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他从学生的叽叽喳喳中思悟为师之道(组图)

 

  俞正强,1968年生人,浙江省小学数学特级教师,现任浙江省金华市站前小学校长。1986年师范毕业,入小学教书。自认为有责任感就能教好书,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迹,就是教书、读书,在工作中以教学风格和独特思维方式见长。

 

一个追问:这个老师究竟好在哪里?

 

  俞正强的公开课上得好,在浙江省久负盛名,光是代表课例就有十几个。


  浙江教育学院吴卫东教授称其为“另类”:“他的课,我们可以欣赏,也可能对自己有启发,但是很难模仿。”宁波国际万里教育集团副总裁,同为浙江省数学特级教师的林良富评价俞正强:“(课的)冷僻里面透出他的智慧。要上这样的课一要有勇气,二要有智慧。俞正强是险绝异类,也可以说是独孤求败。”但这只能单方面证明俞正强教书教得“好”。那么,在学生心目中,这个老师究竟好在哪里?


  俞正强有个学生,有一回给他讲了一个故事。这个学生的爸爸在报社工作。孩子回家老说俞老师好好好,讲得多了,爸爸就问他:“你们俞老师究竟好在哪里呀?咱们给他写篇报道吧。”


  学生回学校对俞正强说:“俞老师,昨天我想了一个晚上,我想不出你好在哪里。”


  俞正强很奇怪:“不会吧。我怎么不好了?”


  学生:“是啊。我老说俞老师好,真去想的时候,却想不出你好在哪里了。”


  俞正强好奇了:“你说说看。”


  学生:“第一,你有没有备课到深夜?”


  俞正强:“没有。”


  学生:“第二,你有没有带病坚持上课?”


  俞正强:“没有。”


  学生:“第三,你有没有打雨伞送我们回家?”


  俞正强:“也没有。”


  学生:“所有‘好’的事情你一样都没有。你呀,衣服穿得不好看,字也写得不好看,有时还批评我们,但是你说怎么回事呢?我们就是觉得你挺好的,可又说不出你好在哪里。”


  这个故事给俞正强的印象太深了。从这时起,他开始思考:老师要不要在学生面前塑造这样一种形象——备课到深夜、坚持上课昏倒在讲台上?到底一个怎样的老师才算是好老师呢?


  也许看了以下的故事,我们会对俞正强为什么能成为一个学生心目中的“好老师”有更多的了解,也会更明白俞正强为什么能成为一个教书教得“好”的老师。

 

1 老师其实也是需要进步的

 

“老师,你进步了吗?”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教书第三年。那时,我做四年级一个班的班主任。每个学期结束的时候,我都喜欢问小朋友一个问题:“一个学期下来了,你们跟我说说自己有什么进步啊?”我要求每个人最多说一两分钟。小朋友们就说呀说。一个小女孩举手,我把她叫起来。我问她:“你有什么事啊?”她说:“俞老师,我不敢说,我说了怕你不高兴。唉,我看还是不说算了。”我说:“不可以的。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呢?俞老师对你们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们也应该对俞老师这样呀。”她就问了:“俞老师,那你说说,一个学期下来,你有什么进步啊?”哎呀!本来是我问小朋友的问题,结果她这么反过来一问,嗬!那些小朋友的眼睛就像放电一样“刷”地射过来了。我感觉就好像有很多大灯泡聚焦在我身上,让我有一种发昏的感觉。这时我才突然发现我们做老师的有一个误区,总是想着问学生:“你进步了没有?”其实,我们经常忘记问自己:“我进步了没有?”


