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描淡写,举足轻重的黛玉生日

作者 潘媛媛

《红楼梦》中对林黛玉的生日没有做过直接的正面描写,但是仅仅三次简单的提到,却依旧包含了丰富的内涵。本文试图通过分析与林黛玉生日相关的事件及林黛玉生辰的内涵来透视林黛玉及相关事件中人物的性格﹑林黛玉与相关事件中人物的矛盾﹑林黛玉在贾府的处境以及林黛玉的悲剧命运。

钗黛生日的对比描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林黛玉在贾府的身份地位与处境。

《红楼梦》中第一次写到林黛玉的生日是第二十二回,是与宝钗的生日作为对比出现的。贾母因宝钗是将笄之年,所以要亲自为她做生日,凤姐便与贾琏私下盘算怎么给宝钗过这个生日。

贾琏低头想了半日道:“你今儿糊涂了,现有比例,那林妹妹就是例。往年怎么给林妹妹过的,如今也照依给薛妹妹过就是了。”凤姐听了,冷笑道:“我难道连这个也不知道?我原也这么想定了,但昨儿听见老太太说,问起大家的年纪生日来,听见薛大妹妹今年十五岁,虽不是整生日,也算得将笄之年。老太太说要替他作生日,想来若果真替他作,自然比往年与林妹妹的不同了。”贾琏道:“既如此,比林妹妹的多增些。”凤姐道:“我也这么想着,所以讨你的口气……”

这段对话虽然是围绕宝钗生日进行的,其中提到了林黛玉的生日,是对黛玉生日的“不写之写”。从钗黛生日“一多一少”的对比中,我们不难觉察出贾母对宝钗的偏爱。文中说“谁想贾母见宝钗来了,喜他稳重平和,正值他才过第一个生日,便自己捐资二十两,唤了凤姐来,交与他置办酒戏”,可见“稳重平和”的宝钗深得贾母之心。而与宝钗的“稳重平和”形成鲜明对比的,便是黛玉的“尖酸刻薄”,庚辰本双行夹批云“四字评到黛玉,是以特从贾母眼中写出”。贾母喜欢“稳重平和”的宝钗,又亲自为她过了一个隆重的生日,而这一殊荣黛玉却从未得到过,难免会引起她的不满,甚至不愿“跐着光”去看戏。从钗黛的生日对比中,我们可以看到黛玉在贾府的处境不如宝钗,可以感受到她寄人篱下的尴尬与苦楚。虽然贾家能为她提供一个衣食无忧的优裕的生活环境,但无意的被轻视被忽略甚至被不喜欢无疑是对自尊如雪的黛玉极大的情感上的伤害。黛玉所谓“风刀霜剑严相逼”并不只是艺术的夸张。

黛玉的生日不仅被轻视,而且被忘记。第六十二回,探春因宝玉﹑平儿﹑岫烟﹑宝琴都是同一天生日而发了一番感慨:

倒有些意思,一年十二个月,月月有几个生日。人多了,便这等巧,也有三个一日,两个一日的。大年初一日也不白过,大姐姐占了去,怨不得他福大,生日比别人就占先。又是太祖太爷的生日。过了灯节,就是老太太和宝姐姐,他们娘儿两个遇的巧。三月初一日是太太,初九日是琏二哥哥,二月没人。”袭人道:“二月十二是林姑娘,怎么没人?就只不是咱家的。”探春笑道:“我这个记性是怎么了!"宝玉笑指袭人道:“他和林妹妹是一日,所以他记的。”探春笑道:“原来你两个倒是一日。每年连头也不给我们磕一个……

直到此回黛玉的生日才被正式提起,我们也才知道黛玉生日是二月十二。探春历数众人生日,死去很久的太祖太爷的生日记得,“那边的”的贾琏的生日记得,宝钗的也记得,唯道二月没人。袭人提醒说二月十二是林姑娘,马上又说“只不是咱家的”,“不是咱家的”是老道谨慎的袭人为探春的“忘记”而找的托词,可是前文,探春也明明提到了宝姐姐,难道宝钗是她们家的吗?怎么对宝钗的生日就能牢记不忘呢?本来,生在花朝节的黛玉生日是更不容易被忘记的。

黛玉的生日被忘记,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黛玉在贾府常常不受重视的情景,至少不如宝钗受重视。试想,如果贾府的主子们对黛玉有足够多的重视与关怀,也曾像为宝钗过生日那样为这个寄人篱下的少女过过一个隆重的生日,相信精明细心如探春者,就不会说“二月没人了”。探春的记性不好,实是因为贾府的主子们对孤苦伶仃的黛玉关心太少了。

