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肝、胆管癌

10、肝、胆管癌(40、45、57、62-5、108-9、127、131 )
1-10-1、肝癌
患者李泽君,男,51 岁,成都制药一厂职工
胃痛胁痛数月,经治疗好转,不久又发,且逐步加剧。88 年5 月浮肿面黄,右胁胀硬,食不
下反吐,5 月12 日呕血约200 多毫升,昏眩色变。车送到省医院作了一系列肝脏系列的检查, 5 月13 日报告“肝癌晚期”,无法医治。患者央求医院主任及贾医生说:老师们,求求你们, 死马当成活马医,万一万个人当中医好一个,不是在医学史上创出了奇迹吗?贾医生说:甭说百个,这种病一千个也医不好一个,不要想得太天真了。弄回去,他想吃啥就给他吃啥。就这样吧,我们不能治嘛就不收。快弄走。患者家属无可奈何,只得奔向他单位找车接出, 复送专家门诊部请我治疗。我想,只要患者还有一口气在,都该进行抢救。“与其不药而死, 不如含药而亡”。尽人事以听天命才想得下去。不能自显高明,怕说生死都不晓得,连死人都要去医。
患者面色腊黄,说话气短,腹痛肢肿,食不得,只能平卧,转侧也需要人帮忙,小便短而黄, 大便逼胀解点又是黑色,脉象虚弦,口中间断性的溢出黑水,证明肝脏还在浸血。 目前只能益气保肝,散瘀止血,癌与不癌,只能分兵据守,不能攻伐,因为气为血帅,气虚不能摄血,故血溢且殷。肝为血之库,只要清查库府,去瘀生新,亡羊补牢,恐怕还有一线生机的。因为他虽病重,体质很蛮,不是肉脱皮包,形如槁木死灰的。脉虽弦细,但有根且长,恐怕一下子不会就死。不能说话太绝。给病人以精神上的压力。中医最反对这种不仁道、
不科学的论断。并且还要给以精神上的安慰,为治疗上打下基础。因向病人及其家属道:不用怕,还有办法可想的。为处一方:
1、人参10 克 麦冬30 克 五味子10 克 茵陈30 克 鳖甲15 克 三七9 克 生地30 克 藕节30 克 茅根30 克 半枝莲30 克 仙鹤草30 克
2、西黄丸每天服两瓶。金钱草、车前草各30 克熬水送下。
上方连服五剂,能够生活自理。腹痛减轻,唾液无血,大便也无黑色,浮肿渐消。小便已没有黄色且清长。食量有些增加。于是本着养阴清肝散瘀、辅正抗癌的八字方针进行调整,只费八个月的冥索苦思,终于将他治好。复去检查,说是只见肝硬,不见癌症象征了。
1-10-2、弥漫型肝癌
患者游开全,男,47 岁,原是四川成都洛带人在新疆奇台县110 兵团农机公司工作。 88 年3 月牙痛,四月份开始右肋胀痛,皮色转黄,腹部日渐彭隆。食不得、睡不下、眼睛胀, 两目像要掉下来的样。大便结溏,欲解不畅。小便黄欠,肝大堕在少腹,连小衣也扣不稳。
因在乌鲁木齐兵团作超声波检查,结论为“弥漫型肝癌”,予治无效,复到奇台县三医院检查, 结论也是一样,治亦无效。疼痛难忍,日趋瘦削,体重只有69 斤了。想的是落叶归根,回四川来看看死才瞑目。因与他洛带的哥哥先发封电报回来,哥哥已替他备好棺木以防不测。88 年6 月15 日他乘飞机两个钟头便回到成都,6 月20 日他哥哥用斗斗车送到我处求治。
望:黄瘦颜枯,唇紫舌垢,行动困难
闻:音浊气臭,气短不续,呃逆
问:食少反胀,二便艰涩,内肋刺痛
切:左关弦数,右关濡湿,两尺短数
辩证:血瘀凝积,肝气乘脾,木火刑金
治则:逐瘀软坚,疏肝扶脾,增液利尿抗癌。按此例患者为邪实正虚,不是正虚邪实,故以攻坚为主,养阴为辅,攻坚逐瘀则正气自舒养阴添水则水能润木,再利尿抗癌以开邪去之路, 所谓“若药不瞑眩,厥疾不廖”。
1、茵陈30 克 鳖甲15 克 土鳖15 克 元胡15 克 三稜12 克 莪术12 克 海藻30 克 昆布30 克 夏枯草30 克 玄参15 克 生地30 克 甲珠10 克 半枝莲30 克 西黄丸10 支,每日2 支,半枝莲30 克 仙鹤草30 克
88 年6 月20 日
2、茵陈30 克 丹参12 克 鳖甲15 克 三消各30 克 三稜12 克 莪术12 克 海藻30 克 昆布30 克 夏枯草30 克 玄参30 克 甲珠9 克 蟅虫12 克 浙贝12 克 西黄丸10 支,车前草30 克 仙鹤草30 克 88 年7 月1 日
3、茵陈30 克 三消各30 克 三稜12 克 莪术12 克 甲珠9 克 蟅虫12 克 柴胡12 克 白蔻9 克 鳖甲15 克 玄参15 克 牡蛎30 克 半枝莲30 克 仙鹤草30 克 西黄丸10 支,每次服一支。 88 年7 月4 日
4、茵陈30 克 鳖甲15 克 三稜12 克 莪术12 克 甲珠12 克 土鳖12 克 水蛭12 克 三消各30 克 玄参15 克 牡蛎30 克 浙贝12 克 海藻30 克 昆布30 克 西黄丸10 支,仙鹤草30 克 半枝莲30 克 苦荞头30 克 金钱草30 克 8 月2 日
5、茵陈30 克 鳖甲15 克 土鳖15 克 三稜12 克 莪术12 克 甲珠12 克 玄参15 克 牡蛎30 克 浙贝12 克 三七9 克 三消各30 克 夏枯草30 克 白药2 瓶 半枝莲30 克 金钱草30 克 88 年10 月6 日
6、玄参15 克 牡蛎30 克 浙贝12 克 鳖甲15 克 橘红12 克 茵陈30 克 甲珠9 克 海藻30 克 昆布30 克 三稜12 克 莪术12 克 三七6 克 三消各30 克 秦艽10 克 芒硝10 克 半枝莲30 克 蛇舌草30 克 皂角菌30 克 夜关门30 克 11 月10 日
患者由6 月20 日起在我处开始服我中药,两天一剂,从未间断,共服西黄丸90 支,服至88 年12 月29 日,经川医超声波反复检查痊愈。体重恢复到120 斤。 今已五年在乌鲁木齐开餐馆,长到140 斤。经常都有信来问好。频频介绍重病人来医治。

1-10-3、肝癌
患者李永业,男,43 岁,雅安农村医生
患了肝癌,他的弟弟李永辉单位来信,及雅安人民医院的来信(都是为他求医),备录 如后:
太平公社卫生院
鄢荣光老师:您好!
