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权:好老板、坏老板

2015-12-16


作者:张正良

来源:企业观察家2015年11月刊



称帝前,孙权知人善任,唯才是用,善于纳谏,是个好老板;晚年的孙权,昏聩独断、疑神疑鬼、唯我独尊、轻率嗜杀、骄奢淫逸,蜕变成一个十足的坏老板。这一蜕变,直接加速了东吴的覆亡。

曹操、刘备、孙权是三国时期三大公司的老板,三个老板都非同凡响——胆识过人,理想远大,知人善任,且个人魅力突出。

曹刘自不必说,当年曹操当着刘备的面直言不讳,“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这话有见地,能在乱军中脱颖而出,灭二袁、诛吕布、取汉中、定凉州,天下三分有其二,唯才是用,“挟天子以令诸侯”,致自家公司资金雄厚,人才辈出,曹操的文韬武略,自非常人能及。

刘备呢,虽出身寒微,但借助皇叔名号混世界,宽厚仁惠,不折不挠,视兄弟如手足,惜才重才,借荆州、据西蜀、抢汉中,那也是戏份很足的人物。

与两位前辈比起来,孙权于后世的人气确实没那么旺,连对其推崇备至的辛弃疾也说:“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这话摆明了,跟人家老曹老刘比,孙权还有一点点距离。距离当然有,主要表现在人格魅力上,但孙权确实是一个难得的管理奇才,一个小小的江东被他经营得风生水起,神来诛神,佛来灭佛,成了三国中存续时间最久的一方,这么说吧,孙权在公司经营管理上丝毫不输于曹刘,至少其统治前期如此。

好老板

后世多有唱空孙权者,以为其不过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富二代”,承父兄之烈,守成而已。此论不能说完全无理,但忽略了一个本真问题:孙权更是一个“创二代”。

当年,长兄孙策突遇刺,江东危机四伏。孙权此时仓促接手,艰险可想而知。是时唯有会稽、吴郡、丹杨、豫章、庐陵,然深险之地犹未尽从,而天下英豪布在州郡,宾旅寄寓之士以安危去就为意,未有君臣之固。江东不小,真正听命的地盘并不大,且寄寓江左的四方英豪还没归附,大家都看着呢,一旦孙权不逮其望,则如潮退,大势去矣;其时,四方军阀虎视眈眈,稍有不慎,内忧外患齐至,大势亦去;江左大姓婚姻相接,对孙氏战功多有畏服,非诚心与之共生死,但有风气,难保不随之而动;此外,孙权周围皆是跟随父兄多年的老将,或战功赫赫,或老谋深算,而孙权接权杖不及弱冠,乳臭未干……但年轻的孙权却迅速取得张昭、周瑜、程普等的信任,得其死力,招延俊秀,聘求名士,分部讨贼,稳定了局势,且攻取了江夏,诛杀了黄祖,报了世仇。以此而论,孙权的危机处理能力超出常人,这对任何一个创业期的企业来说都十分重要。

当断则断、有胆有识,顾全大局、能屈能伸,知人善用、奖罚分明,礼贤下士、恩威并重,所有成功企业家必备的标签在孙权身上几乎都能找到。

孙权遇事极为沉着,关键时刻头脑清醒,半点都不糊涂。

历史其实只给了孙权短短六七年时间。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七月,已经廓清北方的曹操挟余威南下,企图一举消灭刘表和孙权,统一天下。也该曹操成事,正当其疾趋宛、叶时,刘表病逝,荆州群龙无首,其次子刘琮看形势不妙,不战而降。荆州水军数以千计的蒙冲、斗舰悉归曹操所有。江东与曹操相较,唯一优势就是水军,曹操占荆州后,江东其时已无险可依。

唇亡齿寒。曹操得荆州水军相助,军势更盛,直逼东吴,江东议者皆望风畏惧,以为不敌,多劝孙权迎之。孙权力排众议,果断出击,派鲁肃、周瑜、程普等人,以破釜沉舟之气势,联合刘备与曹操一决雌雄,赤壁一役,以少胜多,大败曹军。

然而,劳神费力击败曹军,胜利果实却让刘备抢了去——趁着孙权追败之际,刘备迅速抢占了荆州大半地盘。这让江东诸将无法接受,好在刘备许诺一旦有安身立命之地,即将荆州归还东吴。其时,局势十分明朗,孙、刘两家只能联合抗曹,双方一旦内讧,势必为曹操所趁。孙权知道利害,只好隐忍,甚至为固好,不惜把妹妹许配给比自己大二十一岁的刘备。为了东吴的长治久安,老板孙权勇于牺牲,敢于牺牲。

