不全,一些飞机上甚至还有芬兰空军的标志——英国原准备将它们交给芬兰人对抗苏联!相比之下美国人要厚道得多。


1941年秋季首架接受苏军测试的“飓风”IIB战斗机,注意机身已经涂上红星标志,但后机身上仍保留着英国皇家空军的序列号2899。


苏联人很快发现,“飓风”并不适合作为一线战斗机参与制空权的争夺,因此将其作为防空战斗机、战斗轰炸机和战术侦察机使用。“飓风”易于操纵,对新手非常友好,即便是刚出校门的菜鸟也能很快上手,这个优势对于战争初期损失颇多飞行员的苏联空军而言非常关键。此外,“飓风”机体坚固,航程优良,航电先进,这些是西方战机相比苏制战机的固有优势,但其缺陷更多。


苏军飞行员们聚集在1架“飓风”战斗机下进行政治学习,远处背景中可见一架伊-16战斗机。


相比德国和苏联的主力战斗机,“飓风”的速度和机动性都较差,引擎同样难以适应冬季的严寒,在起降时容易倒立,其木制螺旋桨易于损坏且难以补充,因为缺乏备用螺旋桨导致“飓风”的出勤率一度非常低下。不过,苏联飞行员对“飓风”诟病最多的还是火力。在1941年至1942年间交付苏联的“飓风”多为IIB型,武备为8~12挺7.62毫米机枪,实战证明其威力不足,迫使苏联人自行改装20毫米机炮和12.7毫米机枪,还加装了炸弹挂架和火箭弹滑轨。苏联飞行员还发明了一些独特的战术以弥补“飓风”在空战中的劣势,比如向敌机齐射火箭弹,利用破片杀伤目标或打乱其队形。


1942年在西南战线作战的“飓风”IIB战斗机,注意该机的武器已经更换为苏制12.7毫米机枪,机翼下加装了火箭弹滑轨。


从1942年12月开始,英国开始提供安装4门20毫米机炮的“飓风”IIC型,但除了火力加强外,IIC型的各项性能均较IIB型全面下降,只适合作为截击机或夜间战斗机。1943年5月,装备2门40毫米机炮的“飓风”IID型也被列入援助清单,但该机型已经很难作为战斗机使用,而被苏军作为强击机的备选,但是火力和防护均不及伊尔-2,苏军认为该机“最适合攻击缺乏防空火力的小型舰艇”。不过,苏联技术人员通过详尽研究“飓风”获得了很多有益经验,从而更好地改进国产战机,从这一点上说“飓风”的作用要比在前线作战更大。


1943年夏季接受苏军测试的“飓风”IIC战斗机,其武器强化为4门20毫米机炮。

1943年秋季交付苏军的“飓风”IID战斗机,以吊舱形式装备2门40毫米机炮。


根据皇家空军的记录,在战时英国向苏联提供了3374架“飓风”,是数量仅次于P-39的租借战机,其中346架在运输中损失,131架被拒收,2897架装备苏军部队。“飓风”在苏军中的装备范围要多于P-39,主要是防空军部队,其战绩明显不及“飞蛇”。苏军的“飓风”王牌几乎都集中在海军北方舰队航空兵中,其中战绩最高的是海航近卫第2歼击航空兵团的斯吉布涅夫,他的17架个人战果中有11架是用“飓风”击落的。


苏军头号“飓风”王牌是北方舰队航空兵近卫第2歼击航空兵团的斯吉布涅夫,驾驶“飓风”取得了11次空战胜利。

北方舰队航空兵第72混成航空兵团的“白色10”号“飓风”侧视图。

休泼马林“喷火”


1941年8月,访问英国的苏联专家在第一次看到“喷火”时就爱上了这种先进战机,但英国以“该机不能出口”为由拒绝提供。1942年9月,3架无武装的“喷火”侦察型飞抵摩尔曼斯克,它们的任务是监视停泊在挪威峡湾的“提尔皮茨”号战列舰,后来移交苏联北方舰队航空兵。尽管这些“喷火”没有武备,依然被苏联人当成宝贝,其飞行高度和速度颇受赞誉,有资料称苏联获得了9架“喷火”PRIV侦察型。


接受苏军测试的“白色01”号“喷火”PRIV侦察机。


1942年10月初,斯大林亲自出面与丘吉尔交涉,要求英方提供“喷火”,后者同意提供150架“喷火”和相当于50架飞机的备件,但直到1943年春季才履行诺言。143架“喷火”VB于1943年3月通过波斯湾航线运抵苏联,其中部分是翻新的二手机,它们装备了2门20毫米机炮和4挺7.62毫米机枪,火力优于大多数苏军战斗机。在测试飞行后,苏方对“喷火”的操纵稳定性、出色的盘旋能力都给予高度评价,但认为该机型比较适合防空任务,因为其中低空性能并不突出,不适应东线空战的特点。


