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母亲的厨房
?萝卜文学
母亲的厨房



母亲是个细心的普通潮州中年女人,她有着潮州农家女子的贤惠持家传统,她孝顺父母到有一丝偏心迷信,喜欢“拜老爷”,对风俗研究精细颇有心得,也健谈健忘,却给我二十几岁的生命影响深刻。



而厨房是她最熟悉的舞台,小时候记忆中搬了很多次家,也自从淡水迁到南澳晒鱼场后十几年间,都是父亲上晨早市场买菜,母亲操忙一家子一日三餐,也少有就此 进行交流,但却分工合理。母亲还精通潮汕农历风俗祭品小食做法,常在于闲悠午后,领着我们一群小孩子,搓面、压圆、着印…细聊往事。乐而不倦地中秋做软饼,重阳做粽子,过年做酥油饺,正月十五做甜粑饼。



以前物价未涨,逢父亲朋友来访定留客吃饭,是海鲜全宴,到而今是简单的家常小菜,也无不称赞。 再往前,那时住在深圳水头一个小柑园里,租住的是土屋,与一对老农夫和园主三户人家住在一起。那时只有五六岁的光景,白天在树林中穿梭,推沙堆,和姐姐打 架,晚上喜欢坐在一棵大树下数天上的只看到闪光点的飞机。父亲每天都要骑车去班,夜晚回来时总要带上一盒15元的辣炒螺,一家人却吃得很开心。但当时计 划生育查得很严,我和弟弟都属于超生,时不就有人来查时,母亲总会叫园主儿子把家门反锁,然后在母亲身旁,叫我们别出声躲上一阵子。那时母亲还要每天走过 一个下坡去担水洗衣服,在后来吃饭时,因为没吃过炒豆牙很高兴,把母亲挨倒了,自此一个门牙碎了一小角,自今不能忘怀。近每次回家吃母亲做的饭菜,总觉终了最合口美味,醋糖米油盐肉,在母亲手中,总能煮出舌尖上的最适宜味道。



曾在家长住也随母学习进厨,学得怎样处理蔬菜,海鲜,禽类,冷菜热菜甜品。后我能帮母亲做助手,她总会在宴后与别人面前,提说我是个好下厨(二厨),但每 次都是她和妹妹,更多时十几年如一日坚持自己收拾碗筷,母亲曾说每个碗碟都是她的生命…因而,我始终知道只有母亲的厨房是最干净的,这一点没有人比得上,连同她对我们的爱。



其实,成长记忆中一家人总在奔波,迁家多次,在我但前20年的生命里,闭上眼这些唯还更多时光如梦如幻的细节,母亲给予了我们很多的爱,而我们却总不能在恰当时表达我们的心意,对于依旧每天在厨房中忙碌的母亲,又何曾不是一种孤独呢?母亲。



而今,我们都因学业,远离了那个在海边一年四季都有夕阳铺地的家,纵长假也不能回去,却更加想念母亲做的菜了,更加想念每次打电话时,母亲在那端的唠叨 了。而每次回家,母亲却仍旧在热气腾腾的厨房里忙碌着,一边对着我们笑,一边说我们一路奔波回家定是饿了,要为我们煮些点心,忙个不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洒金谷365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回家过年
文乡情怀|生命里的温暖
【智慧背囊】点亮一盏灯
母亲的厨艺
菜里的头发
“厨房重地 闲人莫入”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