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靠讲故事发扬中医无异于高级黑(转载)(看看不同的观点,令人深思!)

2016-03-07

罗大伦,原名罗大中,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诊断学博士,中医学者。被誉为新生代中医领军人物。一个国家培养了多年的中医诊断学博士,在大医院患者人满为患的当下,不利用自己的专业所学,给病人及时解除痛苦,反倒以讲故事为己任了,名曰宣传中医治未病,这就是典型的不务正业,就是继续给中医抹黑。
  在批罗大伦中医学者之前,首先我要认可也必须认可罗大伦这个人还是不错的,他的想法也没有问题,对宣传中医也是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的。但是需要说明的是,他现在宣传养心治未病这些想法以及行为,应该承认是他的是一种无奈之举,是他所学的本事没有能力很好的治已病,实在是不得已了才想办法给自己另辟蹊径,离开了医生本该战斗的第一线。正如他自己在书中说的,自己就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这句话在外行看来,似乎是一句谦虚的调侃,在我看来,这实际上就是罗大伦博士难得说的一句大实话。
  几年前,我无意中看过罗大伦博士的电视中医讲座,听到半截就不感兴趣了,心想就这样的中医水平还上电视面向全国宣讲啊,中医真是太没落了。两年前一个西医朋友给我推荐罗大伦,拿出罗大伦的书给我看,由于我以前看到过罗大伦的讲座,加之事多比较忙,也就没有心思与兴趣看。前段时间在广州的一个病人家中的书柜里看到罗大伦的两本书,一本是《神医是这样看病的》,一本是《古代的中医》,也知道他还有其它书。给病人调理之后闲下来没事,就拿出来翻着看看,真是越看觉得越离谱的可笑,当下就打算回头在有空的时候写篇反驳罗大伦的博文,故此,也就安下心来认真的看完了这两本书,看完之后更加确认了我以往对罗大伦中医博士的认识,既:此中医博士的看病的真实水平很一般,故事讲的也牛头不对马嘴,甚至可以说,故事当中不是宣传古人的医术,简直就是糟蹋中医!然而,滑稽无奈的就是,观众与看书的几乎都是不真懂中医的,因此感觉还不错,挺热闹且挺新鲜的有意思的。所谓的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就是这样。
  罗大伦的书中说古代中医是这样看病的,提到了好几个很有名的古代中医,其中有些在我看来,都是很一般的自以为是的庸医,在罗大伦的笔下,几乎个个好中医都是生活的很落魄,常常是穷的连饭都不上。大家试想一下,不论是在哪个朝代,一个好医生绝对不会常常穷的饿肚子的,以行医为生的,常常会穷的饿肚子的话,这个医生的治病水平一定很不好。如果一个好医生常常会穷的饿肚子,也是极不合常理的,不是医生自己的脑子有病,不懂得要自己的身体好才能为更多的患者服务的基本道理,就是我们古人的病家很差劲,不懂得给以行医为生的医生应该得到的饭钱,怎么看都是非常滑稽且难以理解的事情。还有名医给患者诊断时候,常常是患者家中还有几位医生站在边上说三道四,这种现象不奇怪吗,那是名医去的场合吗?还是患者家人不懂基本的尊重的道理呢?简直是胡扯而已。罗大伦说自己的外祖父就是一个中医,就是饿晕在治病回家的路上,这种现象是在骂自己外祖父呢?还是在骂病家不懂道理呢?罗大伦你自己还好意思说出来炫耀吗?不是一时脑热欠思考吧?罗大伦作为一个北京中医药大学的诊断学博士,(北京中医药大学是全国唯一的一所211的中医大学,也就是中国中医的最高学府)对中医按常理来说是知识水平都可以的了,但是,自己中医外科主任退休的母亲,在家身体不好的时候,不去讨教征求自己的中医诊断学博士的儿子,而是相信医疗广告且买了没有什么效果的保健品服用,这不是一个现实的讽刺吗?自己的妈妈也是搞了一辈子的中医,但是水平如何呢?一家三代都是中医,怎么从来不提祖传的话呢?(我的家人原先也是不太相信我,那可以理解啊,我就是一个自学的啊,能和正规的中医诊断学博士相比吗?我要真是中医博士,妈妈也不会离开我的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要是也是中医博士的话,还不如现在罗大伦的水平呢,呵呵。)我们国家早就承认了院校式的中医教育是失败的中医教育,要大力提倡师带徒式的原始传统中医教育模式,罗大伦怎么不去跟一个好的中医师父呢?原因是当下几乎没有好的中医了,也就是说没有好的老师了,所以中医才会乱了套,所以才会不务正业。这就印证了清朝的两个大医家(陈修园和徐大椿说过的一句话:“中医已经失传了两千多年了”。希望大家思考此言其中的道理。
