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东三省爬坡过坎,有何想法与办法

阅0转02018-03-09



  • 要振兴东北经济,不能少了民营经济;要发展民营经济,不能不优化营商环境。


  • 在这样的财政压力之下,指望地方政府“放水养鱼”是不现实的,地方政府会因为财政压力巨大,等不及企业长大就“竭泽而渔”。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谭畅 

南方周末实习生 孟泠嘉 邵逸涵


3月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开幕。下午,全国人大代表、中央政治局委员孙春兰参加了吉林代表团的全体会议,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在感谢吉林选区选举她为代表后,孙春兰的发言几乎都围绕着东北振兴。


自称“老东北”的孙春兰,不断为东三省的转型发展鼓劲:“我觉得有一些问题是需要一些过程,要对未来充满信心,而且我们也积累了一些经验,走出了一些路子。”


2017年,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23942亿元、15289亿元和16200亿元,增速分别为4.2%、5.3%和6.4%(同期全国增速为6.9%),与2016年相比分别增加5.4、-1.6和0.1个百分点。


国家发改委总结三省经济形势称,“回稳向好态势更加明显,特别是辽宁省主要经济指标均由负转正,经济增速结束了连续两年全国垫底的局面,筑底回升趋势明显。”


作为东北振兴战略实施的重要省份,辽宁的发展一直备受关注,3月5日下午,辽宁省委书记陈求发谈及振兴东北时说,要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国有企业改革发展,切实提高发展质量。


南方周末记者在“两会”期间采访发现,来自东三省的代表们对于重振东北的迫切性与艰巨性有一致认识,同时他们也希望外界不要妖魔化东北经济。


至于振兴的办法,代表们开出了许多不同的“药方”,他们积极自救,寄望通过国企、行政审批体制等一系列改革能走出低谷,也呼吁上级能给予更多支持。


1

东北经济在回暖?

有代表建议南方周末记者,在问“东北经济怎么了”之前,先问“东北经济怎么样”。


引起热议的“新东北现象”出现于2014年,东北三省经济增速大幅回落,经济增长排名全国垫底,尤其是辽宁省出现了“断崖式”下滑。除了2016年吉林省比全国增速高0.2个百分点之外,东三省在2014年之后经济增速全部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东北增速大幅下滑又主要表现在第二产业上。


相比2014年,如今情况有所好转。以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最高、GDP增速由负转正的辽宁为例,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认为,可以用三句话概括辽宁的经济:触底起稳,稳中向好,稳中有升。“经过这几年的调整,经过很长时间的低谷期,应该说是触底起稳了。不能说都升了,都好了,但是确实有向上的趋向。”


梁启东分析,辽宁2017年部分经济指标为负数,主要因为前些年的数据造假,而从去年开始“挤水分”。


2017年1月,时任省长陈求发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对外确认,辽宁省所辖市、县在2011年至2014年存在财政数据造假的问题,“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我们顶着面子上难看的压力,认真地挤压水分,2015年夯实了财政数据,2016年以来努力夯实其他经济数据。”


“前些年发展肯定没那么好,这几年也不至于那么糟,都是挤水分出的问题。以前很高的数据现在降下来了,(同比)自然就负增长了。”梁启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杨天宇则表示,GDP增速由负转正说明辽宁经济确实在回暖。


杨天宇解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压缩了重化工业的过剩产能,使相当多的重化工业企业出现了产品价格上涨和利润上升的现象,有利于重化工业的经济复苏。辽宁作为重化工业比重较高的省份,也从中受益。


不过,“目前说辽宁经济开始复苏还为时过早。”杨天宇说,随着去产能目标接近完成,辽宁经济的下一步增长还需要新的动力。


黑龙江的经济则被本省概括为“稳中趋好”,用以佐证的一组数据是:五年来,在能源工业增加值净减少1462亿元的情况下,黑龙江GDP由2012年的13778.8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16199.9亿元,增速由最低时的5.6%逐步回升到2017年的6.4%;公共财政收入扭转连续两年负增长局面,2017年增长11%。


两会期间,黑龙江代表团在新闻联络员的房间里放了厚厚一沓《黑龙江省经济社会发展情况介绍》,多达30页纸,开篇介绍就是:“面对油煤粮木传统产业持续集中负向拉动的严峻挑战,我们奋力爬坡过坎,攻坚克难,经济运行稳中趋好。”


2

钱从哪里来?

其实,东北经济之所以成为关注的焦点,并不只是因为它的增速变慢了。比增速更值得关注的是,东北的整体发展是否后继乏力?


