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东线空战王牌与王牌之间的较量!

本文摘选自《最强空战联队:德国空军第52战斗机联队史》,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德国空军的第52战斗机联队(JG 52)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总共击落了超过10000架敌机,这个纪录在军事航空史上无出其右,头号空战王牌埃里希· 哈特曼也一直在该联队服役。但由于该联队三分之二的战斗都发生在东线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区域,人们对这支最强空战联队的了解也相对较少。本书将为读者们揭开这层面纱,一览空战王牌们的风采。

王牌对王牌

联空军尽管在4月20日蒙受重大损失,但库班上空的血腥空战依旧在继续。4月21日清晨6时,JG 52联队第7中队遭遇到苏军第229歼击航空兵师的一个 La-5战斗机机群。格里斯拉夫斯基随后从中分离出一架并将其击落,作为自己的第97个战果。当天苏军还出动了近卫第16歼击航空兵团和第45歼击航空兵团所装备的 P-39战斗机。同时这两支部队也是 JG 52联队第3大队在1941年底在米乌斯前线、1942年5月在刻赤半岛和高加索南面的老对手。现在他们已经成为苏军最富经验的战斗机部队。第45歼击航空兵团中最著名的王牌当属博里斯 · 格林卡(BorisGlinka,30个战果)和德米特里 · 格林卡中尉(Dmitriy Glinka,50个战果)兄弟俩,其中后者曾在1943年4月15日被第7中队的约瑟夫·茨韦内曼击落,但还是迅速重返战斗并在这时被推荐授予“苏联英雄”称号,4月21日这天他获得了自己的第21个战果。近卫第16歼击航空兵团则拥有包括著名的亚历山大·波克雷什金上尉(Aleksandr Pokryshkin)、格里戈地·列奇卡洛夫上尉(Grigotiy Rechkalov)和瓦季姆·法捷耶夫中尉(Vadim Fadeyev)在内的另一批王牌飞行员。这三人在1943年4月9日至20日期间在库班空战中共击落了57架德国飞机。


4月21日这天,不接纳建议的赫尔穆特·卡比什在卡巴尔金卡(Kabardinka) 以北的空战中被击落,所幸没有丧命。击中他的可能就是瓦季姆·法捷耶夫中尉。当天他声称在卡巴尔金卡以北两公里处的上空击落了一架 Bf 109战斗机。格里斯拉夫斯基随即也接到了卡比什被击落并被送往野战医院的消息。后来,卡比什在康复后又回到了第2中队,但是却未能摆脱格里斯拉夫斯基的预言,于1943年9月1日被一架Il-2攻击机的尾炮再次击落,当场身亡。


苏联空军逐渐获得了空中优势,德军“海王星”行动已经看不到胜利的曙光。当苏军地面部队在4月24日发起反击时,德军第1航空队只能出动281架次的飞机以应对这一威胁。在这次反击攻势中,德国飞行员们首次在东线遭遇苏军的“喷火”战斗机。但是,这些“喷火”是英国皇家空军曾在北非战场上用过的老式或二手的 Mk Vb型(1943年3月英国向苏联转让了143架该型战斗机)。4月27日,格里斯拉夫斯基在10时30分开始执行当天的第一次任务。当他在55分钟后返航时,个人战绩终于突破百架,击落了一架LaGG-3战斗机。对于他来说,这个战果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可喜之处。但他的地勤人员和第7中队的其他飞行员却分享了他的快乐,为他举行了一场庆祝仪式。令人费解的是,他在战后却无法回忆起这件事,也无法回忆起获得第100个战果的过程。这种情况只有一种解释:当时的战事已经激烈到了无法让他更多地思考个人成绩的地步。显然,尽管德军拥有大量出色的王牌飞行员,但当时根本无法扭转败局,而这种败局将让他们在接下来两年的战斗中还要经历更多的磨难。

