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那年花开》收官,女人真的崛起了? | 冰川观察

阅0转02017-10-09

我一直认为,中国的那些女性题材的作者和编剧,都有着不可告人的阴谋,他们编造出一些女性必须付出艰苦卓绝,比男人多出几倍的努力,才能得到微薄报偿的故事,其实都在恐吓女性,让她们安于现状。
看孙俪演戏真的是一种享受。
《那年花开月正圆》长达74集,其中狗血无数,标题本身就是浓浓的玛丽苏风味,还包括了五男同爱一女这样典型的肥皂情节设置,但看到最后,不但对周莹这个玛丽苏没有一丝厌烦,至少我对孙俪的演技五体投地,成为忠粉一枚。
最近这几年里,女生戏实在是风头十足,从《甄嬛传》的后宫女主开始,接连出来的许多部小旦当家的作品,都可谓韵味十足,绝不堕入玛丽苏和圣母婊的俗套。
霸道女总裁刘涛的《欢乐颂》直击社会阶层固化、孙俪当家的《芈月传》虽然剧情和拍摄差强人意,但比起当时许多肥皂剧,那还是亮点颇多;赵丽颖的古装架空剧《楚乔传》虽然故事很是无厘头,但是女侠突破了江湖恩怨,谈起奴隶解放这么高贵的话题来,却令人正义价值观爆棚。
▲孙俪主演的影视剧《芈月传》
《那年花开月正圆》的首富故事,在国内荧屏上并不罕见,多年前的《大宅门》早就成为经典,而噱头在于: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女首富,嫁接在清末民初这样国史大变动的历史背景之中,个人的选择与价值观的浮沉,让这个剧脱离俗套,而试图在为中国的商业价值观寻找历史背书,就变得有些意味深长了。
不过我觉得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剧本身的正面解释:在一个男尊女卑的传统时代中,一个女子在商界中排除千难万险的另类崛起。
以上各种剧的走红,都似乎在诠释着中国女性力量的崛起。
不谈所谓的女权主义,女性在今天中国的地位,似乎在影视中得到了不争的证明。孙俪、刘涛、赵丽颖、范冰冰,这些超一线女星,几乎已经全面覆盖了中国男演员的力量,除了胡歌、王凯和靳东这少数几个偶像派之外,无人能撄其锋了。
我突然间想起《中国有嘻哈》半决赛中,惟一的女性歌手VAVA被淘汰,帮唱嘉宾周笔畅说:这还有什么意思嘛,girl power在哪里?对,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现在,girl power已经成中国的政治正确了。
故事中的崛起与现实中的下沉
先来说一件似乎无关宏旨的旧闻。9月份最火热的新闻之一就是前妻勒索1000万逼死程序员的故事。这个事件显然已经成了罗生门,真实情况已无从稽考。
后面几乎被忽略掉的派生新闻是一个网名为“煮肘”、真名徐宥箴的IT富豪,宣布成立2000万人民币的法律基金,为任何人肉该前妻的人提供法律援助。这件事情是否合乎法律,非我这种法律门外汉所能置喙,但“煮肘”显然仅仅是“咸与盛会”,在这场捉拿“毒妇”的狂欢中,踹上了一脚而已。
多说两句这个煮肘,他已经被称为“史诗级直男癌”,其歧视女性的言论已经令人瞠目结舌,例如“女人最大的价值就是多生孩子,教育好孩子”;“男人可以出轨,但是女人不能出轨,女人出轨就是坏”;“喜欢年轻、高个的处女”。
▲煮肘的微博
当然,有钱的直男癌是可以直接把理想付诸现实的,他就身体力行,拥有多个妻妾,据说还生养有多个各种肤色的孩子(我无力分辨真假)。
这些言论乍听起来真的很刺耳,感觉都不像是来自于21世纪,而是直接从19世纪清末民初周莹那个时代直接拷贝下来的族长语录。但是它现实地存在于最主流的社交平台微博之中,并不断地被点赞。
身家280亿的徐宥箴有着充分的底气这么做,不仅仅是他的钱,而且是整个社会仍然普遍存在的处女或烈女情结。
我相信今天的中国如果有机会能够恢复“沉塘”“浸猪笼”等制度的话,徐宥箴会毫不犹豫地拿出钱来支持,也会有无数中国男人跟在他后面点赞。
这并不是什么危言耸听。我们的社会仍是以性别歧视作为最基本的公共道德之一。
▲剧中,周莹是一位突破传统束缚的女性
在号称自由和平等的婚姻制度之中,“小三”是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在国外,一般来说,这个会被称之为“affair”,是outer marriage affair的缩写,意思就是婚外情。在这个称呼之中,是没有性别指向的。国外当然也反对婚外情,好莱坞以此为题材的不少,不过无论是《不忠》,还是《赛末点》,都是婚外情所带来的危机,而不是在性别上的道德倾斜。
小三这个词的发明,暴露了两个重要的判断:其一,女性为了获取利益而捣乱婚姻,在道德上更加败坏;其二,在经济地位上的劣势,使女性更加容易成为第三者。无论在数据上是否支撑,女性在婚外情中更容易被钉上耻辱柱。
二奶是一个类似的侮辱性词汇,同样是处于经济劣势中道德败坏的女性。
