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2020年推荐最具影响力书画家:师界弘

师界弘

河南中原文化艺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书画研究》主编,北京汉方美术馆馆长。作品入选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并被人民大会堂,中国美术馆,国家博物馆等数十家国内外艺术馆收藏。

出版著作:

《师界弘中国画作品选》、《师界弘山水画作品集》、《中国当代著名画家个案研究—师界弘写意山水》、《中国当代书画名家系列—师界弘作品选》、《圣域留痕—师界弘写生作品集》、《中国画青年名家书系—师界弘》、《中国当代十人作品集—师界弘》、《中国绘画名家精品书系—师界弘》、《艺术名家在线—师界弘卷》、《炫·中国当代学术新坐标·圣域留痕—师界弘卷》、《尚道弘雅—师界弘山水卷》、《循道弘新—师界弘山水卷》等。

《圣域—苍茫云霭溢清澄》 200cm×200cm 2014年 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入选作品

《晴烟霁雨蔚千家》230cm×200cm 2019年 第十三届河南美展获奖作品

《圣域》之二 200cm×220cm 2019年 第六届全国画院展获奖作品

古民居的中国画情结

师界弘/文

每一种艺术都有空间感,同时又互相移易地表现出它们空间的联系。西洋绘画在古典主义画风里所表现的是偏于雕塑的建筑空间意识。而中国画中的空间意识是怎样的呢?笔者认为:它偏于中国传统民居所特有的空间意蕴。关于中国画的形成,有诸多的要素。在美学思想上主要受中国古典哲学思想的影响,而在绘画技法上,却始终摆脱不了传统民居的影响。

中国画的历史晚于民居的历史。古代画家所居住的环境就在这传统民居之中。古代从事绘画的多是知识分子,达而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无论在朝还是在野,绘画常常是消闲遣兴的玩艺,信笔作画,自得其乐。古人云:“天地入吾庐。”坐在屋里,烧一炉香,泡一壶茶,轻轻地抚弄古琴或古筝,这是中国古代士大夫典型的艺术享受。“云生梁栋间,风出窗户里”(东晋·郭璞)。“窗中列远岫,庭际俯乔林”(六朝·谢眺)。“栋里归白云,窗外落晖红”(六朝·阴铿)。“山月临窗近,天河入户低”(唐·沈佺期)。“江山扶绣户,日月近雕梁”(唐·杜甫)。“山随宴坐图画出,水作夜窗风雨来”(宋·米芾)。从这些诗句中我们可以领略到古人网罗天地于门户,吮吸山川于胸怀的空间意识。而这种空间意识无疑是受到民居潜移默化影响的。画家爱从窗、户、庭、阶、帘、屏、栏、园中吐纳世界景物,有“天地为庐”的宇宙观。老子曰:“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庄子曰:“瞻彼阙者,虚室生白。”这种空间概念当然与庐舍有关。

《古镇早春》98×196cm 全国中国画作品展获奖作品

古代画家亦喜爱俯视。“赖有高楼能聚远,一时收拾与闲人”(苏东坡)。从高处望去,民居的房顶鳞次栉比,与白色的墙壁虚实相生,这是最能激发人情感的观赏角度。中国绘画透视的三远法与喜爱俯视也有一定联系。画家登山临水,“层台俯风渚”,“四顾俯层巅”,“缘江路熟俯青郊”,“傲睨俯峭壁”。“俯”不但联系上下远近,且有笼罩一切的气度。文人每临登高,必作诗赋。如在江南不用登楼,每次过桥,在桥上便可俯瞰全镇,万物皆收眼底。所以,中国画也多为俯视构图。

当我们徜徉在老村古镇深巷高墙之间,往往会不自觉地受到民居美的感染,如饮醇醪,似醉其中。许多中国画家都喜欢画传统民居,因为它特容易触动画家的想象和情感。从民居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无形无色的虚空。“虚无恬淡,乃合天德”(《庄子·刻意》)。民居中那大面积的实墙,很少开窗子,简洁、静寂,“密不通风,疏可走马”。正如中国画有一片空白中随意设置人物。人物在这空白的环境里,不知是人在空间,还是空间因人而显。人物与空间溶成一片,真是气韵无尽。国画背景的空白,在画的整个意境上并不是真空,而是宇宙灵气之往来,韵致之流动。笪重光说:“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