曾任国务院振兴东北办公室主任的张国宝,在2017年9月的一次演讲中提到:东北经济最根本的问题,是东北的经济结构。


“东北进入计划经济早,退出计划经济晚。实际上它现在的问题绝不是今年的问题,也不是五年前的问题,而是十年前甚至更早之前所遗留下的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哈尔滨电气集团公司董事长斯泽夫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


3月5日的吉林代表团全体会议上,省委书记巴音朝鲁向孙春兰介绍吉林的建设成绩时,优先汇报了一个“可喜的变化”:三大产业结构从2012年底的11.8:53.4:34.8,调整到了9.5:47:43.5。


可以看出,工业比重即使下降,但占比仍然较高,也意味着国企数量巨大,改革任务艰巨。


至于国企本身的改革办法,全国人大代表、本钢集团董事长陈继壮认为,要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这可以利用现有存量吸引增量,实现做大做强。这一点,他与辽宁省委书记陈求发的认识一致。“今年辽宁要积极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社会资本,激发企业活力。”陈求发说。


另一位来自东北的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农垦集团党委书记王守聪提出的改革办法是,开展国有投资运营公司建设,要瘦身健体,回归主业。他还建设性地提出了要向人民代表大会报告国有资产管理情况。


同在3月5日下午,辽宁团全体会议的开会地点设在人民大会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赵乐际参加审议。中国石油大庆石化分公司总经理康志军在发言时说:“(企业)效益不好,形势还是非常严峻”。


全国人大代表、沈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潘利国直言:“从我市目前情况来看,(国企改革)还面临许多难题。”潘利国曾任沈阳市长,他掌握的数字是,改革开放40年,由于历史遗留问题,沈阳市属国有企业约300户,安置成本是60亿元,市属国有僵尸企业245户,安置成本需要36.5亿元。


“这些历史包袱越往后,解决的成本越大,严重制约了国有企业的改革和发展。”潘利国呼吁,在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方面还需要国家和有关部门给予大力支持。


国企效益不好,直接影响地方财政收入,一些代表将目光盯向了上级的“钱袋子”。


3月6日下午,辽宁团分组讨论,有财政部人员到场听取意见。辽宁本溪市长田树槐代表介绍,该市“财力很困难”。


本溪是个煤铁之城。由于去产能,2017年,本溪的煤炭“已经一吨也没有了”,钢铁给地方带来的效益也大幅下滑。本钢过去交给本溪的税收,最多可达到一年40亿元。而2017年,“尽管钢铁形势这么好,本钢给我们的税收总量也只有18个亿。”


田树槐建议国家出台政策,在支持资源枯竭型城市以外,也支持像本溪这样的产业衰退型城市转型。


多位代表还反映东北养老金压力大,养老负担过重。阜新市委书记裴卫东说,一些发达地区缴费工资基数大,缴费人口比较多,供养比例也较高,有的省份达到9∶1,而东北地区的比例仅1.23∶1。他建议尽快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均衡区域间企业和个人的负担,降低财政兜底保障的风险。


锦州市长王德佳则打了一个比方:东北的老人在给全国做贡献时没有交社保,他们退休需要社保的时候,又遇到东北这么个特殊时期。


“我们在爬坡过坎、滚石上山的时候,还背上老人这么个沉重负担。我们作为共和国长子,兄弟姐妹都培养起来了。长子跑到兄弟姐妹家要饭,那是没志气,但老人得一起背起来。”王德佳说,锦州供养比达到1∶1.4,当地财政收入91亿,但养老金缺口就将近50个亿。


“这意味着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转移支付,光是财政养人,就几乎消耗了所有的地方财政收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杨天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这样的财政压力之下,指望地方政府“放水养鱼”是不现实的,地方政府会因为财政压力巨大,等不及企业长大就“竭泽而渔”。


3

东北振兴的痛点

刚听到有记者问出“营商环境”四个字,黑龙江省律师协会会长李亚兰代表如同条件反射一般,充满防御性地回答:“只是因为黑龙江一个个案,就对东北全盘否定,这是不科学的,也对东北人民不公平。”那是3月5日中午,她正准备乘车去人民大会堂。


可到了第二天,在黑龙江团分组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李亚兰却在发言中建议,要通过完善律师法律服务方式,来优化黑龙江投资营商环境。


李亚兰注意到,国家发改委在1月的新闻发布会上回应了毛振华控诉亚布力管委会事件:“与东部沿海省份相比,东北地区营商环境确实存在一定差距,有待进一步优化。”