  一个真正有本事的中医博士,身居中医界的高位,应该首先解决的是:用自己纯中医的本事,在医疗的第一线——医院,用没有副作用的中医纯植物药治疗各种西医认为的不治之症或是不能痊愈的严重疾病,用及时解除患者痛苦的实际水平挑战并轻松战胜各个学科的西医专家教授,那才是真正弘扬中医、宣传中医的最好方式,而不是到处编故事。中医博士学者有本事就用疗效的事实来改变人们对中医长久以来的错误认识,让全世界在疗效的事实面前,尊重且崇拜中国伟大的医学先人们留给世界的巨大财富——中医。但是这些博士学者们自己远远不具备这个能力,因此,我可以说,罗大伦的境界还远远不及名间中医奇人——秦兆虎,秦兆虎作为一个国家正厅级干部,忧国忧民,敢叫板西医打擂台,弘扬中医的神奇伟大,只是西医的利益集团们不敢接招而已,罗大伦敢吗?你们就在医疗的圈子里,当然肯定是不敢了,因为没底气啊,知道自己的水平远远不敢跟西医碰,也只能闪到一边忽悠人,大声喊叫治未病。实际上西医们也在嘲笑中医这种不敢明着承认自己对严重疾病的无奈而偷梁换柱瞎喊叫。不过话说回来,治未病是古人认为的高级医生的事情,是古人提出来的医学思想,那么你罗大伦兄弟真的明白古人治未病的意思吗?你有治未病的高超本领吗?显然罗大伦之流的中医名家们也没有理解古人治未病的意思,更没有治未病的高超本领。因为以罗大伦的理解认为,古人的治未病就是养生防病,就是养心?就是多做善事。真的那么简单吗?
  治未病这句话最早出现在黄帝内经里的《素问·四气调神大论》,原文如下:
  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被发缓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逆之则伤肝,夏为寒变,奉长者少。
  夏三月,此谓蕃秀。天地气交,万物华实,夜卧早起,无厌于日,使志无怒,使华英成秀,若所爱在外,此夏气之应,养长之道也。逆之则伤心,秋为痎疟,奉收者少,冬至重病。
  秋三月,此谓容平。天地以急,地气以明,早卧早起,与鸡俱兴,使之安宁,以缓秋刑,收敛神气,使秋气平,无外其志,使肺气清,此秋气之应,养收之道也。逆之则伤肺,冬为飱泄,奉藏者少。
  冬三月,此谓闭藏。水冰地坼,无扰乎阳,早卧晚起,必待日光,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去寒就温,无泄皮肤,使气亟夺,此冬气之应,养藏之道也。逆之则伤肾,春为痿厥,奉生者少。
  天地清净光明者也,德藏不止,故不下也。天明则日月不明,,邪害空窍,阳气者闭塞,地气者冒明,云雾不精,泽上映白露不下,交通不表,万物命故不施,不施则名木多死,恶气不发,风雨不节,白露不下,则菀藁(gao)不荣。贼风数至,暴雨数起,天地四时不相保,与道相失,则未央绝灭。唯圣人从之,故身无奇病,万物不失,生气不竭。
  逆春气,则少阳不生,肝气内变;逆夏气,则太阳不长,心气内洞;逆秋气,则太阴不收,肺气焦满;逆冬气,则少阴不藏,肾气独沉。
  夫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所以圣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以从其根,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逆其根,则伐其本,坏其真矣。故阴阳四时者,万物之终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苛疾不起,是谓得道。道者,圣人行之,愚者佩(悖)之。从阴阳则生,逆之则死;从之则治,逆之则乱,反顺为逆,是谓内格。
  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
  以上是原文,还有两处也提及治未病,就不在此摘录了。纵观此文以及另外两处治未病所言,根本就不是罗大伦中医学者所强调的还没有发生的病,也不是罗大伦宣讲的养心行善那么单一。内经中这段的真实意思就是让人们像万物一样的顺应自然,顺应四时,着重强调人们四时不顺的结果会是如何。是古人圣贤用此自然大道之理警告人们,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不要违背自然生长规律,根本目的就不是圣人不治已病,难道张仲景医圣不治已病吗?即便就是顺应四时规律了,圣人也没有说自己不得病,只是不得奇病、苛疾,说的是不得比较麻烦的病而已。这里没有说是养心,只是提到顺应四时养生、养长、养收、养藏之道。
