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江湖儒侠梁羽生,打破武侠传统新江湖,侠骨丹心塑经典

出生于书香世家的梁羽生,与古龙金庸并称为中国武侠小说三大宗师,有着中国新派武侠小说开山祖师之称。单就武侠小说而言,梁羽生的成就与影响不及金庸、古龙二人,但是他的历史、文学造诣深厚,却让金庸也自愧不如。梁羽生之所以能够成为新派武侠的奠基人,是因为在他的笔下有一个“千古文人侠客梦”。文人与侠客,自古以来并非天生一家,古代的文人总“男儿何不带吴钩”来抒发自己的尚武情怀,同时又用“百无一用是书生”来自嘲自己的文人身份。

武侠小说的变革,始于梁羽生

明清时代的侠义小说和民国旧派武侠,书中主角多局限于只懂得潇洒风流的草莽英雄,他们向来与读书人没有太大关系。即便到了近代,武侠世界中金庸、古龙、梁羽生,三位大师崛起,前两位笔下的侠客,仍然难逃旧派武侠的影子。唯独到了梁羽生这儿,他笔下创造了那些侠客,逐渐有了“儒侠”之称,新武侠小说初见端倪。比如《七剑下天山》中的纳兰容若,再比如《萍踪侠影》中的张丹枫。

儒生和侠客的结合,是梁羽生为武侠世界所创造的第一次变革。除了这一创举之外,梁羽生还彻底推翻了武侠世界最基本的格局观念,这并不是说老派武侠著作不好,只是老派武侠永远难逃恩怨情仇、忠义勇武这两个词,虽然这是武侠小说的精神内核所在,可是读多了这种就怕武侠著作难免乏味可陈。梁羽生另辟蹊径,他让自己笔下的侠客文人不再拘泥于爱恨情仇,他们关心文人阶层的社会问题,他们有着比浪迹天涯更远大的追求,他们心系家国,他们追求自我价值,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格局的突破,才是梁羽生与其他武侠大家最不同之处。

在众多武侠名家中,梁羽生或许是最具有家国责任感的那一位。古龙笔下的侠客多是一些江湖浪子,金庸笔下的侠客皆为成长式男主,梁羽生笔下的侠客则与之不同,他笔下的“儒侠”,生来就是背负着沉重的家国责任。《大唐游侠传》的背景故事设置在安史之乱,在天下大乱之时,窦、王两家竟然为了个人私利殊死争斗,对于这一故事情节,梁羽生在书中写道:“武功再高,帮派再大,不能济民利生,报效国家,总是下乘的草莽之流。”这句话一出,足以看出梁公笔下的“侠客”,应当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儒侠风流,肩负家国

梁羽生的武侠书中,有不少血性男儿和巾帼英雄,他们在江湖上翻云覆雨、拨弄时局,他们又在战场上豪情壮志、殒身报国。那么多英雄豪杰,能够触动人心的莫过于本是教书先生的华谷涵,他是《狂侠天骄魔女》的第一男主,本是一介书生清流,竟然有一身好武艺,也并无门派师承,像他这样身份的人,本可以做一个潇洒游侠,不去掺合江湖和朝廷之事,安安静静的在杭州临安湖安家,做一个安贫乐道的教书先生。

然而他又是怎么做的呢?和别人闲坐下棋,却因惦念家国之事而触景伤情,他掷子长叹:“偏安之局,终不可保”,本是一介文人的他,已经看到了国家危亡,山河破碎,当然他能享受这冠绝天下的风光,可终究是家不成家,国不成国,柳永笔下的这“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又有什么赏头呢?华谷涵虽势单力薄,在完颜亮大举南侵之时,他仍然选择了拔剑从军,放弃了往日的悠闲生活,成了抗金队伍中的一员。

细细读来,这种家国责任感,在张丹枫的身上体现的更是淋漓尽致。能够成为梁羽生笔下《萍踪侠影录》的男主,他所要肩负的责任则更为重大。通常来讲,这些江湖里的人物,绝大多数都来自江湖,然而张丹枫的身份,却让读者感到颇为惊讶。他既是张士诚的后人,又是瓦剌右丞相之子。这位长于瓦剌,心系江南的张公子,生来就带着朱明王朝的政敌的身份。一出场就与朝廷关系密切的江湖人,实在是颇为少见。

张丹枫文韬武略,风采照人,是吟诗仗剑纵横江湖之中得“白马书生”。以他的家族身份,在这人世间当一个逍遥富贵的富家公子,也不是一件难事,更何况他生来就带着李白豪情,有着“四海之内皆朋友,千金散尽还复来”的霸气,更有着“浮萍漂泊本无根,落拓江湖君莫问”的潇洒。然而当瓦剌入侵中原之前,张丹枫却毅然决然的放弃了瓦剌对于他的养育恩情,他千里归故国,只为寻找祖辈留给他所用的“复国宝藏”。