图为苏联二号空战王牌号称“苏联的维尔纳·莫尔德斯”的亚历山大·伯克雷什金上尉(1913-1985),个人总战果为59个,曾三次荣获“苏联英雄”称号。

4月29日,德国空军终于意识到了苏军已经在该地区获得了空中优势。当天,仅苏军第4空军集团军就出动了1028架次的作战飞机。但 JG52联队还是在这天声称击落63架飞机,其中包括5架“喷火”战斗机,而苏军的战报却只声称损失了两架“喷火”。这天格里斯拉夫斯基出动了4次,在第3次任务中他也遇到了一群“喷火”。此前一天,首个装备该型战斗机的苏军歼击航空兵团——近卫第57歼击航空兵团也被投入到库班地区。4月29日这天,该团的8架喷火”在切尔涅佐夫上尉(Chernetsov,8个战果)的带领下,为在克雷姆斯卡亚(Krymskaya)作战的地面部队提供空中掩护,格里斯拉夫斯基等人遇到的就是他们。切尔涅佐夫上尉也是格里斯拉夫斯基在1942年春天在克里米亚战斗期间的老对手,当时他在第36歼击航空兵团(近卫第57歼击航空兵团的前身)驾驶 I-16战斗机。随后的混战中,苏军斯克沃尔佐夫少尉(Skvortsov)追赶着一架德机,但未能将其击落。期间,格里斯拉夫斯基也试图在一架“喷火”的后面抢占攻击位置,但同样未能获得成功。最终,双方默契地选择脱离接触。


当格里斯拉夫斯基回到基地报告了战况后,大队长伯宁少校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手下碰到了“喷火”,直至另外一名飞行员报告称曾在空中同敌机发生碰撞,并找到“喷火”的碎片后,他才不得不相信三年前海峡上空的“老对手”已经来到东线。4月30日,第2大队的格哈德·巴尔克霍恩中尉和二级中士维克多·彼得曼(VictorPetermann)各声称击落了一架这种战斗机。同日,苏军近卫第57近卫歼击航空兵团则宣布飞行员马尔琴科上士(Serzhant Marchenko)失踪,奥尔季纳采夫中尉(Ordinartsev)被击落并成功跳伞,从另一方面证实了巴尔克霍恩两人的战果。同样在这天,埃里希·哈特曼在塔曼半岛附近击落两架 LaGG-3战斗机,个人总战绩达到11架。


尽管苏军竭力试图夺取克雷姆斯卡亚这一位于德军库班桥头堡防线(德军称其为“蓝线”)上的重要基石。但是,德军牢牢地守住了“蓝线”,而苏军也能保住“梅斯哈科桥头堡”。在地面战斗僵持下来的同时,库班大空战一直持续到了5月。格里斯拉夫斯基在5月的前两周中总共执行了37次行动,大多数情况下都发生了激烈的狗斗。5月5日在一次为俯冲轰炸机提供护航的任务中,苏近卫第16歼击航空兵团的 P-39战斗机机群在波克雷什金上尉的指挥下,向格里斯拉夫斯基的机群发起了进攻。就在几个小时前,波克雷什金上尉听说他的好朋友瓦季姆·法捷耶夫中尉被一架 Bf 109战斗机击落身亡,而“凶手”可能就是JG 52联队第8中队的京特·拉尔上尉。现在气势汹汹的波克雷什金上尉找到了复仇的机会。最后,这位苏联超级王牌带着一架 Bf 109战斗机和一架 Ju 87俯冲轰炸机的战果胜利返航。

英国向苏联提供的“喷火”战斗机是过时的 Vb 型,其性能在1942年便已经被德军的 Bf 109G -2型战斗机超越。图为苏军地勤人员正在为近卫第57歼击航空兵团所装备的该型战斗机进行保养。