不过在东三省的代表中,每人对营商环境的看法并不相同。


“可能(外界)对东北人的性情习惯,还有交流的方式不熟悉。东北人很热情,都是先交朋友再做生意。”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渤海靺鞨绣第四代传承人、全国人大代表孙艳玲说,她没有感受到东北营商环境不好。


即使对外界的评价不完全认同,东北依然在努力改变。


2月22日,春节后上班第一天,黑龙江省委省政府新年第一场开到县区级的大会主题就是优化营商环境。


本次全国两会期间,3月5日下午,履新不到2个月的吉林省省长、全国人大代表景俊海,谈到落实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的举措时,明确提出今年上半年要侧重优化环境,抓招商谋项目。“优化营商环境就是要解放生产力、提高竞争力。”景俊海说。


优化营商环境,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是重要一环,全国人大代表、长春市长刘长龙觉得,“我们和一些先进的城市比还是有差距,我们要继续全面深化改革。”他表示要不断破除束缚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特别是总理报告提出的放管服改革要求,让群众只跑一次。


这一点,吉林省省长景俊海也有认识。“工作事项在网上办理,必须要到现场办理的,也要力争做到只进一扇门,只要跑一次。”他说,要进一步加大力度,坚持简化是方向,该取消的取消,还权于民,该下放的下放,方便于民,把权力下放到该放的层面。


营商环境,已是东北经济振兴的痛点。要振兴东北经济,不能少了民营经济;要发展民营经济,不能不优化营商环境。


但东北的民营经济比重一直偏低。2015年,东三省加起来只有10家民企进入全国500强。相较而言,全国500强中来自浙江的民企就有138家,仅省会杭州就有55家。


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认为,东北仍具有浓厚的“长子情结”和“国有情结”。


国有情结体现在,长期单一强调国有经济是东北最主要的特色和最宝贵的资源,偏重搞好国有企业,轻视国有资本退出;偏于强调国有企业的政治属性,强调搞好国有企业的政治意义多于经济意义,把搞好国有大中型企业作为振兴东北的唯一出路和主要希望所在,明显地摆在了发展民营经济之上。


梁启东希望东北在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上,要相信市场的力量;在处理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关系上,要相信民营的力量。


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黑龙江团全国人大代表冷友斌代表也相信市场力量,他总结:“改革开放40年的成功就在于给市场让出了一个缝隙,只要你稍微给经济让一个口子,民营经济和整个经济会火起来的。”


4

要吸引人才向东北流动

相比于呼吁改善营商环境,冷友斌倒觉得,东北其实“还是缺企业家队伍”。本次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期间,东三省多位代表在发言中为区域人才短缺着急,对东北人才流失感到痛心。


“人才总量仍然偏小,高精尖的人才稀缺,尤其是优秀企业家严重短缺,实用技能型人才后备力量不足。”全国人大代表、辽宁鞍山市长赵爱军曾任辽宁省振兴老工业基地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


他发现,全国各地都在积极实施人才战略,引才竞争日趋激烈,并且南方经济发达地区与东北相比,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我们引才难,留才也难,许多科研人员携带科学成果到发达地区落地转化。这也是我们辽宁,乃至东北地区面临的共性问题。”


赵爱军在发言时引用了两组数据:国家发改委根据第五、六次人口普查结果分析,2000年至2010年间,东北流出人口有一百多万,而且多为高层次的人才。


“在高校毕业生最为看重的薪酬方面,我们也搞了个调查。”赵爱军说,结果显示,长春、哈尔滨和沈阳在全国主要城市中排名比较靠后,近几年高校毕业生流失的情况没有根本性的好转。


他建议国家在重点项目建设的布局上向东北倾斜,通过重点项目布局吸引人才向东北流动。


有辽宁团代表建议,在国家一些优惠政策上,将东北与西部地区一视同仁。也有代表在发言中说,东北是在一五、二五期间通过国家计划经济布局向东北倾斜而发展起来的,如今的全面振兴,也建议国家在产业布局上有所倾斜。


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委秘书长张雨浦以黑龙江为例,表示东北振兴,还是要认真解决自身发展的动力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所有成就,都与加大改革力度有直接关系。对经济相对落后地区的发展来讲,改革更是主引擎。”


来自:阳道明  > 待分类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赵幼力:东北经济为何坍塌?
东三省人口红利变迁样本:每年净流出200万人|人口红利|人口危机
31省一季度GDP排行出炉 东三省增速排名仍垫底(表)
31省份GDP之和再与全国数据打架:超出2千多亿|GDP|光伏产业
“共和国长子”:陷落的经济 窘迫的财政
--李钉钉:哪个大省首先承认“养老金明年可能欠发”--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