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浪荡简史
    作为一个钢筋直男,我越来越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恶意”。
    这个世界越来越骚,猝不及防就骚断了我的腰。
    一刷抖音,就能刷到无数肤白貌美的妹子,点赞之后才知道竟然是个女装大佬。
    还有些人浑身腱子肉,一拳能打倒三个小流氓,却有着一颗小公主的心。
    只是混搭在一起,就成了明骚

    图片来源网络

    罗志祥沦陷其中。

    Ladybeard更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图片来源网络

    现代,有越来越多男人向女人靠拢,穿着大家印象里女人专属的服装,有着女人专属的行为,男女之间的界限,仿佛渐渐模糊掉了。

    不能评判好坏,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些男人就是赤裸裸的骚了。

    深感内心受到一万点伤害的我,本以为老祖宗很严肃,没想到翻翻资料,却被他们彻底“征服”。
    原来男人的骚,是代代相传的!

    男人要想骚,化妆好好搞

    在许多人朴素的传统观念里,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化不化妆。

    在我小时候,见到化妆的女人,都会尊称一声“新娘子”。

    男人想要向女人靠拢,变骚的第一步,就是得会化妆。

    据说,现代猪猪女孩有种悲哀,那就是男人比自己更像女人。
    男人家里的化妆品、护肤品,很可能比女生还多,甚至比女生更加精致。
    图片来源网络

    但化妆并不是女人的专利,男人,喜欢化妆这件事,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出现了。
    经过“意外骚男人研究所”研究调查,世界各国的骚男人,大部分都是美妆达人。
    图片来源网络

    毕竟,看起来白,能在关键时刻能够逆天改命。
    汉朝有个美男子张苍,被判刑要杀头,全身赤裸趴在砧板上,监斩官看他皮肤白皙,替他向当时的皇帝求来了宽大处理。

    成龙大哥听了也要鼓掌

    在中国,从汉朝开始,就流行起了“涂粉底”,那时候的男人就想让自己白一点,再白一点。

    汉惠帝的男侍们有“不敷粉不得上值”的规定,男人不好好化妆,连饭碗都端不稳。

    失业之后,这些男人一定会后悔,当初怎么没有报一个化妆速成班。
    魏晋南北朝时期,审美偏向阴柔、女性化,所以成了男人涂粉的黄金时期。
    魏晋时期的何晏,被人称为“美姿仪而色白”,整天揣着化妆品,就等着脱妆的时候对着镜子补妆,可说是古早时期的精致男孩。

    《虎啸龙吟》里的何晏,找了个女演员来演
    那时往脸上涂的,一般是米粉和铅粉。

    米粉,其实就是用米汁沉淀而成。

    北魏农学家贾思勰的《齐民要术》中就有记载:

    其中心圆如钵形,酷似鸭子白光润者,名曰“粉英”。



    南宋黄升墓出土的粉饼
    铅粉则是古代道教炼丹的失败品,因为色泽雪白,粉末细腻,抹在脸上竟然有奇效。

    知名美妆文艺双料大V曹植就在《洛神赋》里写过:“芳泽无加,铅华弗御。

    《洛神赋》图里,男人的脸和女人一样白
    男人要想骚,“粉底”少不了。

    在不远处的日本,公卿贵族们也喜欢涂白白,权力越高的人越会化妆。
    据说,这样是因为过去没有电灯,全靠蜡烛照明,涂白的脸在烛光下显得更美丽。
    他们不只涂粉底,还要把眉毛刮掉,把牙齿染黑,让牙齿与脸黑白配。

    NHK 大河剧《平清盛》中的藤原道长

    除了抹粉之外,许多男人还是“口红王子”的忠实粉丝,一听“全体男生”就要癫狂。
    古代的口红叫“口脂”,涂在唇上,既可以让在冬天防止口唇开裂,有可以让唇色看起来柔软润滑。
    在唐朝,皇帝赏赐忠心耿耿的臣子,口脂就是不可或缺的东西。
    唐三彩中涂口脂的男子