能上能下,能屈能伸,逆境面前,孙权不惜屈身忍辱。建安二十四年,孙权一时兴起,诛杀关羽,抢回荆州,知道西蜀不会善罢甘休,赶紧向曹操示好,魏文帝曹丕践祚后,东吴明确称藩,如此低眉,孙权显然有自己的打算——调低身态换取支持,至少中立,不至于蜀军压境之时,腹背受敌。

作为一家创业公司老板,孙权在知人、用人及人才管理上是一个超高手,慧眼识珠,见微知著,知人善任,唯才是用,以致终其一世,小小东吴人才辈出,文官竭其智,武将尽其能。

周瑜乃长兄孙策连襟,忠心耿耿,胆略过人,有独断之明,出众人之表,实属奇才;鲁肃胸有四海,深谋远虑,筹略过人,此二子深得孙权赏识,遂大用之。其时曹操大军压境,孙权用人不疑,不惜以举国之兵委之,要其便宜行事,赤壁一战,二人不负其望,火烧曹军,追亡逐北,一战而成鼎足之势。

吕蒙本一小卒,姐夫邓当死后,张昭荐其代之,拜别部司马。也是吕蒙用心,孙权统事后,因为诸小将将兵少,欲并合之,吕蒙借钱为士兵做衣,统一行装,陈列赫然,深得权心。又英勇善战,不避生死,在孙权的劝说下,苦读策书,遂为东吴肱股,诛贼讨罪,径取荆州,战功赫赫。

吕蒙死后,刘备倾国来袭,东吴震动。孙权果断开始用小将陆逊,赐以尚方宝剑,用兵之事,一以委之,从不干涉,结果夷陵一战,火烧连营,刘备殒命。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孙权能抚士,亦善养士。公瑾英烈,则以举国之兵委之;鲁肃仁人,则推心置腹,以为兄弟;吕蒙、蒋钦勇猛干练,不修书传,则以身相劝,致其折节好学,并作国士。是以,江东才俊人尽其才,才尽其用,人人思奋,个个效力,江东虽小,才不乏人。

孙权不仅能识人,善用人,更能及时化解内部矛盾,消除隐患,把自己人拧成一股绳。

甘宁原本跟随黄祖,在与孙权作战时,曾射杀东吴猛将凌操,归顺后,凌统之子数欲杀之报仇,孙权屡为劝解,并及时把甘宁派离他处,以免二虎相斗;其后,孙权亲统大军与曹军作战时,凌统冲锋在前,被曹休射了冷箭,乐进拍马取之,亦被东吴射落,凌统被抢回后,面谢孙权,孙权以功归甘宁,使得二将尽弃前嫌,结为生死。

周泰乃孙策旧将,服事恭敬,数有战功,胆气过人,曾以身蔽权,救免于难,身被十二创,良久乃苏,权深德之。后从讨黄祖,拒曹操、攻曹仁,皆有功,又于濡须击败曹军,后留督濡须,拜平虏将军,大将朱然、徐盛并在所部,并不伏。孙权案行至濡须坞,与诸将宴饮,酒酣之际,“权自行酒到泰前,命泰解衣,权手自指其创痕,问以所起。泰辄记昔战斗处以对,毕,使复服,欢宴极夜。其明日,遣使者授以御盖。于是盛等乃伏。”

孙权亦为人宽容,如对待托孤之臣张昭。赤壁大战前主降,彝陵大战时怀疑同僚诸葛瑾投奔刘备,还阻止孙权又开始用年轻的陆逊。仅主降一项,在很多心胸狭窄的人手里,张昭只怕身首分家,而孙权并没太放心上,不但没怪罪,还能继续尊崇,实属不易。

在治国方略上,孙权也十分豁达。敢于用人,善于纳谏并付诸实施。譬如,采纳属下建议,兴修水利,开凿东渠,既便于内河航运,又灌溉了农田;大力发展造船业,并与海外建立友好邦交。孙权还采纳陆逊的建议,扩大屯田面积,多次宽赋息调,并将自己座驾的八头牛减为四头,用于耕地。亲自耕田,提倡“与众均等其劳”,这些举措,激励了士气,促进了经济的发展,提高了国力。

志向远大,临大事而不乱,知人善任,敢于放手,礼贤下士,善于纳谏,可以说,称帝前的孙权完全是一个有为企业家的形象。

坏老板

《诗经·大雅·荡》曰:“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半生英明的孙权也没能逃脱这一宿命。

