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瑞家的送宫花,为什么只有林黛玉没有道谢还出言相讥?

简析周瑞家的送宫花事件

作者:子凡shine

《红楼梦》第七回周瑞家的送宫花这一情节集中体现了曹公的生花妙笔,脂批曰“总是得空便入,可知一支笔作千百支用”。知微见著,小小的一件事端蕴含着无穷妙处。可是,历来的读者都纠结于送宫花的顺序,为什么最后送给林黛玉呢?指责周瑞家的见人下菜碟,狗眼看人低,认为她是瞧不起黛玉才有意为之。

事实究竟如何呢?本文无意为周瑞家的洗白,试图从《红楼梦》的写作技法和世事人情两个角度辨析送宫花一事,得出一个尽量客观的,符合生活情景的结论。

首先,周瑞家的送宫花选择的是最经济的路径。原文也提到如今周瑞家的故顺路先往这里来”。

薛姨妈此时住在梨香园。“原来这梨香院即当日荣公暮年养静之所,小小巧巧,约有十余间房屋,前厅后舍俱全。另有一门通街,薛蟠家人就走此门出入。西南有一角门,通一夹道,出夹道便是王夫人正房的东边了。”梨香园西南有一角门,通一夹道,出夹道便是王夫人正房的东边了,因此周瑞家的从薛姨妈这里出来,最先到的就是王夫人的住处。

“原来近日贾母说孙女儿们太多了,一处挤着倒不方便,只留宝玉、黛玉二人这边解闷,却将迎、探、惜三人移到王夫人这边房后三间小抱厦内居住,令李纨陪伴照管”。

迎探惜三姊妹居住在王夫人这里,因此周瑞家的顺路先来到王夫人住处,给迎探惜三姊妹送宫花。

出了王夫人处,最先到达的是凤姐处,然后才是贾母处。《红楼梦》第三回介绍了王夫人、王熙凤和贾母的住处。

林黛玉从贾母处去拜见王夫人,“便往东转弯,穿过一个东西的穿堂,向南大厅之后,仪门内大院落,上面五间大正房”;从王夫人处回贾母处晚饭,经过了凤姐的院落。“王夫人忙携黛玉从后房门由后廊往西,出了角门,是一条南北宽夹道。南边是倒座三间小小的抱厦厅,北边立着一个粉油大影壁,后有一半大门,小小一所房室。王夫人笑指向黛玉道:这是你凤姐姐的屋子”。凤姐的住处在贾母住处和王夫人住处之间,从王夫人处出来,必先经过凤姐处才可以到达贾母处。

因此,周瑞家的送宫花的路线图是按照最省时省力的路线来的,先到王夫人处送了三春的,再到凤姐处,最后到了林黛玉所在的贾母处。

其次,从宫花来说,本身没有优劣之分。

薛姨妈说“这是宫里头的新鲜样法,拿纱堆的花儿十二支”。堆纱是一种制作工艺,就是将薄绢等丝织品折迭缝制成花朵的样子。这十二支宫制堆纱新巧的假花,应该是一样规格、形状的,没有优劣好坏之分。

第三,通过送宫花,实际是相当于《红楼梦》主要人物的一次集体亮相,每一言行都符合人物各自的身份和性格。这才是作者要表达的最重要的东西。

首先出场的是香菱,将装宫花的小锦匣捧了出来。香菱问“奶奶叫我作什么?”此时香菱还没有正式过门给薛蟠作妾,名义上还是薛姨妈的使唤丫头。

接着薛宝钗,“宝丫头古怪着呢,他从来不爱这些花儿粉儿的”。 “唇不画而红,眉不点而翠”,穿的衣服也是半新不旧的。薛宝钗被称为冷美人大概也和她不事雕琢有关系吧。

迎春探春二人正在窗下围棋。二人忙住了棋,都欠身道谢,命丫鬟们收了。可以看出贾家女孩良好的修养和教养。

惜春正和水月庵的小姑子智能儿一处顽笑。惜春笑道:“我这里正和智能儿说,我明儿也剃了头同他作姑子去呢,可巧又送了花儿来,若剃了头,可把这花儿戴在那里呢?”这段话可以说照应了惜春以后出家为尼的命运。有其父必有其子,贾敬好道,喜欢和道士胡羼;而惜春向佛,独独喜欢和佛门中人玩笑。

李纨:穿夹道从李纨后窗下过,越过西花墙,出西角门进入凤姐院中。李纨为孀居,不宜戴花,因此宫花并没有说送李纨,但此处也略提了一下李纨居处。

凤姐和巧姐:走至堂屋,只见小丫头丰儿坐在凤姐房中门槛上,见周瑞家的来了,连忙摆手儿叫他往东屋里去。周瑞家的会意,忙蹑手蹑足往东边房里来,只见奶子正拍着大姐儿睡觉呢。……正说着,只听那边一阵笑声,却有贾琏的声音。接着房门响处,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丰儿舀水进去。凤姐是已婚的年轻妇人,如此午休,读来也颇觉凤姐的风骚可人之处。

秦可卿:半刻工夫,手里拿出两枝来,先叫彩明吩咐道:“送到那边府里给小蓉大奶奶戴去。”次后方命周瑞家的回去道谢。这里体现了王熙凤和秦可卿的良好关系,连一枝花也想到与秦可卿分享。

林黛玉:黛玉只就宝玉手中看了一看,便问道:“还是单送我一人的,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呢?”……黛玉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林黛玉的活泼、尖刻,口锋伶俐简直要从书中跳出来一样。

送宫花一事,将金陵十二钗中的九钗悉数带出,此外还夹写了香菱、周瑞家的女儿女婿、水月庵中事、智能、迎探惜的丫鬟等等,真是各人有各人的神采,各事有各事的情理,不得不钦佩曹公的笔力千钧。体会到这一点才是送宫花的深意所在,如果只是计较于周瑞家的送宫花的顺序,是不是有点心境狭隘,因小失大了呢?