《和谐家园》 200×120cm 2009年 全国中国画作品展获奖作品

民居意蕴的重要一点是外实内静。大面积的实墙在民居中屡见不鲜,除了其物质功能外,蕴藏在形式之中的意义便是静谧。实墙使宅内自成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空间,形成一种外实内静的神韵。厚实稳重的外墙,阻隔了外面肩摩毂击,熙来攘往,吆喝叫卖的嘈杂声,而使宅内保持着安宁。民居中实墙与瓦顶的对比,如同国画中的疏密关系。国画中的空白与活跃的物象处处交融,结成整幅流动的虚灵的节奏,空白在中国画里不再是位置万物的底露,而是溶入万物内部,参加万象之动的虚灵的“道”。中国画底的空白作用恰似民居的实墙,在苍茫天底的空间中,映衬出旷邈幽深的静寂,构成飘渺浮动的氤氲气韵。

郑午昌先生编篡的《中国画学全史》中有历史上画家的简介表,他的统计也许并不全面。但可以得知,历史上江浙一带的画家人物远远多于全国其他地区。其实,江浙一带并不是名山奇川的聚集地。过去,人们分析这一现象时往往从经济、文化的发达上去找原因,但历史上经济曾经繁荣的地区也不仅江浙,而且近六百年来至清代,江浙一带也再未设都,其他各地文化名人也颇多。我们就不得不从江浙民居的艺术魅力对画家的影响来看待这一现象。太湖流域的江浙民居,无论是造型还是平面处理,变化繁多,大木结构高瘦,装饰玲珑,木刻砖雕十分精细,屋面轻巧。淡雅的水边建筑,隐含着微微飘浮、缓缓流动的意态。生活在这里的知识分子,受到民居艺术的熏陶,最易领略到民居之中的形线美。中国画长于用线而不强调明暗色彩关系,这是因为中国民居的色彩简单,基本是白墙黑瓦,墙体很少有凹凸变化。而格扇门窗以及层层叠叠的仰合瓦,最适宜用线去表现。用中国画来画中国民居是相当合适的。用油画去画中国传统民居反而有些困难。从五十年代苏联画家马克西莫夫的江南水乡写生作品中我们也可以略悟其理。

《禅都》 98cm×196cm 2012年 第七届中国美协会员精品展获奖作品

中国画所创造的是一种整体意境,是由诸多要素共同构成的一种情境。这一点,也与民居相似。中国民居不是依靠单体的造型变化多样,而是突出群体的空间序列丰富。民居的平面序列往往是一再发展次要的高潮,以阻滞主要轴线的发展,将意境抒发得更为深远。当我们进入一个空间序列时,情绪自然会由低至高再由高至低地起伏。民居建筑群的格局也由小至大,再由大至小地变化。这时我们自然感到序列之美。从民居入口到高潮的尾声,布置得紧凑而有意境。从一个高潮的激动,过渡到一个愉快的舒张与缓和,逐渐形成一种平稳的渐弱音。民居中成功的序列设计,笔者认为其精髓就在于给我们一种“悬念”,使我们不能一览无遗,而着力去想象下一个单元的形象,诱使我们怀着渴望向下游览。同时,它又为后来所能看见的形象埋下适当的伏笔。民居的这一特征使我们想到宗炳在《画山水序》中所说:“身所盘桓,目所绸缪。”中国的山水画取景常常很大,崇山峻岭,长河远渚,绵绵邈邈,有山重水复、云烟浩渺之势。这层层山、叠叠水,有如远寺钟声,空中回荡。如果说山水画犹如民居的组团,那么手卷就更类似于民居的重重院落了。手卷中景物从卷首到卷尾陆续不断地映入眼帘,艺术形象在更替、变化,情思、意境层层生发、渐渐深入。作者始终用画面中的形象来左右着观者的视线,培养观者的情趣,步步引人入胜。

