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岁月洗礼后终懂父母之爱
从我记事起,父亲就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很少与我交流。母亲则整天唠唠叨叨,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都要絮叨大半天。小时候我就对父母有抵触情绪,最渴望的事就是逃离父母。
大学毕业后,我进入浙江电视台当了一名主持人。终于远离父母,我有如释重负般的解脱。那些年里我很少回家,常常一两个月才给父母打一次电话。除了诉说自己的工作情况,客套地敷衍父母要注意身体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调入上海东方卫视担任主持人后,又与父母生活在同一城市,这时我已20多岁,父母虽不在生活方面为我操心,但又将管教的触角延伸到我的个人问题。只要一回到家,他们就旁敲侧击地打听我是否交了男朋友,然后告诉我:“女孩子要在黄金年龄将自己的婚姻大事解决,否则年龄一大,择偶标准就会大打折扣。”我告诉父母:“我才20多岁,你们就担心我嫁不出去?”
2002年年底,我进入中央电祝台工作。一年年过去了,父母见我总是一个人回家,常常唉声叹气。从2006年开始,父母不顾我的反对,开始为我物色男朋友:介绍的男孩不是我的老同学,就是他们同事、朋友的孩子。父母的所作所为让我不胜其烦。
2007年中秋节,在上海戏剧学院攻读研究生学位的我抽时间回了一趟家。父母非常高兴,做了满满一桌子菜。席间母亲告诉我:“小卿,我同事的儿子长得很不错,名校毕业,礼貌懂事,收入也不错。我已替你约好了,下午你们去见个面吧!”我气不打一处来:“妈,我已经给你说过多次,你瞎操什么心啊!”因为心里有气,饭没吃完我就气冲冲地离开了家。
2009年大年初一凌晨,主持完春晚,同事们欢天喜地地往家赶,我孤独地踏着积雪赶往冷清的公寓。看着街道两旁的万家灯火,无边的落寞涌上心头。蓦然间,我是那么渴望家庭的温情和父母的疼爱。我知道,此时远在上海的父母也在家里思念他们的女儿。复杂的情愫令我泪流满面。
自从进入春晚节日组,我整整一个月没有吃好睡好,体力透支到极限。工作的压力和变幻无常的气候让我病倒了。大年初一下午,父母急匆匆地赶来了,将我送进医院输液。母亲动情地对我说:“孩子,你一个人在北京,我和你爸放心不下。要不,我和你爸搬到北京来陪伴你吧?”父亲拍拍我的手背:“做父母的不在乎子女拥有多高知名度,更不盼着子女让他们住豪宅、开名车。只要子女平平安安、生活稳定,他们就知足了!”
那一刻,我泪如泉涌。30多岁的我经过岁月的洗礼,对人生、对生活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我突然悟到:一直以来,父母是那么爱我,父亲的爱像大海里的水,虽不见涟漪,但深沉绵长;母亲的爱像暖暖的太阳,蕴含着温度和热力。在我成长的道路上,父爱母爱一直伴随着我的每一步,只是我没有意识到。我与父母的隔阂彻底消融……
2010年央视春晚我又有幸成为主持人。父母来北京看我,因为担心我反感,他们没有提及我的个人问题,但我知道这是他们最关心的事。我认真地告诉父母:“爸妈,你们放心,我会把个人问题摆上议事日程,尽快带一只让你们满意的爱情鸟回家。”我看见,盈盈泪花在父母眼角闪动……
(责任编辑:新青年)
本篇文章来源于 乐读网:www.ledu365.com 原文链接:http://www.ledu365.com/a/qinggan/4267.html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夜读│悄悄回家的幸福
父母之歌征文59号:父亲的衰老 /刘汉城(散文)
儿行千里,母担忧;千里之外,儿亦忧。
家的味道心的港湾
《文学与艺术》【心灵空间】马跃:无痕的爱
数字断六亲关系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