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乳喂养:让母亲与孩子体验更深刻的关系

       哺乳,本质上是一种关系。

  世界上也许再没有任何一个词像“母亲”一样,可以勾起全人类内心最深沉的情感,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始于母亲的体内,我们的存活依赖于母亲的喂养。当我们还在子宫内的时候,母亲血液里的营养物质通过胎盘和脐带传入我们体内,为我们提供生长发育必须的养料,当我们被娩出到母体之外,这样的喂养,仍在继续。母亲的血液经过乳腺的处理,转化成了富含营养物质和免疫因子的乳汁,保障我们的健康成长。母乳喂养在生理和营养方面的优势已经被科学所证明、为大众所接受,作为一名心理学从业者,我更愿意用心理视角去看看,是什么使母乳喂养过程变的弥足珍贵。

  

  哺乳,本质上是一种关系,是母亲与婴儿之间情感的表达。我们先来设想最普通的情况,母亲与婴儿均身体健康,家庭环境也很和睦,那么母亲哺乳的经典场景便是这样的:母亲稳定而轻柔的将小宝宝抱在怀里,小宝宝口含着妈妈的乳头,用力的吸吮着,同时用有些好奇、有些满足的眼神看着妈妈,此刻妈妈也用怜爱而幸福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孩子,我们仿佛可以看到伴随着乳汁的流淌,愉悦与满足也在母子之间流动。妈妈的怀抱使小宝宝感受到了温暖与安全,妈妈的乳汁使小宝宝缓解饥饿、感到满足,妈妈的眼睛让小宝宝照到了可爱的自己。就这样,在哺乳的过程中,母亲为孩子营造了一个可以信任、带着善意的世界,和一个自己是被接纳的、可爱的意象。与此同时,妈妈也完成自己爱的表达,并在孩子的眼中确认自己是一个好母亲。

  这样一幅图景会让人们觉得,对于小宝宝来讲,吃奶完全是一个愉悦的过程,但是事实却要复杂的多。对于刚刚面世不久的小宝宝来讲,所有的体验都是很强烈的,并且他还分不清哪部分是他自己,哪部分是外部世界,也不是特别能理解乳房是妈妈的一部分。当他饿了,他产生强烈的冲动,热切的盼望着充满乳房的乳汁,然后他吸吮到乳房,带着兴奋和愉悦,最后他吃饱了,变得满足而平静。这样的一个过程,只有在成年之后的性体验中,有再现的可能。另外我们也很容易观察到,在这个过程中有攻击的成分,小宝宝热切的吸吮乳房,像是要把它吞噬掉一样,虽然妈妈体验到的攻击,可能是很微小的一部分,并且这种攻击也没有想要伤害谁的目的性,但这样的冲动与体验却对小宝宝来讲是很强烈的。在小宝宝的幻想世界里,会害怕乳房的报复,并且当小宝宝渐渐长大,发觉他所攻击的乳房是母亲的一部分时,也会陷入愧疚与抑郁。这些情绪体验是小宝宝心理成熟的宝贵财富。

  哺乳的过程中应遵循的原则

  虽然这样看上去,母乳喂养好像一点也不简单,但幸运的是,我们的基因中就有这样的适应性。在小婴儿刚出生的几个月内,母亲会强烈的感受到她与孩子是一体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在小宝宝刚刚出生的一段时间,母亲处于一种完全专注于孩子的状态,孩子完全依赖于妈妈,心理学上把这个时期叫做融合共生阶段。处于这个阶段的母亲与孩子,很容易理解对方的需求与情感,不需要语言的参与,他们似乎打开了特定的通讯通道,高速准确的传达着各种信息:“妈妈我饿了”,“好的宝贝,马上就来”,“妈妈我拉了”,“好的,妈妈给你擦干净,”妈妈我想要抱抱”,“恩,妈妈也想抱着你”,“宝贝儿,你看这个多好玩。”,“咦,真的呀,这是什么东西,没见过”,……当然出生后的最初几天,存在着一个母亲与孩子互相了解的过程,小宝宝凭着气味声音识别哺育自己的人,妈妈从成人间主要用语言交流信息的状态转换到通过观察小宝宝来理解他,双方也都处于对对方的情绪高度敏感的状态中。当双方建立起一种情感上的信任与理解,哺乳就变成了一件很自然的事情。母亲完全信赖孩子有能力感知自己的需求,孩子也完全信赖母亲很愿意及时的满足孩子。所以说,在哺乳中,特别是在初期,我们提倡完全遵循着孩子的需求:他饿了,就喂他,他拒绝,就停止哺乳。这样在小宝宝的幻想中,我饿了,头脑中一想到乳房,乳房就出现了,我吃饱了,一转过头去,乳房就消失了,这是一个友好、受我控制的世界。如果情况相反,饿了也没有乳房出现,不想吃的时候被迫含着乳房,这个世界在小宝宝的想象中,就是充满敌意与迫害性的。只有在小宝宝确信这个世界是友好的,妈妈是愿意满足自己的之后,他才不用逃避迫害或用力反击,才有可能变得好商量,能忍受规律饮食的训练。当然这种训练也应该是渐进式的,以跟随着小宝宝的节奏进行,慢慢的妈妈们就可能把喂奶的时间变得相对有规律。

  