张丹枫不仅没有将这笔宝藏拿来复国,反而尽数资助大明用来挽救危亡华夏。一边是养育恩情,一边是中华血脉,可是朱明王朝对于张丹枫只剩下祖辈宿仇,毫无任何恩情可言。但是他拿出这笔巨额财富,帮助差劲无比的明英宗朱祁镇,其实为的是那中原百姓。他曾经说过:“死了化灰,也是中国之人”,民族血脉对于他而言是刻在骨血之中的事,所以他对于中原故国、天下苍生才如此的悲悯。他本可以趁时局混乱、翻云覆雨,可是他却将家族利益、个人功利抛之脑后,最后携家人隐退于太湖烟波之中,这种宏大格局,只怕也是梁羽生的一生所愿。

江湖女侠,特立独行

抛开这些男儿侠客不谈,梁羽生笔下的女性,在武侠小说中更是独树一帜。梁老书中的女主,从来不只是男人的附庸物和玩物。其实从梁羽生所起的武侠小说名字就能够看出来,以男主为天的武侠世界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比如《白发魔女传》、《冰川天女传》、《女帝英雄传》等作品,已经塑造了真正的第一女主角。堪称女侠典范者当数练霓裳,只可惜近些年来的影视改编,多数导演、编剧将练霓裳设定成为了一个“一生为情所困”的女子,然而爱情并非练霓裳的全部。

练霓裳自幼举目无亲,由狼群抚养长大,后来行侠仗义的女剑客凌云凤收养了这个狼女,并为她缝制彩衣,取名为练霓裳,将自己的武功绝学反天山剑法授予练霓裳。此后练霓裳凭借着这一套难以捉摸的剑法仗剑天涯,凭借着一己之力闯出了名堂,成为了绿林领袖。只是练霓裳凭借以暴制暴的方法来压制那些不服她的人,死在她剑下的亡魂不在少数,所以人送外号“女魔头”、“玉罗刹”,一登场就“魔性十足”的女主角,实在是罕见至极。

然而回归爱情,练霓裳又何尝不是一个平常少女呢?她无父无母,出身绿林,从不恪守江湖规矩,敢爱敢恨;反观他的恋人卓一航,家族世代为官,师傅为武林泰斗,即便在朝廷中为官无望,他也有武当掌门之位等待着他,但是他自幼又被规矩所束缚。两人天差地别的身份,性格差距更是巨大,这样的爱情,纵然有着一腔爱意,终究会以悲剧收尾。纵然爱情是悲剧又有何妨呢?对于练霓裳而言,她的一头白发是“被情所困的标志”,然而在她为爱情心碎远赴天山之时,她从未忘记过自己作为一个侠客所担负的责任,她带领徒弟飞红巾抵御清军之时,才是她真正的豪侠本色。

笔墨魅力,塑造经典

梁羽生笔下的角色,拥有着太多魅力。这种魅力或许是因为他创造了一种新型的“名士侠客”吧。别人笔下的侠客,整日在江湖打打杀杀,忙着解决父辈留给他们的爱恨情仇。然而梁羽生笔下的侠客,却用一生侠骨热血,救百姓与水火之中。他们大多都有着古代文人风骨的风流,但是他们又视封侯拜相、荣华富贵为粪土。他们不求自己成为武林至尊,也不求功名利禄,他们只求自己的内心能够安适,自我价值可以实现。

梁羽生笔下的爱情,虽没有用太多的笔墨言语来描写,也没有其他小说武侠故事中轰轰烈烈的场景,可是却也能够让读者感受到一丝丝的小甜蜜后,又不得不选择回归现实生活。这么多部武侠小说中,爱情故事最为典型的莫过于金世遗,曾经有三个姑娘都爱慕与他,李沁梅天真烂漫、谷之华温婉贤淑、厉胜男奸佞偏激。然而最初他想亲近的是冰川天女,随后在追求谷之华的时候,又被厉胜男所吸引,这些女子都与他有过感情纠缠。只有当厉胜男死后,他才认识到自己到底爱谁。可是令谁也没有想到,20年之后与他共度余生的竟然是谷之华。从轰轰烈烈回归平淡,或许这才是梁老所讲述的侠客爱情。

读梁羽生的作品,能够体会到侠客潇洒,也能够体会到名士风流,这种新派的武侠小说创作,是梁羽生当初的一场冒险故事,更是他侠骨文心的精神体现。

(感谢阅读,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参考资料:

《武侠小说的深层探究——论梁羽生小说的西部文化意蕴》

《文人剑胆梁羽生》

梁羽生武侠小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茂林之家  > 品味武侠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唐门真的存在吗?或者说有历史上类似于唐门这样的组织吗?
千秋不觉江湖梦
唐诗闲读“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飞雪连天射白鹿,武侠越来越烂俗
金庸、古龙、梁羽生三个人,谁的武侠小说成就更高2?
梁羽生、金庸、古龙:永不落幕的武侠江湖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