  古人治未病思想的大力提倡使国家清楚地看到,当下中医治病的效果无法和西医抗衡,对很多疾病用目前早已失传了的中医方法去治,是越治越复杂,越治越严重,结果对很多病也只能是望病兴叹、束手无策,加之历来的卫生系统掌权的官员几乎都是西医出身,利益集团的隐形干预也是严重之极,又怕中医被日本韩国等取代,故而勉强地断章取义,依据古人的一句“上工治未病”的话来帮助当下的中医无能之窘态,华丽装扮站立在健康源头,能养生并防止疾病的发生。这种治未病的断章取义的做法,也只有这些不学无术、没有真才实学的中医博士学者们披在自己身上的遮羞布而已。
  黄帝内经里面的内容很多,需要全面深刻的领悟与思考,绝对不能像这些中医学者们管中窥豹、盲人摸象似的理解而加以大力宣传,这样的结果很容易偏离古人的全面医学思想。我们古人的医学先哲们说过很多致病经典名言,比如:百病由心生,百病由心生指的不仅仅是做好事,行善念那样简单,指的是情绪上的喜怒哀伤悲恐思,不管哪一种情绪过重了都会影响身体健康。我觉得中医博士学者们不能这样不务正业,干起道家、佛教、基督教等教派义务干的事情,难道中医学者们比老子、佛祖,上帝的教化还要英明吗?仅仅养心做善事就可以不生病了吗?照此说法,寺庙里的大法师们、教堂里的牧师们就都不得病了?一个著名的中医博士学者,应该把自己的精力放在治病上,放在当下务实的治已病上,放在治已病的实际效果要远远超过西医上那才是弘扬中医的唯一正途,否则都是胡闹瞎扯。有本事在中国的医疗圈子里,用自己的立竿见影的治疗水平充分证明中医的疗效要远远超过西医,把国家领导人得的西医没有什么好办法的病治好,让西医在事实面前俯首称臣,那时候再抽空谈治未病的道理才有说服性。这样到处大讲特讲养心做善事来防病,真的还不如一位什么中医知识也没学的农民——刘善人讲得好呢。
  不过我这样对你们要求也真是难为你们了,就如同要求你们去和职业拳击手比赛一样。但是你们应该更加诚实,不要断章取义,利用古人的中医思想,为自己治病的无能而涂脂抹粉,让古人的传统中医的伟大之处在世人面前蒙羞。
  我也承认你们也可以治疗一些疾病,你们的说法也有一些人受益。但是,你们也应该清楚的是,中医博大精深,一个人学学中医,取得点小小的成绩也是很容易的事情,比如能在个别疾病方面暂时有些效果,但是不能以此而沾沾自喜,要知道,你们所认识的中医仅仅只是一个点或是一个方面,要想全面搞清楚中医,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立竿见影的治大病。中医说清楚也并不是像罗大伦说的那么难,很多中医学者专家说起中医来都是头头是道,听的人也会信服得频频点头,但是一到实际应用上就傻眼了。中医根本就不是说不清楚的问题,而是理论和实践结合不起来的问题。说简单了,中医也就是个阴阳而已,阴是有形的,阳是无形的,两者必须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才可以。仅仅强调防病是不行的,那是单条腿走路,单条腿走路显然不稳,本身也就是病态。目前最重要的是首先解决已病的问题,完后再结合治未病的道理才是正确的,到处瞎忽悠,心里也会不安,也就是白学了十几年的中医了。我们人生活在如今这个繁杂的社会当中,就是完全知道了治未病是怎么回事,由于种种原因也是会得病,唯一希望的就是得病之后,能够及时的找到一个好办法快速解决,不要让其长久呆在体内持续危害健康才对。

  作者:王平安关于孙曼之黑诊所被查处之最新消息。渭南临渭区卫生局执法大队,终于在患者家属的带领下找到了他们一直辩称找不到的渭南“名医”,“神医”孙曼之的黑诊所,并责令孙曼之黑诊所停止非法行医,就在执法人员对其进行责令停止非法行医时,孙曼之的家属以及所谓的一帮操着外地口音的男女青年气势汹汹的要打执法人员,看看这和黑社会组织有什么区别,由此可以看出孙曼之这个打着”名医“、”神医“,打着花小钱治大病外衣的的非法诊所的本来面目。
  真相回顾:
  曾经被“人民网”以及“东南网”,还有渭南日报等包括国内很多媒体报道的渭南“神医”孙曼之,原来竟然是无证行医多年的黑医生,据渭南临渭区卫生局有关部门工作人员介绍,孙曼之属于非法行医,就是这样一个“黑医生”最近几年来在国内很多媒体的不真实报道和大肆吹捧下,每天有很多来自省内外的患者慕名前来求这个所谓的“神医”孙曼之看病,全国也有不少“粉丝”也慕名前来跟其学医,并说这个孙曼之医术高明,免费传授医术。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黑医”、“庸医”,去年给一位老人看病开药,老人服了其开的中药不到一周,最后病情加重而含冤离开人间,这就是孙曼之这个毫无医疗行医证的人,其医术高明的“杰作”,也是被国内很多媒体吹捧上天的“名医”欠下的一笔血债。
