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小李飞刀》:江湖视野中的规则百态

2016-03-25

文/四剑斋主

来源/四剑斋主的法律博客

 

在江湖视野中感受规则百态,在快意恩仇处体味生命艰辛。江湖似乎离我们的文明社会很遥远,但其背后的规则百态又从来没有脱离过我们的现实生活,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饱餐正统法律经典之余,突然有种翻阅武侠的冲动,于是又把古龙“第一巅峰系列”九卷本的《小李飞刀》找了出来。这一系列共计包括了《多情剑客无情剑》、《边城浪子》、《九月鹰飞》、《天涯·明月·刀》和《飞刀又见飞刀》五部,整套书都围绕着“小李飞刀”这样一个核心主题线索而展开。可以这么说,在这套书中,“小李飞刀”既是实实在在、有血有肉的武侠人物形象,又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正道精神代表,虽说其中每部书都有自己的主题和情节,但“小李飞刀”绝对是躲不开、绕不过的话题,一如我们讨论法律绝绕不开正义一般


我始终认为,古龙小说才是真正的新派武侠。一方面,古龙作品除了形式上的创新之外,在创作视野上也完全摆脱了中国传统武侠小说陈腐思想和历史情结的枷锁,转而将视角移向更为深层的人性矛盾、心理挣扎的刻画,在他的著作中,有着对人物大段的心理素描,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古龙小说表现出了强烈的现代性特征。另一方面,古龙小说所表达的主旨是崇尚真、善、美和自由豁达的境界,而其在武术招式上的独特处理方式,更是令其品位不断升级,古龙将对战处理成心理、修养境界的对决,这一招足以让所有的新派武侠小说家汗颜。试想,武侠人物世界的打打杀杀、快意恩仇竟然提升到了思想境界交锋的高度,这是何等的伟大手笔?仅凭这一点,也足以令他的武侠著作秒杀其他任何形式的武侠表现,因为,任何视觉表现在思想的面前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也正是基于这点,我更愿意阅读古龙的著作但却不是很喜欢后人改编的影视作品。


当然,作为一个法律人,我们或多或少会从一个规则遵循的视角去看待和分析小说中的人物。整体而言,武侠小说中的江湖秩序,我们是不能够用今天文明社会中的法律规则去比较度量的,江湖中的秩序规则,更多是一种“丛林法则”,他们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暴力机器凌驾于世俗之上,因而也就没有一个依靠强力执行的规则体系——即使每部武侠中都会准时出现一个武林联盟,但那也不过是依靠暴力说话的“联盟体”,以理服人最终只能沦为江湖豪客眼中的“皇帝新衣”。自始至终,江湖从来就没有摆脱过拳头逻辑,而不管其中的个殊性群体究竟是善是恶、是美是丑。在这种基本的江湖视野之下,我们再来观察古龙这部武侠小说中的规则观就会发现,《小李飞刀》中的人物虽然行事风格迥异,但其在规则观念的类型上则是大同小异,如果我们对其进行归纳,大致上可以整理出四种类型:


第一类是正面型人物,其所遵循的是真、善、美规则。典型代表如《多情剑客无情剑》中的李寻欢,以及后期的飞剑客阿飞、绝命剑客荆无命,《边城浪子》中的大侠叶开和《飞刀又见飞刀》中的李寻欢之孙李坏。这些人物在江湖中既是响当当的侠客,又绝对可以算得上是江湖正义的形象化身,虽然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有些玩世不恭、放浪形骸、不拘小节,但其内心则是无比热忱、纯正和善良的,在形色不同的表象及被尘埃暂时蒙蔽的头脑背后,他们每个人其实都有着一颗热爱生活、珍视生命、尊重他人的心。这些人,他们虽然个个都是武林高手,但却绝对不会恃强凌弱;他们虽然也会关注名利,但却绝对不致利欲熏心;他们虽然也会工于心计,但却绝对不会居心叵测;他们虽然也会暗藏私心,但却绝对不会包藏祸心;他们虽然也会怒而杀人,但却绝对不会滥杀无辜。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这些人还是尊重法律的,如在一次叶开被捕快误会抓捕时,“叶开当然很容易就能甩脱这双手,对‘七十二路小擒拿手’,他至少有一百四十四种破法。可是他并没有这么做。他并不是怕这个捕快,而是尊敬。因为他尊敬的并不是这个人,而是这个人所代表的法律。”武侠小说中穿插着法律基本理念的描写,这也可以算得上是绝无仅有的。不仅如此,在《边城浪子》的最后一节,古龙还对这类人的行事风格进行了总结:爱是永恒(仁者无敌)。“刀本是用来杀人的。懂得用刀杀人,并不困难,要懂得如何用刀救人,才是件困难的事。……李寻欢之所以能杀上官金虹,只因为他并不是为了想杀人而出手的,他做的事,上可无愧于天下,下则无怍于人。一个人若为了公道和正义而战,就绝不会败。”遵循着这样一种正义规则观的人,才能无败于天地。