到了晚年,孙权性情大变,独断专行,猜疑成性,昏聩嗜杀,把好端端的东吴搞得人心惶惶,动辄得咎的政治局面让东吴万马齐喑。可以说,东吴是成也孙权,败也孙权。

晚年的孙权,怀揣着坏老板们的大部分“法宝”——昏聩独断、疑神疑鬼、唯我独尊、轻率嗜杀、残害忠良、好大喜功、骄奢淫逸、为所欲为。

也许是权力让人异化,称帝后,孙权先前谦虚谨慎、用人不疑的秉性慢慢消退,取而代之的是疑心重重,果于杀戮,看谁都不顺眼,对谁都不放心。为提防权臣,孙权突击提拔了很多小人作耳目,让他们天天盯群臣,监察言行举止,随时禀报,小人大权在握,随意罗织罪名,滥杀无辜,残害忠良。

这种特务统治,搞得人心惶惶,破坏性极大,从根本上动摇了东吴的根基。仅一个叫吕壹的刀笔吏,就把东吴搞得鸡犬不宁。吕壹最早负责审核各州郡上报的文书,鸡蛋里挑骨头,大搞文字狱,亲手把很多大员送进大牢。

就是这个吕壹,后来由于表现出色,又负责监察百官、处理刑狱,成了名副其实的特务头子。仗着孙权撑腰,吕壹为所欲为,随意征税,吃拿卡要,想办谁就办谁:丞相顾雍被他诬陷后遭软禁,大将军陆逊经常被吕壹呼来唤去责问查账。其他人更不用说了,时刻徘徊在鬼门关前。若不是吕壹冲昏了头脑,陷害驸马朱据的恶行败露,被心惊的孙权下令处死,其对东吴的危害还不知到什么时候。

太子孙登死后,孙权立孙和为储,但又十分宠幸鲁王孙霸,行制与太子等同。于是孙霸有夺储之心,与孙和渐渐不和。其后,二宫相争直接引发朝中大臣因分别支持太子和鲁王而分裂。最终,孙和被废,孙霸被赐死,孙权改立幼子孙亮为太子,为其后东吴的大乱埋下了伏笔。

丞相陆逊、太常顾谭、太子太傅吾粲、无难督陈正和五营督陈象、太子辅义都尉张纯都劝谏孙权无果,最终顾谭被流放,吾粲、张纯被杀,陈正、陈象被夷灭三族,功高震主的陆逊也被孙权派人反复谴责,使其无以自持,忧愤而死,大批忠于太子的才俊惨遭清洗,后来,追随鲁王的一批人也多有被杀戮者,东吴殿堂为之一空。

滥杀无辜、骄奢淫逸之外,孙权又好神仙术,一度遣将入海求亶州仙山,导致吴国赋役繁重,刑罚残酷,由此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反抗不断。

晚年的孙权好大喜功,不安民命,根本不把老百姓(603883,股吧)当回事儿。吴嘉禾元年,割据辽东的公孙渊,派使者向孙权称臣,其时公孙渊臣服曹魏,公孙渊的叛魏行为让孙权异常自得,打算派遣使者去辽东封公孙渊为燕王,更派张弥等将兵万人支援。对此,文武大臣极力反对,但孙权一意孤行,结果使臣被公孙渊斩杀,上万将兵被其占。孙权闻之大怒,亲自远征公孙渊,好在被群臣苦苦劝下,不然不待孙皓出马,东吴只怕在孙权手里就寿终正寝了。

死命劝谏孙权不与公孙渊交厚的重臣张昭,不满其自取其辱的行为,一气之下装病在家。孙权闻知后,命人弄来泥土,将张昭家的门口堵住。张昭干脆也让家人从里边用泥土堵住,自己泥封在家。后来,孙权自觉过分,求张昭出门化解闹剧,但与其前期的虚怀若谷相比,此时的孙权已明显变得固步自封。

当年的好老板蜕变成一个十足的坏老板,因由很多,但这一蜕变的直接后果是,孙吴公司因为偏离了正确的航向,没能再前行太远就覆亡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8858660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彩绘《三国演义人物》之吴国
诸葛亮“舌战群儒”真有其事吗 ?
第二章 用人艺术(一.人策.3.鼎足江东:孙权行鲁肃战略)
三国伐交之互相移祸:吴魏弄阴谋
孙刘联盟及吕蒙之死
第四十四回 孔明用智激周瑜 孙权决计破曹操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