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伊斯兰二当家,为当带头大哥,跟兄弟伙大打出手

什叶、逊尼并为伊斯兰两大主流教派,二者仇杀千年,恩怨至今未解。

不过总的来说,逊尼派的影响力,要远大于什叶。逊尼派的势力范围,几乎囊括了西亚、中亚、北非、南亚、东南亚等伊斯兰世界的绝大部分。而什叶派,则仅仅包括伊朗,塔吉克斯坦,还有伊拉克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大致是伊朗高原的辐射半径内。

从这种教派分布格局来看,伊朗显得颇有些另类。尤其是这种另类,还不是一开始就形成的。在整个中世纪,伊朗的绝大部分地区,还是尊奉逊尼派。直到16世纪,萨法维王超获得伊朗统治权后,伊朗才在帝国政府的积极推动下,由逊尼转向什叶。

伊朗为什么出现这种逆转?

一般的看法,是由于萨法维王室出身什叶,所以掌权后带动国家整体转型。

但这只是表象罢了。在之前《地缘政治69:什叶与逊尼因何互相仇杀》一节中,云石君曾分析过什叶派的存在价值:抛开教义理解分歧这种表象,本质上讲,什叶派其实是中东各边缘势力抵御伊斯兰强权帝国的一个意识形态工具而已——鉴于伊斯兰帝国大多以逊尼为尊,边缘势力要维持自身独立性,故有意在教派认同上制造差异,以防民众被强势中枢感召。

而一旦边缘势力因着机缘巧合翻身上位,成为伊斯兰世界的新任统治者,那基于巩固统治的需要,他们有必要赢得占教徒中绝大多数的逊尼派穆斯林的认同,因此这些曾经的什叶派势力,会逐渐改尊逊尼——毕竟和宝贵的统治权相比,尊奉什么教派那根本就是件不值一提的事。

关于这一点,一个最佳例子便是,阿拉伯帝国的阿拔斯王朝,其王族在开国前曾归属什叶派。可一朝上位,阿拔斯王室很快就皈依逊尼——这便叫站在广大人民群众一边。

基于此类逻辑,尽管萨法维王室早起尊奉什叶,但成功统治伊朗后,它完全不应该因为一己之私好,就强迫逊尼派民众该尊什叶——这不是摆明了跟民众作对么?

而另一种解释是:这种变化,与伊朗高原与阿拉伯半岛、小亚细亚半岛的地缘冲突相关。在阿拉伯半岛、小亚细亚半岛和伊朗高原并为中东三大地缘板块。三者呈品字分布,实力各有千秋,没有任何一方拥有绝对优势,所以三大地缘势力间,经常就中东统治权产生冲突。

萨法维帝国作为伊朗高原地缘势力在当时的代表,跟奥斯曼土耳其,以及阿拉伯民族势力长期就中东主导权爆发冲突——而后二者皆为逊尼派。这种情况下,伊朗有意在文化上与它们拉开差异,也有其道理。

但这依然不是根本原因。说白了,中东三大地缘板块的结构性矛盾由来已久,而萨法维帝国之前占据伊朗统治权的政治势力,从未有在文化认同上跟其它二者切割的行为。

这种做法同样是有道理的。毕竟伊朗高原本身就是中东第一流的地缘板块,但凡据此之势力,要是政权实力够强,自然而然的希望更进一步,占领整个中东。既然如此,它又岂会让自己与占穆斯林巨大多数的逊尼派之间产生隔阂——毕竟这摆明了会增加其它板块对自己的厌恶;而要是政权虚弱,那就更不敢了——四周全是逊尼派,自己却去改尊什叶,这不是白送给一个逊尼派团结一致铲除自己的理由么?

