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经常看到媒体称赞某人时说「他做手术的时候因为怕影响智力拒绝麻醉」,真的可以拒绝麻醉吗?

2015-12-22

【张小影的回答(592票)】:

谢喵。

作为麻醉科住院医生,负责任地来讲,全麻药物对老年人的术后认知功能并没有明确的影响,这是有国外文献支持的。注意,这是对比较脆弱易感性较强的老年人而言。如果是身体力壮的年轻人,影响更微小了。而且需要全麻的一般是比较大的手术,相对于无麻醉状态下的疼痛和应激刺激带来的身体及精神的巨大创伤,麻醉药物简直是造福人类神一样的存在。

另一大类是局麻药物,只是有局部阻滞神经镇痛的作用,我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人怀疑它会损伤大脑。

手机编辑不便,先写这么多吧。

后续:很久没空(当然也是懒)上知乎,只是偶尔回答一些必要的私信,没想到沉了这么久的帖子又重新热闹起来,还挺诧异的。

大概扫了一下评论,很多人做完手术觉得记忆力和智商下降了,其实很难说就是麻醉的问题。一来是目前的麻醉药半衰期短代谢快,还有就是短小手术的麻醉药用量不大,对机体不大会造成明显的长期影响。所以相对于手术的疼痛刺激,麻醉这一现代文明社会的产物,是没有理由被拒绝的。比较例外的是孕妇,我个人不建议孕妇接受全身麻醉,多多少少会对胎儿有些影响,尤其是怀孕3个月以内。

除了全身麻醉以外,一些手术是区域阻滞,最常见的是剖宫产用的椎管内麻醉,不少人麻醉之后很长时间都会觉得腰背酸痛,主要原因是局部的无菌性炎症刺激,除了找经验丰富的麻醉医生操作之外,似乎没有很好的方法预防。恢复时间和不适程度因人而异。

先喵这么多,以后如果出现比较集中的问题再补充吧(=^_^=)~

【刀刀的回答(63票)】:

题主说的情况多见于一些清创、缝合之类的手术,这类手术如果采取麻醉也以局部麻醉为主

以前我在急诊的时候也碰到过少数外伤患者强烈要求不打麻药,由于创面不大,也缝不了几针,不打麻药咬咬牙也就坚持过去了,也没啥困难。但是如果一个来割包皮的患者要求不打麻药,我一定不敢给他割,万一他一个乱动,我可负不起责。

麻醉的主要任务是镇痛和维持患者正常的生命体征

如果手术对这两点有要求,拒绝麻醉的要求一定不会被允许。

至于麻药对人体的危害还是请专业干麻醉的人来解答吧

【杜薇的回答(406票)】:

本人麻醉专业,尽力回答一下~

一.患者可以拒绝麻醉么?

必需先讲一下外科发展和麻醉的关系,N年前外科医生只能做病人可以耐受的小手术,疼痛严重阻碍了外科的发展,直到1846年美国Morton首先采用了乙醚作为全身麻醉剂,才得以施行很多大手术。1892年德国Schleich首先倡用可卡因作局部浸润麻醉,发展了局部麻醉。根据手术部位和特点,病人身体状况,现在的麻醉方式可以选择全麻,椎管麻,神经阻滞和局部麻醉。

综上,没有麻醉→做不了大多数手术。原因一是病人耐受不了疼痛,二是术中安全无法保障(此处需说明麻醉医生除了打麻药,术中你的呼吸心跳血压体温都是他来管,高大上了哼~)

So, 这个Q我的回答是可以啊,只要外科医生愿意给你做手术啊~(我想除了拔牙或切个小小肿物这样的活,别的活只要他是个医生就不会agree vz u 的),你签下同意就与麻醉科医生无关,那就类似于关公刮骨疗毒或者现代麻醉未诞生之前的状态.....此外我还有一个回答是,如果你不想做全麻可以向外科医生及麻醉医生提出,他们共同评估手术和你的身体状况后若风险不大可以更改麻醉方式,椎管内麻醉或神经阻滞什么的....相反,不想后背扎针的患者也可改为全麻na~

二.不接受麻醉可能发生什么?

