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十三陵逸事
节俭与铺张

  从明代的陵墓中,我们也能隐约看到明朝从盛到衰的变化轨迹。

  长陵的左右有两座陵墓,献陵和景陵。献陵是明第四位皇帝朱高炽和皇后张氏的陵寝。景陵在天寿山东峰之下的黑山,是第五位皇帝朱瞻基与皇后孙氏的合葬陵寝。这两位皇帝相似处:建朝之初,知道创业之艰,考虑到长治久安的大业,在陵墓建造上要节俭。

  明仁宗朱高炽,只当了一年的皇帝,觉得在位时间不长,没做出太多的成绩,没给人民带来更多的实惠,临终前留下遗言:建造陵寝一定要从俭。

  景陵面积最小。仁宗、宣宗力主节俭,留有“献陵最为简朴,景陵次之”之说。至于嘉靖皇帝觉得宣宗皇帝的功德之大与陵墓太不相衬,为景陵扩大了点儿规模,重新修建了祾恩殿等建筑,那是后话。

  可惜祖训被明朝中后期的皇帝逐渐淡忘,开始铺张起来。也有两位年代相似的皇帝,年号为人们熟知:嘉靖和万历。这两位皇帝的陵墓为永陵和定陵。永陵是第十一位皇帝世宗朱厚熜及陈氏、方氏、杜氏三位皇后的合葬陵寝。定陵所在岗阜也称大峪山,是第十三帝神宗朱翊钧及两位皇后的陵墓。

  永陵在十八道岭南麓,嘉靖十五年选定在这里建造陵寝。明世宗朱厚熜认为山名不好,便改为阳翠岭。永陵建成后,皇帝来到陵区,察看后问工部大臣:朕的陵建成这样就完工了吗?其实,永陵的规模远远超过了献陵和景陵,仅次于长陵,而陵内建筑和所用建材已极尽奢华。大臣听出了话里面的意味赶忙说:还有墙垣没有建。于是在陵的周围又筑起了墙垣。这在其他陵没有,只有定陵照此仿效。

  嘉靖皇帝在祭祀上进行了许多变革。他觉得朱棣功绩卓著,庙号叫成“太宗”不相符,应该叫成“祖”才贴切。在《明实录》中,他的实录就被称作《太宗实录》。嘉靖十七年,世宗皇帝将朱棣的庙号改为“成祖”。自此称朱棣为“明成祖”。大臣郭勋建议:把长陵明楼石碑上的旧字磨去刻上新字,可以永久保存。嘉靖皇帝不高兴地说:我不忍磨去旧的庙号。于是采取一个办法,把新庙号刻在木头上,套在石碑外。

  几十年过去,明神宗朱翊钧当了皇帝。万历三十二年,巨大的雷电击中长陵,明楼起了大火,烧毁了石碑及外套,万历皇帝命令重建。大学士沈一贯上疏:以前祖上世宗就曾想改刻成祖石碑,今天雷神发了威,这是天意要更换新碑,莫大的好事。皇帝立刻同意了这一建议。

  多么可笑,按照旧时的习惯,上天明明发出警告,要注意施政行为。君臣不去反省,反而说是吉兆,真是莫大的罪过。明朝的皇帝,糊涂到了什么程度!

  金井出水事件

  泰陵是第九位皇帝朱佑樘及皇后张氏的合葬陵寝。明孝宗朱佑樘,年号弘治。弘治十八年六月开始修建泰陵,派太监李兴、工部左侍郎李鐩等人督理此事,共“发五军等三营官军万人”来修陵寝,准备尽快完工。不料营建中在开挖玄宫金井时,有泉水涌出,“水孔如巨杯,水仰喷不止”。《九朝野记》曾有记载。此时,京城内都传遍了。吏部主事杨子器目睹此事,如实上奏朝廷。太监李兴正得武宗宠信,不可一世,认为这是多管闲事,让锦衣卫把杨子器抓起来下了监狱。朝廷内都知道李兴的厉害,谁也不敢站出来说话。

  此时,正逢新提拔的知县,莆田人邱泰进京,听到此事,就上疏皇帝:杨子器提示得太好了,“泰陵有水,通国皆云”,此时不说,万一等皇帝的梓宫下葬再有人说就晚了,到那时打开墓穴则泄气,不开又遣恨终身。水的有无亲眼看看,问题就解决了。武宗皇帝认为有理,于是派司礼监太监萧敬押送杨子器前往查看。李兴等人早已暗中在墓穴做了手脚。众人都说:杨子器肯定惨遭毒手。萧敬押着杨子器到了泰陵。李兴果然带手下人先行赶到,一起破口大骂杨子器,还想用鞭子抽打。萧敬很气愤地说:“水之有无,视之立见,何必尔?”又对李兴说:“士大夫可杀不可辱也。”李兴没敢再动手,杨子器逃过一劫。

  回到京城,萧敬禀报说:泰陵金井无水。众人又私下议论:杨子器这下必死无疑。此事传到宫中,幸亏太皇太后明白事理说:“无水则已,何必罪之?”没水就别怪罪他啦。杨子器这才幸免于难,官复原职。

  在那个朝代,讲实话的人命运多舛,反映出朝廷内的混乱,皇帝的昏庸。(高文瑞)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盗墓史迹:泉水喷涌不止的帝王陵墓
北京风情:明十三陵 之永陵, 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陵门、祾恩门、祾恩殿 (转)
十三陵,究竟葬着哪十三位皇帝?
【明十三陵的风水术】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