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锦绣周末之四

作者:夜何其

(按:昨天发贾环,基本都涉及到他妈,今天的锦绣周末,还是夜何其的作品)

赵姨娘年轻时,想必是有几分姿色的,不然不会被贾政纳为姬妾。虽然贾政的审美眼光很成问题,可是贾府里别人都眼睛明亮,若是贾政纳丑女为妾,奴婢们必定背地里耻笑,主子们也会觉得丢面子。赵姨娘能关关通过,最起码有中等姿色。

那时她至多十八九岁吧,正是青春好年华。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只要不是相貌过于丑陋或性情过于乖戾,人人都是生动可爱的。赵姨娘想必也是,或是那秋波一闪,或是那俏皮一笑,或是深夜陪读,或是病榻侍疾,总之是某个生动侧面或某个暧昧瞬间,她打动了贾政那颗石头一样僵固的心,把她提升到姨娘行列里。

贾府的姨娘是个尴尬群体,像主子而不是主子,是奴才而不像奴才,年轻受宠时有几分像主子,年老色衰被老爷弃之如敝履时寻常奴才也可以得而欺之。

赵姨娘是贾府姨娘中最成功的一位,她的成功并非由于天生丽质或聪颖过人,而是她运气好,遇上了贾府品行最端正的老爷贾政,贾政不贪酒,不好色,只纳了周、赵两位姨娘,周姨娘人老珠黄,对赵姨娘不构成威胁。她还遇上了贾府最好的太太王夫人,王夫人对她很憎嫌,但也仅仅是憎嫌,并没有以正房夫人的身份迫害她。如果她遇到贾赦那样冷酷无情的老爷,王熙凤那样心肠歹毒的太太,她就死得难看了。

赵姨娘最大的福气还不是这些,而是她赶在青春韶华消逝之前生育了一双儿女。以前,她与周姨娘同身份同地位,有了一双儿女做靠山,她就把周姨娘远远抛在身后,贾府的若干姨娘中,只有她是儿女双全的好命人。

按说,赵姨娘也该知足了,想想贾母屋里那些老姨奶奶们寂寞无闻的暮年,想想无儿无女的周姨娘将来面临着的凄凉晚景,赵姨娘的未来要光明得多,只要“环哥长大了,得个一官半职”,她作为贾环的生母,总可以得到适当的尊重和比较优裕的物质待遇。

可那要等多少年啊!贾琏的条件比贾环好,二十多岁了,只是个有名无实的同知,要想有个实职,看样子还要等几年。当然,贾琏有特殊原因,他在荣国府管理家业,荣国府众多奴仆和产业需要他打理,他做官的动力不大。贾环,王夫人巴不得他赶快出去,以贾府的实力,贾环就是科举考不中,混个一官半职也没问题。那时赵姨娘也四五十岁了,大半生苦巴巴熬过去,迟暮之年纵然生活有所改善,也是一根甘蔗嚼完了,只梢头上一点甜,还是早早掘取财富,才有春风得意马蹄疾的轻快感。

急巴巴要享受高人一等感觉的赵姨娘没有耐心这样漫长地等待,她希望现在就享受优厚的物质待遇,走到哪里都被人敬着。她是家生子,举家为奴,只有她混成了个半主子,一家人指望着她风光呢,就凭她每月二两银子两串钱,能资助家里人多少?马道婆来她屋里打秋风时,她炕上放着的零碎绸缎,都挑不出几块做鞋面布的。一双女人的鞋子,鞋面布才多大一点儿。她跟马道婆说“成了样的东西也到不了我手里来”,这话确实是,荣国府的掌家人王熙凤惯会见风使舵,赵姨娘既不得宠于贾母,又为王夫人所憎嫌,王熙凤正好拿她耍威风,搜刮她的钱财,克扣她的丫头的月钱,她的日子越发紧巴,怨恨也越深。

以贾府的赫赫威势,赵姨娘走到贾府以外去,人们会对她毕恭毕敬,诚惶诚恐,她的虚荣心会大大得到满足。别说是贾府的姨娘,就是贾府里的奴仆,谁又敢惹呢!赵姨娘看看平民百姓家的妇人布衣褴褛,缺粮少盐,也会对自己的生活状况很满意。

可她是贾府的姨娘,一生注定生活在荣国府的高墙之内,她耳之所闻目之所见不是平民百姓家柴米油盐的艰辛,而是贾府太太奶奶们挥金如土浮华奢靡的生活,这让她的内心无法淡定安宁。姨娘到底是怎样的身份,她的认识也跟别人存在着分岐,在她看来,姨娘身份是接近主子的,在别人看来,只要不是太太奶奶,就仍是根正苗红的奴才。