疼痛→机体应激反应(保护机制但同时会损伤机体)→血压升高,心率加快,心律失常,全身炎症反应→本身高血压的患者可能诱发脑出血, 动脉瘤破裂, 主动脉夹blabla......全身反应引起肺,肝,肾,胰腺等脏器损伤,ARDS 啊急性胰腺炎啊什么的杀伤力满格,可能直接干挂你喔!

三.不做麻醉对外科医生造成什么困难?

开刀不会疼么,疼了不会动么,动了把胃切成肝这样好么?术中呼呼冒血,血压骤降没人疼没人管这样好么?平时冠心病糖尿病心律失常的患者术中心跳得都快嘣到外太空了不控制这样真..的..好么?

所以....不做麻醉对外科医生来说一点困难没有,因为他们不会给你做手术啊谢谢~

四.麻醉药对人体有危害吗?

科学点回答你,同一个药对你可能有危害对他可能没危害。是药三分毒你懂的,那么既然称之为药,在正确的用药前提下,对大部分人是治病的。

造成危害主要因为..一是没有正确用药,即用法用量及药物适用人群有问题。二是个人体质,也就是那小部分人,比如经肾代谢的麻药尿毒症患者用了排不出来就中毒了啊,同理,经肝脏代谢的药肝硬化患者用了要出事,经呼吸道进出的吸入麻醉药给严重肺纤维化等弥散功能不全的患者吸入就不科学。还有一些人对麻醉药过敏,类似于青霉素过敏那样后果很严重你也应该知道的....三是药物本身毒性比较大或是治疗窗很窄容易中毒,这些药物已经逐渐byebye了,优胜劣汰后现在的麻醉药都比较安全~

巴特, 只要是一位有经验的麻醉医生,能根据你的体质量体裁衣,选用合适的药物合理的剂量,就能做到对病人无影响或极小影响。

在国外,手术怎么舒适怎么来,同时最大地保证了病人安全,在国内,怎么能抗怎么来,这样不仅不安全,还会对自己身体带来危害。好好评估一下,怎样才算最大收益?

最后to 题主,问一系列无非是担心麻醉会把你智商直降十分,那我负责任的告诉你,涨分有希望,降分不可能~

不客气,我是麻醉红领巾~

........................................................................................

这两天看到大家的鼓励很激动,有一岁孩子的父亲私信问我幼儿做手术是否会影响孩子的智力?

上面的回答说负责任得告诉题主他不会降分,因为针对题主这样成年人的研究已经确定是没有影响的~

对于小儿和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目前的研究表明是不!确!定!我指的是永久的对智力等中枢神经方面的问题不确定,短暂的麻醉后意识障碍或认知功能障碍是常见且可以恢复的,就不在此讨论了啊。目前对于小儿麻醉后对机体影响的研究正在深入进行,由于是一个长久的观察,而且术中存在很多刺激因素,如手术创伤、输液、用药,都有可能造成小儿中枢神经的影响,所以很难用一元论去解释,但是还在研究请不要急!(哎,医学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但目前没有研究表明,麻醉会对小儿和老人造成严重智力或其他中枢神经影响。(深呼吸,放轻松)

还是那句话,是否手术和是否麻醉都要权衡收益,必需手术的情况不能因为不确定的因素而放弃或者拖延啊!

茫茫医学真是有很多不确定啊不确定,我们来共同期待革命性的到来~

嗯...我口齿还算清晰么?T T

最后,祝大家珍惜健康,远离麻醉

【陈子杨的回答(19票)】:

1.现代医学麻醉过程完全可逆。『药物代谢完全后和用药之前没有区别』

2.对大脑可能造成的影响是全身麻醉呼吸抑制,大脑缺氧引起。任何一家2级以上医院均备有呼吸机,发生概率小于马航意外事 件。

3.一根针扎在小鸡鸡疼痛量级假设为10,钳夹为25,切开为5,缝合为20,结扎为30,一个腹部5cm闭合性伤口大概钳夹30-40次,切开1-3次不等,结扎2-8次不等。不知道某人是否能忍受针扎一千次

4.假设一万个人里有一个意志如教科书上某位那样坚强。不动不喊~但疼痛的会引起人处于应激状态,周围血管收缩。血液凝固增高。具体牵扯到致死的围手术期彼并发症太多了。微血栓形成听过吧?