以林黛玉的生日设置语境,在此语境下比较钗黛的性格,尤其突出宝钗“会做人”的一面;此外还表现了黛玉与王夫人的矛盾,或者说“木石姻缘”与“金玉良缘”的矛盾。

第三十二回,宝玉与金钏调情被王夫人发现,金钏被撵,含耻自尽。金钏系王夫人贴身侍婢,宝钗闻讯前去安慰。她并不全知底细,便对王夫人说得头头是道,以为王夫人“固然是慈善人”,金钏失足是她糊涂,又劝慰“不过多赏他几两银子发送他,也就尽主仆之情了”,倒是王夫人过意不去,说道:

“刚才我赏了他娘五十两银子,原要还把你妹妹们的新衣服拿两套给他妆裹。谁知凤丫头说可巧都没什么新做的衣服,只有你林妹妹作生日的两套。我想你林妹妹那个孩子素日是个有心的,况且他也三灾八难的,既说了给他过生日,这会子又给人妆裹去,岂不忌讳。因为这么样,我现叫裁缝赶两套给他.要是别的丫头,赏他几两银子就完了,只是金钏儿虽然是个丫头,素日在我跟前比我的女儿也差不多。"口里说着,不觉泪下.宝钗忙道:“姨娘这会子又何用叫裁缝赶去,我前儿倒做了两套,拿来给他岂不省事。况且他活着的时候也穿过我的旧衣服,身量又相对。”王夫人道:“虽然这样,难道你不忌讳?"宝钗笑道:“姨娘放心,我从来不计较这些。”一面说,一面起身就走。王夫人忙叫了两个人来跟宝钗去。

这件事中又特别提到了“林妹妹的生日”。王夫人想给金钏两件新衣服做装裹,可凤姐说可巧都没做什么新衣服,只有“林妹妹做生日的两套”。黛玉的生日是二月十二,金钏事发文中明白说是“端午佳节”后,即农历五月初五之后,用黛玉过生日时做的新衣为金钏做装裹,无论是在时间还是在情理上都可谓顺理成章。但是如果细读,就会发现凤姐更准确的说是作者的疏漏之处:为金钏做装裹只有黛玉的新衣服可用吗?我们应该记得探春的生日是三月初三,距金钏之死日期更近。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填柳絮词”,说起诗社,大家议定:“明日乃三月初二日,就起社,便改“海棠社”为“桃花社”,林黛玉就为社主……次日乃是探春的寿日,元春早打发了两个小太监送了几件顽器。合家皆有寿仪,自不必说。”(第70回)可知探春生日是三月初三。由此看来,不免使人心生疑问:难道探春过生日就没有做新衣服吗?依照贾府的规矩,过生日都是有一定分例的,探春自然也不例外。探春乃王夫人庶女,又通情达理,宽宏大量,不比黛玉“素日是个有心的”,“三灾八难的”,“忌讳”,用她的衣服岂不两全其美?凤姐心细至此,怎会忘记刚过去不久的姐妹的生日?况且,探春的生日与王夫人自己的仅仅隔了一天(第62回,探春说“三月初一是太太的”),

王夫人更不可能忘记。可是为何偏偏提到“为你林妹妹做生日的两套”呢?这并不是作者的疏忽,而是大有深意在焉,“林妹妹的生日”引发的此事承载了丰富的内涵。

首先,通过林妹妹的生日引出的矛盾把钗黛二人放在同一对比环境中,表现二人的不同性格,突出宝钗“会做人”的一面。同是“做装裹”,黛玉“忌讳”,宝钗“从不计较这些”,一小性,一随和;一不讨人喜欢,一善解人意,钗黛高下似乎可见。但是,再联系前文,宝钗虚宽王夫人之心,并提议以钱了事,此时的慷慨赠衣就不免有邀买人心之嫌。但这就是真实的宝钗:伪善无情的是她,真心解难的也是她,她的会做人就体现在她知道什么时候有情什么时候无情以及对谁有情对谁无情,至情至性的黛玉怎会想到这些?“和宝钗相比,宝钗在老练而细致地适应社会的法规,圆滑的做人,黛玉幼稚而自然地表现她的真性情”(王昆仑语),一伪一真,钗黛性格截然相异。