当然,以上是从作品创作手法和写作技巧上来分析的,体现了送宫花一事在《红楼梦》总体结构中的意义。从文本故事的发展来看,从世事人情的角度来考虑,指责周瑞家的也不是全无道理,但还是有些过于主观了。

首先送宫花的场景是王夫人和薛姨妈闲话家常,那么和王夫人关系最亲近,最适合戴宫花的无疑是迎探惜三姊妹。因此,薛姨妈道:“昨儿我想起来,白放着可惜了儿的,何不给他们姊妹们戴去。昨儿要送去,偏又忘了。你今儿来的巧,就带了去罢。你家的三位姑娘,每人一对,剩下的六枝,送林姑娘两枝,那四枝给了凤哥罢。”王夫人的回答也是很客气的:“留着给宝丫头戴罢了,又想着他们。”因此在薛姨妈和王夫人的对话中,薛姨妈说给你家的女孩拿去戴,而王夫人谦让说给你自家的女孩戴吧,都是以自家女儿为中心的。

其次,林黛玉的身份地位非常特殊,也非常尴尬。他是贾母的外孙女,而且是贾母最疼爱的小女儿的唯一的骨血,因此贾敏去世,贾母再三致意一定亲自抚养林黛玉才放心。书中也写到“如今且说林黛玉自在荣府以来,贾母万般怜爱,寝食起居,一如宝玉,迎春、探春、惜春三个亲孙女倒且靠后。”贾母在贾府里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她对于林黛玉的格外疼爱,势必会影响到其他人对于林黛玉的态度。不管是像贾宝玉一样从心里喜欢林黛玉,还是如凤姐一样善于取悦贾母的人,上上下下人等都会格外留意到林黛玉。因此薛姨妈说的,“你家的三位姑娘,每人一对,剩下的六枝,送林姑娘两枝,那四枝给了凤哥罢”,虽然没有毛病,挑不出任何失礼之处,但人与人之间的亲疏远近,人情的厚薄冷暖,一览无余。

林黛玉是寄人篱下的孤女,她不像薛宝钗、史湘云一样属于客居的身份,经济上可以完全独立。这也是林黛玉内心深处的伤痛,时时触及着她的敏感和自尊。林黛玉曾经和宝钗倾诉衷肠:“况我又不是他们这里正经主子,原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他们已经多嫌着我了。如今我还不知进退,何苦叫他们咒我?……我是一无所有,吃穿用度,一草一纸,皆是和他们家的姑娘一样,那起小人岂有不多嫌的。”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正是林黛玉真实处境的描述!并不是说贾母喜欢林黛玉,其它的人就一样会喜欢林黛玉,会真心待黛玉好。虽然,贾府人视她和贾府迎探惜姊妹完全一样,无论是日常行走坐卧还是生日宴庆等场合,林黛玉都和她们是一样的待遇;但是那些客气和笑脸之后又有多少是真情真意,有多少是虚情假意?

林黛玉毕竟不是贾府的女孩,除了贾母的怜爱,她还有什么可以获得其他人重视的资本呢?即使在王夫人、薛姨妈的内心深处,又何尝不是将林黛玉和三春姊妹相区别呢?更别提周瑞家的这些下人了!从紫鹃为林黛玉的深深忧虑之中,从王熙凤和平儿讨论嫡庶之中,我们也为林黛玉而深深忧虑。一个没有至亲的孤女,是多么的单薄,将来的幸福是多么渺茫!那些早已参悟世事人情的大人一打眼,就看穿了、看透了林黛玉的无可依傍的未来。

具体到送宫花的事情:周瑞家的为人处事圆滑乖觉,很难说她日常趋炎附势的行为没有在林黛玉的心里留下了不那么正面的印象;很难说周瑞家的骨子里没有对林黛玉的轻视甚至厌恶。当林黛玉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的时候,周瑞家的听了,一声儿不言语。这或许是被林黛玉说中内心阴暗之处的缄默。单单从送宫花一事来说,周瑞家的或许没有想那么多,林黛玉也没有故意针对周瑞家的,她们的表现都只是她们日常思想、性格的具体体现而已。虽然她们之间没有故意的针对和敌对,但是她们内心的真实的思想活动早已经从日常生活的一言一行中不自觉地流露出来了,也不唯独送宫花这一件事。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甄嬛传、宫斗片并不会每天都在日常生活中上演;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事,于情于理是那样的自然而平淡,但桩桩件件的背后都是权与利的角逐与制衡。林黛玉是一个身份尴尬的主子,这一些些微小的差异,对于过于聪明敏感的林黛玉来说,可以清晰而深刻地感知并感受到其中的寒意,她无能为力,只有用锋芒毕露的口角来维护自己的尊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快乐老年435  > 红楼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闲侃红楼】林黛玉果真是“小心眼儿”吗?(闲侃红楼之十六)
【闲侃红楼】王夫人是如何“挤兑”林黛玉的?(闲侃红楼之十五)
一句“林姑娘来了”,暴露薛家几多阴谋
还论“送宫花”,兼答解语花
送宫花惹林黛玉不屑,薛姨妈说出这9个字,直刺周瑞家的恶俗
凤姐不可能搞什么‘掉包计’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