5. 这种事70 年代忽悠人可以。我想知道现在谁还在写?

【闫丽的回答(101票)】:

谢邀。需要视疾病范围,手术方式,病人耐受度,有无并发症等情况综合考虑麻醉方式。可选用局麻,神经阻滞或是全麻。一般拒绝麻醉不可能,经协商酌情改变麻醉方式倒是可以考虑。因为不麻醉意味着风险骤增,术中生命体征不稳定,严重影响术者操作甚至发生不可预知的危险。同时感知疼痛难免乱动,术者不小心碰到神经血管是很恐怖的。术中知晓也会带来阴影。一台成功的手术需要术者和麻师的配合,而麻醉可以说是手术的掌舵者,为手术保驾护航。至于麻醉药的是否有危害不是一两句能解释清楚,简单而言局麻药入血或是静脉麻醉药过量会有一定的短期影响,但及时处理就中。毕竟你不会经常被麻醉,并且和一台手术平稳进行相比较,这些都不算什么~

【KevinKevin的回答(95票)】:

08年9月,我在湖南某地出差,坐大巴的时候出现车祸,翻下山沟。身前身后身右的人全部死亡。

落地以后我发现自己脸在土里埋着,呼吸不能。然后迅速一扭头,尝试呼吸,发现没有问题。随后缓慢活动身体各个部分,发现比较自如,没有明显疼痛感。随后就安心闭目养神保持呼吸等待救援。

大约半小时后救援到来,我被抬出去,从玻璃窗抬出去过程中似乎高度没控制好,感觉被划了一下。由于人处于应激状态,没啥感觉。放弃担架自己爬上山沟。然后看到我脸和后背的人脸色都不大对,感觉是不敢告诉我实情。自己心想估计出事了。跟人要了两根烟抽,借了个手机给家人打个电话表示自己没事(自己手机掉出去了),然后坐上救护车到了医院。

进医院后根据别人脸色判断首先去治疗背伤,医生拉开我衣服拿镊子夹出几块玻璃,然后说要缝针,问我打不打麻药,说打麻药也是一针,直接缝就是两针。我就说那别打了,随后医生在我背上缝了几针。没有太大感觉。

然后根据次序去清胳膊的创伤,涂双氧水之类。过程中医生说你下巴怎么滴血?我又跑去外伤的地方,从下巴上取下一小块玻璃,医生说这里还有我最开始扭头擦伤的太阳穴附近以及额头要缝针,大概一共20针。由于我就是靠脑子讨生活,很害怕头部的麻醉,再加上有了之前背部缝针的经验,就跟医生说不要麻醉了。医生同意。过程中确实有痛苦,但在可忍受范围内。可以很明显感觉到针在皮肉里穿来穿去最后死命一拉然后打结。不过还是撑下来了,只是下巴上口子太大从说好的20来针到最后30多。(我因为无聊就去一针一针数着)

然后去输液,由于已经晚上两点多我太困了,怕睡着。而当天由于出了这么大的事医院人手很紧,怕没人照看,在输了一会以后我就自己拔了针头出医院打车回家睡觉。

脱衣服的时候发现胳膊抬不起来衣服很难脱下,最后拿剪刀剪碎直接撕开。

在椅子上坐了两个小时,当时似乎也没想啥,只是感觉精神亢奋睡不着。奇怪的是虽然死去的那几个人虽然关系不算很近,但也是有交情的,还有一个办公室的。但我一点没有感觉到悲哀或者恐惧之类的感觉,感觉这就是他们的命,他们只是过完了这一生而已。可能理性这个东西已经深入骨髓了。坐到感觉困了然后上床睡觉。

第二天中午才醒来,发现全身酸痛无法下床。最后强行滚到地上爬起,出门打车去医院,住院输液。

-----------------------------------------

在这次事故里我有几点明显的错误。希望大家能引以为戒:

1。车祸后绝对不能自己回家。一定要在医院呆够至少24小时。假如我再伤重点第二天无法出门就可能死在家里。或者内出血当晚就死

2。车祸后不要抽烟喝水。除非医生同意。

3。人在应激状态下会惊慌失措,虽然我没有太惊慌,但是有些事情的处理不够好,有些伤是可以避免的。

【刘彬的回答(30票)】:

1:拒绝麻醉当然允许,我们虽然是社会主义民主国家,这点自由还是有的。

2:不接受麻醉直接手术,最有可能发生的就是:撕心裂肺的嚎叫。晕厥。痛醒。接着嚎。当然,也有一刀下去就抗不住了然后要求麻醉的可能。

3:对医生手术的影响嘛,你确定会有医生愿意给你做手术么?

