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的形而下和贾宝玉的形而上

  看《金瓶梅》和《红楼梦》,我更感兴趣的是两个男主人公,同样的身边花团簇锦,美女如云,西门庆形而下的解决问题,靠性,靠他的男根征服女性,属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古今第一皮匠客,直接而不掩饰,赤裸裸。而贾宝玉比西门庆高明,哲学上就占了高度,他形而上的解决问题,用情,用他的多情,也即书中警幻仙子的一个词儿“意淫”来爱姐姐妹妹们。

  西门庆的生活在继续,他勾达了潘金莲,害死了武大郎,娶了李瓶儿,顺便捞了一票财。他有了儿子,他又有了官职,他的儿子死了,他的瓶儿也死了。王六儿上场,潘六儿想着法儿把他笼络。女人们为了生活,为了争宠,勾心斗角,一个要害了另一个。一切都是肮脏,一切都是残酷,一切都是血肉模糊,有人死,有人活,适者生存,生物链一环一环,人心险恶。仁厚如孟玉楼,恶毒如潘金莲,假模假样的吴月娘,小里小气的孙雪蛾,狐假虎威的春梅,得宠而不敢侍娇的李瓶儿,她注定要死的,她的心计比潘金莲,差的太多。

  贾宝玉的生活也在继续,意淫的爱着姐姐妹妹,意淫的不肯长大,林妹妹来,宝姐姐也来了。第一次性经验也有了,性导师是秦可卿,却不实写,意识流一番,怕有淫乱之嫌,搞了个梦,一切的一切,是梦而已,而且是和神仙的梦,属于意淫,算不得淫乱。于是这一意淫,一淫淫了八十回,八十回的姐姐妹妹,八十回的花样儿翻新,今儿闹翻了,明个和好了,做诗绘画,听曲儿过生日,深门大院的贵族生活,就在这胡琴咿呀里,琐琐屑屑,反反复复,做一道茄子菜般,来回往返,时间更迭,不肯罢了。

  《金瓶梅》之悲,始于第六十二回,李瓶儿一死,西门庆的死期矣不远了。直至到第七十二回,西门庆一死,吴月娘一个一个的卖了这些小妾,一时间花落水流红,岂止是闲愁万种?命运滑向了不同的轨道,个个残不忍睹,鲜血淋漓。但不忍睹也得睹,残忍的后面,是更真实的人性和生活。

  《红楼梦》之悲,起于五十五回,家乱始起,但也现实主义频呈。就我个人,更喜欢看五十五回后的东西,我想看贾宝玉怎么长大,众姐妹如何成熟,也就是这五十五回后,耳软心软的尤二姐,妖媚刚烈的尤三姐,隆重登场。说实话,我喜欢尤三姐比喜欢《红》里的任何一钗尤甚。她的生死自主,岂是那些娇小姐可以比拼?对爱对性,她兼收放自如,这样的女人,不是会做几首诗词的小女儿心态可以比拟的。

  〈红楼梦〉里,贾宝玉八十回的不愿长大,使得后四十回,看上去纯粹是个多余。不是续的人续的不好,就是曹雪芹本人,我都怀疑,他想不想给这个梦一个结局。宝玉总说“女儿是水做的,男人是泥作的,”可见这水不能让泥玷污了。可时间在流动,红颜总会老,水终是要给了泥,与泥合成一团,就此成了贾宝玉和作者眼里的污浊,怎么办?要水永远是是水,只好停在那儿不动。这就如童话故事的结尾,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于是嘎然结尾。把水写的泥混在一起,那是多么不堪入眼,大煞风景的事情,人间一大梦,就此不要醒。宝玉不喜欢女人,只喜欢女儿,这种心态,林妹妹也嫁他不得,即若嫁了,那也是悲剧里的悲剧,悲的一塌糊涂。他怎么能日日看着红颜老?他意淫的岂是林妹妹一人?他恨不得天下所有的女儿供他意淫。

  就我看来,宝玉注定要出家,不出家怎么办?不出家从形而上沦落成形而下,从贾宝玉沦落成西门庆?不,不,不,那多么糟蹋我们的审美图景,也糟蹋了贾宝玉的意淫,更违背了曹雪芹的本意。

  看这两部书,我觉得应该注意里面的人物年龄,西门庆登场时年纪二十六七,而贾宝玉十二三岁,西门庆死时三十三岁,而贾宝玉,按续里第一百二十回贾政说:“岂知宝玉是下凡历劫的,竟哄了老太太十九年!”,可知出家时是十九岁了。在古代,西门庆的年龄,基本上属于现在的中年,而贾宝玉则是属于年轻人。

  青春总是美好多梦,脆弱易感,一如流行感冒。而青春总会走,岁月催人老,年华老去,我更喜欢《金瓶梅》这部严肃而深刻的现实主义的成人作品。〈红楼梦〉对我来说,是一部目前中国最伟大的言情小说。我爱它,喜欢它,如同喜欢过过往的青春。但〈金瓶梅〉比〈红楼梦〉更触目惊心,它不是个梦,它是如此现实,西门庆就在不远处,潘金莲就在不远处,孟玉楼,吴月娘。。。。。。个个人物,扑面而来,他们不但活在那本书,并且活在当下,亦或会活在永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地球乘客315  > 红学苑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百家谈红】意淫的哀伤(下)
贾宝玉和西门庆, 谁才是“天下古今第一淫人”?
“眼泪还债”是一种实践
试谈“意淫”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