所以,萨法维王朝在伊朗改尊什叶,其实还有别的原因。在云石君看来,伊朗这么做,跟当时雄踞亚欧非三大陆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有着极大关联

伊朗萨法维王朝兴起时,阿拉伯民族势力已然没落,不过突厥系的奥斯曼土耳其正处鼎盛。伊土两大帝国都希望可以一统伊斯兰世界,可是二者都没有压制对方的绝对实力,这就形成了伊土围绕长期拉锯的局面。

当然,就整体实力而言,作为当时世界级大国的奥斯曼土耳其,比仅作为一个区域强国的伊朗萨法维帝国,还是要强大些的。对伊朗来说,既然它并不具备与土耳其抗衡的整体实力,那么要想取得突破,就唯有另寻他发:一方面努力增强自身国力,另一方面尽一切可能,挖对方墙角。

一般情况下,提升国力有两种办法,首先是提高国家文明发展水平,比如近代的欧洲人那样不断的技术革命,提高自身文明的质量。但很显然,伊朗没有这个本钱,所以它只能寻求横向扩张,通过拓展势力范围,做大自身规模,来实现国家实力的增强,而伊朗的扩张对象,则是东边的阿富汗和北面的图兰低地(中亚西南部)。

阿富汗本身就是伊朗高原在东方的延伸,而图兰低地与伊朗高原相邻,地缘上被其压制,所以伊朗的这种扩张思路,是符合地缘规律的。而最重要的是,伊朗的存在,将地处中亚板块的图兰低地、阿富汗,与西亚分隔开来,如此可以保证伊朗经略中亚的过程,免受奥斯曼土耳其的直接干扰。

不过,尽管土耳其因着伊朗阻隔,不便直接介入中亚,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其就无计可施了。对中亚,土耳其有两种办法可施加影响:首先,在打败阿拉伯势力后,土耳其苏丹得到了逊尼派的哈里发头衔,是逊尼派宗主(起码名义上是);其次,中亚各部落从族群划分来看,多属突厥语族,跟土耳其有一定渊源,土耳其能够以此为纽带,争取中亚各部的情感认同。

如此一来,伊朗就麻烦了:第一,如果它延续旧有的逊尼派信仰,那起码在名分上,它永远比土耳其矮一等踩——萨法维王室当然不会承认土耳其苏丹的哈里发地位,但它不认,并不代表中亚部族不认,甚至伊朗国内的逊尼派穆斯林,也有可能会被这种因素影响;其次,中亚各部出身突厥语族,既然土耳其想打族群这张牌,那伊朗也很难完全消除其之影响。这两点在相当程度上对伊朗经营中亚构成负面影响。

这种情况下,伊朗的应对之策就是,脱离逊尼,转投什叶派。

首先,转投什叶,可以在国内清除土耳其苏丹作为逊尼派哈里发所带来的潜在负面影响,增强民众对萨法维帝国的向心力与认同感。

其次,伊朗隔在中东与中亚中间,当它向什叶派转型后,西亚逊尼派本部向中亚传送地缘影响力的通道就被拦腰阻断。

当然,短期内,这种做法会加重朗跟中亚的隔阂,不过鉴于中亚实力有限,这种程度的冲击伊朗还是可以承受的;而长远看,只要经营中亚见得成效,使什叶派在当地落地生根,如此不仅可以让中亚在文化认同上倒向自己疏远中东,还可以通过这种教派差异,抵消中亚部族因突厥渊源而对土耳其产生的亲近感,进而有利于伊朗对该板块的消化吸收。

总而言之,伊朗倒向什叶,最根本的目的,是籍由此法,打造一套以己为主的思想文化系统,如此不仅可以稳固自身统治,还可以更好的经营中亚。

只不过,理想很烦丰满,现实很骨感。工业文明的不期而至,打破了伊朗的如意算盘。随着工业革命的爆发,伊斯兰世界整体被西方压制。中亚也被俄、英两大势力瓜分。就连伊朗自己,也在英俄南北夹击下自顾不暇,对中亚扩张同化自然也就成为镜花水月。既然图谋中亚无望,光大什叶派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伊朗唯有坚守所谓的光荣孤立,成为逊尼主导的伊斯兰世界中的一个异类。

而就在这个阶段,曾经辉煌一时的伊斯兰文明,也开始由盛转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温柔开心手  > 待分类1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伊朗为什么会跟伊斯兰同胞们“反目成仇”?
它是伊斯兰强国,却被90﹪同胞视为“异类”,原因有点诡异
全球最大的政教合一国家为什么能够屹立不倒?
伊斯兰教内部为什么纷争不休?
中东地区的宗派地缘政治格局是如何形成的?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