《古镇新姿》 180×98cm 2008年 中国美协高研班作品展获奖作品

我把近年来以古镇系列为主题的艺术创作命名为“圣域留痕”。我写生足迹遍踏香格里拉、丽江、束河古镇、凤凰古镇、安徽宏村、西递、江西婺源等地,写真雄山丽水,体味辟地风情,体验“衣带渐宽终不悔”的求索探道之境。每到一处我的心灵就得到一次洗礼,一片净土衍化成了艺术理想中的伊甸园。每对一景,必身心投入,移情于景,物我合一,所谓“登山则情满于山,临海则情溢于海”,故我动笔之前已醉心于景。然含情之笔并非无方,落墨之先往往去冗取精,除杂存真,读景入骨髓,探究物理,归纳画法,将丘壑孕育于胸,每一下笔,则连绵不断,变化多方,笔随心运,心与物合,故用笔有情有态,有声有神,笔笔由内心流淌而出,情寄于画,乐在其中。

我创作的古镇新晖系列和梦萦圣域系列,源于一种怀旧思乡情结,把儿时留在记忆深处的美好回忆挖掘出来,用自己最纯朴的语言小心翼翼的把它留在纸上。

写生作品 彩墨一

在创作中我力求寻找最能表现内心的语言,那是恬静的、委婉的、淡淡的笔痕墨韵,略带伤感,有些朦胧。她既能体验逝去年代的滋味,又能走进现实生活的真实。“古镇”系列在采用传统的山水画章法的同时,又引入现代构成方法,打破写实性的画面结构,让民居的各个建筑局部重新组合,穿插、重叠、错位,融入更多的内容和视觉元素,在水墨技法中强调线的独立与完美,寻求墨的清润与饱和,构造一个深邃、虚幻的空间,并深入地刻画每一个房屋的结构和细节,有的画面略施色彩,更显神秘、苍茫、空灵,使人身临其境,可游可居,可触可摸,可呼吸它的气息,聆听它的心跳。为更好的表达意境,我运用了各种技法,如挤压、点彩、重叠、冲洗等,让色、墨随意渗化,流动与沉渍,反复十多遍才能完成,营造出清芬隽永、穆然清恬、清夷简远的画面意境,大千世界似乎轻盈飘进我的眼中,绽放于心,把我的心境、性情、才情,又真气周流地洒落到画面上,浸透我的笔墨。

写生作品 彩墨二

以此阅读我创作的《古镇系列》和《梦萦圣域》在表现内容上力求单纯,尽量舍弃古镇建筑本身以外的场景物件,以单纯语言来烘托意境氛围,将色彩的冷暖、深浅和色相的对比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在每一个简洁的平面中注意到色块视觉上的丰富,使用多种技法增加画面局部色彩的层次与变化,从而突出局部色彩的审美性,使每一处颜色能传递沉静细腻的感情和心绪,正如石涛所云:“用情笔墨之中,放情笔墨之外”,我通过房屋造型的面积大小和前后的遮掩揭示其远近关系,作三度空间的暗示和二度平面的表达。在保持古镇的古典风貌和文化积淀的同时,尽量增强其现代气息,使画面成为古典情绪和现代精神交流、碰撞的舞台。我在画面中心部分细致地刻画了高耸的砖雕门楼、木雕门窗、阁道石桥、过街楼、石阶、街道、屋檐、水塘等。最让我钟情迷恋的是风火墙,突出瓦顶之起伏变化的天际,我尤其喜欢其轮廓剪影的韵律之美。为更好的表现古镇风貌,我常常与古镇里的人共同生活,了解他们的风土人情和生活习俗。深入观察生活,总结画理,以主观情感和物象情态为统领,在不断尝试新法中确立与己相合之技,于悟对自然中找寻个体语汇,逐渐建立自己的语言体系和绘画风格。

潘天寿说:“艺术不是素材的简单再现,而是通过艺人的思想,学养、天才与技法之艺术表现,不然何贵有艺术?”艺术的探索和追求是永无止境的,中国画家也感到国画表现现代建筑以及表现现代人物的困难。居住在新民居中的人们也潜移默化地减少了传统美学的熏染,而开始接受更多的现代画派。“劝君莫奏前朝曲,请唱新翻杨柳枝”。一切艺术作品都要打破陈套,切忌重复、雷同。我们回顾传统民居对国画的影响,不应去仿其形,而要去追其意。传统民居那端庄、优美、素雅、高洁的意蕴,将会在以后的国画创作中凝冻、积淀。我时时鞭挞自己,不敢懈怠,为之努力,不断充实锻造绘画语言,不追随当今画坛的流行风,以自身的清慧,为自己建立一个清峻淡雅、清秀明洁,清明焕发的艺术创造世界。