  我们刚刚关注了母乳喂养中的一端和中间过程,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另一端:妈妈们应何时以何种方式断奶?这个问题在医学、营养学以及心理学不同学派间有很多不尽相同的观点,但或许所有人都会有一个共识,就是母乳不可能一直喂下去。我们可以先来看看,在断奶的阶段中发生了什么。我们假设小宝宝在断奶之前已经拥有了一段愉悦成功的被喂养母乳的经历,现在他一天天长大,已经走出了和母亲融为一体的阶段,他活动能力增强,可以移动自己到感兴趣的事物面前,他开始可以容忍变化,并且他也尝试过母乳以外的食物,更重要的是母亲能够有勇气面对断奶阶段小宝宝的愤怒和悲伤以及由此带来的一系列混乱。因为断奶的过程打破了小宝宝原有的美好,原来代表着富饶甜美的乳房此刻变成了恶毒的迫害者,而乳房又是妈妈的一部分,小宝宝可能会很愤怒,也会感到悲伤,他们需要一些时间去平复心中的复杂情感。所以说,断奶的过程是一个幻想破灭的过程,小宝宝们原以为自己生活在天堂,母亲是美丽的仙女,自己是快乐可爱的天使,通过这个幻灭过程,小宝宝们得以知道,自己所处的是人间,妈妈是平凡而值得爱的人,自己也是一个双脚踩地面上的、需要面对生活慢慢长大的孩子。而这正是作为母亲,给予孩子最重要的一个引领。所以,断奶意味着母亲与孩子的关系到达了另一个阶段,象征着孩子要离开完全依赖母亲怀抱的状态,开始对世界更多的探索。而一个好的母亲,是会在这个时候帮助孩子离开,而不是紧紧的抱住她不放开手臂。

  

  当然我们强调,这个幻灭的过程也最好是渐进式的,以小宝宝能够接受的节奏进行。我们应尽量保证断奶在小宝宝熟悉的环境中、在小宝宝信赖的人陪伴下、在对小宝宝各种情绪的理解中进行。这个时期母亲最重要的是要处理好自己的情绪,然后有能力理解、转化孩子的糟糕情绪。有些妈妈在给孩子断奶的时候选择把孩子送离自己的身边,其实很多时候是因为妈妈不能理解断奶的正面意义,心中有巨大的内疚,没有办法面对小宝宝反复变化的情绪,而选择了逃避。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母乳喂养的孩子,或者确切的说被用乳房喂养的孩子,比起用奶瓶喂养的孩子,早期的体验更为丰富,与妈妈的关系更加深刻与真实。他们有机会全然依赖妈妈、攻击妈妈、爱着妈妈、怕着妈妈、对妈妈怀着感激、对妈妈怀着愧疚,然后慢慢的把这些感觉整合,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真实的关于这个世界的认识。

  当母乳喂养受到阻碍

  行文至此,我一直没有忘记的是,有一部分母亲,因为身体健康或其他不可抗拒的原因,完全没办法进行母乳喂养,或者是乳汁不足需要进行混合喂养,或者是要面临母乳喂养的突然中断,她们承受着内疚与焦虑的煎熬,一方面责怪自己没能给孩子最好的喂养,一方面担心这种缺失会给孩子带来不可弥补的伤害。可以想象,这样的感受非常的痛苦,所以在这里我们要详尽的介绍一个心理学上非常经典的实验,来帮助这些妈妈度过难关。

  恒河猴实验——实验是由著名的比较心理学家哈洛(Harry F. Harlow)进行,他用猴子为实验对象,来验证他对于母子间依恋的推测。他为小猴制作了两个假的猴妈妈:一个是用铁丝编成的“铁丝妈妈”,另一个是套上松软的海棉和绒布的“绒布妈妈”。在同样有奶瓶的情况下,小猴偶尔会到“铁丝妈妈”那里吃一下奶,但更多时候是在“绒布妈妈”处吃奶并依偎在怀里。如果“铁丝妈妈”身上没有奶瓶,而“绒布妈妈”身上有,小猴会很快就和“绒布妈妈”难舍难分了,根本不去“铁丝妈妈”那里。如果“绒布妈妈”身上没有奶瓶,而“铁丝妈妈”身上有,只有当小猴感觉饿了时,才跑到“铁丝妈妈”那儿吃奶,其余时间就是“绒布妈妈”怀里。每当小猴离开“绒布妈妈”出去玩耍时,如果受到惊吓,小猴就会恐惧地快速跑到“绒布妈妈”那里,紧紧依偎在怀里,渐渐地平静下来。如果将“绒布妈妈”换成“铁丝妈妈”,小猴遇到惊吓,就会一直在跑。从实验中心理学家得出结论:小猴对母猴的依恋并不只是因为母猴能供给奶吃,更重要的是母猴能给小猴温暖安全的感觉。

  其后心理学家鲍尔比(John Bowlby)、爱因斯沃斯(Mary Dinsmore Salter Ainsworth)等继续对母婴依恋关系进行研究,得出了完整的依恋理论。简言之,如果婴儿在早期的关系中体验到了爱和信任,那么他就会觉得自己是可爱的、世界是友好的,对自己和他人都有信心。也就是说,孩子以后和父母的关系,和同伴的关系,以及长大后和社会的关系,都是以这个最初的母婴关系为基础。所以如果真的在母乳喂养中遇到了不可逾越的困难,那我们也应该知道,这种缺憾不应被看成核心且致命的,正如心理学大师、著名的儿童精神分析师温尼科特(Donald. W. Winnicott)所说:“最重要的不是乳房或奶瓶,而是乳房或奶瓶后面的那个人”。同时我们也要有信心,养育孩子过程中的各种遗憾总是有机会去弥补,我们有一生的时间去爱我们的孩子,所有的母亲都知道,母爱永不会枯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快乐的咪咪  > 家庭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让人唯美到窒息的哺乳画面
新生儿安全知识手册
37度的母爱
孟庭苇静水深流的育儿经历
母乳是世界上最完美的食物·台州晚报
宝宝吃奶有几种方式?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