5月7日,格里斯拉夫斯基在为俯冲轰炸机执行护航的另一次任务中再次遭遇“喷火”战斗机。切尔涅佐夫上尉命令6架“喷火”攻击德军俯冲轰炸机,却遭到了 Bf 109战斗机的阻击。格里斯拉夫斯基首次开火便击中了“喷火”的长机,但不得不选择脱身,以摆脱切尔涅佐夫上尉的僚机飞行员里莫诺夫上士(Limonov)的攻击。切尔涅佐夫上尉随后在阿宾斯卡亚(Abinskaya)选择以机腹着落的方式迫降,脸部受了些轻伤。战斗并没有因苏军指挥官的坠落而停止。随后两架 Bf 109战斗机攻击了斯克沃尔佐夫少尉,接着他又遭到 JG 52联队第9中队二级下士库尔特·雅各布(Kurt Jakober)的机炮攻击,导致飞机失控坠地。斯克沃尔佐夫少尉和谢尔班上士(Scherban)的“ 喷

火”同样也受到了“特别照顾”,后者后来在斯拉维扬斯卡亚(Slavjanskaya)迫降。


5月8日,5名苏军王牌飞行员在行动中丧生或落入德国人手中。但此时 JG 52联队的伤亡也在增加,尤其是有经验的编队指挥官损失很大,这引起了大家的担忧。就在这天,第5中队长赫尔穆特·哈贝达少尉(Helmut Haberda,58个战果)在空战中丧生。两天后,接替赫尔曼·格拉夫担任第9“卡拉亚”中队长的恩斯特·埃伦贝格上尉也阵亡了。同日,第1大队长赫尔穆特·贝内曼少校身负重伤,无法再领导大队。于是第2中队长约翰内斯·维泽上尉就成了代理大队长。联队就这样不断减员。在内米茨之后担任第6中队长的卡尔·里岑贝格尔中尉(Karl Ritzenberger,21个战果)在这个岗位上只坐了一个月多一点,5月24日就在新罗西斯克上空被一架“雅克”战斗机击落。在如此高的损失下,交战双方不得不“默契”地减少了出击的频率,以获得喘息的机会。但这同样只是暴风雨前的片刻平静。

上图为库班空战期间的苏军第57近卫歼击航空兵团的538号“喷火”战斗机,下图为该机同时期涂装彩绘。

格里斯拉夫斯基此时已经十分满意“徒弟”哈特曼的表现。在他眼中,哈特曼已经完全领悟了东线空战的真谛。5月18日,作为格里斯拉夫斯基僚机的哈特曼在执行个人第158次飞行任务时获得了第17个战果。尽管如此,哈特曼也明白战斗的艰难,过去6个月里他已经被击落过4次。格里斯拉夫斯基也清楚,繁重的战斗压力似乎正在消磨年轻的哈特曼的激情。在5月25日的一场激烈的狗斗中,哈特曼再次与一架LaGG-3战斗发生碰撞,所幸只是受了一点小伤,然而他却被吓坏了,精神极度错乱。于是大队长伯宁少校决定先让他回国修养一阵子。


5月26日黎明时分,JG 52联 队的飞行员们在东面传来的阵阵轰鸣声中醒来。这是苏军继续突破德军“蓝线”的序曲。在长达100分钟的炮击和空袭后,大量苏军坦克向德军防线发起进攻。饱经炮火折磨的德军地面部队在这时似乎根本无法抵挡苏军势如破竹的攻势,只能寄希望于空军。这个时候,德军已经从其他地方调来了更多的空中支援单位,激烈的空战再次展开。5月27日当天,德军第1航空队就出动了2685架次,相当于苏军当天出动次数的3倍。


苏军近卫第57歼击航空兵团的“喷火”飞行员阿纳托里耶 · 伊万诺夫中尉(Anatoliy Ivanov)曾在其日记中这样写道:“……在8000到10000米的高空中,各种各样的战斗机缠斗在一起。一场残酷的空战就此爆发,到处可以看到着火的飞机,被击中的飞机拖着浓烟或乙二醇气体,竭力试图朝本方控制地区逃窜。”