4:至于损害,只能说,处于可控范围内。任何侵入性诊疗手段都会对身体造成损害,我们能做的,只是用最小的损害换取最大的诊疗成果。

楼上几位前辈的答案已经很完备,我这只是三俗版的吐槽,提主看过就算了吧。

【lengqingru的回答(8票)】:

有权拒绝,但是。。。以影响智力为原因拒绝的人。。。这种想法通常属于误传,信息不对称等等原因,麻醉的具体影响上面的大大们都说了

那种只要缝一针,两针,要求不打医生也会同意的,但是,你做个颈清不麻醉,就没医生给你做了,疼痛也会要人命的。。。

至于缝十几针或者局部小手术这种要求不打麻药的人,我觉得是不划算的,疼的一抽一抽还影响医生操作呢。

至于这种想法在人群中的广泛社会基础,一方面我国医疗知识不够普及,以及麻醉恢复期的不舒适造成的假象,另一方面媒体的不专业也是问题,一个人不打麻药,你可以称赞他有忍耐力,但是不能在称赞他有忍耐力的同时顺带把拒绝麻药的行为也称赞了。

以上讨论的是对由智力原因拒绝,诸如过敏等原因拒绝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黑羊的回答(14票)】:

作为一个在不久前刚刚做过手术的人来说,我可以讲一下没有麻醉剂的作用下手术的感受。去年龙年,全是扎堆儿生龙宝宝的,对于我这种没计划突然中彩怀孕的人来说,妇产科医院简直成了春运的火车站。在经过十六个小时的阵痛后,我才开了三指半。人太多,大夫忙得团团转,甚至还没空给我打24小时止痛棒。此时我的阵痛是50秒/次,间隔是35秒/次。大夫过来给我指检,结果破膜,脐带脱垂,胎儿窘迫,胎心音消失。那个大夫一直到手术结束前一直跪在我的面前,托着脐带努力往子宫里送。突然之间,从没有大夫搭理我,任我自己忍受阵痛到眼前密不透风的围了大一波大夫。麻醉师喘着粗气说,是从XX层跑下来的,等不及电梯了。一个老太太,后来听说是整个大楼的产科主任,她在测过N次后,终于听到了一点微弱的胎心音。

于是,手术吧。

分三次在肚皮上推了一针皮下局麻后,我就看见主任随即就举起了手术刀。一股热流涌了出来,我伸手探到身下去摸,是血。我到现在都不是很理解,为什么大夫们没有把我绑起来,万一我乱动该怎么办?其实一刀划下去的疼是可以忍受的。真正的疼是随后的撕裂般的疼,我甚至能感受到大夫们的手指在我的腹腔内撕扯。后来我想到,我当时发出的叫声不是尖锐的,而是野兽从嗓子底部发出的大声的低吼。那时,我想到了很多……比如拯救大兵瑞恩中的一个被德军缓缓把匕首按到胸腔中死去的美军;比如很多凶杀案中的受害者;比如实验室中被解剖的小白鼠……总之,觉得大概我命休矣。对于同在一个分娩室的其他产妇,我的这场手术一定是她们的噩梦。孩子拿出来时也不疼,扯胎盘时很疼很疼,我问大夫什么时候才结束?大夫说,快了快了。缝合到最后三针时,我不疼了,我问是不是局麻起作用了?大夫说,是啊。我另一手始终握着手机,看看时间,手术历时才二十分钟。

总体来说,麻醉药没有起作用的手术还是可以忍受的,但是对整体身体带着的伤害也很大(我的另一个同学剖产后立刻和我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汇报情况,而我过了很久仍然没有力气开口说话)。