第二类是反面型人物,其所遵循的是假、恶、丑规则。书中这样人物可谓比比皆是,典型代表如《多情剑客无情剑》中的龙啸云、龙小云父子,上官金虹、百晓生、林仙儿,以及《边城浪子》中的马空群、萧别离,《九月鹰飞》中的上官小仙,《天涯·明月·刀》中的明月心、雁南飞、公子羽等。书中的这些人物,无论男女,他们不相信善的规则,只相信权力名誉,他们所遵循的自然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假恶丑规则,不惜牺牲江湖道义、同胞兄弟甚至是做人的底线。典型如龙啸云,为得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地位和名利,不择手段地抢夺林诗音、陷害李寻欢,并最终使李寻欢和林诗音都抱憾终生;林仙儿为了满足自己的名利和掌控男人的欲望,把阿飞、上官飞等诸多剑侠玩弄于股掌之间乐此不彼,最后甚至不惜将自己的身体、感情乃至整个人生都出卖给了上官金虹,为的就是那帮主夫人的地位与权势。在这套书中,上官金虹、明月心、雁南飞、公子羽亦是同类人,他们或为江湖霸主地位、或为一代美人、或为钱财名利、或为纯粹的操控欲,对他人生命、江湖道义甚至人类最为珍贵的感情都是置若罔闻,他们的规则秩序观就是尔虞我诈、以邻为壑、蝇营狗苟,当然他们的这种规则观也是自私自利和排他的,这种人一旦掌握了权势,必将引起江湖浩劫。


第三类是超脱型人物,其所遵循的是师法自然规则。这一点书中比较典型的代表就是《多情剑客无情剑》中排名第一的天机老人,以及后期的大侠沈浪、李寻欢、阿飞、荆无命。这些人经过长期的世事沧桑和人生经验磨合,基本上已经看透凡尘、不入时事,因为,按照书中的说法,“寂寞和孤独,本就是最适合于思想。”他们遵循的是“道法自然”的规则,追求纵情山水的逍遥境界,这些人过着“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的生活,虽然身在江湖却又超脱江湖,所以才能够达到“清静无为”、“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至高境界,就连他们的武学境界,竟也变得出尘脱俗,让人脑洞大开。如在《多情剑客无情剑》中,当李寻欢和上官金虹厅堂对峙决战时,天机老人一段武功境界的论段,恰好将这类人的武学境界融入其中。

 

少女道:“要怎样才真正是武学的巅峰?”


老人道:“要手中无环,心中也无环,到了环即是我,我即是环时,已经差不多了。”


少女道:“差不多?是不是还差一点。”


老人道:“还差一点。”


他缓缓接着道:“真正的武学巅峰,是要能妙参造化,到无环无我,环我两忘,那才真的是无所不至,无坚不摧了!”


说到这里,李寻欢和上官金虹面上也不禁变了颜色。


少女道:“听了你老人家的话,我倒忽然想起一个故事来了。”


老人道:“哦?”