  不少媒体在报道孙曼之时,都称其为“身残志坚,品德高尚、医术高明、积善行德”。可是,我们不禁要问作为媒体,作为记者你们在报道这个所谓的“神医”,“名医”时,你们询问过当地的卫生主管部门了吗?你们查看过孙曼之的行医资格证书了没有,尤其是东南网的那个为孙曼之吹捧的记者,你到底拿了孙曼之多少钱,竟然违背事实,违背良心的替这个所谓的名医、神医做大肆的吹捧报道,蒙蔽全国很多患者和家属,残害广大的患者,并使其孙曼之多年以来非法行医、敛财骗钱、最后导致患者死亡。可以说媒体的助纣为孽,失实报道,使其非法行医长达十多年。谁来为被孙曼之治病而冤死的老人家承担罪责,除了孙曼之这个“黑医”外,这些失实报道的媒体还有一些丧尽天良的记者,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到过孙曼之“黑诊所”的人都会发现,这里有很多像打手一样的男女青年,而且都操着不同的口音,这些人对待前去看病的患者和家属,态度极其恶劣,尤其是孙曼之的老婆,动不动就谩骂就诊的患者和家属。附近村子的一些村民说孙曼之雇佣的这些人都是慕名而来求医的全国各地青年人,这个诊所每天只挂号30个号,外地10个,本地20个,看病前先由孙曼之所谓的这些来学医的“徒弟”一一询问病人,然后做记录,最后再由孙曼之亲自把脉看病,完后开处方抓药,而中药也是孙曼之这个黑诊所独家炮制和制作的,剂量和价格都被正规的大医院、中医院量小和价格便宜,但是是否真的治病,真的如媒体报道和民间传言的“神”,则不得而知,很多附近村民说这些都是被那些没有良心的记者和媒体吹上去的,其实这个孙曼之看病并不怎样,要是真的看病很好,早被大医院请去了,不可能在这里看病。
  要不是孙曼之这个非法黑医生去年给一位老太太看病开药致其死亡的案例被曝光,渭南临渭区卫生局,还有很多被蒙骗的患者还不知道,在这个所谓的名医、神医外衣掩盖下的竟然是一个无证经营的黑诊所。据说老人家当时不想饭就去找孙曼之看病,看病前老人还给孙曼之说自己肾功能不好,按理说肾功能不好是不能服用中药的,但是孙曼之依然给老人开服中药,结果老人回家后服其所开的中药仅仅一个星期就导致肾功能血肌酐指标从380突然飙升到620,血液中毒严重,小便失禁,最后在医院抢求无效而死亡。老人的家属在悲痛之余一纸诉状将孙曼之告之渭南临渭区卫生局,这个时候临渭区卫生局才说他们一直不知道有孙曼之这个人,当老人家属提出让其查封时,临渭区卫生局工作人员一连几天回复说他们找不到孙曼之的行医诊所,而老人的女儿一次也没有去过孙曼之的诊所,但是带着渭南临渭区卫生局的人却很快就找到了这个被卫生局工作人员称之的找了很多天也没有找到的黑诊所,由此看见渭南临渭区卫生局不是找不到而是根本不愿意去找,这就是当下一些执法部门的作为。
  没有行医资格证书渭南临渭区卫生局说他们处理不了,让去找公安局,而公安局也说他们管不了,这个案件最后结局该由谁来处理,我们也将拭目以待。

这是一个网友的帖子“今日上午李可老中医来我院查房,患者是一个49岁男性,为结肠癌术后2年,在外院已化疗9次,目前有双肺及全身多处骨转移。症见:气喘,活动后尤甚,畏寒,全身多处骨痛,服美施康定120mg q12h 而不能止,纳眠差,大便粘滞不尽感,每日3-5次,小便调。舌淡,边有瘀斑,六脉沉细。李老认为其久病正气亏虚,寒邪内阻三阴,少阴肾气不藏,重在温暖脾肾,方如下:北芪120 制川乌30 炙甘草60 黑大豆30 防风30 细辛45 红参30(另) 白术90 干姜90 生姜45 大枣20个 白芍45 蜂蜜150 茯苓90 制附片45 当归50 山萸肉90 肉桂10(后下)上方加水3000ml,文火浓煎到300ml,分3次服,之后每日将细辛、附子加量10g,直到150g 为止。洋洋洒洒18味药,让我真的见识了“中医大家”的风采,不过主任尚未发表意见是否原方照用,具体疗效请见续后报道。。。。。。”