    诗圣杜甫就曾在诗中写过:“口脂面药随恩泽,翠管银罂下九霄”。
    小脸一涂,口红一抹,这些男人骚气程度直线上升,“美貌”程度不输任何女子。

    男人要想骚,女装少不了

    完成了化妆这第一步,男人“骚”的征程只算是完成初级阶段。

    男人想要向女性“蜕变”,还得有一件合适的“女装”。

    俗话说,“人靠衣裳马靠鞍,男人配女装骚得欢”。


    据说,每个男人穿女装的次数,只有0次和无限次。
    但并不是每个女装大佬,都能像某音网红一样清纯脱俗,仿佛出淤泥而不染。
    在许多情况下,女装大佬的打开方式是这样的。

    小沈阳是不少女装大佬的一盏明灯
    其实,在历史上穿裙子的男人大有人在,论风骚程度,上图这位可能还是个弟弟。
    毕竟,在几千年前,埃及人们就已经开始穿包臀裙了。
    早期埃及人喜欢穿一种叫罗印·克罗斯的缠腰布,通常用亚麻编制而成,穿着方式一般有围裹和兜裆两种。

    图片来源网络

    埃及古王国早期,法老和平民人人平等,都穿着这种长度在膝盖以上的缠腰布。
    但是法老比平民的缠腰布造型更华丽,面料更精细,前面还有一块三角形的裆布,上面镶嵌着金银珠宝,以显示自己的“骚中帝王”的地位。

    图片来源网络,左边那位明显风骚

    埃及人还有一种筒型连衣裙——丘尼克,男女同款。
    丘尼克由本白色亚麻布制成,上面可以手绘鲜艳的图样,让自己更加“花枝招展”。
    古王国时期,男子穿的丘尼克及膝或在膝盖之上,像是现代女性穿的吊带,骚气程度和清凉程度都是顶尖的。

    图片来自网络

    随着时间的发展,埃及男人的骚也有所收敛,长度到了小腿肚,衣身变得宽松起来,成为了连衣裙。
    可能是因为埃及实在太热了,大家只有两个选择——骚死or热死。
    在这种吊带裙之前,埃及还有一种叫做腰绳的“衣服”——里噶丘阿,穿着者全身赤裸,只在腰上系上一根绳子,就当做衣服。


    在埃及,一般只有乐师、奴隶、杂技演员等身份低微的人才穿这种“衣服”。
    虽然身份低微,但腰间的绳索、露在外面的美好肉体让他看起来像是骚王之王,没有衣物遮挡,骚气可以更好地散发出来。

    ·

    从“绳裙”到超短裙、吊带,在骚这条路上,埃及男人早已走在时代前列。

    有如此地位,都是“女装”的功劳。

    男人要想骚,花花得戴好

    经历化妆、服装的洗礼,男人的骚气程度想必已经有了很大提升。

    但是,距离“真骚天子”,还差一个点睛之笔——配饰。

    没有什么比一朵花,更适合提升男人的“女子气质”,让他们充分地骚起来了。


    就算你是混迹健身房,单手举铁200斤的铁血硬汉,好像胸前加上一朵花,马上就变成了“小冤家”。
    同样具有让直男瞬间变骚包的神奇之物,很快会有一篇单讲,敬请期待。

    你是我的真心人么

    当耳朵边上夹的不是烟,而是花朵时,再“硬”的钢铁直男也要变成了骚包。
    其实,头上戴花的男人最好运,如果你在街头看到一个头戴大红花的男人,一定能成为潮流教主。
    在古代,这叫做簪花,为的是让男人们变得美美哒。
     《货郎图》局部  南宋

    在唐朝,簪花就已经名正言顺地成为男人的象征。
    唐玄宗就曾因为一个臣子苏颋的诗文写得好,在他头上戴了朵花。
    到了宋朝,男人们简直成了全员簪花人,不戴花的人骚不起来,会被视为“败类”。
    宋徽宗每次出游,都要“裹小帽,簪花,乘马”,堂堂九五之尊,排场全靠鬓边那一朵花来凑。