少女道:“禅宗传道时,五祖口念佛偈:‘身如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不使留尘埃。’这已经是很高深的佛理了。”


老人道:“这道理正如‘环即是我,我即是环’,要练到这一步,已不容易。”


少女道:“但六祖慧能说的更妙:‘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落尘埃。’所以他才承继了禅宗的道统。”


老人道:“不错,这才真正是禅宗的妙谛,到了这一步,才真正是仙佛的境界。”


少女道:“这么说来,我学的真谛,岂非和禅宗一样?”


老人道:“普天之下,万事万物,到了巅峰时,道理本就全差不多。”


少女道:“所以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做到‘无人无我,物我两忘’时,才能真正到达化境,到达巅峰。”


老人道:“正是如此。”


少女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总算明白了!”


老人淡淡道:“只可惜有些人还不明白,到了‘手中无环,心中有环’时,就已沾沾自喜,却不知这只不过刚入门而已,要登堂入室,还差得远哩。”


少女道:“一个人若是做到这一步就已觉得自满,岂非永远再也休想更进一步?”


老人也叹了口气,道:“一点也不错。”


听到这里,李寻欢和上官金虹额上也不禁沁出了冷汗。


既然可达致如此超凡脱俗境界,那么他们所遵循的规则自然是超越一般之上,俨然已经“随心所欲,不逾矩”了。


第四类是接受型人物,其所遵循的是外在强制规则。这种人物在书中最为常见、多见,他们大多数是平民百姓,没有太多自己的想法,遵守着传统流传或世俗世界强加到他们身上的规则,或许是因为长时间在这样一种状态下生存,以至于他们对自己遵守的规则竟也没有太多的认知,更别提性质上的追问了。如《多情剑客无情剑》中的荆无命就最为典型,古龙给荆无命的定义,就像是上官金虹的影子,他没有自己的规则,只是以一种奇怪的节奏跟在上官金虹的身后。在上官金虹被小李飞刀射杀的刹那,古龙给出了他对荆无命最为直接的描述:“他眼睛虽是在瞧着上官金虹,其实却是在瞧着他自己。上官金虹的生命就是他的生命,他就是上官金虹的影子。”“生命若已消失,哪里还有影子?”所以,在上官金虹死后,荆无命事实上也已经死了。此外,傅红雪也是一个活在复仇计划中的人,他也没有自己的行事规则,他的规则都是魔教公主花白凤一手策划的,所以一旦复仇任务结束,原先意义上的傅红雪也就不存在了。事实上,无论荆无命还是傅红雪,乃至《天涯·明月·刀》中出现的那个头戴茉莉花的姑娘,都是一个尚待救赎的人,这些人只有好的引导才会走向正途。如书中,阿飞拯救了荆无命、叶开拯救了傅红雪、傅红雪又无意中拯救了头戴茉莉花的姑娘……被救赎后的他们,逐渐成长为正派有自己规则的人。


毋庸置疑,以上仅是简单粗线条地勾勒了《小李飞刀》这套书中主要人物的规则观念。其实,人物性格是多元的,也是多变的,世界上或许会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但绝对没有两个一模一样思想观念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讲,有一千个故事人物,就有一千个规则观念,因为每个人的境遇经历不同,由此而带来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亦是不同,所以对规则遵循的认知态度和方式方法也不同,无论是在武侠小说还是在文明世界,概莫能外,只不过现代社会的规则观差异性被传统伦理道德逐渐给化解了,而武侠小说为突出人物形象和故事情节,有意对观念的差异性做了一定的夸张性艺术处理。就此而言,我们文明世界法治社会建设的重要使命,其实就是要通过不断的法制引导和司法实践,从内在引领和外在强制两个向度使人们之间的百态规则观念逐渐走向趋同,进而达致法治秩序规则的有机统一,届时,真正的法治社会才会一步步的向我们走近。

 

 

实习编辑/董欣鑫

为无讼投稿/tougao@wusongtech.com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来自:kuzhu0428  > 经史文诗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古龙笔下的“百晓生”《兵器谱》排名
天机老人为什么排第一:天机老人为何被杀
百晓生的《兵器谱》,前十名为何唯独第六没交代,第六究竟是谁?
超完整
古龙英雄谱之飞刀又见飞刀
编写兵器谱的人,死在了自己编写的兵器上,这是有多么的讽刺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