最后感谢那天参与抢救的各位大夫们,大家都很拼命。后来我上网查了一下,脐带脱垂的死亡率非常之高,而我的孩子被她们抢回来了,是个评价十分的小孩。大夫们真辛苦。

另:这不是我第一次没打麻药做手术,之前脖子上有个刀疤形状很难看,我在中日友好医院曾经做过一个表面疤痕整形,也没有打麻药。那次脸上被盖了块手术蓝布,看不到手术刀,只能感觉得顺着脖子流下来的血。除了疼和事后全身疲乏外,别的还好。

【DannyHo的回答(0票)】:

看你做什么手术吧,真要开膛剖腹之类的,没有麻醉的话我只能说,做不下去。

【橘子的回答(1票)】:

门诊小手术的时候经常有病人问我:医生,需要打麻醉吗?我回回答:你要能忍得住,我就不打。

你能忍得了切皮的那一刀,我再跟你谈电刀烧灼组织的快感,以及清醒状态下扒拉肠子的酸爽(开过阑尾而且“没睡着”的应该有感觉)。

关羽刮骨疗伤真的不痛!上次收过一个下肢车祸毁损伤感染的患者,清创清到一条腿没了,他也不痛

【但丁的回答(0票)】:

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很诚实嘛。

【袁喆的回答(9票)】:

作为三次进入手术室的人,一次全麻一次腰麻一次局麻,我来回答最后一个问题吧.

小学的时候急性阑尾炎,头一天晚上去医院误诊为肠痉挛,回家翻滚了一夜早上又去医院做B超才发现阑尾炎已穿孔,于是马上安排手术.在手术室外打了一针镇定剂,上手术台屁股打了一针麻药,我觉得那是当时以来最痛的一次屁股针.然后医生给上了氧气罩,扭头时还不小心搞掉了,还担心医生没看到手术中吸不了氧,正准备和医生报告的时候就迷迷糊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脸上都有一圈胶,那个面罩应该后来是可以粘在脸上的,今天看了楼上的回答,应该给我吸的不仅仅是氧气,还有麻药.

后来小学快毕业了,又得了鞘膜积液,半小时的小手术,直接用腰麻,因进过一次手术室所以不那么紧张,反而有些小小期待.手术的前一天做了心电图什么的,主治医生直接说要给麻醉师参考的.直接走上手术台,还是老套路,先来一针镇定剂,然后麻醉师说我侧卧弯腰,就是龙虾一样,估计是好露出脊骨,然后顺着脊尾往上找,还特意给我说了下是第五节什么的.然后就告诉我可能有点痛,结果感觉就是一根很粗的针管扎入脊椎里,我能感受到金属与骨头摩擦的声音,然后就有一种气球卸了气的感觉(或者说是声音),也许是因为镇定剂的作用,不是感觉太痛.但是我非常清楚好像扎入背后的是一个管套结构的东西,可能是手术中可以不停地注入麻药吧.然后医生好像用针扎我腿试麻药效果,开始还有点痛,然后慢慢的就没感觉了.手术过程很轻松,和护士聊会儿天就过去了,其实这个过程挺享受的,体验了一下高位截瘫半身不随的感受.两条脚是你的但你想怎么动都没办法.真正手术也就十几分钟,结束后又躺了十多分钟才出手术室.手术室外我爸妈也没估计我会这么快出来,爸还躲在楼梯间吸烟,妈还在病房为我铺床.于是推我出手术室的医生很大声叫XX床家属,估计我爸爸也没反应过来,于是我就大叫我爸的名字他才慢慢悠悠过来和我电梯下楼.后来爸爸看我背上,说是一个洞,估计他也夸张了吧,不过后背贴的那个圆形创可贴是我见过最霸气质量最好的了.估计也是一个很大的针眼吧.

有了这两次非常愉快的麻醉经历,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对手术室和麻醉有恐惧感了,除非是特别严重的恶性肿瘤,我觉得那更多是心理上的,常规的,良性的外科手术带来的压力我认为都是可以接受的.

最后一次局麻是拔牙,在非常规部位注射(我所接受的就是臀部和上臂)是我非常无法接受的,因为不知道这些部位会有什么样的感觉,本来这都算不上手术的一次手术,但体验是我麻醉体验最差的一次,而且味道也不怎么好,有些苦味.

