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经典段落赏析
《红楼梦》第七回赏析 一、一切皆在情理之中 打发走了刘姥姥,对周瑞家的来说,忙碌了半天功夫,总算告一段落了,作为王夫人的陪房,还有一件扫尾的事情,就是要去回话。 王夫人在梨香院与妹妹“正长篇大套的说着一些家务人情话”。此时此地将目光适时地对准这里使我们觉得很是入情入理。薛姨妈一家也安顿下来了,姐姐得闲前来探望叙旧应该是极自然不过的事情了。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姐妹二人亲切交谈的情景,当然少不了媳妇儿女、妯娌姐妹、娘家婆家、远亲近戚等的大事小情,还有当年的鼎盛,如今的颓势,也许还聊到了刚刚打发走了的刘姥姥...... 周瑞家的分送宫花,正是府里人们睡中觉的时候,作者为我们描绘了一幅荣府小姐午后消闲图,勾勒出了个各人的静态形象和动态的心理活动。凤姐儿虽然说是在荣府里管事儿,但是这个大家族的权力关理上王夫人还是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的作用的。宴宁府从姐弟两个去赴宴,到宝玉和秦钟相识,再到焦大醉骂,全文可以说是一气呵成,行文极其流畅自然,焦大骂赖二,骂贾蓉进而骂如今的主子,层次递进,很有生活,既是醉人的嘴脸,又是事情的必然,也是贾蓉对此事的挑衅。当然了我们看到这也是贾蓉和熙凤对这件事情欲抑弥彰的必然结果。尤氏的羸弱,贾蓉的骄横,凤姐的干练毒辣,焦大的醉态,宝玉的稚嫩,一一尽收眼底。 二、深入了贾府的日常生活 红楼梦是戏剧,宁荣二府是舞台,上上下下几百号人都是演员,前五回就是序曲,层层铺垫,即使第六回我们已经看到了贾府的生活,只不过我们借的是刘姥姥的眼睛,我们只是管窥一斑,从一个侧面有了一瞥的印象。而第七回才是大观园的生活真正开始了。镜头由远及近,有偏至正,对准了这个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的近距离生活之中,进入了他们饮酒作诗,琴棋书画,尔拜我访和家长里短之中。作者着墨如泼,用了五六回的篇幅文字,极力陈设烘托和铺垫,犹如帷幕徐开。 三、过渡和引入极其自然,出乎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作者的娓娓道来,不知不觉带着我们往前走。因为周瑞家的回王夫人话,才领得送宫花的差事,借送宫花使我们看到了众姐妹们的生活进行时,并且通过他们接受宫花之时的反应刻画了他们的性格特点,为他们见缝插针般的做一番介绍。此时周瑞女儿也忙里添乱,为夫婿之事来求助母亲,而最后处理之事却写得相当的清淡,使我们从中既看到了周瑞家的在贾府里的分量,又看到了贾家在串通官府上的轻松。这不正是为将来的败落埋下了伏笔吗? 凤姐儿被邀去宁府玩儿,按照常理来讲,冗繁平淡之事,下笔千言难以出彩,但是,作者却巧妙地在此转移视线,安排宝玉和秦钟在此相识,一个在第五回提及的事情,在这里再接着说,二人相见恨晚,语言投机,也为后来的事情发展设下了伏笔。不知不觉中,天色已晚,才有送秦钟,差焦大,和焦大的醉骂。其构思,其笔法不得不令人折服。 四、涉及人物多却思路清晰,包含信息大但有条不紊 如果我们整理一下本回所涉及的事件就会看到,累计起来有十八件之多。现罗列如下:周妇找王夫人;周妇同宝钗聊病说药;周妇会话,周妇叹香菱;周妇送花;迎、探春下棋;惜、尼聊天;链、凤嬉戏;周女求母;宝、黛游戏;遣茜雪探宝钗;凤姐回事,宁府赴宴;得会秦钟;妯娌们作乐;宝,钟投缘,焦大醉骂、宝玉、凤姐儿回府。 这十八件事情,从宏观上来说是一个整体,通过周瑞家的送宫花和凤姐儿、宝玉赴宴宁府两件事有机的结合起来,让人感觉自然流畅,毫无生硬突兀之感,沿着作者的巧妙铺设一路走来,倍感轻松和惬意。 仅在本回中上场的主要人物就有20个之多,他们在刻画人物,交待事件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这些人物按照出场顺序依次是:周瑞家的、王夫人、薛姨妈、薛宝钗、香玲、迎春、惜春、职能、凤姐儿、鲍鱼、黛玉、周女、贾姆、尤氏、秦氏、秦钟、平儿、贾蓉、焦大。另外,还有许多陪衬人物,他们是:莺儿、金钏、司棋、待书,入画、丰儿、奶子、大姐、彩明、茜雪。我们不计没有名字的丫环、婆子、小厮和众人。更不计没有出场但书中提到的人物。也就是说三十多个人物参与了第七回的故事,可见这一回的内容分量之重,容量之大,地位之重要。 五、叙事之中见缝插针,行文过程草灰蛇线作者一开始就让我们留意那个在梨香院门前玩儿的留了头的小女孩,薛姨妈叫她到跟前吩咐事情,周瑞家的和我们都知道了这个女孩叫香菱,接下来周瑞家的替我们探寻了这香菱的身世,其实是作者要告诉我们这香菱就是英莲,忙中偷闲的不虚一笔,见缝插针,人物名字的转换作者竟然用这种方式来完成的,不得不叹为巧妙,紧接着周瑞家的有说,:“倒是好个模样,竟有些像咱们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我们心中不禁要想,这句话能是闲来之笔?不会的吧?莫非是在暗示着什么?在此我们不猜测,但是我们相信不会是闲来虚笔。“明儿我也剃了头同他(指智能)作姑子去呢,”惜春见到宫花时候的这句话不就是给我们传递了很明显的信息吗,自然的联系了“看破的,遁空门”。“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傍”。本回中周氏的女婿冷子兴是一个古董商,因惹了事儿而遭解递,周瑞家的求救主子,我们看到书中很是轻描淡写的就解决了,可见这种事情在贾家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这也预示了贾家买通官府遭到法办的未来结局。还有就是焦大醉骂,作者借焦大一个醉人之口,给我们透露了很多信息,令后来的研究者费尽心机的评论、猜测和揭秘(关于焦大醉骂的问题我还有另文提及)。 一部<<红楼梦>>,,奥妙难尽数,仅仅是第七回我们就能解读到如此之多的表面和背后的故事,真叫人叹服曹雪芹绝伦的文学才华!刘心武有一句话很有道理:“读不懂第七回,莫读红楼梦”。可要是真的读懂第七回,却又谈何容易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玉勒雕鞍  > 四大名著解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红楼梦》中的北俗(下)
风之子:红楼随笔续(24)
珍爱红楼――凤姐与袭人
为何林黛玉才是贾府的第一宠儿?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