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故事》| 西域凿空·定远大业
导 读
 
班超所到西域各地,处处展现汉朝的权威。他擅长利用当地优势,区分势力派别,有针对性地打击匈奴和地方分裂势力,西域诸国从上到下深深感受到汉朝的气势和威严。于阗国王表示愿与汉王朝和好,疏勒等国也相继恢复与汉朝的联系。此时,西域诸国中,只有焉耆(qí)国自恃强大,不肯合作。
班超/新华网图片

西域和中原的军事和政治联系空前加强了。汉朝的军队驻扎西域,西域各族人民开始过上较为持久、稳定的生活。
 
这里有著名的居延烽燧,张骞回到汉朝不久,根据他提供的信息,汉朝军队在这里每隔几里就修建一座“烽燧”。一旦有敌情,驻守在烽燧里的士兵就点燃狼烟“报警”,这样的“警报”甚至可以在很短时间里传到汉代都城长安。
 
在一间不足6平方米的小屋里,成册的木简记录了汉军的活动和花销情况。在汉朝皇帝的眼里,边境无小事,因此,边关地区不断有诏书和敕令传来。
 
汉元帝永光二年,也就是公元前42年,驻守在烽燧的郑军官的父亲去世了,他请求上级允许他回家奔丧。他官位虽不高,却是一个责任心很强的军官。临走前的一天,他详细清点了烽燧内的武器清单,查看了储藏室里谷子的储备、做饭的军锅、喝水的杯子,清点了箭弩的数量,他安排好烽燧里面士兵的铺位和请假期间士兵们的伙食,巡视了整个烽燧四周的加固情况,他甚至细心地把自己在驻防边关期间使用的梳子留给一位身边的弟兄,并把自己领取的薪俸、给随军家属的花费和休假回家的缘由都让随军的秘书做了详细记录。
 
这位郑军官路经长安时,分明感觉到,因为河西走廊的贯通,东西贸易的繁荣,长安的繁华和几年前出征讨伐匈奴时已经今非昔比了。
 
眼前的长安城,规模宏大了许多,据说比当时西方的罗马城还要大3倍多。交通便利,四通八达,巴蜀和中原的客商往来不绝,大街上来自西域的商人成群结队。道路上车马相连,烟尘四起,交接云天。长安城东、西两个商铺区,各个市场都有围墙,其中还有高达5层的楼。市场上货物分类排列井然有序,行人摩肩接踵,人难得转身,车马塞道,没法掉头。
 
郑军官看到了守边戍边的功劳。此时的南匈奴已被控制,但北匈奴依旧经常作乱。他按照汉朝的葬俗埋葬了自己的父亲后很快赶回驻守的烽燧。
 
此时,北匈奴劫持了西域的人力、物力后,实力大增,屡次进犯河西诸郡,边境人民不堪其苦。东汉朝廷决定加强对西域的军事、政治管理。
 
公元73年,汉朝派奉车都尉窦固等人出兵攻打北匈奴,班超随从北征,在军中任代理司马之职。班超一到军旅中,就显示了与众不同的才能。他率兵进攻今新疆哈密,在今新疆巴里昆湖与北匈奴交战,获得大胜。窦固赏识他的才干,派他出使西域。
 
鄯善王对班超等人先是嘘寒问暖,礼敬备至,几天后又突然改变态度,变得疏懈冷淡。班超觉察鄯善王的态度变化,认定是北匈奴有使者来到这里,才让他犹豫不决。班超便把接待他们的鄯善侍者关押起来,以防泄露消息,并立即召集部下36人。班超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现在的办法,只有乘夜用火进攻北匈奴使者了。”天刚黑下来,班超就率领将士直奔北匈奴使者驻地。当时刮着大风,班超命10个人拿着鼓藏在敌人驻地的后方,约好一见火起,就猛敲战鼓,大声呐喊。又命其他人拿着刀枪弓弩埋伏在门两边。安排完后,班超顺风纵火,一时间36人前后鼓噪,声势喧天。匈奴人乱作一团,逃遁无门。班超亲手击杀了3个匈奴人,他的部下也杀死了30多人,其余匈奴人都葬身火海。
 
第二天,班超请来了鄯善王,把匈奴使者的首级给他看,鄯善王大惊失色。班超好言抚慰,鄯善王表示愿意归附朝廷,并把自己的王子送到朝廷作为人质。
 
班超完成使命后率众回师,并把情况向窦固奏报。窦固非常高兴,上表奏明班超出使经过和所取得的成绩,并请明帝再选派使者出使西域。汉明帝欣赏班超的勇敢韬略,提拔班超担任军司马,让他继续完成出使的任务。窦固认为班超手下的人太少,想给他再拨一些人马。班超却说:“我只要带领原来跟随我的30多人就够了,如果发生意外,人多了反而更加累赘。
 
