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大明王朝1566》中, 政治斗争血雨腥风, 诸多首辅鲜有善终!

“当明朝经过创作的阶段而固定下来时,朝廷的主动部分实为百官臣僚之集团而不是君主。”有明一代,自从朱元璋废除在历史延续 1500 余年的宰相一职之后,内阁渐渐成为明帝国的权力中心,而明朝内阁权力的顶峰时期恰是在嘉靖朝。

嘉靖十七年,朱厚熜下令在宫内文渊阁建立了内阁办事的专门机构,严禁朝臣(包括翰林官员在内)擅入,内阁真正成了密勿之地。据《明史·职官志》载,内阁在‘嘉隆以前,文移关白,犹称翰林院,以后则称内阁矣。这段时期是明朝历史上号称阁权最重的时期,也是首辅权力极度膨胀的时期。这自然是因为嘉靖炼道修玄之故,但其只是将权力下放而绝非旁落。嘉靖一朝总共有过十二位首辅,在明朝皇帝中仅次于极端不信任臣下的亡国之君崇祯帝,这说明世宗本人之弄权,更说明嘉靖一朝阁臣首辅竞争之剧烈。

嘉靖时期,每一位首辅的上台都伴随着血雨腥风,政治斗争的你死我亡使得诸多首辅鲜有善终。《大明王朝1566》讲述了嘉靖朝最后六年时间的故事,却有嘉隆万三朝四位首辅登场,其以精妙的艺术手法再现了阁臣派系间云谲波诡的残酷斗争。历史上的严嵩,与其子严世蕃携手弄权,以耄耋之年把持嘉靖朝二十年朝政,是嘉靖朝在位时间最长的首辅。而剧中的严嵩虽尽显老态,却老而弥坚,欲显精明,倒是严世蕃及其党羽不断挖坑断后路,最终无力回天。剧集如此塑造,是为了在短暂的篇幅中尽力呈现历史上的严嵩之应有面貌。

而作为真实历史与剧集中同样呈现出的严嵩最大对手,剧作者也对徐阶进行了最大的还原。史学家卜健所著《明世宗传》对这两位劲敌有这样一番描述:“他(严嵩)擅于上结帝意,徐阶亦为世宗宠信;他待人阴柔险巧,徐阶亦谦和其表,不动声色;他处处设置牢笼,徐阶亦时时加以提防,且敢于反制;他网罗爪牙,徐阶广交直臣与能士,亦注意结纳大内近幸……他们都是皇上亲用依赖的重臣,然严嵩老了,而徐阶年富力强;严嵩及其党羽误国害民,而徐阶则尽力保护善类,广结善缘。”这段话极好的概括了历史上的徐阶面对严嵩各类手段的举措,更是剧集中徐阶形象的完美印证。

《大明王朝 1566》中的徐阶,匿于严嵩权势之下,表面对严嵩极为敬重,同时极力揣摩圣意,与吕芳交好,张居正、赵贞吉皆为其弟子,也对胡宗宪推心置腹。剧集中的两人,表面一派和谐,见面嘘寒问暖,暗地刀刀见血,你死我活。《国朝献征录》卷一六有记载着这么一件事, 一天,严嵩摆酒设宴,隆重地宴请徐阶。严嵩让子孙家人跪拜徐阶,自己则举杯说道:“嵩旦夕且死,此曹惟公哺之。”徐阶急起身逊谢,连称不敢。一向审慎深沉的他当然记得瞎眼的前车之鉴,知道这种跪拜泣语的场景曾在夏府上演过。他面露惶恐,语意谦逊恳切,听不出有一丝儿应付。

这是严嵩在倒台前夕预感自己时日无多而向徐阶乞怜。剧 34 集有对这件轶事有着别样的重现,虽未有子孙跪拜,但严嵩颤巍巍的拉着徐阶的手说道:“一切就拜托阁老了”,言下自有托孤之意,面对严嵩的感慨,徐阶却是官话回复,严嵩话锋一转:“二十多年,在我手里倒下的人是太多了,做我的副手,能熬到我倒下,徐阁老,你是个难得的厚道人呐”此时徐阶无言以对,便将手抽了出来。剧集中的严嵩在面临倒台之时未像史书记载那般不堪,正是一脉继承了剧集所塑造的严嵩形象,其心如明镜,知道政治斗争只有你死我活,谁都不会高抬贵手。历史上的徐阶不仅没有高抬贵手,反而步步紧逼,最终使得严世蕃论死,严嵩也在极为凄凉窘迫的境况下孤独过世。