名家评艺

我喜欢界弘的画,她喜欢画房子,我也喜欢,村宅、庙宇、街巷,“云淡风清”的册子里,满满的都是这些景象,我很熟悉的景象,它们取自“圣域”,取自江南,亦取自异域,同且不同,有不同的色调,不同的结体,不同的情韵,这些都是我在相近亦或相同的面对时,经常思考或面临的际遇,我们不是同代人,但活在共同的时代,这种相同亦或相近是不可避免的,可遇而且可求,但界弘比我细腻,她的笔下有我不能企及的温润和清怡,这来自一个女人的敏感和睿智,我不能攀附,不能潜越,性别的差异是绝对的,即使有同样的追求,但终于是不同的呈现。

界弘近期的画更多了几分朦胧,烟霞氤氲,云遮雾绕,是诗化的景致,与现实切近切远,烘衬出界弘理想的关注与投入,彰显着她更加个人化的意趣和气象。

女人究竟是女人,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一日不可或离的看去最为世俗的日常化的生活,其实可以更加敏锐地体味时势的变迁,因此女人与时代更近,更多与时势相拥的自觉,而作为女画家则一定与时代最少隔膜,界弘的画也在证明着这些。这个时代中国画尤其是山水画最大的问题是与时代的疏离,笔墨当随时代,一些人嘴上说,但其作品却绝少时代的气息,不知今夕何夕,“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这种局面,还要维系多久。

知界弘欲在郑州举办个展,写了这几句话,以为祝贺。

——杜大恺 ( 著名画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主任、北京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宾虹先生以降,中国当代写意山水画多见通幅的大黑山。南方北方,皖籍黄家山水、苏籍李家山水、赣籍黄家山水、辽籍张家山水、浙籍陆家山水⋯⋯各家面目即成,就有赵钱孙李诸多传人承接衣钵::黄氏、李氏、张氏、贾氏、龙氏。几十年来,普天之下人们所见,黑山黑水,黝黑一片。

黑得深沉。

那是中国水墨画不肯对朗朗乾坤作浅薄的拘泥俯就,金木水火土之万紫千红在画中一律铸结成黑的一统天下。清一色的黑,特立独行于人类文化史的东方绘画气象因而又见氤氲。

黑得豪华。

那是“墨分五色”,其实又何止于区区之“五”。诸多成色、阶次的黑,排比聚辏之群力协奏,所得到的斑斓绚丽,堪比任何一种赤橙黄绿青蓝紫的杂烩乱炖。

黑得通透。

那是跃然纸上的大黑、小黑,深黑、浅黑,明黑、乌黑,清黑、浊黑,漆黑、油黑,诸黑坦荡曝露,铺列有序。唱和交融,铿锵齐鸣。直令读画人众舒眉展眼,七窍顿成通衢。

黝黑一片的黄钟大吕之中,人们看到了另样的行走方向。

这边厢,豫籍作画人师界弘的淡墨民居,清雅的墨色点染,错落的青瓦白墙,有如侧身一旁的素衣淑女在黝黑一片之中浅吟低唱,一缕回音缭绕轻移,沁人心脾底处。

淡墨,也深沉。或许深沉得更为精微入胜。

这里,淡墨写就了江南民居闾巷、春光四月毛毛细雨。读画人有如举伞轻踱于石桥台阶之上,频与乡邻叟媪回首含笑顾望。黝黑的大山大水之浩荡气势,确曾使读画人心旷神怡于造化的雄壮扬奋,而此间得宜于师界弘淡墨渲染的民居,其微湿浸润中的烟火亲切、人间温馨,也着实地尤能得见其心净怡然,从容不迫。

淡墨,也豪华。或许豪华得更能捷步大雅。

这里,淡墨诸层墨色在微调中力见精妙,实现不止于“五”的层次,画面之错彩竟呈丝毫不让那一片黝黑。却也因其最深、最浅两端幅差逼仄,水与墨的交融不及通常那么淋漓无羁、那么游刃有余,操作难度立时增大了不少。

