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伊斯兰强国,却被90﹪同胞视为“异类”,原因有点诡异

什叶、逊尼两派之恩怨,相信了解伊斯兰的都耳熟能详。伊斯兰教创立后不久,便出现教派分裂,两大教派由此对立竞争,恩怨延续至今。

不过,尽管二者并称伊斯兰两大教派。但逊尼派的实质影响力,其实远在什叶之上。全球尊奉逊尼派的穆斯林超过10亿;而归属什叶的其实仅仅只有八千万多一点。

覆盖范围上,逊尼几乎囊括了中东、中亚、北非、南亚以及东南亚的几乎所有主要伊斯兰教活动区。至于什叶派,则主要局限在伊朗、塔吉克斯坦,还有伊拉克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也就是伊朗高原的辐射半径内,而伊朗,则是什叶派势力中当之无愧的带头大哥。

从教派分布来看,伊朗多少显得有些另类。而且这种另类还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在伊斯兰成立之初的七八百年里,伊朗高原的普遍信仰一直是逊尼派。直到16世纪,萨法为帝国建立,伊朗才在帝国中枢的政治强力推动下,整体转向什叶。

伊朗为何会出现这种转折?

最直接的解释,是因为萨法维王室出身什叶,故而掌权后,奉其为尊。

但其实内幕并非这么简单。在上一节《地缘政治69:什叶、逊尼两派为何争斗千年》一文中,云石君曾就什叶派存在价值做过一个简单分析:本质上讲,什叶派的存在,其实是为中东各边缘势力抗衡伊斯兰强权帝国中枢提供一个意识形态工具而已。可如果某一边缘势力翻身上位,成为伊斯兰世界的新任主宰,那基于维系统治的考量,它们就有必要得到占穆斯林总数9成的逊尼派之认同,故而这些昔日的什叶教徒,会改而尊奉逊尼——毕竟与统治权的实打实收益相比,尊奉哪个教派简直不值一提。

这种政治决定教派,在伊斯兰历史上并非没有先例:当年阿拉伯帝国的阿拔斯王朝,其王室在开国前就是尊奉什叶派。可随着它们成为伊斯兰世界的主宰,阿拔斯王室非常痛快的就改尊逊尼,而把什叶派抛在了一遍——这就叫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

基于这种现实主义逻辑,萨法维王室即便出身什叶,但既然获得了伊朗统治权,就没道理仅因自己的出身,就迫使逊尼派教徒改尊什叶

而另一种解释是:这种变化,跟伊朗高原与阿拉伯半岛、小亚细亚半岛的地缘博弈有关。

中东主要存在着阿拉伯半岛、小亚细亚半岛与伊朗高原这三大地缘板块。三者地缘实力半斤八两,谁也不具备一统群雄的绝对优势。所以三大地缘势力,长期性的围绕中东统治权爆发冲突。

作为伊朗高原的拥有者,萨法维帝国长期与奥斯曼土耳其还有阿拉伯民族势力对抗——而此二者都是逊尼派。在对抗大背景下,伊朗有意在教派信仰上与它们形成差异,这也不是说不过去。

不过这依然不是最主要原因。说白了,中东三大地缘板块的结构性矛盾一直就存在,而萨法维帝国之前的伊朗高原地方政权,却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在教派上跟其他二者切割。

这些政权之所以如此,自有其政治考量。伊朗高原本身就是中东一流地缘板块,但占领此地的政治势力,如果国力强盛,自然而然的会有一统中东的冀图。这种情况下,它当然不愿不让自己跟占穆斯林巨大多数的逊尼派产生隔阂——这会影响到争取其他地区穆斯林的认同。而如果政权衰落,那就更不敢这么做了——周围都是逊尼派,自己却去改尊什叶,这不是白给逊尼派们联合起来铲除自己的理由么?