当天JG 52联队击落了44架敌机。京特·拉尔上尉的第8中队也再次找到了庆祝的理由,他们的战果在这天增加到了750架,其中50架是在过去的24天里获得的。

阿尔弗雷德·格里斯拉夫斯基在库班桥头堡空战期间表现十分抢眼,在5月28日击落6驾苏军战斗机,从而将自己的战果增加到104驾,其中最后一个战果同时也是联队的5555个战果。图为后来他在获得105个战果后同自己的机械师一起在座机方向舵前面合影留恋。

在这场防御战中,德军“施图卡”俯冲轰炸机部队扮演了重要角色,其中的狠角色当属第2“施图卡”大队第1中队的汉斯—乌尔里希·鲁德尔中尉。他在库班战役中用37毫米炮为自己赢得了名声。但是,飞行速度缓慢的 Ju 87俯冲轰炸机也遭到了苏军战斗机部队的沉重打击。鲁德尔后来这样写道:“许多战友在该地区执行了他们的最后一次飞行。我的大队长跳伞降落在了苏军登陆的海滩上。”在这些天中,他曾多次明确要求格里斯拉夫斯基为其护航:“除了格里斯拉夫斯基,没有人能为我们提供如此出色的护航”。


5月28日,格里斯拉夫斯基驾驶“白9号”座机执行了4次任务,其中3次为 Ju 87俯冲轰炸机护航,每次都遭遇到苏军战斗机。他成功击落两架 LaGG-3战斗机,其中第一架不仅是他的第104个战果,同时还是联队的5555个战果。苏军第229歼击航空兵师在这天损失了6架 LaGG-3战斗机,其中一架应该属于该师旗下、刚来到库班桥头堡的第88歼击航空兵团。当天该团声称击落5架 Ju 87俯冲轰炸机和一架 Bf 109战斗机。

图为苏军成功击落并缴获二级下士迈斯勒的座机后,击落该机的苏军飞行员帕夫尔塔拉索夫上尉向上级汇报战斗过程。

同日,JG 52联队有4架战斗机被击落,号称拉尔中队最具有前途的飞行员弗里德里希·奥布莱泽少尉(Friedrich Obleser)不幸受伤。第7中队年轻的二级下士赫尔贝特·迈斯勒(HerbertMeissler)在与一架 LaGG-3战斗机“狗斗”时被击伤,只能强行以机腹着落的方式迫降在苏军机场,随后被俘。值得一提的是,迈斯勒当时驾驶的“白2号”Bf 109G-4/R6型战斗机原本是哈特曼的座机。根据苏军的记载,苏军王牌飞行员帕夫尔·塔拉索夫上尉(Pavel Tarasov,24个战果)逼迫其迫降在苏军机场。


在从5月28日到31日的4天里,JG 52联队又分别击落33、44、26和36架苏军战机。当然,联队也在期间损失了四分之一的战机和一批经验丰富的飞行员。联队在5月29日这天损失了5架战斗机,5月30日又损失了4架。5月的最后一天,格里斯拉夫斯基卷入了与两架“空中飞蛇”的激烈缠斗中,但双方最终只能无果而散。事实上其中一架苏军战斗机的飞行员正是他的老对手——阿历山大·克罗波夫中尉。