这里的所谓“操作难度”,得自作画人个人旷日持久的刻苦磨练,是别人不便轻易复制、模仿的。高质量的形色笔墨、以及章法布局,既是手指的操作,也是脑仁的操作。操作难度,是专业作画人日常画面操作中经意不经意的必然显露,也是专业作画人展卷读画时每每潜于心底的第一层尺度。声名显赫的名家、明星时有涂鸦轻率出示人前,不珍惜自家羽毛,纵有江湖阿谀,也一定不会为同道者心悦诚服视为珍品。师界弘追寻并持守这种手脑并施、并重的淡墨难度,是她为人自尊、作画自信的印记。

淡墨,也通透。或许通透得更见疏阔致远。

这里,淡墨风景铺排的主体图形并非常见的大山大水,而是鳞次栉比的民间普通房舍,是润泽可人的淅沥春雨,以及潜滋其中的入世归真之情。 在众多大山大水的黝黑之中,偏锋指向人所不顾的淡墨民居,用别人未曾之法画别人之未曾之景,是师界弘脑仁中的原创意识使然。

这里的所谓“原创意识”,可体现于绘画作品中的所有元素和绘画创作中的所有阶段——素材择取、立意构思、章法布局、造形设色、勾染皴擦、肌理制作。原创意识执着的作画人,可在任何一个因素中、任何一个阶段中,寻求并实现原创。有价值的原创行为,通常都受益于传统法度的支持,或顺向延续,或逆向回坐;四不靠边的凭空杜撰,难臻画事的真谛三昧。师界弘的淡墨民居,得自顺逆双向的滋养和激扬,所实现的通透不只在画境的弥高、弥阔,还至画理的趋深、趋远。

——张世彦(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壁画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古镇印象系列一 68×68cm

界弘是一个悟性极高、艺术感受力很强的女画家,丰富的知识和阅历滋养了她的画。从她早期的作品,可以看出她研读了古人的山水画精髓。她的作品吸收了龚贤的幽静、浑然整体,石涛的豪放率真,沈周的平静苍茫。她将传统笔墨技法运用到作品中,作品风格日趋成熟;她对大千世界细心体察、感悟,几年期间通过大量的写生,完成了一批非常优秀的山水作品。她笔下的高山峻岭、深谷幽泉、长河飞瀑、山村民居,质朴、凝重、自然,给人以很强的艺术震撼和感染,画面整体静溢、清雅、构图严谨、刻画精微、层次分明、虚实相间、单纯空灵,很有生活气息;求完整、抒情与寓意的统一,力求将丰富多变的笔墨形式与自然的情景有机的结合起来。

界弘以其坚强的毅力和聪慧在学习的道路上突飞猛进。艺海无涯,尤其是中国山水画更是博大精深,每一个从事这门艺术的人无不为之奉献一生。她今后的道路会很漫长,但是只要走得稳健、走得扎实,终会有所成就。我相信,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她在艺术的道路上会开拓出自己的一片天空的。我对界弘寄予厚望。

——何家安(著名山水画家,河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河南省国画院副院长)

我们从师界弘的山水画作品中看到,她的画是对山水的感喟,是心灵的轨迹,她摆脱了“五色障目”的困扰,而直接进入了一个纯粹、圆融、宁静的境界。在她的笔下,淋漓尽致的水墨形式与山川的或苍润、或明秀、或深幽、或静谧的意象结合在一起,山川奇、变、幻化之妙境油然而生。显然,师界弘更多地着力于笔墨形式语言和景物的和谐统一,表现出迥异于宋元古典意境的新语言、新意境。进入忘我状态的画家笔致是自由的,甚至是随意的,但又有着与生俱来的形式感和视觉张力,在那白山黑水的后面是画家的真性情,是画家心灵栖息的精神家园。

——贾德江(著名评论家、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主编、副社长)

师界弘的水墨山水是下了不少功夫。滇西系列、湘西采风都是值得一读的。近日,师界弘从皖南归来,所作烟雨民居图应该说是动了脑子的,黑瓦白墙、砖雕石坊,画现腕底笔下。尤为难得的是界弘弟感悟江南,画出迷蒙细雨、蒸腾水雾,纸润心润、笔墨滋润,可以细读,可以慢品。恰如清茗入口,余味悠长,沁人心肺,养目怡情。

