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吕蒙?

2018-03-13

长文预警

先上结论:正如之前的一些答主所言,吕蒙是将才而非帅才,具体的表现则是战术上无懈可击,战略上一塌糊涂

吕蒙在接替鲁肃职位,镇守陆口之后,直到逝世,这期间最主要的事迹就是白衣渡江袭取关羽(关羽事实上只有南郡,零陵,武陵三郡,湘水以东的长沙,江夏,桂阳则在此之前的湘水合议中划归东吴,因此不能算是袭取荆州),就从这一场战役中谈谈吕蒙的战略眼光吧,毕竟,能够在一代名将关羽眼皮底下进行一场偷袭并成功擒杀关羽,已经足以证明其高超的战术运用水平了。
不谈那些老生常谈的所谓“背弃盟约”“破坏孙刘联盟”之类的片儿汤话,单从军事角度,谈谈白衣渡江这场战役的在战略上造成的影响及后果。

首先,聊两个常识:
1,守江必守淮,南北对峙的秦岭-淮河线及襄阳的重要战略地位
2,在东南的局势中,江夏(即武昌)的重要战略地位
(没耐心看或者对军事地理有一定概念的朋友可以直接看画重点的文字或者直接跳过去最后看总结)


1,守江必守淮,南北对峙的秦岭-淮河线及襄阳的重要战略地位
在南北分治之际,常常有人提到“长江天险”,抑或“划江而治”,造成了一种南北政权常在长江对峙的错觉。但是事实上,对于南方政权而言,其东南方向的核心统治区在于南京及其周边的太湖平原。如果南方政权仅恃长江天险据守,那么一方面由于长江天险的存在,南方政权的北伐一样会由于长江的阻挡而难以执行,另一方面一旦北方渡过长江即可直达南京城下,长驱直入太湖平原,可以说毫无战略纵深,一旦长江防线有失则全局危矣。因此,实际上长江虽险要,却仅能作为江南的最后一道屏障而存在,长江之前必恃江淮为战略纵深,进可攻青、徐以北伐,退可在江淮之间与北军拉锯,保东南安宁,这便是“守江必守淮”。
画重点:江东有江无淮,东线上仅凭长江天险,完全处于战略被动,若不进取江淮,势难长久。
如图,南京附近的那条江就是长江,长江以北的大片平原就是江淮平原

正如东南恃江淮为屏障一样,西南则恃汉中为屏障,汉中与关中沿秦岭分界,跨秦岭难而跨汉中与巴蜀之间的大巴山则相对较易。因此,历来无汉中则无四川。因此,南北政权常常在汉中和关中沿秦岭对峙。
如图,成都周围那浅色的一坨就是巴蜀的核心统治区成都平原,汉中市附近就是汉中,西安附近就是北方的关中平原。

因此,西线的秦岭,东线的江淮,共同组成了中国的南北政权对峙的最为持久的一条防线,如图,红线即为秦岭-淮河防线(手画的线不是很准,求放过QAQ)
而襄阳,则正好处于这条防线的正中间,如果将秦岭-淮河防线比做一条扁担,襄阳就是那条扁担最中间的支点,南军若无襄阳,则不足以支撑整个秦淮防线,南宋失襄阳后十余年即亡国就是例子。
画重点:同样的道理,荆州若无襄阳,则整个荆州都在曹魏军的威胁下,无一日可安宁,若荆州长期处于战略被动,则很容易为北军所乘,招致覆灭。

如图,另一方面,襄阳又恰好位于南阳盆地的南端,除了作为荆州屏障外,南军若据襄阳,则北可威胁宛(即南阳)、洛(即洛阳),由汉水可通汉中,南方政权只有占据了襄阳才能对北方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2,在东南的局势中,江夏(即武昌)的重要战略地位
在《读史方舆纪要》中,顾祖禹总结的很到位:以天下言之,则重在襄阳;以东南言之,则重在武昌。
襄阳之重前文已有解释,接下来说说武昌的重要性。武昌作为江汉合流之处的一大重镇,在长江流域,中下游如有争端必水陆并进,水陆并进则绕不过武昌,无论中游,下游,武昌在手那么另一方就无法对己方造成任何实质上的威胁。
画重点:就江东而言,只要江夏在手,凭关羽和他的三个郡的实力,以及刚刚从襄樊战场上下来的疲惫不堪的军队,既拿不下江夏也无法真正威胁到江东,江东在西线上完全不用担心自保的问题。


阶段总结:
东线上,自古守江必守淮,只凭长江天险,毫无战略纵深,只可保一时,无法长久。
就荆州而言,顾祖禹总结的很到位“天下言之,重在襄阳,东南言之,重在武昌”,南北对峙时荆州一方只有襄阳在手才能掌握战略主动,进可争天下退可保荆楚,否则门户大开,南宋失襄阳后14年亡国就是例子。而关羽如果要威胁江东,江夏(即现在武昌)是必经之路,换言之就东吴而言只要江夏在手可保江东无虞。


结论:
所以说,就东吴而言,真正的威胁一直都来自北方的江淮,在襄樊战役这个时间点,
上策应当是趁曹魏人心惶惶首尾无法兼顾之际进取江淮为江东屏障,这样北有江淮西有江夏,可保江东长久。(当然,考虑到孙十万先生震古烁今的带兵水平,可能不太实际)
中策是以逸待劳等关羽拿下曹仁之后再去杀关羽摘桃子,连同襄阳将整个荆州收入囊中,在中线掌握战略主动。
而在曹仁只剩一口气时出击袭杀关羽属于下策,虽然在战术上无懈可击,但是就襄阳而言,战机稍纵即逝,袭杀关羽后需要应对来自刘备的报复,无暇顾及曹仁,给了曹仁喘息之机,在北方强大的国力面前再想拿下襄阳就很难了。后来陆逊组织北伐却再也没能对襄阳造成实质上的危机也证明了这一点。这样造成的后果是,空有江东和荆州,但是江淮和襄阳这两处南北间极重要的战略要地却都在曹魏手中,东吴再难有进取之机,可以说间接决定了后来北方一统天下的结局。
吕蒙作为实际上掌一国兵马的统帅,造成了这么大的战略失误,还不能说是毫无战略眼光吗?