其次,明确了黛玉与王夫人的矛盾,也即是“木石前盟”与“金玉良缘”的矛盾。在这件事中,王夫人首次表现出对黛玉的不大喜欢:素日是个有心的,三灾八难的,忌讳。有了这个不喜欢做前提,在接下来的第三十三回中接受袭人的谗言(所谓宝玉大了,该避嫌疑,实是由宝玉向黛玉诉肺腑而发)进而确定对黛玉的态度就显得顺理成章了。此后黛玉在舅母那里便如“眼中钉”,以至于日后毁晴雯也首先想到“眉眼有些像你林妹妹的”(第70回),黛玉素日在王夫人眼中心中由此可知也。而转观宝钗在这件事中,不仅巧妙的为开脱王夫人的罪恶找到了冠冕堂皇的理由,替王夫人掩饰了罪恶,还热心地成全了王夫人的伪善之举,此外,还彰显了自己的热心大度与通情达理,可谓一箭三雕。正如陈其泰在《红楼梦回评》中所说,“宝钗闻王夫人说黛玉多心忌讳,忙说我从来不计较这些。只此一言而王夫人心中看得宝钗贤于黛玉远矣。越喜欢宝钗,自然越憎恶黛玉”,再联系后来王夫人委托宝钗协理大观园之事,都可看出她对宝钗的喜爱欣赏与高度信任。因此,我们可以合理推断:在宝玉将来的婚姻问题上,王夫人必是弃黛择钗﹑支持金玉而否定木石的。

这一切,都是以“林妹妹的生日”这一关键日期为依托﹑以林黛玉的性格为主线得到的,如果换成洒脱豪放的湘云﹑爽朗大气的探春或者小巧娇弱的惜春的生日都不可能产生这样合情合理的情节发展,不可能表现这么复杂的人物矛盾,更不可能产生这样辐射全局﹑直指结局的效果。脂砚斋点评红楼梦,常常用“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形容曹雪芹的笔法,从“林妹妹的生日”上,我们可以领略到这种笔法令人惊叹之处。

林黛玉的生辰是花朝节,这一特殊日期的安排不仅是林黛玉如花容颜幽洁品行的写照,还暗示了她群芳之冠的地位,烘托其诗人气质,同时也与林黛玉的悲剧命运有一种宿命的照应。

林黛玉的生日,第62回曾借袭人之口明确说出是二月十二。二月十二不是一个平常的日子,我国民俗以二月十二为百花生日,称为“花朝”,俗称花神节,又称“花神诞”。《提要录》里曾说“今吴俗以二月十二为花朝”,而早在宋代杨万里的《城斋乐府》也提到“东京以二月十二为花朝”。花朝节盛行于吴地,届时有种花﹑赏花﹑赏红等活动,“百花生日是良辰,未道花朝一半春;万紫千红披绣锦,尚捞点缀贺花神。”,就是旧时江南民间庆贺百花生日风俗盛况的写照。

江南女子林黛玉就出生在这样一个美丽的日子,“可见她与花有一种特殊的缘分”(胡文彬语)。这个日子是她花一般美丽容颜﹑花一般美好青春的写照:“娴静时如娇花照水”(第3回);是她花一样幽芳品格的象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第27回);这个日子还十分巧妙的暗示了她“群芳之冠”的地位。《红楼梦》中有以花喻人的传统,如宝钗为牡丹,探春是玫瑰花,李纨为腊梅,以海棠花喻湘云,以榴花喻元春……而黛玉恰恰出生在“百花仙子”生日的这一天,百花齐为之贺,所以,“如果说,他(按:指曹雪芹)把天地间灵秀之气所钟的女儿喻之为花,那么林黛玉就是花的精魂……”(吕启祥语)百花是自然与美的象征,与百花同辰又烘托出黛玉爱自然爱天地间一切美好事物的诗人天性。

然而,花开必有花谢日,开时的秾致热烈又恰恰反衬出花红委地时的可伤可怜,黛玉曾有“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第27回)的血泪吟唱,与湘云中秋联句时亦有“冷月葬花魂”(第76回)的幽冷诗句,可以说都是其必将凋零的命运的谶语,而黛玉葬花,所葬的是自己的青春美貌,自己的美好理想和爱情,以及自己美丽的的生命。如林冠夫说,“她短促的一生,在封建社会的雨横风狂中飘零凋谢,正意味着美的被毁灭。”再具体联想到“苦绛珠魂归离恨天”(第98回)一章黛玉魂归时凄惨悲凉的场面,不由叫人感叹其生时的千般浓艳,去时的万分哀怨,叹息人情的炎凉,世俗的丑恶,对“花的精魂”林黛玉被“风刀霜剑严相逼”而致使“红消香断”的悲剧命运产生深切的同情与悲悼。黛玉魂归重返太虚幻境消结情案后,被封为百花之神主,这与其花朝生日不仅构成了一个完满的结构,还形成了宿命上的照应。

林黛玉的生日在《红楼梦》中没有独立的情节,没有特别描写的场面,仅仅是不写之写或轻描淡写,然而依旧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红楼梦》的众多生日描写中,黛玉的生日是别开生面的一个,充分体现了作者高超的构思能力与写作技巧,令人叹为观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快乐老年435  > 红楼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风之子:红楼随笔续(16)
2014高中语文名著导读《红楼梦》练习2
风之子:红楼随笔续(47)
高考名著阅读备考:《红楼梦》经典情节考查
《红楼梦》按章回梳理的重点情节
高考名著阅读<<红楼梦>>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