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晓勤|过年吃藕(13.2.18)
    在我安徽家乡,特别是过年的时候,藕是一定要叫做通菜的。这是因为“藕”与“怄”谐音,有“怄气”之嫌,自然不讨人喜欢。而藕中空,和“通”十分契合,更有“通泰”、“通顺”、“通达”之意。这样看来,通菜真是个好名字。我记得小时候,若是在平时,说藕倒也无妨;如果是过年,大人们已反覆告诫过很多次,还有说漏了嘴的小孩子,轻则遭到大人们的呵斥,重则可能要受皮肉之苦了。现在想想,这也真够冤枉的:平时这藕那藕的说惯了,到了过年一下子怎么改得过来呢?好在是过年,大人们也不是真计较。

  我家的年夜饭,是一定要有通菜的。母亲说这叫“一通百通”。母亲一般用通菜做两道菜。一是通菜米粉肉。在乡间,这是一道大菜。父亲说一般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会做。做法也并不复杂:取一特制蒸笼,放入切好的几段通菜垫底,然后码上米粉肉,盖上盖,放在沸水中用文火慢慢蒸。待到其他佳肴差不多齐备的时候,香气四溢的米粉肉端上桌,丰盛的年夜大餐才能正式开席。我离开老家在外地工作已经多年,米粉肉也吃过不少,但只有过年回老家的时候,母亲做的通菜米粉肉才最好吃。往往是米粉肉一上桌,作为配角的通菜就会被我和妻儿一抢而空,而主角米粉肉却所剩颇多。还有一道菜是普通的炒通菜丝。取一段新鲜的通菜洗净,切成细丝,放入热油锅加少许盐炒几下,再撒上?花即可。母亲炒的通菜丝,洁白如玉,晶莹剔透,再加上?花点翠,令人赏心悦目,入口脆生生,香喷喷。大鱼大肉之后食用,清淡爽口,油腻全消,可谓年夜饭的收官之作。

  在我的意识里,“藕”字总是和吃紧密相关。我看到“藕”字,总会想到过年时候母亲做的通菜米粉肉,以至于口齿生津,哪里还有什么易安居士的诗情画意啊。

  (摘编自香港《大公报》 文/章晓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陈世万相  > 记食忆味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那爽口解馋的米粉肉
打不离,吵不散的父亲母亲
江西籍明星眼中的家乡味道!
米粉肉
【棕香粉蒸肉】给剩肉粽材料一个华丽的转身
南瓜米粉肉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