总之,如果麻醉有后遗症的话,我就不会坐在这里这么愉快且细致地回忆这些经历了.总之,麻药让人暂时感受不到痛苦.而有些东西,会让人永远感知不到冷暖,麻木不仁,才是最可怕的.

二年后更新一下:

半月前,母上大人因为查出乳腺Ca做了全切手术。对于一辈子很少进医院,见到医生都害怕的她来让,手术前夜让她感觉非常紧张,虽然那一夜我陪她睡的,但能感觉得到她没有睡好。早上送她进手术室,看着她无助,紧张地坐在等待室。关上门的那一霎那,我心里比她还难受。

几个小时后她被推了出了,看不出有疼痛。后来她自己回忆给我听,趟到手术台上护士给她脚上静脉置管吊了一瓶药水,她就觉得有些迷糊了,后来麻醉师给她口鼻捂上一块沙布后她就睡着了。醒来时她在手术室的苏醒室里,没有痛感,护士说手术做完了你再趟会就能出去了。(我十多年前的苏醒过程是在回病房完成的,现在手术做得非常保险,苏醒过程是在手术室内设的苏醒室完成的。)

而且,现在有一个神器叫做“止痛泵”,之前我还和她说麻醉醒来可能会有些痛的,结果用上这神器之后她一点痛感都没有,几天后止痛泵释放完后,刀口也开始愈合了也没有痛感。当年我手术时怎么没有这货。

另外,换药使用酒精和碘酒可能会有些痛,但现在换药是用的碘氟,对刀口基本没有刺激。所以总的来说,现在的手术麻醉技术,比十多看前又有提高,而且我妈一清醒后就给我讲手术中她能回忆起的部分,所以现在更能证明麻醉的安全无害吧。

最近,愿她化疗顺利...祈福。

【李大雫的回答(6票)】:

非麻醉专业准大夫胡说一句,相比麻傻,疼傻的几率更大一些

【蒋愈的回答(26票)】:

第一次在知乎回答问题。之所以要回答,是因为目前点赞最多的答案,从知识的角度来说竟然不是完全正确的,作为自学成才的小麻醉医生,有必要说明一下。

麻醉最基本的要求,就是不痛。无论是什么麻醉方法,这都是基础(之一)。为了达到无痛的目的,我们使用各种药物阻断疼痛信号向大脑传播,这样人就不觉得痛了。根据药物作用的部位不同,麻醉可以分为:阻断操作部位局部的末梢神经(局部麻醉),阻断神经束(神经阻滞),阻断脊髓and/or神经根(椎管内麻醉),阻断高级中枢(全身麻醉)。具体的麻醉方式的选择,是根据客观条件(手术需要、病人的状况)以及主观条件(技术水平)所决定的,这里不详细讨论了。小结:不同的麻醉方式,有不同的作用部位。

我们在回头看看,"麻醉影响智力“这个命题。智力来源于高级中枢,所以前面讲的局部麻醉、神经阻滞和椎管内麻醉,他们和高级中枢都没有关系,也就是说,局部麻醉、神经阻滞和椎管内麻醉不会影响智力。那全身麻醉呢?对不起,答案是:全麻对智力可能是有影响的。在任何一本麻醉的大部头书里,都会有一章叫做POCD术后认知功能障碍。受影响的认知功能包括语言记忆/理解力,抽象和视觉定位,注意力,视觉记忆等几个维度,各位觉得自己智力受影响的请自觉对号入座:) 。术后认知功能障碍的机制很复杂,与年龄 手术种类 基础疾病等等均有关系,这里不做讨论。值得庆幸的是,大部分术后认知功能障碍都是短期的,自己就能恢复。长期出现认知功能障碍的比例大约在百分之一左右,当然,出现认知功能障碍的程度不一,这里面轻度的又占了大部分,那种傻掉的是极极极少数

最后说说麻醉的必要性。之所以要发明麻醉,是为了让人能够承受手术的痛苦。能够不上麻醉就做下来的手术,一定是很小很小的,就连小伤口要缝合两针,如果没有麻醉,也是痛得哇哇叫的。更何况大手术了。全身麻醉确实有影响智力的风险,但是这种风险相对于不做手术(病死)或者不用麻醉做手术(痛死)的风险来说,显然是大大降低了的。冒这个风险,值得