贾府的太太奶奶都是生来就做太太奶奶的。

贾母是侯门千金,王夫人、王熙凤是世家小姐,李纨出自金陵名宦之家,邢夫人、尤氏出身最差,也是没落的官宦之家。这些宦门千金必然是一生沿着小姐、少奶奶、太太、老太太的道路一站一站走下去。贾府的老爷们宦海扬帆,离不了这些太太奶奶娘家势力的扶掖。太太奶奶们的气定神闲也不仅是她们有丰厚月薪,而是从娘家带来的嫁妆就足够她们一生吃穿不尽。夏太监去贾府借银,王熙凤随手拿出两只镶嵌大粒珍珠和大颗宝石的金项圈,典当四百两银子,解了贾琏的燃眉之急。赵姨娘跟马道婆说王熙凤——“这一分家私要不都教他搬送到娘家去,我也不是个人。”这其实道出的是她自己的心声,她很想往娘家搬些家私去,王家世代武职,王子腾是京营节度使,九省都检点,朝廷哗哗拨银子,想黑多少黑多少,哪用得着一个出嫁的女儿往家搬东西。王熙凤跟贾琏说“把我王家的地缝子扫一扫,就够你们过一辈子了”,这话不好听,却未必不是实情。

邢夫人曾经甜言蜜语哄骗鸳鸯给贾赦做小妾,她说:“过一年半载,生下个一男半女,你就和我并肩了。”鸳鸯那样聪明又有志气的女子当然不会上当。但是赵姨娘,恐怕心里真这么想,以为生了一男半女,就可以与正房夫人并肩,或者是个小一号的夫人,生了一双儿女后,发现自己仍人被视为奴才,怎么也不甘心。

赵姨娘要为自己争利益,本是可嘉可赞的行为,但她在争夺利益的过程中,经常偏离了方向,不是争利益,而是争闲气。比如“茉莉粉替换蔷薇硝”一节,贾环向芳官讨要蔷薇硝,芳官找不到硝,拿了包茉莉粉给他。这本是寻常小事,就是贾环对芳官有意见,赵姨娘也该开导他:“她想是没有硝了,这粉也不错。”谁知贾环没当回事,赵姨娘却怒火冲天,认定芳官欺负她儿子,逼贾环去跟芳官厮闹。

贾环怎么说也是少爷,一个少爷去跟奴才吵闹,成什么体统!即使贾环不是少爷,只是一个寻常男孩子,为一点芥粒小事去跟女孩子打架,也让人瞧不起呀!贾环愤愤地说:“遭遭调唆了我闹去,闹出了事来,我挨了骂,你一般也低了头。”原来赵姨娘不是第一次挑唆贾环这样做,而是每当认为谁侮辱了她,就让贾环当枪头,待贾环闹出事来,她却无计可施,眼看着贾环挨骂。这样的母亲,也难怪被儿女鄙视。

贾环不肯出面,赵姨娘就自己跑去与芳官厮闹,路上遇到唯恐天下不乱的夏婆子。夏婆子煽风点火,赵姨娘更加理直气壮,把粉扔到芳官脸上,骂她:“我银子钱买来学戏的,不过娼妇粉头之流。”这又犯了一个低级错误,优伶是奴才,姨娘也是奴才,做姨娘的奴才骂做优伶的奴才下贱,明摆着自讨没趣。结果惹恼了一群跟芳官一起学戏的女孩子,她们一哄而上,将赵姨娘团团围住,若非探春等人赶来解围,差点吃大亏。

其实贾府里除了王熙凤,与赵姨娘为敌的人并不多,大部分人跟她的矛盾不过是日常生活中的言差语错,大可不必计较。她心胸狭隘,睚眦必报,却又胆略不足,智力有限,只能采取下三滥手法泄私愤,对比她级别低的奴仆是厮打吵闹,对比她级别高的主子是施巫术、毁坏物品。这样不分主次、不择手段的做法把府中大部分人变成了她的敌人。

她仇恨别人,别人也憎恶她,循环往复,陷入泥潭。

贾府就像一片蓊蓊郁郁的森林,各种生物拥挤其间求生存,处处充斥着阴谋与倾轧,那些夹在中间或压在底层的人自身能量有限,不得不借助于别人的力量以达到自己之目的。夏婆子等低层奴仆唆使半主半奴的赵姨娘当枪头,赵姨娘唆使身为主子的儿子贾环当枪头。经常是赵姨娘把人得罪光了,也没落得丝毫好处,只让那些心怀叵测的奴仆们幸灾乐祸。

赵姨娘与贾探春的关系是颠倒的。一般情况下是女儿惹事生非,母亲跟去排解;女儿不明事理,母亲苦口婆心劝说。贾探春和赵姨娘却是赵姨娘惹事生非,探春跟去排解,赵姨娘糊涂执拗,探春一次次哭劝。赵姨娘常因探春劝说而气愤,其实若非亲生女儿,谁会这么哭,这么劝,这么恨铁不成钢!