在一个全民荷尔蒙狂欢的网络中,性爱视频是炙手可热的产品。在一次又一次的狂欢之中,女性总是成为牺牲品,而男性成为艳羡的对象。陈冠希已经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成为著名的时尚教主之一;而阿娇仍然被活埋。
别误会,我不认为陈冠希不应当走出来,我只是说,阿娇却仍然是受害者。
女博士、剩女、28岁的中年妇女……还要我举出更多例子吗?在这一场场败坏中国文字的网络狂欢之中,女性一次又一次地成为了性别迫害的受害者,而更有甚者,其中的一半施害者,正是女性自己。她们在不同的类别之中充当受害者,但同时又在另外一些类别之中充当施害者。
▲剧中,周莹被迫发誓,宣布自己永不改嫁
Girl Power是个假概念。我一直认为,中国的那些女性题材的作者和编剧,都有着不可告人的阴谋,他们编造出一些女性必须付出艰苦卓绝,比男人多出几倍的努力,才能得到微薄报偿的故事,其实都在恐吓女性,让她们安于现状。
平等不是谁征服谁
我们曾经非常欣赏一句话,说国外的女性“长着一张不被欺负的脸”。
我其实很懂得这句话的意思。我在国外生活过几年,看到的全是“长着一张不被欺负的脸”。我真的非常欣赏多数国外的女性,他们在和男人打交道的时候,没有小心翼翼,没有自我矮化,没有必须忍受那些自己享受不享受的黄色笑话。她们在职场里和男人一样专业,她们在日常的生活里总是举着高傲的头。
别误会,她们像中国的女人一样小儿女扭捏作态,花大多数的钱买些华而不实、好看的衣服首饰,憧憬爱情期盼自己的男人对自己终身不渝守身如玉。因为她们明白性别之间的差异,所以她们明白性别之间的平等。
这句话的意思是:她们用性别之间的差异,在维持着性别之间的平等。平等不是从天而降的,而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为了这种平等,她们所付出的,是和男人一样的努力,在学习上,在职业上,在生活上。
在我所遇见的多数国外女人中(但是必须承认,我所遇见的底层女性较少),她们极少是依靠男人供养的。她们多数有一份独立的工作,并且即便与先生或男朋友之间有职业交叉的,也极少寻求另一半的帮助。
在多数的情况下,她们的生活是独立安排的。也就是说,早请示晚汇报的情况,在双方之间都极少发生。必要的知会当然是需要的,但这不构成双方之间的行动限制。
她们有着自己的独立圈子,虽然她们与配偶/男友之间有共同的朋友,但多数会有属于自己的圈子,与另一半的圈子常常泾渭分明。
当然,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她们的财务非常独立。从另一半那里获取供养的情况并非没有,但多数情况下属于过渡性安排。
我也从来没有认为在发达国家之中,所谓的男女平等已经彻底解决,而只是说,从社会机制上,女性的独立已经进入了“非正式制度”的层面。在多数的社会生活中,这些已经不需要订立社会制度,而已经成为社会自觉遵守的公共伦理了。
而我们的男女平等,还仅仅停留在“正式制度”的层面。也就是说,虽然法律、法规、书面文字上已经形成了规范,但是在社会生活层面上,风俗和习惯仍然与这些规范背道而驰。
《那年花开》其实是一部价值观很正的电视剧,周莹与她养父之间的互动,其实一直在试图灌输这样一个概念:你并不需要依附任何的力量,个体的生命价值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作为一个女性,周莹有着自己完整和充分的价值。而当周莹进入商道之后,她是一个商人,而不是一个女商人。
不过,这样的价值观并没有进入日常。就好像我们的正式制度之中在所有的层面上都规定了男女平等,却无法规定在酒桌上,男同事讲黄色笑话的时候,她可以发怒;它可以规定在王宝强和马蓉的离婚案中男女必须平等享有法律权利,却无法规定所有人不得称呼咒骂马蓉;它还可以规定恋爱自由,却无法规定女方不得向男方询问是否有房产。
所以,男女平等这件事,只有当它脱离开法律的框架,在日常生活中,女性觉醒到自我个体价值的时候,它才成为真实的存在。
不要以为有几部女性为主角的电影、电视剧出现了,Girl Power就崛起了,这始终不过是消费导向的阴谋论而已:女生的钱实在太好赚了(而且都是男人掏钱的)。
真要谈Girl Power这件事,你得先问一句:今天,我花了男人的钱吗?
来自:茂林之家  > 影评/剧评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大家 : 女人是进化得更高级的生物
汉听日历丨3月8日 秀外慧中 男女平等的正确姿势
夯实男女平等基本国策的价值观基础
人民日报评论员:共担促进男女平等的责任与使命
[师父来了20]爱情婚姻中的女性智慧 你拥有吗?
国产电视剧的女性价值观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热门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