班超等人向西域进发,不久,到了于阗(tián)国,也就是今新疆和田。当时,于阗王广德刚刚攻破今新疆莎车,在天山南道称雄,北匈奴派使者驻在于阗,对外说是监护它,实际上主宰着于阗国。
 
公元74年,驻守居延的郑军官正式告老还乡。这一年,东汉王朝又正式任命班超作为朝廷使臣,前往西域于阗等国加强联络。
 
这年春天,班超带手下从小道向疏勒国进发。班超来到架橐(tuó)城,把疏勒文武官员全部集中起来,向他们陈说龟兹种种不合理的行径,宣布另立已故疏勒国君的侄儿当国王,疏勒人非常高兴。新王和一班官员要杀死当时称王的龟兹贵族兜题,但班超从大局出发,说:“杀他们无益于大事,应该让龟兹知道大汉的恩威。”由此说服众人释放了兜题,疏勒也被平定。至此,班超两次出使,凭借智勇,先后使鄯善、于阗、疏勒三国恢复了与汉朝的友好关系。
 
班超所到西域各地,处处展现汉朝的权威。他擅长利用当地优势,区分势力派别,有针对性地打击匈奴和地方分裂势力,西域诸国从上到下深深感受到汉朝的气势和威严。于阗国王表示愿与汉王朝和好,疏勒等国也相继恢复与汉朝的联系。此时,西域诸国中,只有焉耆(qí)国自恃强大,不肯合作。
 
公元75年,汉明帝去世,焉耆国乘汉朝大丧的机会,围攻西域都护陈睦,将其杀害。班超孤立无援,而龟兹、姑墨等国也屡屡发兵,进攻疏勒。
 
公元76年,朝廷担心西域都护陈睦死后,班超独处边陲难以支持,于是下诏命班超回国。班超受命将归的时候,疏勒举国忧恐。都尉说:“汉使如果离开我们,我们必定会再次被龟兹灭亡。我实在不忍心看到汉使离去。”说罢,便拔刀自刎而死。班超率部至于阗,于阗国王和百姓都放声大哭,说:“我们依靠汉使,就好比孩子依靠父母一样,你们千万不能回去。”不少人还抱住班超的马腿苦苦挽留。班超见状,自知于阗父老决不会让他东归,而他也想留在这里,完成他建功异域的志愿,便毅然决定不回汉朝,重返疏勒。
 
此后的20余年间,班超一直代表汉王朝以西域都护的身份常驻西域。实际上,当时在西域的汉朝士兵,不过1000多人。
 
公元80年,班超上书给汉朝皇帝,分析西域各国形势及自己的处境,提出了要趁机平定西域各国的主张,他说:“我曾经看到先帝想打通西域,因而往北进击匈奴,向西域派出使者,鄯善国和于阗国当即归附大汉。至此,西域的各个地区,哪怕是极边远的小国,没有不愿意归附汉朝的,我对于西域的情况较为熟悉,曾经问过大小城廓的人,他们都认为依靠大汉像依靠天一样,由此看来,葱岭的道路可以打通。”
 
班超亲眼看到莎车、疏勒两国田地肥广,草茂畜繁,不同于敦煌、鄯善两地的荒芜。如果在那里驻军,粮食可以自给自足,不须耗费国家的财力物力。
 
班超希望朝廷准许他执行上奏的西域治理计划,为了成功,即使是死也在所不惜。他甚至对天发誓,希望能够亲眼看到西域平定。班超在上书中提出了“以夷制夷”的策略。
 
公元91年,龟兹、姑墨、温宿等国投降。朝廷任命班超为西域都护,徐干为长史,班超便驻扎在龟兹。此时,西域诸国只剩因为曾经杀害西域都护陈睦而心怀恐惧的焉耆、危须、尉犁三国尚未归降。其余各国,都已平定。
 
公元94年,为消除平定西域的阻碍,加强西域和内地的联系,班超组织龟兹、鄯善等8国的7万军队,加上汉朝在当地的官吏、士兵和商人1400多人,联合征服了焉耆等三国。至此,西域的50余国全部归附了汉王朝,班超也终于实现了建功西域的理想。
 
由于今新疆塔里木盆地的大部分地区归附汉朝,东汉的统治疆域直接达到了葱岭地区,与西方诸国毗邻而居。
 
公元95年,朝廷为了表彰班超的功勋,下诏封他为定远侯,后人称之为“班定远”。
 

(文章来源:人文之光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太空人966  > 故事大全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班超
大漠孤烟直:东汉对西域统治的辉煌与悲怆
定远慷慨,坦步葱雪
最富传奇色彩的英雄班超
投笔从戎,扬威西域--班超(我的英雄偶像)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