赵姨娘经常埋怨贾探春不肯拉扯她,孰不知,贾探春保住她的威望和地位,对赵姨娘就是拉扯。赵姨娘趁王夫人不在家,伙同彩云偷出些玫瑰露等物品,平儿就是看在贾探春面子上,把此事平息了下去。后来,贾探春执掌大观园,调查谁唆使赵姨娘出面闹事,众人纷纷说不知道。这说明贾探春在,她们调唆赵姨娘就有顾虑,若是没有贾探春,她们会更加肆无忌惮。

其实贾探春怎么拉扯赵姨娘呢?她不过是奉王夫人之命,暂时代替生病的王熙凤管理荣国府事务,荣国府的每一笔钱怎么支出都有规定,姨娘家人的丧葬费都是二十两银子,探春有什么资格给赵国基四十两?赵姨娘与袭人的攀比毫无意义,袭人的赏钱是王夫人自掏腰包赏的。赵姨娘真要跟袭人攀比,应该去讨好贾母,贾母赏她四十两,就与袭人扯平了,而不是去跟贾探春厮闹,贾探春管理的是荣国府的公账,凭什么拿公账上的钱送人情!规则是让人遵守的,如果谁掌握权力谁破坏规则,规则还有什么意义。

如果赵姨娘静下心来想想,会发现一个问题,王夫人恨她也罢了,她生的儿子将来跟王夫人的儿子争家产,贾母为什么也不喜欢她呢,贾母骂起她来比王夫人还狠,按理来说没必要,王夫人生的儿子是贾母的孙子,她生的儿子也是贾母的孙子,看到她娘俩受排挤,贾母应该心疼小孙子贾环才是,为何一直对她母子爱搭不理的。原因在于赵姨娘争的利益不是分内应得的,她偷王夫人柜子里的东西,给她弟弟多要丧葬费,为一包茉莉粉去跟小戏子打架,让马道婆使巫术咒死贾宝玉,这些事情,贾母可能不知道,但她那颗不安分的心,贾母是看得明明白白的。

贾母就那么三四个孙子,如果赵姨娘仅仅是给儿子争取较好的成长环境,贾母很可能帮助她。但是赵姨娘的行为僭越本分,挑战嫡庶秩序,贾母怎么会允许。贾母是侯门千金,明媒正娶的大房,岂会容忍姨娘们兴风作浪。

贾府的太太奶奶们看到赵姨娘受王熙凤欺凌,可能会同情她,但没有谁会诚心诚意帮助她,太太奶奶们无论有多少矛盾,她们都是同一个阶层,没有谁愿意看到太太的利益受到姨娘的威胁。这些太太奶奶们掌握着荣国府的权力与财富,如果贾探春利用太太赋予的权力去满足赵姨娘的需求,很可能那点权力就被王夫人剥夺了,像对待贾环一样,把她扔给赵姨娘,任她们自生自灭。那样对赵姨娘不是更不利?

如果赵姨娘是个明智的母亲,哪怕贾探春多给她的弟弟拨丧葬费,她也应该退回去,以免女儿落人口舌。一个受歧视的庶出女儿能够赢得老太太和太太的信任,让她去管家,这是多么不容易。她会尽量不去打扰女儿。这才是一个有爱心母亲的正常表现。

赵姨娘无法对贾探春施加影响,就紧盯着贾环,但她既不是督促贾环学业,也不是教贾环做人,而是把贾环煅造成一支浸着毒液的箭,她藏在暗处一拉弓,就射向她愤恨的目标。一个心胸狭隘的母亲如何培养出襟怀坦荡的儿子?一个心中充满仇恨的母亲如何培养出开朗热情的少年?贾环最大的悲剧不在于庶出,而是有一位不明是非的母亲。书中多次说贾环形象委琐,这不见得是他相貌丑陋,而是一个人内心的阴险卑劣总要外貌上显现出来!

贾探春的动人之处也不在于外貌,而在于其“顾盼神飞,文彩精华”的气质,若她像贾环那样灰溜溜的,尽管她削肩细腰,眉清目秀,人们恐怕也要说,这三小姐好委琐。

赵姨娘作为一个姨娘很成功,有儿有女,人到中年仍然能够得到老爷的眷顾,她作为一个母亲很失败,为逞一时之快而不顾儿女的长远发展,对儿女的利用多于疼爱,导致儿女离心离德,没有一个肯顺从她。她的结局本应该是姨娘中最美满的,结果却并非如此。

(微信公众号:hlmyj001, 小编微信号:dongzhu1968, 点击下图即可关注“红楼梦研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快乐老年435  > 红楼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探春与王夫人,三观不同者总有割席的一天丨大家
贾探春:斗得过赵姨娘,却输给了命运
不认亲娘还作践,从《红楼梦》畸形的人伦关系,看古代妾室的苦
探春黛玉关系玄妙,看懂探春朋友圈第一人,就读懂了中国人际智慧
《红楼梦》里最令人纠结的母女关系
金陵十二钗系列:贾元春和贾探春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