  当时,我心想,今天肯定完了。我有个特点就是小朋友都很喜欢我,这个班我带了一年了,如果我说自己的进步不大,只是一点点的话,小朋友听了,可能就对我不再感兴趣了,就没有那么喜欢我,不再佩服我了,那肯定是不行的。如果我说自己进步很大,可我又觉得自己没有很大的进步啊,毕竟这才是我教书的第三个年头。正好,那节课也快结束了,我就耍了一个滑头,对学生们说:“时间差不多了,让老师把这个问题作为家庭作业带回去,明天向大家汇报,好不好?明天我就回答这个问题——‘我这一学期下来有什么进步’。”学生很不情愿地摇摇头。哈哈!他们其实也很喜欢看老师的笑话的。


  那天晚上,我人生当中第一次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我进步了没有”。作为老师,我一年应该有哪些进步。作为老师,我该怎么向学生交代。那时不像现在这样提教学反思,也不讲专业发展,连“专业发展”这个词都没有。一般教师教书也就是求个养家糊口,不怎么想个人的发展问题。那个孩子的问题给了我启发。


  第二天早上的第一节课就是数学课。一上课,我就对学生说:“同学们,你们昨天问的那个问题还记得吧?”“记得!”学生们回答得很响亮。“那你们说说看,俞老师这学期有什么进步?因为我不知道有啥进步。”然后,有的学生就说:“俞老师,我发现你的普通话进步了不少,以前你讲课有好几句话我们听不懂,现在全部听懂了。”有的学生说:“你还有一个进步就是,以前有时骂我们,现在不骂了,还经常搓搓我们的脑袋,这让我们很舒服。”……我听学生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很感动。我说:“我教你们一年了。昨天你们提的问题,我老实跟你们讲,我想了一个晚上,我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进步了。但是今天你们讲了我这么多的进步,老师很感动。你们让我明白一个道理,老师其实也是要进步的。”教学相长,其实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感觉我应该进步。我从心底里感激我的学生。就这个故事,后来我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就是《老师,你进步了吗?》。

 

2 学生不听课,老师有责任

 

“如果你能让他们忘记吵!”

 

  我刚工作的时侯,上课一遇到学生吵,就很生气。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不是上课学生要吵,要打断我上课吗?我就给他们立了一个规矩:上课讲话不要紧,但不要吵到让我停下来维持课堂纪律。让我停下来也不要紧,但不能让我一堂课上停三次,因为这样就没法上课了。如果停三次的话,那我就罚学生放学后在教室里静坐15分钟。我这是跟他们讲好的,他们也没办法。想想也是应该的,课堂上这么吵,那些想学习的学生也会感到很烦。


  有一天,真的有个小朋友让我停下来三次。我说:“好,第三次停下来了。今天放学后,大家都要留下来静坐。”到了下午,学生们就乖乖地留下来静坐了。那天我很得意,觉得自己的这个办法很聪明。


  等我让他们回家的时候,一个小朋友拿着一个作业本过来了。“咦?”我很惊讶:“你怎么把作业拿来了?我们今天又没留作业,你为什么把这个本子交给我?”她说:“俞老师,你看看,你看看。”说完,她就跑了。我打开作业本,一下子就看见她本子里写的话:“老师,您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


  这怎么会是浪费呢?我在这个孩子的作业上批复:“好的纪律是好好学习的前提,可爱的小姐!”可是,第二天我又看到了她写的回复:“俞老师,如果你能让他们忘记吵,算你厉害!”我当时看了这句话,马上就有一种很复杂的感觉,这种感觉是说不出来的。我觉得学生看不起我。她的潜台词好像是:“你是老师,有什么了不起?你有本领,就让学生忘记吵。”那天我想了很多。她给我的警示是:老师不要凭着自己的权威一味地要求学生“你要听,你要听”。老师应该思考自己的课到底上得好不好。如果上得不好,凭什么要求学生认真听?这对我的教育实在是太大了。我以前从来没这样反思过。我总是认为,学习是学生自己的事情,学不学都是学生自己的事情。反正我上课认真地讲,学生不听就是学生自己的责任,更是学生的损失。这种思想其实很不对。作为老师,让学生在课堂上忘记吵是他的一个重要任务。因为学生还是未成年人,不是大人。他们的自律能力很差,他们是要吵的、要动的。如果老师上课上得很精彩,学生就会在课堂上忘记吵,上得不精彩他们才会吵。


  像这种情况,有的老师可能把作业本一扔,说她两句也就过去了。我呢,可能就有这么一种素质,愿意接受学生的帮助。这个关键事件给我的影响是:以前我只想着应该怎样上课,现在我想的是应该怎样把课上好。所以,我总是说,是学生在帮助我长大。学生始终是我们的老师,他会在突然之中像一道闪电一般点亮了你的脑子,让你顿悟。这种感觉有点像佛教的“当头棒喝”,令人醍醐灌顶。

 

3 老师也会经常犯错误

 

 “我为什么要补课?”