1943年初在伊朗阿巴丹完成组装,准备交付苏军的“喷火”VB机群。


最早换装“喷火”的苏军部队是近卫第57歼击航空兵团,该团参加了1943年4月的库班空战,在六天内击落了26架敌机。这些出现在欧洲大陆另一端的“喷火”让那些参加过不列颠空战的德军飞行员颇感吃惊,不过苏联飞行员并不熟悉“喷火”,在战斗中损失很大,以至于近卫第57团在1943年6月就后撤整补。尽管苏联人承认“喷火”VB是一种飞行性能优良的机型,但在1943年时已经不能满足东线空战的需要,无论相对于英军更新的“喷火”IX型,还是德军的Bf 109G,甚至是苏军的拉-5、雅克-9,“喷火”VB都没有明显优势,在苏军看来该机更适合担任高空截击机的角色。值得一提的,与其他租借飞机不同,“喷火”的发动机非常适合冬季环境,无需特别的改装和保温措施。


这幅画作表现了苏军装备的“喷火”战斗机与德军飞机展开空战的场面。

1943年4月,近卫第57歼击航空兵团的“白色538”号“喷火”VB战斗机侧视图。


1944年2月,英国开始向苏联提供“喷火”IX型,包括装备2门20毫米机炮和4挺7.62毫米机枪的IXC型和装备2门20毫米机炮和2挺12.7毫米机枪的IXE型。苏方测试表明,“喷火”IX的高空性能优于任何苏制战斗机,但在中低空性能上却落于下风,于是几乎所有“喷火”IX都被分配到防空军部队中充当高空截击机。然而,在1944年时德国飞机几乎已经从苏联纵深绝迹了,这导致“喷火”IX几乎没有经历实战。在战争期间,英国总共向苏联提供了1341架“喷火”,其中包括143架“喷火”VB和1185架“喷火”IX,但其实战作用比较有限。


1945年1月交付苏联的1架“喷火”IX型战斗机。

1945年4月,防空军近卫第26歼击航空兵团的官兵们列队听取上级讲话,他们身后是蒙着帆布的“喷火”战斗机。

其他战斗机


除了上述4种主要机型外,苏联还从西方获得了其他几种型号的战斗机,不过数量相对较少,或者交付太晚,鲜有参战。

1942年初,10架原属于英国皇家空军的P-51A“野马”战斗机被交付给苏联,在测试中P-51A表现出良好的操纵性和稳定性,续航力非常出色,但苏联人认为作为一种战术战斗机P-51A的机动性不足,仅与P-39或P-40相当!因此没有追加订货,10架“野马”也仅用于训练。在战时,少量在德国上空受损的P-51B/C/D型在苏联机场迫降报废,苏军将其修复后进行了测试,认为后期型“野马”的性能略优于同期的苏德主力战斗机,但并不具有决定性优势,主要缺陷是没有装备机炮。


1942年接受苏军测试的P-51A战斗机,原属于英国皇家空军。


1943年中期,苏联高层对于P-47“雷电”战斗机产生了兴趣。1944年3月,3架P-47D由阿拉斯加飞抵苏联并接受了测试。苏联试飞员认为P-47易于操纵,飞行稳定,坚固可靠,火力凶猛,设计合理,尤其适合大规模量产,但是在中低空机动性上略逊于苏德主力战斗机,这个结论决定了P-47D无法大量进入苏军服役。在1944年夏季,200架P-47D被交付苏联,只有不到一半被分配到作战部队,主要在海军航空部队服役,充当攻击机和侦察机使用。到战争结束时,苏军仍装备着188架P-47。


1943年接受苏军测试的P-47D战斗机。


P-63“眼镜王蛇”战斗机是P-39的改良升级版,该机基本沿袭了P-39的总体设计和武器配置,换装了更大功率的发动机,提高了性能。P-63在设计过程中吸取了P-39在东线战场的作战经验,在定型时还请来苏联飞行员进行评估。P-63于1944年春季开始交付苏联,总共有2672架P-63运抵苏联,占其总产量(3303架)的80%,在所有租借战斗机中数量仅次于P-39和“飓风”,而美国陆航从未将P-63列为主战机型,因此P-63可以说完全是为苏联量身定做的。


1944年集结在阿拉斯加某机场上准备交付苏联的大批P-63战斗机,该机与P-39的一个明显区别是采用四叶螺旋桨,P-39为三叶螺旋桨。


测试表明,P-63的速度和机动性略逊于拉-7、雅克-9和雅克-3,但在火力、航程和升限上有优势。根据1943年苏美达成的协议,P-63被禁止用于对德作战,只能部署在远东对付日军,但苏联人并未认真履行协议。有记录显示,近卫第4歼击航空兵团在1944年秘密换装了P-63,并参加了对德国的最后攻势,而德国方面也宣称击落过P-63,当然上述说法都被苏联所否认,官方说法是苏联空军的P-63直到1945年8月15日才首开记录,在远东战场上击落1架日军“隼”式战斗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二战东线空战王牌与王牌之间的较量!
王牌与王牌的生死对决
揭秘前苏联米格-25泄密事件
红色铁翼!荣耀的苏27侧卫家族!个人心目中最美战机!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