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母亲
      我的母亲
    母亲,出生于1941年是外婆的第十胎,听外婆讲母亲出生时连胞衣都没破。接生婆都以为是个死婴,是外婆坚持要剪开胞衣看看,才看见小得像老鼠一样的母亲竟然还嘤嘤的哭了几声。母亲这才捡回了一条命。那年外婆四十六岁,奶水是没有一滴了,母亲的生命靠着米汤,就着一点糖水顽强存活下来。在当时,外公外婆家应该还算是家境比较好的,有田有地有房子,农忙的时候家里还得请短工干活。哥哥姐姐们也都上过学堂受过比较好的教育,我的姨妈也就是母亲最小的姐姐也比她大了十五岁。在她两岁多的时候,大舅的儿子陆续就出生了,那时的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更何况是长子长孙。于是母亲就无人顾及那么多了,像山上的小草小花一样虽然身子瘦弱,也坚强的成长着。1948年南方就已经解放了,土改时外公外婆家划为地主成分,从自家的房子里被赶了出来,住进了两间低矮的杂屋,外婆在这里一直住到一百岁差7天,在新房大梁上去的那一刻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解放了,农民翻身了,外公外婆家的苦难就开始了,财产没收了,母亲到了年龄也读不起书,大舅的两个小孩都上学后,外婆把唯一的一件好棉袄当了让母亲上了学堂,那年母亲十二岁。母亲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每天走二十几里的路,靠着帮学校担米、砍柴,换来的钱做学费,艰难的学习着,成绩一直非常优异。小学毕业后,外公去世了,外婆实在是再没能力供妈妈念书,大舅,二舅都到外地工作,姐姐也嫁人了,家里地里还要靠母亲做主要劳动力。母亲哭啊哭着哀求外婆,让她继续上学,可是外婆又能答应她什么呢?饭都吃不饱,外公走了后,那些平下中农更加无忌当的欺负外婆,一个小脚的妇人还怎么能供得起母亲的学习。一年后,母亲的老师找到外婆家里,给母亲交了学费,才又继续上学读书,这位老师姓刘,可以说他转折了母亲的人生轨迹。初中毕业的那一年,冬天母亲提着外婆给做的新鞋子,沿着铁路走出了乡下,开始了她的新的生活。(未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女人如玉  > 原创天空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表哥
【转】我的母亲
我家的小妹妹
故乡风情之二:外婆的老房子 组图
感恩文章:清明,那份思念欲断魂
怀念母亲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