 

  以前,在金华师范附小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做了分管教学的副校长,把全面提高教学质量作为中心工作来抓。


  当时我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在每天放学之后,把学习困难的学生集中在一起再学习半小时。因为学校比较大,每个班规定只能送6名成绩不够理想的学生,每个年级组织成一个班。


  有一天放学后,我听见自己班的教室里有哭声。我忙跑过去,看见一位本该去集中学习的学困生很伤心地在那里哭。我问他:被谁欺负了?哪里痛了?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问了很多我认为值得他哭的理由,可是我越问,他哭得越响。


  看看没效果,我只好拿出教师的架子来教育他:“五年级的学生了,不要一味地哭,要学会表达,好不好?”过了一会儿,这个孩子抬起头,眼里全是泪,几乎是愤怒地瞪着我:“你为什么要让我去补课?”我一听,觉得挺奇怪,问他:“补课有什么不好?你成绩还差着呢。”我一说完,他就对着我喊:“可是我不想,难道只有这样补课才能进步吗?”看着他一脸的委屈与愤怒,我再也说不出话了。


  至今我还记得那时的惊愕与迷惑,我让他先回家,让我好好想想。


  我发现,我们老师是经常犯错误的,而且很多错误犯得理直气壮。比如组织学生补课这件事,我们自以为是好事:学习有困难,学校安排免费补课,这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可我们并不了解,这样的好事往往是一件令学生伤心的事,因为在我们的思想中有一个误区,以为自己认为的好事对于学生一定是好事。于是,我们把自己的想法作为一种事实强加给学生,而没有去思考学生怎么想,这是一种多么霸道的错误啊!我们老师其实经常伤害学生,伤害了学生不说,还自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学生好。有了这个理由,教学中的很多错误便心安理得地发生着。


  事实上,学生的很多想法与成人是有区别的。这种区别是大多数学生所不敢表达的,也是大多数成人所不曾体会的。所以,以后我在学生学习出现困难的时候,就会想起那位学生的质问:只有这样补课才能进步吗?


  是的,应该有更多好的办法,需要我们用心去寻找。

 

4 老师要深入了解学生的学习思维

 

 “我早上从来不吃大饼!”

 

  有一个关键事件,影响了我对学生学习数学的理解。


  我有一个学生,人长得很漂亮,就是数学老也学不好。一天,我让这个学生做一道题。这道题很简单,题目是这样的:××牌52型拖拉机一天耕地150公亩,问12天耕地多少公亩?就这么个题目,她不会做。她先是把52乘以150乘以12这样乘起来。我说:“你错了。”她就订正,把乘法变成除法。我说:“你又错了。”她又订正,把除法变成加法。我一看就觉得这个学生是在瞎猜,她不会思考。很多小学生都是这样的,今天课堂上讲了乘法,就认为今天的题目肯定用乘法;要是讲了除法呢,就用除法,完全不思考的。


  我说:“你过来,我给你打个比方。”相对来说,我还是比较有耐心的,有些老师可能觉得蒙对了也就算了。“比方说,你每天早上吃两个大饼,5天吃几个大饼啊?”这和那个题目的性质是一样,再把她的学号也算作一个条件。我问她:“你是几号?”“我16号。”“哦,那就是16号同学每天吃两个大饼,5天吃几个大饼?”16号,这个数字在这里是没用的,是个干扰条件而已。这个小朋友很滑稽的,她很认真地对我说:“俞老师,我早上从来不吃大饼!”