所以,萨法维王朝在伊朗推行什叶,实际上另有原因。在云石君看来,伊朗之所以这么做,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存在有着极大的关系。

伊朗萨法维王朝崛起时,以阿拉伯半岛为基的阿拉伯系势力业已没落,可是突厥系的奥斯曼土耳其却正处在其鼎盛期。伊土两大帝国都希望自己能够一统中东,不过谁都没有彻底压制对方的能力,这种情况下,伊土围绕中东统治权长期拉锯。

而在这场双雄会中,伊朗整体实力还是稍逊一筹。既然正面暂无实力压倒土耳其,那就有必要另辟蹊径,一方面提升自身国力,另一方面,也要想办法去挖对方墙角。

通常来说,提升国力的办法有两种,首先是提高文明发展水平,比如近代化过程中,欧洲各国通过技术革命,使得自己的文明成色不断提高,进而获得纵向的质量对比优势。

可伊朗明显没这个条件。所以他只能追求横向扩张,通过开疆拓土,来做大国家规模。而开疆拓土的对象,则是中亚的阿富汗,还有图兰低地。

阿富汗在地缘上本身就是伊朗高原在东方的延伸,至于伊朗北面的图兰低地,则受在伊朗高原地缘压制,所以伊朗的这种扩张,是符合地缘规律的。而更重要的是,伊朗的存在,阻断了中亚板块的图兰低地、阿富汗与西亚的有效交流,这就使得伊朗在经略中亚时,可以很大程度上避免奥斯曼土耳其的直接干涉。

不过,虽然因为伊朗的从中作梗,土耳其失去了直接接触中亚的地缘通道,但这并不意味着其就无计可施。对中亚,土耳其还有地缘以外的手段:首先,在压制阿拉伯系势力后,土耳其苏丹获得了逊尼派哈里发的头衔,成为逊尼派的宗主(至少名义上是);其次,中亚穆斯林在族群上大多归于突厥语族,跟土耳其系出同源。土耳其可以借此争取中亚的情感认同。

这样一来,伊朗就麻烦了:第一,如果它仍然延续伊朗既有的逊尼派信仰,那么在名分上永远都被土耳其压过一头——萨法维王室自然不会承认土耳其苏丹的哈里发地位,可这并不代表着中亚的穆斯林也不认,甚至,即便是在伊朗内部,那些逊尼派民众,也或多或少的会受这种因素影响;第二,中亚土著大多属于突厥语族,他们对土耳其天然具备亲近感,这两大因素,会在相当程度上,对冲掉伊朗经营中亚的地缘优势。

如何才能改变这种局面?伊朗的选择是,改尊什叶派!

首先,改尊什叶,可以消除土耳其哈里发地位对国内穆斯林的负面影响,增加民众的向心力。

其次,考虑到伊朗处在在西亚和中亚中间,随着它转投什叶,中东逊尼派本部向中亚传输地缘影响力的渠道就被掐断。

尽管短期来说,这种教派转化,会加激化伊朗与中亚的信仰矛盾,但考虑到中亚本身实力有限,这种冲击伊朗还承受得起;而把目光放长远些,如果对中亚的经营见得成效,什叶派得以在当地形成气候,那么不仅可以使得中亚在文化程度上疏离西亚、亲附自己;还能够有效对冲掉中亚各部突厥系出身而对土耳其产生的天然亲近感,进而更好的完成对该板块的消化吸收。

综上所述,伊朗转投什叶的根本目的,是在土耳其和逊尼派占据整体优势的情况下,打造出一套以自己为宗的思想文化体系,如果不但能够稳固内部统治,而且还有利于自己在中亚方向的地缘扩张。

只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伊朗积极图谋中亚的同事,工业时代逐渐来临。凭着工业的加持,基督教世界实现了对伊斯兰世界的全方位压制。中亚也落入俄、英两大基督教强国之手。就连伊朗本身,也在英俄南北夹攻下,陷入自身难保的窘境,所谓的经略中亚自然也就成了镜花水月。既然中亚扩张计划搁浅,伊朗将什叶派发扬光大的宏愿也就成为泡影。无奈之下,唯有坚守“光荣孤立”,成为伊斯兰世界中的所谓“异端”。

与伊朗和什叶派孤立同步,伊斯兰文明也由盛转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温柔开心手  > 待分类1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伊朗为什么会跟伊斯兰同胞们“反目成仇”?
中东地区的宗派地缘政治格局是如何形成的?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