——范扬 (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副院长、南京书画院院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画家)

认识师界弘很多年了,她曾经在中国美术家协会的高研班学习,我在给这个班上课时她的勤学好问给我留下了印象,后来他到中央美术学院来学习,我又教过她,这样就比较熟悉了。我记得她在美院学习时比较注重对传统的学习,在传统的绘画语言,在对古代山水画的技法的学习吸收上下了很大的功夫,由于她悟性比较好,学习努力、投入,进步很快,当时给我的印象她应该是一个很有潜力、很有发展前途的画家,这样我对她也比较关注,后来也看到一些她陆续发表的作品,她有时也拿她的作品给我看,她是很勤奋的,前两年我去洛阳参加全国美协一个画展的评选,见到了她的一幅创作,用了很多颜色,画的非常好,让我感到惊喜,感觉她在原来的基础上有了一个很大的跨越,最近我看到了她的新作品“炫·彩系列”, 比她过去的作品更加凝练,单纯,她将自然造化和自己的内心很好的融为一体,温润,清幽,还有点神秘,给人带入画面中童话般的意境。

师界弘有很好的专业基础和绘画感觉,目前已经形成了自己很独特的面貌,我想在这条路上不断深化,加强对作品的锤炼,沉下心来继续向前走,一定会画出更好的画来。我对她抱着很大的期待,盼望她不断有好作品出现。

——崔晓东(中央美术学院山水系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炎黄艺术馆馆长)

师界弘近几年在绘画下了大功夫,我每次与她联系,她不是在办画展,就是在大山沟里写生,不分日夜,不管在画室里还是在大自然的生活中,她都在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创作,并创作出一大批不同寻常的作品。如炫·彩系列、古镇系列、古民居系列、大行写生系列、禅·境系列及盛世家园等等,都画如其人,洒脱、质朴、自然、醇厚。她的画设色讲究,色与墨融洽为一。以墨为主,再以淡彩稍事渲染,若以淡彩铺陈画中的主体形象,墨有其深度而色不失其光彩,真正做到了墨不碍色,色不碍墨,虚虚实实,朦朦胧胧,墨韵精妙,气势浑厚,古朴秀美,赏心悦目。师界弘不论是画大山大水,还是画古民居,她既有传统笔墨,又有现代审美意识,打破常规,独创新意,其作品充满了浓郁的乡土气息,形成了与众不同的艺术风貌。

“笔墨当随时代” 。作为一个中国画画家来说,这是永恒研究的课题。吴冠中先生曾对我说过:“一个画家有了笔墨,不能为自己创作所用,画的是别人,是古人,你说是不是等于零,有些人断章取义,不理解我的意思,搞不懂”。吴先生这翻话,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们不但要继承传统,更重要的是创造传统,不能让后人研究这个时期是空白的,我们就是传统。谈起传统,中国绘画传统其实主要就是线,线条的质量、趣味很重要,因此我们要多练书法,古人云:“书画同源”,也就是绘画的基本功。线的运用看你如何理解,例如李可染先生、黄胄先生都是近代大师,一个画山水,一个画人物,假如把李可染的画用线放在黄胄的画上肯定不协调,反过来把黄胄的线放在李可染的画上也不对,所以绘画讲协调和风格的统一。我说的意思是师界弘的画面正在向和谐统一中完善,在向艺术的学术高层迈进。我相信她充满激情,热爱生活,刻苦勤奋,不断追求和创新,在自己的艺术天地里,塑造一个轻松明快,宁静而又率真的艺术世界。