——————————————————————

最后补充一句,医学没有绝对,比如前面说的"局部麻醉、神经阻滞和椎管内麻醉不会影响智力"也不是完全正确,不过太罕见了,要是钻牛角尖,我们的讨论就没法进行下去了,所以我们暂时忽略这些小概率事件吧。

【先绅士的回答(4票)】:

专业的我不谈了,说下自己的亲身经历吧。拒绝麻醉的一次手术,记忆犹新。首先是可以拒绝麻醉的。

……………………卖力的分割线……………………

向前推11年,那年我9岁,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小。我性格随和,很少与人发生争执。在一次亲属聚餐时,我与领家一孩子打起来,左门牙磕断,当时已经换过牙了。后来做了烤瓷牙,可能当时送医院慢了点,导致感染,过了两周患上牙槽隆重。

这病绝对坑爹,麻醉是一针打在眼睛下一个非常近的穴位。医生给父亲说要是麻醉出问题,可能导致失明。父亲说:“那就不打了,我儿子还怕这点痛吗?”

坐在那手术台上(牙科专门的手术台,半躺的),双手紧握扶手。医生在我嘴里直接动刀,每割一刀撕心裂肺,当然在我印象里割开牙槽还不是最疼的,每割一刀要喝水漱口,水冲刷伤口的感觉才最痛苦。这对于我没有选择,不必选择,也不屑于选择! 9岁的我楞是经历了半小时的手术。里面的衣服都湿透了,但我始终一声没吭,流泪了,但我不知道算不算哭,因为自始至终我没有怂过。

很久没有提这件事了,忘了很多细节,要不是现在每天洗漱能看到这颗假牙我也许以为这是一个梦。感谢父亲的抉择,让我有了别样的经历,后来知道他夜里也哭了。

突然感觉父亲的爱如此沉重,理解了他对我为何要求如此之高。想起自己每天惶惶不得终日,辜负了他太多,蓦然醒悟,是时候有所改变了。

【景怡印象派的回答(3票)】:

是这样的,分为两种人:必须麻醉的人和可以麻醉的人。

首先,必须麻醉的人,拒绝麻醉的,医院审查后应当准许;可以麻醉的人,拒绝麻醉的,不用审查直接准许;

其次,拒绝麻醉一次后,必须麻醉的人,可另行选择失去知觉的方式;可以麻醉的人,既可另行选择失去知觉的方式,又可以选择忍着不麻醉;

最后,若选择好方式后又反悔的,对必须麻醉的人,不予准许;可以麻醉的人,只能选择忍着。

匿了。

【林克济的回答(3票)】:

其实这个问题不涉及黑不黑某个人的问题。

首先,现在的麻醉技术和过去的麻醉技术肯定是不一样的,而且在战争等某些极端条件下,麻醉药剂是珍贵的物资,能不用的尽量不用保存下来给更需要的人来使用是很正常的。所以战争时候有些不打麻药做手术的人是属于极端条件下的特殊情况,不能一概而论。

其次,就算是麻药充足的情况下,也不能保证每个人都是对医学常识了如指掌。比如刘伯承,不能要求说他就是全才,军事指挥艺术高超,并不代表医学常识牛逼。那时候没有互联网,麻醉技术也没有经过这么多年的历史验证,以当时人的科学素养水平,估计有的医生也不敢保证麻醉剂对大脑有没有影响,所以有人坚持不打麻药做手术,也是可以理解的。而那些因为没有打麻药而用坚强的毅力完成手术的人,依然是值得敬佩的。

【戴剑的回答(3票)】:

这要看患者手术大小罗!他能捱的化,不上麻醉也行。这种人有我们的十大元帅之一的刘伯承当年眼睛取弹片就没上麻醉。不过以现在的人的意志不上麻醉,疼痛带来的危害比上了麻醉还大

【KamyingChan的回答(2票)】:

等你把大脑root了后就可以...因为root后就能管理那个疼痛的传感器,把它关掉...

原文地址:知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pgl147258  > 为什么?5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麻药会影响智力?麻药会影响伤口愈合?错误观念
全麻手术,到底会不会让孩子变笨?
麻醉常识问答
麻醉常识
健康 | 麻醉漫画走红,协和专家科普麻醉那些事儿
专家解读整形手术如何“无痛”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