图为1943年5月28日,库班桥头堡战役中赫尔贝特·迈斯勒的“白2号”Bf 109G -4/R 6型战斗机侧视涂装彩绘。

这期间,又有一批出色的苏军飞行员来到了近卫第16歼击航空兵团位于克拉斯诺达尔(Krasnodar)附近的帕帕维切夫斯卡亚机场(Popovichevskaya),以弥补该部自1943年4月初以来激烈空战中所损失的19名飞行员。这几名飞行员中就包括曾在1942年11月被格里斯拉夫斯基击落的克罗波夫中尉。现在他已经从烧伤中康复,一心想着复仇。1943年5月,已经晋升为上尉的克罗波夫来到近卫第16歼击航空兵团驾驶“空中飞蛇”。在重返前线的第一场战斗中,他与维克托 · 热尔杰夫少尉(Viktor Zherdev)一起脱离了编队,擅自飞临德军控制区上空。亚历山大·波克雷什金上尉从无线电中听到了克罗波夫报告:“我在战斗中!”稍后,无线电便寂静了下来,编队顿时失去了克罗波夫和热尔杰夫的动向。波克雷什金只能下令返航,但后来仍旧没有看到两人的身影。波克雷什金就此在其回忆录中这样写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但是我们依旧没有发现二人的身影,我逐渐担心他们可能发生了不测。突然,在无尽的等待之后,克罗波夫的飞机出现了,但是他的飞行姿态极为诡异。只见他的座机先是下降,然后再次爬升。显然他的转向系统损毁了,只能依靠自己的意志和出色的飞行技巧让飞机继续留在空中。于是我通过无线电命令他弃机跳伞,但是他显然根本没有听到,因为无线电也报销了。


当他准备降落时,我真的被惊呆了,心想这家伙可能完了。但是,他却控制住了飞机并成功着落。站在跑道附近的飞行员们立即赶上前去,试图帮助他离开飞机。然而他镇定自若地自己爬出了座舱,在座机跟前转了一圈,惊奇地看着布满弹孔的机身,然后对飞机说道:你飞得不错,哥们 !”

1943年5月,库班地区阿纳帕机场上的 JG 52联队第1大队的两架 Bf 109G -6型战斗机。注意螺旋桨头部的白色螺旋条纹。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同样战斗在东线的第 JG 54联队以及在地中海地区作战的 JG 27联队和 JG 53联队的飞机上也都有这一特征。

6月1日,格里斯拉夫斯基被晋升为中尉。两天后,他驾驶“白9号”Bf 109G-4型战斗机执行了在 JG 52联队最后4次战斗任务,并获得了在东线的最后两个战果(第108和第109个),在8时55分 和11时02分各击落一架La-5战斗机。当天他的另外两次任务则分别开始于17时45分和10时02分,为轰炸阿纳斯塔西耶夫斯卡亚(Anastasiyevskaya)的He 111护航。

预售特价优惠版

点击进入官方微店预定>>>

目录


前言
初出茅庐
静坐西欧
西欧攻势
不列颠空战
出师未捷
蹈火不列颠
西线1941
南进
“巴巴罗萨”的利剑
砺剑直击
黑海上空的鹰
深入乌克兰
“台风”惊魂
第3大队的1941年冬天
1942年蓝色主旋律
报喜迎春
“猎鸨”行动
“蓝色”行动
挺进高加索
斯大林格勒特遣队
初出茅庐的王者
曲终
1943年苦战
库班空战
格里斯拉夫斯基的忠告
王牌对王牌
乐极生悲
“堡垒”空战
撤离库班
第13(斯洛伐克)中队
第15(克罗地亚)中队
勇攀8000架“高峰”
1944年在撤退中加冕
终战乌克兰
告别克里米亚
重返罗马尼亚
东线加冕
传奇归来
转战东普鲁士
匈牙利
1945年传奇落幕
奥德河畔之离歌
传奇终结
附录 第52战斗机联队骑士十字勋章获得者名录
参考文献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温柔开心手  > 空军之翼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世界王牌,鲜为人知的德国52战斗机联队!!!
帝国王牌飞行员
德国王牌飞行员和他们的座驾,值得收藏!
世界空战史上出现的十大王牌飞行员,最牛的击落352架战斗机,你认识吗?
二战空战中的罪恶 对于敌方跳伞飞行员的射杀
最伟大的FW-190专家——奥托·基特尔(Otto Kittel)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