    在民间,苏轼一把年纪,都有白头发了,还要把花往头上戴。
    他在《吉祥寺赏牡丹》里写过:

    “人老簪花不自羞,花应羞上老人头。醉归扶路人应笑,十里珠帘半上钩。”
    故事背景发生在北宋年间的《水浒传》里,就有很多喜欢簪花的好汉们。

    右边的大汉:你看我骚不骚
    图片来源网络

    比如短命二郎阮小五“鬓边插朵石榴花”;病关索杨雄“鬓边爱插芙蓉花”;浪子燕青“发边长插四季花”。

    最骚的是梁山坐第95把交椅的刽子手蔡庆,杀人如麻,刀下砍了不少人头,可无论何时花不离头,人送绰号“一枝花”,杀气中带了点喜感。
    那为啥宋朝男人会喜欢把花戴在耳边,实现“全员骚鸡”呢?

    最“骚”的是簪花的西门庆

    远古时期,人们就认为花草有驱邪作用,不然在重阳节,大家也不会“遍插茱萸”。
    到了宋朝,人们相信簪花可以祛病辟邪、求吉纳福,是好运的象征。

    学生戴了花能考年级第一,老板戴了能开连锁店,官员戴了马上就能成为真正的大人物。
     《货郎图》局部  南宋
    辛弃疾就曾在《范先之席上赋牡丹》中写道:“今夜簪花,他年第一,玉殿东头。”
    统治阶级也一直推动着簪花的风俗。
    唐朝喜庆的时刻,文物百官都要在帽子上插花,作为一种荣誉的象征。

    《升庵簪花图》 明 陈洪绶,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

    宋朝的皇帝们对簪花的赏赐功能做了更深入细致的划分,宋高宗规定“臣僚花朵各依官序赐之”。
    皇上还会在御宴上赐给臣子小花花戴,“御宴簪花”分为赐花、簪花、谢恩三个环节,成为一种重要的礼仪特征。
    清苏六朋《簪花图》
    据说描绘了宋真宗赏花给臣子的场景

    另一方面,宋朝人讲究风雅,崇尚自然,无论是艺术还是生活,都充满了浓浓的自由氛围,和对雅致的追求。
    宋代汝瓷讲究“天工与清新”的境界,宋朝人民推崇“焚香、点茶、挂画、插花”等四件闲事,极度讲究情趣。
    不必生得惊艳,但要活得精致。
    人人都是内心骚动的文艺青年,自然喜欢花这种象征美好的事物。

    图片来源网络

    化妆、换衣、加配饰,三步完成,任何男人的风骚程度都能达到顶点。


    男人必须骚起来

    在大家的印象里,男人是“阳刚”的象征,必须有着短硬的头发、黝黑的皮肤、健硕的身材......
    但是要求男人符合当下的大众审美,本身就带有不公平的意味。
    Man和骚,并不是悬崖边上的跷跷板,一方被高高抬起,另一方就得堕入深谷。
    咱们欣赏铁血硬汉的同时,也得把注意力多投注在那些“骚男人”身上。
    对他们最大的赞许,或许是轻轻地说出一句:“你好骚啊~”
    男人未成精,只是骚得轻。

    作者|秦捉月
    简介|我睡了晚安
    插画设计 | Gerry

    <END>
    *本文参考来源
    [1].《涂脂抹粉、留指甲,古代男人可真骚气》 黑猫博物馆  
    [2].《服饰学习——古埃及服装》苏飞鱼 豆瓣
    [3].《男人戴起花来,就没女人什么事了》艺萃
    [4].《中华男子化妆史,谁才是古代美妆博主》谢明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八面楚风  > 历史文化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男人化妆
俏皮话(96)
古埃及人的日常生活
神奇化妆术,男人的噩梦
【女装系列】小花拼衣一款,附图解
[女装]织出来的一枝花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