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中国最具争议美食图鉴

1


我喜欢汪曾祺。

喜欢到什么程度呢,第一次听人家说汪曾祺是苏北的我死活不信,这TM必须东北的啊。

汪曾祺写文章自带粗野buff加成,号称文艺界泥石流的存在,爱憎分明,有一种酣畅淋漓的痛快。

▲  汪先生笔下一戳就冒油的高邮咸鸭蛋。

就比如我们今天的主题,为什么这些美食本地人觉得好吃,外地人却一点也欣赏不了?

汪先生早就用东北哲学给出了答案: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

你之熊掌,外地人之砒霜

常言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蔡徐坤火了陆毅不是照样有粉丝么,咪蒙倒下了我不照样也没火么?

这是自然规律,没法避免。

同理,有些食物你说不清哪里不好,但你就是说啥也吃不了。

▲  汪先生说过的昆明米线。

生而为东北人,我很抱歉。

东北人信赖并且当做图腾的美食,酸菜必须拥有姓名。

酸菜在物质贫乏的年月,给予了东北人相当大的温暖,远方的东北人没有时间寻思诗,有那功夫都去腌大白菜了。

▲ 一层又一层的咸盐喂成了缸里的酸菜,等到冬天到来,这就是最实在的散文诗了,就着肥花花的猪油就可以过年。

猪肉酸菜炖白菜粉条,厚重的油脂能抵御整个冬天;酸菜馅饺子,成了所有东北人离家的思念;酸菜拌肉,加点苏子叶烤出齐齐哈尔人芭比Q的名片......

但很遗憾,外地人根本理解不了酸菜神奇的魅力,作为一个东北人,我也理解这种感受。

因为酸菜的味儿,真tm的太大了!!!

▲  酸菜炖猪肉。

具体形容一下,夏天午后的绿皮火车,你泡了一碗老坛酸菜牛肉面,吃完了倒垃圾的时候,经过的硬座车厢里臭脚丫子混合的味道。

北京人大概能体会到我的感受,美食荒漠也就罢了,但豆汁招谁惹谁了,凭啥又要被你们嫌弃?

豆汁儿,加儿化音表示尊敬,爱喝的老北京都爱到不行了,不爱喝的人第一口就想吐。

▲ 一碗豆汁儿,再配一小碟咸菜,两个焦圈儿,就成了四九城八旗子弟悠闲的清晨。

老北京有多爱豆汁儿?当年梅兰芳先生在上海演出,弟子从北京过去看他,用四斤装的大瓶灌满豆汁,人肉空运,一时传为佳话。

但外地人真是对这玩意恨的牙根都痒痒,这玩意我喝过,怎么说呢,看起来白里透着灰绿,抿一口就像是青岛里加了营养快线,又酸又冲!

重庆火锅大家都吃过,朋友,你吃过最正宗的那个吗?注意,最正宗!

最正宗的重庆老火锅,用的都是老油,啥叫老油呢,就是这锅底的牛油可能岁数比你都大。

▲ 不仅是吃过一顿的,甚至是可能是数十顿上百顿的,经过滤净残渣、重复利用的。

对于吃了几十年老油火锅、喜爱重油辛辣口味的重庆人来说,老油火锅不仅代表一种纯正的口味,同时也代表一种地域文化。

文化归文化,就这么多人都吃过的底料煮火锅怎么吃?还能吃吗?还卫生吗?

无怪乎走出重庆的重庆火锅都换上了一次性锅底,外地人实在太严格了。

但在狂放而浪漫的重庆人看来,只有在一锅油里浓缩了无数辣椒、花椒以及各种香料的时候,才配被称为火锅,剩下的都是憨批


2


为什么外地人会觉得这些美食不好吃?

虽然说是甲之熊掌,乙之砒霜,允许口味的主观,也允许你破口大骂这东西怎么这么难吃,但同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见证者,共产主义接班人,怎么口味就差这么多呢?

到底为啥这些美食本地人欲罢不能,外地人退避三舍?

第一,味觉是有记忆性的。你仔细想想,你童年时候的美食真的就有那么好吃吗?校门口的凉皮就真的那么无敌吗?也不尽然吧。

▲  记忆赋予了我们对食物最原始的感知。这个就是酸菜火锅。

东北的冬天有多冷我就不赘述了,大雪封山,四下无人,七点钟的时候,火堆上架好炉子,倒上酸菜,炖起来肥肉片子,猪油也得挖上一勺,一家人围坐一桌,那大概是我童年最东北的回忆了。

这样的酸菜,在这样冷的冬天也会不好吃吗?

第二,你可能吃的是假当地美食。朋友,都说这东西外地人不喜欢,你要是来河坊街吃杭帮菜,去夫子庙找南京鸭子,好吃就怪了!

