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玩烘焙,把日子过成诗

2017-05-25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把每一天都过得充实又紧张,这样的人生规划,好像从来不属于老年人。对很多老人来说,退休后的生活,要么是突然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整日惶恐不安,要么是终于能安享清福周游天下。还有一部分老人,不得不替子女减轻负担,帮他们做家事或带娃……

但实际上,像陶渊明一样“采菊东南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生活,应该才是所有人都向往的吧?只是,即便是年轻人,也很难去践行这个梦想,何况是人生已经走完大半的的老人?不过在北京延庆郊区,却有一对从央视退休的老年夫妇,把他们的退休生活过成了诗……

能好好做饭、吃饭才叫生活

在北京延庆某乡村别墅里,现年63岁的熊英杰和61岁的王桥英,开了一家纯法式私人面包房。开始做面包后,他们开始被人叫做熊叔、熊婶。面包房就老夫妇两个人,每星期仅仅一次,极少量地对外销售面包。但是在京城法式烘焙爱好者圈子里,熊叔和熊婶是备受尊敬的“面包大师”。

用价值10多万元的烤箱,原料不是来自法国就是乡野民间。纯粗粮法式面包,纯手工制作,种类稀少,仅对认同有机生活的人群低价销售,这是熊叔、熊婶面包房的标签。吃过他们家面包的人,都说这样的面包只能在法国遇到。

熊英杰和王桥英都曾在央视工作,退休后他们原本有更多选择,比如每年去国外生活几个月,比如和很多人一样环游世界。但是他们的选择,却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对此,夫妇俩不约而同地说这么做的原因是“不忘初心”。真正的初心是什么?他们也回答得不约而同:“吃、怎么吃和吃什么。”

熊叔自小就爱吃,不仅爱吃,而且还很会做饭。他出生在武汉一个殷实的大家族,熊叔家打小就有专门的厨师,而且他的爷爷也很会做菜,常常亲自下厨。在熊家,上至爷爷,下到家里的保姆,所有人都觉得:能炒出一道大家都赞不绝口的菜肴,是一件特别有面子的事。

熊叔刚上初中时,就开始和兄弟姐妹轮流做饭了。早上,妈妈给当天做饭的孩子5毛钱,这5毛钱是两顿饭的菜钱,除了青菜,还要保证两顿都有肉。买什么肉?买多少?是切丝还是切片?都得孩子自己琢磨。而那样的时光,成了这辈子最温暖的回忆。

熊婶对于吃,也有自己的“初心”,1982年,她从武汉大学毕业,被分到了中央电视台。当时台里的条件很艰苦,地下室、民工房甚至窝棚,熊婶都住过。但她一点都不觉得辛苦,辛苦的是离开恋人,一个人在北京漂泊。特别辛苦孤独的时候,熊婶就支一个小煤炉,在宿舍给自己煮一碗清汤挂面,再浇一点熊叔为她做的辣酱。再后来,王桥英住上了有暖气、有厨房的房子,丈夫也辞掉教师的工作,带着儿子从武汉来到北京。

但工作节奏一如既往地快,加班、出差、熬夜,央视制片人的工作,看似光鲜但实则很累。熊英杰不算央视体制内的人,但他开始为一档音乐节目写剧本、串词,熬夜也是常有的事,别说好好做一顿饭了,能好好吃一顿饭都难上加难。

但无论如何,在外人眼中,王桥英和丈夫都事业有成,在社会上也是有頭有脸,如果愿意的话,王桥英至少能在央视干到60岁再退休。但是2008年,52岁的她向台里提出了退休申请。申请没有得到批准,王桥英只好提出,从制片人的位置上退下来。

“太累了,早就想歇一歇了。而且,是时候把机会让给年轻人了。”王桥英说,尽管刚过50岁,但她已经开始规划退休生活。不再做制片人后,王桥英开始担当《百家讲坛》的终审。这个工作相对闲适一些,最主要的是不用出差和加班。

提前体验退休生活

王桥英多年前就向往的生活,她每天按时上下班,是和大多数人一样,坐地铁、公汽,下班后去菜市场买菜然后回家做饭。她主动退了台里为她安排的专车,买了公交卡。她对无比诧异的朋友说:“都50多了,再不过过接地气的生活,就没有机会啦!”

王桥英之所以要提前规划退休后的生活,是因为当时,一个退休回家不到半年,突然就患病离世的老朋友。这位朋友上班时是领导,工作能力出色,身体也很棒,没什么大毛病。之所以突然离世,王桥英觉得是因为他一时半会儿没适应退休生活,突然闲下来了不知所措,惶恐、孤独,失去了心理支撑。

熊英杰也有同样的感受,他有个朋友就对他抱怨,因为子女都在国外,他和老伴儿退休前都是单位领导,所以退休后的生活相反举步维艰,不会做饭、洗衣,不敢坐公交、地铁,离开工作岗位后,日子过得很不舒心。

熊英杰积极响应妻子的号召,也买了公交卡,和她提前体验退休生活。“和老伴儿一起坐公交挤地铁特别美好,感觉回到了当年我们刚恋爱那会儿。”熊英杰说。

做面包是从53岁那年开始的,这一年,儿子熊晓思考上法国兰黛厨艺学校,学法式西点制作。王桥英原来就很喜欢烘焙,但一直没有时间。当退休提上日程时,她也终于开始着手自己小女人的梦想。

她置办了做面包的器具,开始托朋友从乡下买来手工磨的面粉。既然是因为儿子兴起的这个爱好,那就要好好做,做出和外面卖的不一样的面包。熊叔开始研究各种面包制作的书,直到纯法式面包的原料,都是来自乡间、纯有机和纯手工。老百姓种的麦子,少用油和糖,也许模样味道一般,但吃到嘴里一定是健康安全的。

