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张居正(18)忍见同窗碧血飞

1552年的大明朝廷,阴云密布。徐阶将仇鸾除掉后,继续保持隐忍。这期间,张居正又写了不少漂亮的贺表,比如《贺灵雨表》、《贺瑞雪表》、《贺冬至表》、《贺元旦表》等等,这些粉饰太平的东西,让爱好虚荣而又迷信的嘉靖皇帝看得非常高兴。

严嵩也看中了张居正的文笔。虽然张居正算是徐阶在翰林院的学生,但并未表现出强烈的政治立场,严嵩也想收买他为己所用。张居正也帮严嵩代写了不少的表文,充满巧妙的阿谀奉承,比如“臣等秩首班行,恩深眷遇,涵濡德泽,同万物以生辉,拜舞衣冠,仰九天而称贺”,“臣等叨尘密勿,夙荷生成,念岁月之既多,感宠恩之愈厚”等等,既取悦嘉靖皇帝,也让严嵩喜笑颜开。

这么着,在严嵩与徐阶两强对峙之间,张居正却是游刃有余,同时得到了三方的认可。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年轻的张居正,在忍耐力和执行力方面,都是无以伦比的。

尽管从个人功名角度上,张居正面对一条康庄大道,但内心深处,他厌恶这种讨好奸党,掩饰立场的任务,而渴望用自己的力量去扫清乾坤,报效国家。在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张居正写了一首《拟西北有织妇》的诗说:

西北有织妇,容华艳朝光,朝织锦绣段,暮成龙凤章。投杼忽长吁,惄焉中自伤。绵绵忆远道,悠悠恨河梁,远道不可见,泪下何浪浪!春风卷罗幙,明月照流黄,山川一何阻,云树一何长。安得随长风,翩翻来君傍,愿将云锦丝,为君补华裳。

在诗中,张居正把自己比拟作一个空有出神入化手艺的织女,而诗中的情人(君),指代的是他执掌国政,裁决天下的志向。

徐阶在隐忍,张居正在郁闷地隐忍。而张居正在翰林院中的朋友高拱,则是完全超然于斗争之外。

此时的高拱,已经被任命为嘉靖皇帝的儿子——裕王朱载垕的老师。他便把全部精力用于维护裕王,丝毫不去参合徐阶和严嵩的斗争。反正,等上一二十年,只要裕王能够继承皇位,到时候朝政还不是我说了算!

我才四十岁呢,耗得起的。

张居正这种虚以委蛇的日子,又持续了三年左右。三年中,他多次请求老师徐阶向严嵩一党作战,却都如石沉大海。郁积的愤懑越来越深厚,最终,僵局被一位勇士打破。

这位勇士,就是张居正的同年杨继盛。

前面提到,杨继盛在嘉靖三十年因为弹劾仇鸾而被贬官。等到次年仇鸾倒台,杨继盛反而成为了英雄。严嵩也知道杨继盛是个很勇猛的斗士。为了收买杨继盛,他在一年之内,给杨继盛升官四次,从小小的狄道典史,直升飞机般升到了大肥缺——兵部武选司。

换成一般的人,怕是要对严嵩感恩戴德,至少也会存上几分人情。但杨继盛的刚烈与正直,却超过所有人预料。到任仅仅一个月,他就向严嵩发动了一次猛烈的弹劾。

弹劾之前,他斋戒三天,做好了必死的准备。随后,他上书嘉靖皇帝,酣畅淋漓地指出了严嵩的十大罪状,还把矛头指向严嵩的同党(五奸),可谓荡气回肠,惊天地泣鬼神。

然而,在严嵩势力一手遮天之时,这样勇敢的弹劾,也注定了悲惨的下场。很快,杨继盛被逮捕入狱。

面对这个勇敢的青年,权谋大师徐阶目瞪口呆。杨继盛没有背景,没有机谋,有的仅是一颗赤胆忠心和满腔热血。正是这忠心和热血,让他不顾生死,吹响了向貌似不可一世的严嵩进攻的第一声号角。

杨继盛被处以廷杖一百的酷刑。他的腿骨被打折,腿肉被打烂,在炎热的天气下腐烂,感染。杨继盛受刑之后,并无屈服。在一个深夜,他请求看守点燃一盏灯,然后在灯光下,亲手用一块破碗上取下来的碎片,切割着自己腿上的腐肉。这个手术让看守瞠目结舌,胆战心惊,却让杨继盛又多活了三年,直到在嘉靖三十四年,被严嵩用另一个案件给牵连陷害至死。

(杨继盛)

面对杨继盛的壮烈,徐阶感慨不已。但他继续忍。现在还不到和严嵩决战的时候。杨继盛可以舍命弹劾严嵩,徐阶却必须把握住手中的筹码,直到有朝一日彻底清算这个奸臣。所以,他并未乘势攻击严嵩,只是采取了种种预防措施,以免严嵩节外生枝,把战火引到自己身上。

然而徐阶麾下的第一号爱徒张居正,却再也忍不住了。在这数年里,他谨遵先生徐阶的战术安排,退让,奉承,敷衍。但是眼看着严嵩飞扬跋扈,祸国殃民,徐阶却是一味小心翼翼,保守自己的羽毛。这样的情形持续下去要到何时?

如今,同年杨继盛,这个在才华上远不如自己的臣僚,挺身而出,唱出了如此壮烈的一曲悲歌。而自己和徐先生呢,还是在继续的隐忍,隐忍,隐忍!

虽然已学会深沉和持重,毕竟还在血气方刚的岁月。张居正终于受不了这种憋屈。既然老师不愿意和奸党决战,那我留在朝廷中还有什么意思?年方而立的张居正,竟然萌生了退意。

于是在嘉靖三十三年,张居正告了病假,回到他的故乡江陵。临行前,他给徐阶留下了一封信。信中,他抱怨徐阶枉自拥有清流的美誉,士林的众望,但却“内抱不群,外欲浑迹”,在邪恶势力面前节节退守。他希望徐阶能“披腹心,见情素,伸独断之明计,捐流俗之顾虑”,与严嵩决一死战,胜则澄清宇宙,名垂青史,就算败了,也不过把富贵当做浮云,有什么可怕的呢?

末了,张居正还说:“有古匹夫可高论于天子之前者,而今之宰相,不敢出一言。何则?顾忌之情胜也。然其失在豢縻人主之爵禄,不求以道自重,而求言之动人主,必不可几矣。”

言下之意,徐老师,您身为宰相,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不敢秉持正义,反而拿花言巧语去奉承皇帝,您还不如古代的一个匹夫呢!

这封信中,张居正对尊敬多时的徐阶,实在是相当不客气。大概多年隐忍积蓄下的怨气,没有能往严嵩身上复仇,也就向徐老师头上发泄了吧。而更有涵养的徐阶,也完全理解学生的心思。小张啊,你毕竟年轻,还能无所顾忌地考虑问题。可是我老徐,为了最终扳倒严嵩,天大的委屈也得往肚子里吞呢。

于是,失望而愤怒的张居正拂袖而去,徐阶则留下来,继续他漫长的斗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茂林之家  > 历史人物(内)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智慧化身:一代名相徐阶功成身退
话说张居正(15)终于认清严阁老的真面目
嘉靖皇朝三张脸——浅谈严嵩、徐阶、胡宗宪[汉未央
明嘉靖朝以后的历史启示
明朝历任内阁首辅
=对联趣谈1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