——孔奇(著名画家,湖北中国画研究院院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师界弘在绘画的时候,她的内心还是很清楚想找一种什么样的山水方式来呈现自我的感受。她不仅在山水的语言形式和结构上、笔墨本身的提炼上,做了很多探索和尝试,而且还从题材上寻求新的表现语言,尤其是皖南民居、江南水乡这一系列的作品,比如在一块墙的斑驳感、岁月感上,山水的全景式构图上,从2007年到现在,艺术形式和语言都有了很大的进展和变化。从她新近的一系列作品中也可以看到她从容的笔墨状态,而且在笔墨语言纯度的提炼上越加精炼;表现在笔墨气质上,既有江南的秀润,更有女性特有的温暖和细腻,作品呈现出平和温润的艺术境界,看了让人非常感动,非常喜欢!另外,这个时代是一个非常注重画面视觉冲击力的时代,但师界弘的作品却弱化了表面化的冲击力,而是以一种平和、温柔的朦胧语言打动观者的心,这种“朦胧美”是有深度的,它是对中国传统山水审美语言的继承和发展,也以特有的内在力量映射出她与时代的不同,这种“朦胧美”也开拓了中国诗意山水新的语言表现方式;固然,这种朦胧的语言是师界弘内心情思的一种表达,但更是她观察物象时的独特感受和方法,这点对师界弘来说是难能可贵的,也非常值得我们期待。

——丘挺( 著名画家、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教授)

师界弘的与众不同的是,她把水墨运用在状物达情、营造氛围、表现意境上,用她的话说就是“画家以自然山川为载体,通过笔墨结构来表现心中的理想境界,”同时又不放弃对水墨本身形式美的追求。在具体的笔墨运用上,她实践着黄宾虹的“五笔七墨”,浓淡干恶湿焦相互运用,或密体交叉,乱而有序,或点线块面互用,得物象质感与情韵,或积墨焦墨层层叠加,使山石林木浑厚丰茂。她尤其善于淡墨晕染,所画山水常常淡墨反复渲染,并罩以清水,使相互渗化,似有若无,氤氲弥漫,得山川空蒙、烟云变幻之韵致,凡此等等,无不富于变化,使水墨的艺术表现力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并通过对景写生,逐渐确立了个人的山水图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特点。

师界弘的山水画大都是其心象写照,无论是崇山峻岭的宏篇巨构,还是溪边村头的寻常小景,无不是她精神家园的理想所在,富有生机和感召力,我们在品读她的山水画时每每能产生一种使人向往、想走入其中的感觉,这也许就是北宋大画家、绘画理论家郭熙所说的可游可居之境吧。

——刘士忠(美术评论家,人民美术出版社)

能从画面看出一个人的心灵,就是好画。

在师界弘的画中,可以看到一种特别的优雅。

这来自于她对文学的喜好?还是她的梦境?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她的确试图把东方式的优雅融入作品之中,而我觉得这是把中国文化精致优雅的传统与作品完美结合在一起,于是我也读到了从她画面上所散发出的一种淡淡的生命感悟。

这种感悟不是感伤,而是一种审美愉悦。

对她来说,写生固然是重要的,传统固然是重要的,可是她的作品不是所见也不是所知的简单记录,而毋宁是对生命记忆的确认。如果说她的作品与其他人有何不同,愚意以为,正表现在此处。

这一切,都体现出师界弘作品所具有的独特的浓郁的诗意风格。

其实,大多数的人们已经忘了,中国山水画最初的动机,乃是“澄怀观道”,乃是“澄怀味象”,也就是借一方作品达到两个目的:“澄怀”与“观道”。

“澄怀”与“观道”不是视觉的,不是技巧的——它是一种至深的生命体验,而不在于展示和再现。

我就这样借师界弘的画,读她的内心世界。

——刘墨(北京大学历史文化资源研究所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客座教授)

画中风光,平实深邃;心中境界,豁达高远;笔下情趣,清新流畅。品读画作,游情乃迁;置身其境,如登高山,如访桃源。观画而悟,独得其味。读画其要,下品观景,可知山高水长;上品炼心,可参身外得失。读界弘之作,乃知其真也。非清静而不能为,非旷达而不能谋,有感以记之。

纸上做山水,豁然墨力张;心中藏净土,笔下染清香。

——黄越祖(洛阳市书画院副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三清书屋  > 国画艺术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管旺林——当代具有潜力的青年画中美协画家
中国山水画的演变——弘瑞
名家名画欣赏[图
仇英《临溪水阁图》_字画商城_艺术品商城_商城_博搜资讯
胸含万壑笔润千山 秦岭云写意山水画解析
笔墨之探奇,山川之写照:国画山水技法思绪札记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