  不知道李可老先生在自己生病的时候会不会这样开方子,在自家人生病的时候会不会这样开方子,他这样开方子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哗众取宠,是他的虚荣心在作怪。开这样的方子可以起到两方面的作用,一、估计在当今中医界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开方子(对了还有一个,是李可老先生带出的那个傻徒弟刘力红博士),不管有没有效,都可以起到吸引大众眼球的目的。二、如果辨证思路没有错,可以起到明显的作用,因为用量大,药力自然猛,这是必然的。但是,李老先生忘记了他针对的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才是病,用如此猛药,即使获得暂时的疗效,甚至疗效显著,也必定给患者身体造成潜在的损害。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金庸在他的小说《倚天屠龙记》中写的张无忌给常遇春疗伤的情景,由于张无忌初入医道,只知医病,不知活人,给常下的药量过重,胡青牛说他这个方子虽然有效,但是必定折常的寿命,果然常遇春年四十而暴亡。我们且不说这是个小说中的情节,也不论金庸先生对中医的感悟有多深,但是金庸先生一个小说家也晓得物极必反的道理,也晓得毒药用量过重必然伤人于无形的道理。为什么被喻为中医界奇人的李可老先生却不能明白这个道理呢。我看张仲景先生看到李老先生的方子也会羞的无地自容吧。


  纵看中医历史长河可谓名医辈出,人才济济,但是用药不至于离谱。李东垣先生处方用药不可谓用药不多,但是其只是所用的药味多,用量却是少之又少,许多佐使药用量只有数分。叶天士老先生可谓是用药轻灵的代表,无论是新病,还是痼疾,很少见其数十味之方,一剂数斤重之量,叶老用药的经验不丰富吗?叶老对药性的把握不大吗?显然不是,因为这些名医首先看到的是一个人,治病首先要活人,而不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近代名医蒲辅周先生在他的医疗经验集中写到,他到中年才明白李东垣、叶天士为什么用药那么轻,因为病人的身体本身就虚弱,脾胃运化功能受限,甚至不全,运化食物就有困难了,何况是药,用量太大不仅起不到治疗效果,反而加重了脾胃的负担,起到相反的作用,因此治病要以顾护病人胃气为先,在此基础上用灵用巧,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这才是一个合格的中医,君不知是药三分毒乎?何况附子、川乌这些有毒之品。说到用药量大者,名医也不乏其人,我认为有代表性的应该是数傅青主、陈士铎两位。但是两位用药的量虽然大,但也不失灵巧,当大则大,当小则小,同一方中君药有的用至数量,佐使之药仅用数钱或数分。并且其用至数量的君药大多是性和、无毒、可以久服之品,如熟地、金银花、白术、山药、茯苓、人参等药。从不见在一方中无君臣之分,悉用至两。笔者自认为对各家学说略知一二,但是象李可老先生这样用药的,可谓是绝无仅有的(对了,还有他那个傻徒弟刘力红博士)。李老先生这样喜用附子,应该属于温补派,但是温补派的代表张景岳老先生看到李可老先生的方子估计也会说后生可畏,“火神爷”郑寿全看到李老先生的方子估计也会激动的从棺材里跳出来。笔者读过郑老先生的《医法圆通》,也很佩服其善用温补,但是郑先生是当补则补,绝对不是人人都要用温补(有兴趣的可以读一下)。我也很赞同在学术界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也很讨厌因为学术问题实施人身攻击。也因为陈修园先生对李东垣进行过人身攻击,好长时间不多陈老的书,虽然现在也读了一些,感觉陈修园确实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对中医有其独到的见解,为中医的发展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但是很是不幸,今天我对刘力红博士进行了人身攻击,首先向你表示歉意,但是我没有改变我的表达方式。刘博士以一本《思考中医》在当今中医界掀起了轩然大波,吸引了无数眼球,使许多学子又燃起了对中医的兴趣,起到的这些作用是无可厚非的,虽然《思考中医》中错漏百出,自相矛盾。在这里我就不说这本书了,已经有许多专家对这本书进行了客观的评价,有兴趣的可以翻翻三月份的中国中医药报,有个学者(我记不清名字了)对该书进行了指正,写的不错。