严党倒台后,徐阶升任内阁首辅,新一轮的权力斗争由此展开。徐阶、高拱、张居正便是历史上接下来明朝朝堂上站在最顶峰的三个人,这一点在剧最后一集有着明晰的呈现,嘉靖在给儿子裕王交代后事的第三张纸条上,宰辅之臣赫然便是这三个名字,嘉靖让裕王按照名字顺序次第用之。此三人在剧中一直都是裕王的侍讲,而真实历史上,除了徐阶,高拱和张居正也都是作为裕王府旧臣在隆庆朝受到重用,但张居正资历相对高拱较浅,其也是在万历登基后除掉高拱从而上位,于是剧集后半段所呈现的,更多是高拱针对徐阶的明枪暗箭。剧集后半段的剧情主线,还是围绕着海瑞上疏事件,但在这夹缝之中,剧作者还是运用几处或明或暗的细节描写呈现了历史上高拱的应有形象。

剧 36 集,嘉靖四十四年,朱厚熜欲从严世藩等人所抄家产中挤出银子修缮宫殿,但银两有限,时值边患动荡,且多处大灾,而官员又欠奉严重,处处要钱,内阁多番商讨,无以应对。此时高拱大义凛然,直接发炮:“国事蜩螗如此,我们还在这里扯皮!”殊不知真正大嗓门痛呼之人只有他自己一个,接着他痛斥“内阁不作为”,实则剑指徐阶一人,在一番激扬之后,终于指明目标,对着徐阶:“徐相,您老身为内阁首府,总要在皇上那里争一争吧?!还有我们这些人,身为大臣的,总要对得起大明的江山社稷和天下苍生吧?!”后面那句话,未免目标过于明显,还是把所有内阁成员带了进去。

在之后又面对看不过去替自己老师徐阶开脱的赵贞吉,直接叫板要带头上疏,赵贞吉不甘示弱说道:“你高大人忧国,我跟着就是!”其后,剧 42集,内阁奉旨审讯海瑞,赵贞吉被卷进去进退两难满腹委屈,半是公事半是私怨地庭审海瑞,结果却被海瑞以“与主审官有私仇”为名拒绝回复。赵贞吉又不敢冒打击清流之天下大不韪,只能忍辱含忿。而坐在后面的高拱,剧作者设置了无比的精彩的表情呈现,“你赵贞吉这次栽了”没说出来但都挂在脸上,而后高拱起身,又施展乾坤挪移,一句:“阁老,现在该如何办,你老该拿主意了”又把烫手山芋砸在了徐阶身上。

虽然剧作表现的是嘉靖朝后期的事情,主要寓意也旨在隆庆朝的权力争斗,但对高拱和张居正人物关系的历史,剧作也特别进行了呈现,二人本是团结在裕王和徐阶身边的铁杆萌芽,但随着阶段性目标——倒严的达成,不仅是徐阶和高拱,也包括高拱与张居正,目标与关系都发生了演变。同剧 36 集,裕王因嘉靖身体不快而紧闭府门避嫌。高拱在门口想进门而不可得,却见张居正从里面走了出来,而后高拱邀请张居正晚上会面,但张居正以裕王叮嘱不可与旁人来往的理由婉拒了高拱,这时的高拱轻叹了一下,各种情绪浮于脸上,最后暗哼一声未在说话转身便走。这些场景剧情都和主线关系不大,但剧作者特意安排,着实呈现了历史人物的本真面目,暗示了人物在历史上的命运沉浮。

徐高张三人,历史上都称不上善终。徐阶,隆庆二年致仕,其子徐璠、徐琨在高拱执政时期被判充军,后被张居正救回,另不得不提的一点,隆庆朝后来估算徐阶家产,占夺土地达二十四万亩,而素有贪名的严嵩,其田产仅是徐阶的十五分之一,这一点在剧 45 集亦有明示;高拱,万历元年张居正、冯保联合驱逐还乡,万历五年在家著《病榻遗言》四卷,痛骂张居正为“又做师婆又做鬼,吹笛捏眼打鼓弄琵琶”的卑鄙阴险之小人,万历六年含恨病逝;张居正,万历初年权倾天下,万历十年病逝,后因高拱遗书等事遭神宗抄家清算险被开棺戮尸,长子敬修自尽,次子嗣修、三子懋修充军,族人四散。历史的真相,比之倒严之精彩,正如剧中所呈现一般,你死我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阳春雪竹轩  > 茶余饭后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明朝末期严嵩,徐阶,高拱,张居正他们是怎么死的,最后结局的一些分析
大明王朝那些鼎盛时期的首辅
宰相之杰张居正
大明朝的三大阁臣
风雨张居正7是敌人还是朋友
话说张居正(32)恩师退隐接重担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