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梭罗:瓦尔登湖畔的漫游者

2006-02-15

那是1845年的春天,年轻的梭罗向作家阿尔柯特借了一柄斧头,独自走进瓦尔登湖畔的森林深处,在那里,他以28、12美元的投资买了一些必备的用具,以自己的劳动砍伐了许多白松来做他的建筑材料,仅仅一个月的时间,梭罗即修建了一座小小的木屋,从此开始了自己离群索居的生活。刚刚搬进这座朴素的新居,梭罗即在自己的日记中喜悦地写道:“那是愉快的春日,人们感到难过的冬天正跟冻土一样地消溶,而蛰居的生命开始舒展了。”
   瓦尔登湖是美国马萨诸塞州的一处十分幽静的名胜,早在几年之前,梭罗就看中了这个美丽的所在,他希望自己能够有一天蛰居于此,平心静气地研究自己的学问,感悟生命的真谛,现在,他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梭罗是一位带有诗人气质的哲人和自由主义者,他把自己简陋的林中小屋视作了神仙的居处,他能够听到屋外有仙女曳裙而过的声音,即使是那扫荡山脊匆匆而过的风声,在他听来也不啻于天上人间的音乐片段。诚然,梭罗在瓦尔登湖畔生活的两年多时间既是寂寞单调的,同时又是丰富多彩的,夏天,他常常从早晨开始就坐在自己阳光灿烂的门前,从日出坐到正午,坐在各种树木之间,聆听着鸟儿歌唱,在没有打扰的宁静氛围之中凝神沉思,享受着心灵的饱满。晚上的时间他常常去湖中荡舟弄笛,或者游泳、垂钓,躺在船上凝视星星、与晚风对话。他说“那种日子里,懒惰是最诱惑人的产业,它的产量也是最丰富的。我这样偷闲地过了许多个上午,我宁愿把一日之计在于晨的最宝贵的光阴这样虚掷;因为我是富有的,虽然这话与金钱无关,我却富有阳光照耀的时辰以及夏令的日月,我挥霍着它们;我并没有把它们更多地浪费在工场中或教师的讲台上,这我一点儿不后悔。”冬天,当暴风雪来临时,梭罗又开始充当动物学家和气候学家的角色,他怀着一颗好奇的心灵,兴味盎然地观察着大自然的四季更替,感受着那种无法形容的柔和之美与“脆弱的精致”。梭罗常常在雪地里步行几英里,只是为了赶赴同白桦树的约会,他在火炉边度过自己的冬夜,有时也会把无家可归的禽兽请进自己的小屋,为它们作冬夜的庇护,于是,那些山雀和松鼠成为梭罗最要好的朋友,以至于有一天一只麻雀飞到了梭罗的肩上,竟让他感到了一次最难得的光荣。这样愉快的日子在一天天流逝,梭罗在自己的日记中欣喜地写道:“大体上,虚度光阴,我不在乎。白昼在前进,仿佛只是为了照亮我的某种工作;可是刚才还是黎明,你瞧,现在已经是晚上,我并没有完成什么值得纪念的工作。我也没有像鸣禽一样地歌唱,我只静静地微笑,笑我自己幸福无涯。……我的生活本身便是娱乐,而且它永远新奇。”
   在瓦尔登湖畔,除了阅读、漫步、与大自然对话,梭罗生活中的另外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劳动。不过,对于劳动,梭罗从来不把它当作生活的直接目的,而只是当作获取生活必须用品的一种手段。他在湖畔小屋每周平均的生活费用是27美分,这些钱只用于他自己不能供给的生活必需品,除此之外,他既不需要任何多余的东西,也不再进行任何多余的劳动。所以,梭罗每年真正用于劳动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六个星期,整个冬天和大部分夏天,他都沉醉在一种自由的状态之中从心所欲地生活,而他的所有,则除了这间简陋的木屋,还有一张床,一张木桌,三只凳子,一面直径三英寸的镜子,一把火钳和柴架,一只壶,一只长柄平底锅,一个煎锅,一只勺子,一只洗脸盆,两副刀叉,三只盘子,一只杯子,一把调羹,一只油罐,一只糖浆缸,还有一只上了日本油漆的灯,这些,也就是梭罗的全部家当了。如果单从物质的层面来衡量,梭罗的确是清贫的,但他无疑深爱着这种简单的生活方式,而且,他知道什么才是自己真正的需要。在梭罗看来,财富大多只是身外之物,是对个人自由的一种拖累与妨碍,他认为欲保留自由之身,就应该最大限度地远离物质诱惑,他说“多余的财富只能够买多余的东西,人的灵魂必需的东西,是不需要花钱买的。”所以,有些人虽然看起来非常阔绰,但他们的精神却贫困得可怕,他们虽然积蓄了一些闲钱,却既不懂得如何利用它,也不知道如何摆脱它,因此,这些人也不过是为自己铸就了一副金银的镣铐而已。梭罗以自己的行动告诉世人,物质生活并非是决定幸福的唯一条件,在简陋的环境中也同样可以酿造幸福,也同样能够生活得非常富足,当然,也正是在这样简单而富足的生活之中,梭罗才能够吸取到生命的精髓,才能够避免自己的人生意义在繁琐的世俗生活中消磨殆尽,而他所精心培育灌溉的心灵,也才能最终开出智慧的花朵。
   我已经记不清自己阅读过多少次《瓦尔登湖》了,每当自己沉溺在这个喧嚣奔竞的世界中,并因为那些世俗人事的纠缠而变得烦躁不安时,我总会设法让自己沉静下来,重新阅读几章《瓦尔登湖》,而每一次的阅读,梭罗也总会带给自己一些极不同的感受。的确,梭罗的心态与商业社会的精神原是格格不入的,商业社会一方面无休止地追求物质利益最大化,另一方面却是个人精神的极度空虚与自然权利的极度匮乏,与梭罗的人生境界相比,我们的确得到了许多,但我们同时也失去了更多;我们得到的只是一些与生命无关的东西,而我们失去的却是生命中至关重要的幸福、充实与饱满。而对于梭罗,精神上的需要显然更甚于物质上的需要,所以他总能怀着一颗敬畏、悲悯之心坦然面对自然,且把自己还原为大自然的一分子,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梭罗与中国古代的陶渊明非常相像,他们都那么热爱大自然,也都义无返顾地走向了大自然,他们都没有违背自己的天性,也都为自己的需要而活着。
   平心而论,《瓦尔登湖》的确是一本极静极静的书,在一般情况下,我读书原是可以适应任何环境的,但读这本书却怎么也不行,一丁点儿的声响都会影响到自己的思绪,因为梭罗的文字是那样的寂静,那样的旁若无人,也只有同样深谙寂静并真正热爱寂静的灵魂,才能够走近这些文字。所以,我觉得,当你拿起《瓦尔登湖》准备阅读时,你不妨还是首先读读梭罗写在木屋招牌上的那句话:“招待人,不招待他的兽性。有闲暇与平静心情的人有请,要寻找一条正路的人进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kyo  > People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推荐阅读 |梭罗《瓦尔登湖》
让心灵宁静——读《瓦尔登湖》
以读书的姿态生活
无用的哲学能带来理性的思考——《瓦尔登湖》
瓦尔登湖漫步
119.笔记大自然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