  在这里我只是想说说刘博士的临床水平。刘博士在中医理论方面确实有其独到的见解,有过人之处,但是其临床水平在下就不敢恭维了。去年广州中医药大学举行了一次经方学习研讨班,邀请了刘博士,笔者也怀着激动的心情听了刘博士的讲座,说句实在话,听完后感觉一般。这无所谓,陈景润先生不也是一肚子学问讲不出来吗?那个时候刘博士刚刚跟李可老先生学习了几天,我感觉刘博士的最大收获应该是在李可那里学到了一个方子“潜阳丹”,在他的讲座上对李老先生可畏是推崇备至,简直当成了是圣人(从那里我知道了李可)。讲座以后,还请刘博士进行了会诊。看了四个病人,一个是门诊的心绞痛的患者,读了刘博士的《思考中医》,对刘的理论和刘本人推崇备置,因此听说刘来讲座就慕名而来,花了二百块的诊金讨到一个方子;一个是一附院的医生,慢性乙型肝炎,转氨酶时而升高;两个是一附院的住院病人(慢性肾功能衰竭和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四个病人开了三个潜阳丹,糖尿病那个病人开的是真武汤。开的方子俨然李可老先生再现,每味药的用量都在30g以上,附子用到60g。开完方子以后,给我的感觉是刘博士已经迷失了自我,他的脑子里除了李可和潜阳丹之外什么都没有了(对了,在讲座上刘博士还说,在来的火车上他的研究生给一个乘客开了潜阳丹,真是一师之徒呀)。后来,病房里那两个病人都没有他的药,因为主任都不敢在他的方子上签字。那个心绞痛的患者完药当天就住进了一附院急诊科,因为突发晕厥、心脏骤停,在急诊住了将近一周,心率一度在30次左右徘徊,差点没有装起搏器。本院的那个医生倒是坚持了一段时间,但是由于症状没有改善,转氨酶飚升,而不得不停止了服药。呜呼!刘博士呀,你太可爱了,你怎么咬住“潜阳丹”就不放嘴呢?你不知道肝脏体阴而用阳,肝病患者不可过用热药吗?你难道就没有读过王旭高先生对治疗肝病的论述吗?你没有学过一贯煎吗?不知道治肝以养肝阴、调肝阳为首要吗?附子用到45g,嗨!我们中医未来的泰斗……


  我写了这么多并不是仅仅对李可、刘力红担心,而是为我们的广大中医学子担心,现在李、刘的学说已经被传为了一个神话,我不仅想起了几年前的《发现黄帝内经》和胡万林,那个事件给多少人带了希望,又给多少人带来了痛苦呀!今天又出了《思考中医》和李可,虽然二者不同,但是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注意呀!《内经》中说:调和阴阳,以平为期。中医的精髓是在调和平上,而不是一味的蛮补。圣人张仲景说:渴欲饮水者,少少与饮之,令胃气和则愈。大家不要小看这一句话,这一句话也许老师没有给你仔细讲过,也没有引起你的注意,但是其中却包函着中医理论的最高境界,渴欲饮水,表明了患者体内津液亏损,因为缺少了才有这个欲望,少少与饮之,讲的是治疗的方法,其欲饮则予其饮,但是要少少,不可过多,为什么呢?担心其疾病初愈,脾胃的运化功能欠佳,水停为饮。令胃气和则愈,这是讲的目的,这句话的重点在“和”上,这正是《内经》中调和阴阳,以平为期的具体体现。在临床上无论针对什么病人,用何种疗法,都应该依次为标准,为目的,为准绳。仲景治病用水尚且这样谨慎,何况是用附子、大黄等有毒之品。不知道李可老先生,对《伤寒论》的见地已经到达了大师级高度的刘力红博士,对仲圣的这句话如何理解?也不知道仲圣看到刘博士这个传人的方子有何感想。


  笔者祖国医学的精髓是和,是调。过寒、过热、过攻、过补都不是祖国医学的真谛。我们在历史上这个亏已经不少了。以刘完素为代表的“寒凉派”的兴起是为了纠正局方的温燥之弊,张从正倡汗吐下三法是因为时医补法盛行,生灵含冤,薛己、张景岳等倡温补流弊无穷,叶天士才作《景岳发挥》……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希望后学末导覆辙,中医是神奇的,也是平淡的,神奇是因为其疗效,平淡是因为其方法。不要刻意去追求方子的奇特,不是谁的胆子越大、谁敢开附子就是好的医生,而是谁能在损害患者身体最小的情况下治愈疾病才是好医生。学好中医没有什么捷径,好好读书,好好临证,多思考,多总结才是一个最有效的方法。

关于近来攻击中医生的一篇文章
  这位楼主,读了你和你转载的文章,有些观点我是赞同的,包括你说的中医应当在第一线去救治病人等。但有些观点我个人认为你的认识有偏颇。
  首先缘由渭南的孙医生,说一说证件问题。
  目前的医师证一定要是院校毕业的才有资格考。也就是说要成为医生就一定要通过院校教育。这个条件就使大部分的民间中医,以及家传、自学的人无法取得医师证。但这一个群体的医生往往都有一些水平,甚至有的水平还是很不错的。当然了,其中良莠不齐,水平差异也比较大。更有不少人浑水摸鱼、招摇撞骗,以致伤害了民众的心。
  院校教育好不好我们这里暂先不讨论。我认为院校教育确能起到规范医疗行业的作用,让一些招摇撞骗的人无空子可钻。我个人也认为,医学乃性命之学,必须有系统的、全面的医学知识才能真正称得上医生,才能真正去行医。这样才无愧于我们的良心。
