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中兴危局:生死90天

眼下,中兴被看作是面临“灭顶之灾”,以至于77岁的创始人侯为贵亲自出山为中兴奔走。业内最悲观的预测是,如果制裁真的被美国全面执行,中兴通讯“应该撑不了三个月”。

其实,早在18年前,就有一家手机品牌厂商因为断了芯片货源,便迫不得已在两个月内从全球下架。紧急情况下,这家企业选择了一条转型之路,虽没有落的一败涂地,却也不复往日辉煌。这家企业就是爱立信。

18年后,几乎如出一辙的“断芯”事件再次上演,中兴会做出与爱立信一样的抉择吗?

前车之鉴

爱立信于1876年成立于瑞典,手机是其主要生产业务。“在2000年左右,爱立信在通信行业非常强,几乎是独步天下。”云数文化传媒创始人、盘古智库智慧城市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张礼立接受采访时说。

然而在2000年3月17日晚上8点,美国新墨西哥州雷电引起电压陡然增高,火花点燃了飞利浦公司第22号芯片厂的车间,正在准备生产的数百万个芯片被破坏。

而欧洲最大的移动电话生产商爱立信所用的芯片就是从飞利浦公司订购。火灾发生以后,飞利浦公司需要几星期才能使工厂恢复生产,但是爱立信等不起。

芯片被烧之后,爱立信的行动相当迟缓。爱立信公司投资人关系部门的经理说,当时对爱立信来说,火灾就是火灾,没有人想到它会带来这么大的危害。“他们认为可以在短时间内找到替代品,或者找到其他厂商开发,结果他经过2-4周的接洽,发现这是很大的问题。因为芯片从设计到生产,不仅是资本投入的问题,还有很多与应用场景相关的东西。”张礼立说。

爱立信没有其他公司生产可替代的芯片,在市场需求最旺盛的时候,爱立信在2个月之内从全球下架,并宣布退出手机生产,引起业界一片哗然。

到了2001年10月,爱立信战略转移与索尼合作,用索尼的芯片,开始成立生产索爱手机。

3个月之后怎么办?

《美国制裁中兴通讯事件的影响及应对措施》称,中兴通讯的芯片备货只有一个月左右,加上渠道代理的一个月备货,预计只有两个月的芯片库存,一般情况下通信行业产品延迟交付的违约金为30%,因此,如果三个月之内不能解除制裁,中兴通讯将濒临破产边缘。

“中兴芯片断货之后,如果他在2-3个月内走不出一条新的路,那它有可能撑不下去。”张礼立说,如果中兴要保留品牌发展和股东利益,他可能会考虑是否要找到其他替代品。

以爱立信为例,最终没办法恢复芯片了,如果它恢复生产要用1-2年时间,所以它做了非常简单的战术转移,与其他品牌合作。

“对于中兴而言,就要做评估了。中兴的产品种类,哪些核心技术受到了制裁,哪些在短期内有途径和方法,可以让其业务可持续发展。”张礼立说,芯片产业的周期很长,不是3、5个月就能造出来,中兴面临的挑战非常大。

为什么我们不擅长高科技?

中兴事件后,很多人开始反思:为什么我们那么擅长外卖,叫车,快递,却不擅长芯片,医药,生物,高科技?为什么不擅长“技术创新”?

有人说是科研体系腐败,有人说是上市标准不对。润米咨询创始人刘润称,最主要原因(至少是之一)是:知识产权保护不利,发明东西不赚钱。

为什么发明东西不赚钱?因为你一旦发明出来,3天之内,华强北就有同款上市了,还引以为豪;因为你一旦做出药来,同配方就可以堂而皇之在药店卖;因为你一旦设计一款新样式,比如刘海式全面屏,马上就有几十个兄弟姐妹。

简单抄别人就能赚钱,谁还去发明?偶尔几个有情怀的,坚持自己做,终于做出来了结果被人抄,还得不到好的保护,最后只能饿死。

“想让中国立于世界之巅,先把电脑里的盗版软件删了,衣橱里的高仿包包扔了,淘宝上转录知识付费的账号都封了,创新,就开始了。”刘润表示。

技术人才或成抢手资源

有人说,中兴事件也有好的一面:我们终于深切感受到发展技术的迫切。

而一个产业的长远发展,人才是基础、是支撑。张礼立称,“最早时我们与国外合作,由于产业分工,我们在芯片业发展没有迫切感。如今,我国有大量的互联网人才,但在芯片产业培养的专业人才太少。”

《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6-2017)》显示,目前我国集成电路从业人员总数不足30万人,但是按总产值计算,需要70万人,尚有40万的人才缺口。

究其根本,相比制造业,大量社会资本更多涌入金融、地产、互联网等行业赚快钱。IT业人才毕业年薪20万,学电子毕业的10万不到,而人才们都要结婚买房子,所以人才对计算机应用而不是对更为基础计算机系统结构更感兴趣,芯片业人才少不是没有原因的。

另外,人才评价体系的不足,在计算机相关产业也特别明显。

国内高校和科研机构对计算机人才的考核以论文发表为标准,而没有充分考虑到芯片等行业的特殊性,试错成本高、做出原创发明专利的难度大,短时间内论文难发、成果难出,以至于在国家职称评定、绩效考核上均处于劣势,比如入选“国家杰出青年基金”等培养计划的机会较少。

这导致芯片研究领域,难以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投身其中。所以必须探索新的体制机制,变论文评价人才为市场评价人才。

“在产业不同分工上,对职业人才的培养,不能只靠国家,国家要发挥产业引导政策帮助,哪怕是做职业教育,也应该是产学结合。我们职业化的培养还达不到人才需求的匹配度,还是需要国家和民间共同破局。”张礼立说。

培养技术人才是个缓慢且需要持续的过程。因此对于中兴而言,眼下若想只靠自身发展芯片并不现实,爱立信就是前车之鉴。

“其存货仅够维持三个月,这段时间内,最好能够找到新的芯片货源,不然就要看商务部了”。一位业内人士说。

来自:茂林之家  > 中兴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封杀了中兴的美国,也顺手撕掉了中国操作系统的遮羞布
方寸芯片下的血案,中兴只是第一个
哀其不智,怒其不争!中兴这算不算自毁长城?
中兴被禁,华为告急,川普直刺中国软肋,到底要干嘛,重罚背后更沉痛的是反思
中兴通讯惨遭美国“封杀”:中国的产业怕了吗?
大戏才刚刚开始!美国制裁中兴背后的中国问题与痛点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