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舍小葱蘸大酱(10.5.8)
    无论在家还是去饭店,一年四季的餐桌上,我最不能缺少的一道菜是小葱蘸大酱。不吃这道菜,我就没有胃口,饭就有一种难以下咽之感。不过让我吃得最有味道当属父母“合作”完成的这道特色菜。

  先说小葱。我们家的小葱都是由父亲侍弄。只要一说起种小葱,父亲就开始讲他的“经验”了。首先种小葱的土不能太贫瘠,也不能太肥沃,不能太黏稠,也不能太松散。太贫瘠长出的小葱又细又老,太肥沃长出的小葱又浓又辣,太散扎不下根,太黏长不好茎。其次,要沤几年的农家肥,细细地撒上,铺匀了,把土地浸透得细致而不松散,肥沃而不浓稠,春分一过,父亲就开始翻园子播种,几场春雨过去,绿油油的小苗钻出地面,没几天的功夫就可以端上餐桌了。这时的小葱微甜透着微辣,不老也不嫩,一吃就是一大把。

  说起下大酱,老妈是行家里手,印象中左邻右舍都要向老妈请教。一提起大酱,母亲就要开始滔滔不绝地唠叨开了。下大酱要分四步。第一步,做酱块。就是把黄豆煮熟,绞碎,做成酱块封好保存。第二步,下酱。选择气候、温度、光照都适合毛霉菌生长的农历四月,把酱块切碎,放入缸里,再加入适当比例的盐、水,就完工了。第三,打耙、撇沫儿。每一天,早晚两次坐在酱缸边,把酱翻匀、打碎、撇出浮沫儿。第四,看酱。看酱就是雨天盖盖儿,晴天撤盖儿,一点不能疏忽大意。

  过了个把月,在毛霉菌的作用下,大酱一点点发酵,母亲打开盖儿,酱香浓郁传出好远。舀上一碗,香香的、黄黄的,蘸上嫩绿、晶莹、可口的小葱,吃上一口,真是回味无穷,百吃不厌。

  父母亲知道我爱吃他们亲手种的小葱、下的大酱,无论电话中怎样谢绝,每年春季,母亲都会拎着这两样菜借串门之说不远百里坐车给我送来一些。每次,我都吃得特别多、特别香,因为它除了确实有味道外,最主要的原因是里面藏匿着父母的爱,这道“菜”是世上任何一种菜也比不了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陈世万相  > 舌尖摇曳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童年的酸菜(11.1.23)
母亲爱吃蘸酱菜
酱蒸酱(2)
不会腻的猪肉新吃法
营养和颜值兼具的三瓢豆腐
怀念父亲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