  但我们目前的医师证不过是一个证件而已,不代表没有证件的人就没有行医的水平。我们也不能因为一个证件,就把很多确有水平的医生挡在门外。医师证的出现才几十年而已,以前的中医没有证件的说法,却也行医了几千年。所以不能以一个证件一棍打死。
  孙医生很可能是无证行医。据我所知孙医生是自学而成,自学自然是无证。这个牵扯到政府的政策问题。目前政府对民间中医的证件还是卡得非常严,应该说没有从院校出来极难拿到证,目前虽然有师带徒三年可以考证,但过程相当曲折。如果这个医生确有水平,医学各方面素质都比较全面,我想,政府该通融发证的还是要通融。这样做对人民、国家、中医行业都是有好处的,不一定非得通过那个考试。中医执业医师考试,大凡医疗行业内的人都知道那个考试对临床没什么用。
  孙医生没证不代表他没水平,他不具备救治病人的能力。相反,他很可能看好了不少病,解决了不少人的病痛。渭南我没实地考察过,大家可以去问问。我也希望曾经被孙医生治好的病人能够为他说一句公道话,希望每个人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个人看过他的医案,看过他写的东西,是一个有一定水平的人说出来的话。
  如果因为一位医生没证,或者因为一件医疗纠纷就把一位医生定性成什么什么了,我想这样做事情、评判一个人就有失公正。
  我大概浏览了这一起医疗纠纷,应该说孙医生没有什么责任。肌酐在没看病前就高达三四百,这已经是中重度肾炎了,并且已经快到肾衰竭的程度。这种病人,就是在西医来看也已经不可能挽救,只能拖延时间。西医的治疗方法基本就是透析。这些大家可以去网上查。另外,患者已经八十余岁。这么高的年龄,又有这么重的肾炎,基本是不可能挽回了,目前全世界最高的医疗水平都无济于事(将来不知道)。这个患者在住院时就已经是这个状况,并出院之后因为不下饭前往孙医生处看诊,服药一周后去世。我不知道孙医生当时开的什么药,但据我所知就三十多块钱。如此便宜的药一般都是常用药(因为中药里有毒的药还是比较贵的,因为有采集、保管等各方面成本),从我看孙医生的病案,知道他用量小,不可能造成那么大损害。。关于中药的毒性我这里先不说,因为这一点不是一下两下能说得清楚的。但中肯评价起来,中药的毒性总体是比较小的,至少比一些西药的副作用小。
  重病肾炎的病人,特别是快到肾衰、尿毒症的病人,很多人都会出现食欲不振。又因为肾功能重度受损,不能排泄身体毒素,所以极容易影响心脏,造成心脏骤停、猝死等。这些临床特征在肾病专业里已经是公论。但如果因为去世前了某医生的药,就说某医生的药害死的,我想这未免有点过于牵强附会,结论也下得过于武断。大家想想,一个八十几岁的老人,又几近肾衰,了一点中药就归咎到中医头上,这样判断事情公正吗?说轻点是不公正,说重点有诽谤、诬陷之嫌。如果有位老人,去世前喝了一杯水,就说是喝水害的?抑或说是哪个端水的子孙的错?甚至说水有毒,或那个子孙毒心害死老人,这样合理吗?文章动不动就把孙医生说成是黑医生等各种人身攻击,我觉得是相当不妥当的。希望大家冷静思考、判断。我相信人人都是明理之人,包括这位失去母亲的家属。
  对人的死我们只能遗憾,很多时候医学就是有局限的。人永远不可能战胜死亡,除非非常人。人从一生下来就是往死走,这是自然规律,也是必然的。做一个医生就是守护每个人看都能否颐养天年。一个医生尽力了,还是无法挽回,那真是叫回天乏术。我们要学会认命。我自己的奶奶因为大肠肿瘤,近九十岁动了手术,手术相当成功。但一年后我奶奶过世了,没有活到家人期望的九十大寿。能说是医生的问题吗?这种结果是医生期望的吗?我说不是。这已经是当时我们想到的最佳治疗方案。相反,我还很感谢当时手术的医生,因为他们担了很大的风险做了这个手术。子曰:“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希望大家都能多替别人考虑,不要起不必要的纠纷和怨恨,包括医生,包括病人。这样医患环境才会更好。
  那个病人我听说也在当时住院的医院闹,说医院没有告知病情。这么重的肾炎,医院没有告知是不可能的。我待过医院,这种事情医生不可能绝口一句不提。大家都有去过医院,可以评判。如果这位家属还要诬陷医生没告知病情,我想很说不过去,说明是个不太地道、不太明理的人。

  其次说一下李可老中医和刘力红医生。
  从另一个方面讲,医学是无限复杂的,以我们人类的智慧,不可能永远探知人体的全部奥秘。医学都是在不断进步的,以前认为绝对对的事情,现在被证实出来是有害的。不管中医西医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并且据我所知,西医这种事情更普遍存在。一棍子打死现在的西医,这样对吗?