以上







更新





假装有分割线






评论区和其他的回答下有很多知友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但其实无非是“守江必守淮”与“保扬必保荆”之争。诚然,后世东晋时掌握荆州全境的荆州刺史曾多次对建康政权造成极大的威胁,但是,注意,画重点,东晋的荆州刺史能对建康造成极大威胁,是在掌控了包括襄阳,江汉平原,乃至江夏的荆州全境的基础上的。
后来刘宋为制衡,于荆州之外另设雍州(治所襄阳)、郢州(治所夏口)。在此之后的多次上游混乱,有北军借上游混乱,经襄阳趁虚而入威胁建康的,也有江陵、湘东,襄阳、江夏各地叛乱蜂起打成一锅粥而威胁建康的。
重点是,在此之后,势力范围只有江陵周边的荆州刺史再也无法以一己之力威胁建康。
说了这么多我只想说明,以上游之势威胁下游,思路本来没错,但是至关重要的是这样做需要一个完整的荆州来充实实力,而关羽,仅有三郡的情况下,对于东吴来说,己方经营江夏多年,关羽作为没有江汉平原为根基,没有江夏为前进基地的江陵势力,恰如被郢州,雍州制衡后的小荆州,可以说根本没有实质上的威胁。
也有知友说,既然无法取得淮南,不如取江陵以扩充实力,以求自保。
那么,首先我们要明确的一点是,不论是刘备入汉中,还是关羽北伐,看似声势浩大实则实力远不及东吴。那么好,我们来看看地图,没有襄阳而退守江陵的情况下,北军南下,无论是长驱直入江汉,抑或东进直取江夏,以江陵的地理位置,虽然据长江上游,但是它只能防西面的刘备啊!当时湖南还没有大规模开发,人口稀少,哪怕是把江陵和它背后的湖南当作一股牵制力量来牵制南下的北军也不够格。


如图,江陵即现在荆州市附近。蓝色为北方自襄阳进攻的可能路线,手画不准,见谅。换言之,即使江陵在手,防御北军还是要靠江夏,江陵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
那么,以刘备倾全国之力的怒火为代价,置北方压力于不顾,来取得一块用来防御本来实力就比自己弱一大截的刘备的战略要地,excuse me?这样真的划算?
况且在可以预见的蜀吴火并中,如果曹丕趁此时大举南下,对于东吴而言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仓促求和,将刚刚吃下的三郡再吐出来;最坏么。。。北军南下,蜀吴一起灰飞烟灭。
所以说,吕蒙此举,没有暴露出明显的问题,还是要感谢曹丕才是。



至于“东吴早无并吞天下的野心,不如取三郡以自保”的论调,我只想问一句,吴不想吞魏,但是魏想不想吞吴?在曹魏强大的军事压力面前,不取江淮何以自保?自古哪个划江而治的政权最终的结局不是被北方所灭?

以上






承认错误的分割线






谢谢知友 @樊小帆 指出的问题,江陵确实很重要,随枣走廊在三国时代是否充分开发也是个问号,所以说取江陵也有它稳固江夏防线的意义在里面。
但是,无襄阳而取江陵,所得的利益,个人认为依然远小于其所付出的代价。
战前,关羽占江陵,虽然北伐声势浩大,但是前文说过,以其江陵周边三郡根本无法对持有江夏的东吴造成威胁,曹魏若要取江江陵顺流而下也要先取关羽,所以说对东吴而言,实际上关羽的作用等同曹魏南下时的肉盾。(插一句,如果关羽不算肉盾,那么即北军取江夏时可绕过江陵,那么取江陵则毫无意义;如果取江陵很有意义,那么之前关羽在客观上就是江夏的一道屏障)
战后,江陵方向的曹魏压力要东吴自己出钱出粮出人来扛,又要准备可以预见的蜀吴火并,更为重要的是,蜀吴火并时,如果曹丕遵循了刘晔的意见,那东吴就很危险了,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仓促向刘备求和把三郡再吐出来。所以说,东吴在打完夷陵稳住西线之后,首功其实不是陆逊的,而是曹丕的(雾)

再次重申个人观点:对东吴而言,西线的压力远远小于东线,真正的自保之策有且仅有北进取淮南作为长江屏障。
(那些说吕蒙已经提到不能取徐州的可以歇歇了,徐州是北方,但是淮南在南方,水军一样可以发挥作用)





假装再次分割







之前的错误的部分就不改了,留着给大家鞭尸吧,哈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深晨S  > 三国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为什么历史上会有刘备向孙权‘借荆州’的说法
历史上刘备是如何从孙吴那里借到荆州的?
争夺荆州,引发三场大战,改变中国历史走向
一次性彻底搞清三国时期错综复杂的荆州归属问题,拿走不谢!
关羽丢掉的荆州,是今天哪座城市?(深度长文)
东吴为什么理直气壮地索要荆州?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