因为有了做面包的爱好,王桥英和丈夫的生活变了个样。熊叔按照妻子指示,及时和好面。两人吃完晚饭,看一会儿书,再出去散散步。回到家,面醒好了就做面包,没醒好的话,就定好闹钟,等到夜里起床再做。“因为我们做的是纯手工面包,采取自然发酵,时间上掐得很紧,常常是大半夜起来做。”王桥英说,上班熬夜很累,但就着麦子的香气做面包,熬夜也觉得幸福异常。

看见身边有人为退休后的生活着急和无措,王桥英却很盼望。因为她知道,退休后,她和老伴儿过得比现在还充实有趣。

2014年,儿子晓思留学归来前夕,王桥英和丈夫在位于延庆的别墅里,为他准备了一间纯法式面包作坊。但最终,儿子选择了上海的一家法国西点公司,从事纯法式蛋糕产品的研发与监制。于是投资不菲的面包房,就成了老两口退休后的乐园。是闲时做做面包,然后送给亲朋好友,还是把做面包当成退休后的主业,天天做?“当然天天都做,因为思来想去,这样的生活才最有味道!”熊叔说,因为,多年前就有人嚷嚷着让他们开面包店了。过去这几年业余爱好做面包,把身边很多人的嘴养刁了。

在家做面包:有诗、有情、有远方

2014年夏天,老两口从城里搬到了延庆农村,他们虚心请教当地农民,学着耕地、种黄豆、红薯。每年会有那么一两次,老两口去国外旅行,但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是,他们喜欢寻找藏在各個角落的老面包店,耐心排队、等位,细致品尝,再去寻找最纯正的原料。

其他人买名表、名包,熊叔熊婶不舍得,但他们常常不惜血本买很多制作纯法式面包的顶级配料,近2000块一把的锯齿面包刀,因为喜欢,他们也二话不说就买了。

做面包的面粉,全部来自大兴安林黑土地里的杂交黑麦,当地老农用石磨磨了,再用粗布袋子封好运到北京。面包使用天然酵母,是熊叔自己用天然黑麦,采取自然发酵的方式做的。周一、周二和面,周四早上到周五凌晨烤面包,周五一大早,快递上门,把熊叔熊婶早已打包好的面包取走。

熊叔、熊婶家的面包,到底有多神奇?其实特别简单,常常一次就一两个品种,口味单纯朴实,是麦子、红薯和黄豆本来的味道,因为是纯手工,模样看起来也很朴实。大多的时候都在面包房里,和面、做面包、烤面包,等到周五上午把一百多个包裹寄出去。周末两天,天气好的话就去城里走走,城里有雾霾的时候,就待在农村,种地、播种或者和朋友喝茶、聊天。

“来我们家吧!我教你做饭、做面包、做果酱!”每当一个朋友退休,王桥英都会这般热情召唤。她说自己和老伴儿做面包这些年,钱没怎么赚到,但是他们的生活方式,却给很多退休后的老人以温暖提示:退休后,你要怎样做,才能叫真正的安度晚年?如果退休后不知所措,那就从最基础的生活技能比如做饭、做面包开始,这样你的晚年人生,也会不一般的丰盛!

熊叔总是骄傲地说,他和老伴儿做的每一个面包,都是听着巴赫、莫扎特的钢琴曲“长大”的。“贝多芬的太激烈了,古典优柔一点的音乐更适合给面团听。”熊叔说,当面团听着音乐发酵时,它们就会快乐,就会努力散发出粮食最本真的味道,这和法国人酿红酒时,酒窖里成天放音乐是一个道理。熊叔认定植物也有生命、有听觉、嗅觉和心思。“不要认为是人创造了面包,而是人类为天然谷物转换成面包提供了条件,仅此而已。”

曾经和电视、文字打交道的熊婶,现在最引以为豪的本事,却是最多两次,就能拿准一个面团的重量。“每个320克的面团,烤好后在400克左右。”她说,所以虽然是纯手工,她做出来的面包,都是大小相等,重量相差从来不超过2克。订购面包的客人,不超过百人,他们在微信上预订面包,熊婶忙着记载他们要的品种、数量,在周五早晨及时发出快递。但是常常,她会忘了接受客人的微信红包。她和熊叔从来不算账,“没有时间,对钱也没什么概念。我们在意的是,这次做出的面包,大家伙喜不喜欢?”熊婶说。

特别累的时候,老两口也想去云南过冬天,回武汉老家见见家人和朋友,去阿拉斯加看极光的计划,也一直没有实现。“你们出去了,谁给我们做面包?不能去!”一直吃他们家面包的朋友威胁道,于是他们就不敢出门了,于是继续在家做面包。

再过20年,中国就将迈入老年社会。从为之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工作岗位退下来,回归到老两口甚至一个人的家,你要怎么过?怎样的老年生活才是真的老有所养?“面包大师”熊叔和熊婶的故事,应该给了你答案!

编辑/张小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从央视退休后隐居京郊,把面包做出了初恋的味道,这对夫妻让我们看到了爱情最好的模样
面包我会做,你给爱情就好。这对夫妻结婚30年都不吵架,靠一个面包交到了全世界的朋友
从央视退休,这对126岁的夫妇,将平淡的生活过得如诗一般美丽,引得年轻人都羡慕不已
法式面包的制作
当一切都变成法式面包
今日金句【纠音版】| What Was Don Corleone's Stance On Drugs...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