其实这食物可能本身没那么难吃,只是你没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而已。

▲ 豆汁得是白里透着灰绿,全是白的那肯定是发酵过度了,一碗恰到好处的豆汁,配上那个焦圈,也说不定你就爱上这口了呢。

北京豆汁儿,现在的豆汁儿摊子卖的豆汁多数不正宗,只有真正的老北京才知道好豆汁儿啥样的。

第三,环境给食物赋予了特殊的意义,不这么吃,你还真就不好吃。

东北冬天没新鲜蔬菜所以吃酸菜,陕南山区不方便储存所以才有了腊肉,重庆火锅只有老油才能真正吃出码头文化的精髓,这你不信不行。

▲ 重庆地处江边,闷热潮湿的气候让火锅成了重庆的宠儿,重庆火锅要吃热络、吃烫才有味道,并且吃的时间长,一般都在一两个小时以上。

用老油保温显然比用汤加热效果好,没有吸收那么多调料的味道,哪能有今天无敌的老火锅呢。

换个角度想想,难道老子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这句话这算是变相的美好祝福?


3


中国最具争议美食图鉴

南京丨活珠子

活珠子,就是没有孵化的鸡蛋,煮得了来点椒盐,广泛流行于南京地区。

我认识的所有南京朋友,提到这个东西。不论男女,都下意识的跟我来了一句:X好吃的一X!

这个X代表了某些不允许公开发表的内容。

 ▲ 其实标准的活珠子都在路边摊。

戳开蛋壳一个小洞,吸掉这口汤汁,就着点椒盐,妈呀,朋友,这才是真正的南京潘西必备料理!

旺鸡蛋是这种东西的进化版本,很惭愧,我来不了。

四川丨折耳根

我简直不想提起这个名字!

广大的四川人民教我做人了,我实在很难想象,就这东西,到底是怎么下咽的!

▲ 我能接受重庆火锅用老油,但我坚决不能接受火锅里下折耳根!

味道我不想形容,像吃了一口裹着麻辣烫汁的生鱼鳞,死亡,直击灵魂。

云南丨辣子面拌芒果

这道菜我真的不想多说。在云南的朋友用实力告诉我,论野,你差点意思。

辣椒面拌芒果,芒果的清香夹杂着辣椒粉散发出来的呛味,真的这TM什么神仙料理?

▲ 云南热带地区,6月潮湿炎热,吃生芒果蘸辣椒,容易出汗,可以缓解湿热带来的不适。

本身青芒果的口感比较酸涩,很生脆,但是放了辣椒面以后,中和了芒果的酸味,据说会有一点奇怪的甜。

但我真的接受不了!

福建丨土笋冻

论吃的野,福建人也算是吃过见过的主。

所谓的土笋其实不是笋,而是一种生活在涂滩里的星虫,怎么说呢,看上去贼恶心。

▲ 福建人有种奇怪的癖好,喜欢骗外地朋友吃完这碗奇奇怪怪的东西,然后再说是虫子做的,一脸幸灾乐祸的看对方的表情。

24季的朋友说,蘸上芥末和蒜蓉酱,这东西真的很好吃。

我仅代表我自己表示,这玩意真的能吃吗?

安徽毛豆腐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虽然我说的挺好,但该说不说这发霉的豆腐什么鬼啊,怎么吃啊。

▲ 毛豆腐是通过以人工发酵法,使豆腐表面生长出一层白色茸毛。由于豆腐通过发酵后使其中植物蛋白转化成多种氨基酸,经烹饪后味特鲜。

不过油煎了以后确实挺好吃的,用我灵魂发誓,有生之年,你应该去新安江畔尝尝这东西。

东北血肠

东北原教旨主义食物,相当的本土,相当的硬核。

新鲜的猪血喝盐水的混合,配上佐料装入整条大肠中放进锅中蒸熟,蘸上一碗蒜末酱油,带着几百年前白山黑水的狂野气息,是东北人独有的浪漫。

能在饭局上磕酸菜血肠的外地人,是东北人当之无愧的老铁。

我一向不怎么爱追热点,一来是这样显得没腔调,被流量绑架;二来是我反应慢,跑的永远比别人慢五六拍,拉倒,不追了。

但今天不一样。

今天是汪先生逝世22周年,我们都很怀念他,也很怀念咸鸭蛋,现在淘宝的咸鸭蛋一筷子下去,都不出油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八面楚风  > 舌尖上的诱惑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北京胡同里都藏了哪些美食美景?
看完这个,我参透了中国美食CP的终极奥义!
山东美食记:博山油粉儿和北京豆汁儿的美食考古
那些让海南人垂涎外地人遥望的海南酸
老北京的传统美食——豆汁儿
本地人爱吃 外地人却瞬间崩溃的“美食”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