  医生是人,不是神。犯错是很正常的事情(当然,这里不是给医生说辞。医生在看不好病时应当反思自己)。一位医生就是不断在探索医学,不断的进步。但世间的理就是不完美,不完善的。人类,不管是什么人都不可能把不管哪一件事都做到完美。那这个人一定是神,不是人。
  古人云:重病用奇法。普通的病那就是应当用普通的方药。先看一下李老看的是什么病:“结肠癌术后2年,已化疗9次,目前双肺及全身多处骨转移”。
  这么重的病我想大家都会略知一二。李可老中医的用药用法不是哗众取宠。相反,他是冒着极大的风险在破格用药,看是否能挽救病人生命。李可老中医的治疗水平很多人都有目共睹,也用他的方实验过,取得良好效果。如果因为几个病人没有救回来,或者服药出现反应就一味抹煞。或者抓住别人的短处不断批判。我想这样评判是不中肯的,包括刘力红博士的事情。

  另外,楼主的有些认识我也想做一些纠正:
  一、西医认为的肝脏和中医的肝不一样。它们其中或许有重合的地方,但肯定不是完全一样。王旭高的治肝三十法,是指中医的肝。是不是适用西医的肝功受损还有待商榷。
  二、楼主说的“谁能在损害患者身体最小的情况下治愈疾病才是好医生”,这句话说对的。我再补充一句:只要这位医生在治病的同时能够尽力减小对患者身体的损害,就是个好医生。发心最重要。
  三、楼主最前面说罗大伦先生时,我觉得讲得挺对。但我想说,人各有志,罗先生并没有做什么对中医有害的事,不能因为每个人的选择就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对学中医之人应当站在第一线去治病救人,这个讲得很对。中医目前最缺少实战实干的医生。“有本事在中国的医疗圈子里,用自己的立竿见影的治疗水平充分证明中医的疗效要远远超过西医”。但楼主想过没有,要想治疗水平超过西医,需要什么样的中医?目前濒危的病人大部分都是西医接手。中医要接手,就像我前面说的,“重病用奇法”。用小剂量就想救治急危重症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楼主认为可能,那就是你从来没做过临床!楼主所说的“用药轻灵”,是用于普通病,或不是特别重的病。我也赞成一般的病就一般的量就可以。但要想治疗水平与西医媲美或超越,就一定是非一般之法!
  四、我非常赞成楼主说的:“这种治未病的断章取义的做法,也只有这些不学无术、没有真才实学的中医博士学者们披在自己身上的遮羞布而已。”楼主在希望中医做强做大的同时,又不加考证地发表对一些中医生的言论。楼主自己也坦言讨厌因为学术问题进行人身攻击,但楼主的通篇文章都是不断的对这些医生人身攻击。这样对吗?文章末尾楼主也表示歉意,但如果真的表示歉意的话,楼主应当选用平和的语气和文词来说事情。文字是可以改动的,不象有时候一时情绪激动,错话回不了口。

  最后,我想说的是,论坛是个公共场合,所以不管真的、假的东西都会扩大其影响。所以我觉得在一个事情还没有真正弄清楚或定论之前,最好不要随便在公共场合发表言论,特别是偏激的言论,或人身攻击,如敛财、骗子什么的话,会损害他人的名誉。不要以为遥遥千里别人找不着。如果当别人攻击你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个人觉得这样非常不妥。希望大家都能理智说话。
  在碰到各种对一些名医、中医的言论时,不要动不动就一刀切、一棍子打死,多去看另外的一面,多想,理智的思考。我想这种态度不单单是在看待中医问题上,在看待所有问题上都应该如此。我这里无意替谁说好话,站在哪一方,说得有没有道理大家可以评判。
  另外,网络上的枪手,我也想告诉你们,趁早收手,不要做这些无谓、无聊、缺德的事情。当你攻击别人的时候,有一天你或许也会被人攻击。善恶之报,会像影子一样跟着你。


  一位中医行业的无名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johnney908  > 待分类1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拨云见日的苓桂术甘汤
刘力红实际上是中医界的胡万林
感冒后长期咳嗽
中医治不了现代人的愚昧
治疗心脏病也要分清阴阳(2009-06-24 21:10:46)
经方与现代临床系列讲座20081221阅素灵老师主讲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