  当时我还以为她是开玩笑呢。本来很可能就一句话丢过去:“你开什么玩笑,我现在叫你做数学,是跟你聊吃大饼吗?”但我没有这样做,而是接着问她:“那你早上喜欢吃什么?”她说:“我都是吃粽子的。”我说:“那好,这很简单啊,我问你,你每天早上吃两个粽子,5天吃几个粽子啊?”嗬嗬,这个小家伙,她又很认真地想了一想。我想,你这么认真,应该把问题解决了吧。她说:“俞老师。”我说:“唉,你说。”“俞老师,我有点生气了,我两个粽子吃不下去的呀!”这个时候,我觉得她在“耍”我。我问她数学,她却老是跟我讨论吃什么的问题。我只好问:“那你每天能吃几个粽子?”她说:“一般都是妈妈给我买一个,我只吃半个,剩下的我都扔掉了,我不喜欢吃。”我说:“好的。”看来这个题目算是做不下去了。为什么呢?因为半个是0.5,0.5乘以5,这是小数乘法啊,这个知识点还没学呢。我试探性地问:“你每天吃半个,那你5天吃几个粽子?”她说:“吃两个半。”“怎么算出来的?”“两天一个,5天不就两个半了嘛!”你说这个学生笨不笨?一点都不笨,聪明着呢!然后我就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其实这个学生不笨啊,但她为什么又这么“笨”呢?


  我觉得,主要是她的思维还不是数学思维。因此,后来我就开始思考学生的学习准备问题,从此这成为了我的一个兴趣点。我现在的观点是:当一个小学生的思维发生困难的时候,不一定是他的智力有问题,可能是在学习准备上出问题了。我就再接着思考一个问题:这个学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呢?数学学得好的学生,你问他一个问题:每天吃两个大饼,5天吃几个大饼?他绝不会去思考这两个大饼是不是我吃的。他不会陷进去。在他的眼里,不管这两个大饼是谁吃的,他马上就能抽象出来。而这个学生为什么这么“笨”呢?她没抽象出来,陷进去了:“我不吃大饼的啊!我怎么能吃得下两个大饼呢?”她把数学忘记了,这就是问题所在。


  其实,很多学生在学习数学的时候就没进入数学思维状态。这个小朋友是把自己陷进去了,而我只是举个例子而已。题目中的那个“你”不是你本人啊!换成甲可以,乙也可以,丙或丁都可以,怎么就是你呢?她就认为是自己,老是想“我每次两个大饼吃不下”这样的问题。这些学生在思考数学问题的时候,往往被非本质的东西迷惑了。为什么是这样的呢?就是她对信息的捕捉和别人不一样。数学学得好的学生,能马上把非本质的无关信息过滤掉。数学就是数学,数学是讲量,有时与常理关系不大。而有些学生就不知道,老是琢磨“大饼好吃吗,两个吃得下吗”这类非数学的问题。后来,我告诉这个学生,她的毛病在哪里。她为什么数学学不好?因为她不是用数学的方式去想问题。她老是用自己的方式去想数学问题,这是不对的。两个大饼拿来了,这只是一个比方啊,两个大饼可以,两个粽子也可以,两根油条也可以呀!你要“刷”地一下子把这个“2”从中提取出来,这就是数学。我很耐心地给她补课,就补这个东西,其他的都不补。这个东西补好了之后呢,其他的东西也就慢慢地通了。这个事件让我对学生的数学学习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1,2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黄建伟882  > 教育教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俞正强:对我影响很大的5个学生,除了温暖,还有深思……
俞正强:“怪”老师的神奇种子课
著名特级俞正强:教书表面上是我们怎么上课,骨子里是我们跟孩子的关系。
做教师的意义感和幸福感,只有你投入其中才能够获得
【名师汇】特级教师俞正强:家长老师别太急,小心教育过剩会让孩子变成“方仲永”
我们的课堂要向特级教师学什么现教传媒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