我是雅安养路段职工李永辉,我的亲哥哥李永业,自1959 年患肝炎以来,经过18 年的断续变化,于1977 年11 月12 日发现剧烈疼痛,11 月20 日住入我县雅安医院,经过西医治疗, 尚不能确定肝病变的结论。于12 月17 日破腹探查,发现病情恶化,已发展成为肝癌,断为不治之症。此时探知贵院鄢荣光老师完全能治此病,我们确定带病人前来治病求救。但考虑到病人的伤口及身体尚未恢复,因此来信求贵院和鄢老师予以援救(病人病情附后)希望大力支持给以处方,或寄来药物,一切费用由我段寄付贵院,待病人稍有好转,就亲自来贵院请鄢老师治疗。如果方便,请贵院告之,致以最忠诚的感谢!
雅安养路段李永辉
四川省雅安人民医院病纸(二)
病情简介:李永业,男,43 岁,于1977 年11 月20 日入院,患者右腹上反复疼痛,伴黄疸,71 年12 月9 日腹痛加重9 天,当时诊断为肝硬化,脾肿大,胆囊炎,胆石症?肝癌?于1977 年12 月17 日行剖腹探查,肝于肋下两公分质硬,肝之膈面可见核桃大小之结节,右肝实质内突变出数个,其表面可见弥漫性黄豆大小之结节,肝色赤红,其顶部为灰白色,肝之腹面可见拳头大小之结节,肝之左叶约占三分之二也有类似改变,胆囊及胆总管内未扪及结石,
胰腺不大,脾于胃下约7 公分中,表面光滑,网膜血管及胃底静脉未见怒张。据术中所见考虑为肝癌。并见胆囊萎缩,失去原有光泽。术中并取肝组织一块送病理科检查(报告未回), 除外术中发现肠系膜淋巴也有多数之硬结节约黄豆大小,考虑为癌肿之转移。雅安医院外科 刘 1977 年12 月19 日
以上是雅安医院西医的介绍。
以下是雅安医院中医的介绍:
李永业,男,43 岁,该同志病情:在几年前检查确诊为肝硬化,在临床上随时出现面色萎黄(阴黄),精神状态一直呈为慢性病容,肝区连右肋不时疼痛,最近渐渐转重而入院治疗。入院初步检查为脾肿大,胆囊炎症,因作破腹探查,结果是肝癌。
雅安中医科 1977 年12 月19 日
当时我根基雅安西医外科及中医内科的病情介绍,及我的看法,此症系肝癌无疑,应按清肝逐瘀,软坚抗癌的办法去治疗,为处一方寄去,叫他连服十剂,有效则再行。函告处方如下:
丹参12 克 茵陈30 克 鳖甲30 克 玳瑁15 克 獭肝15 克 夏枯草60 克 酒军12 克 蟅虫12 克 海藻30 克 昆布30 克 金钱草30 克 半枝莲60 克
12 月24 日
从此他便按我的处方服药,病情逐步见松,十剂服完后,又令他的弟弟李永辉亲来太平求方代诉:患者饮食起居虽未达到正常,但都比前好,可是食后更反饱作胀,每餐只能吃二两左右,无腹水,肝区犹硬,包块略小一些,未消,时或刺痛,其他无异常变化。处方如下:
潞参20 克 三稜12 克 莪术12 克 丹参12 克 茵陈30 克 鳖甲30 克 夏枯草60 克 酒军12 克 蟅虫12 克 海藻30 克 昆布30 克 獭肝15 克 玳瑁15 克 半枝莲60 克 芒硝12 克 金钱草30 克 又服十剂,肝上包块已散,复查痊愈。
1978 年1 月14 日如下:
1-10-4、肝癌误诊的经验教训
患者严学渊,男,65 岁,简阳县美术社职工,书法家,一手楷书写得干干净净的 于1975 年1 月患腹痛,消化不良,胃上不适,食东西下去总觉得抵塞得紧,很久很久都不消化,甚至反吐,身体渐渐消瘦,在简阳县中西医多人,均按胃病治之。不仅无效,反而加剧, 食后非吐不可,每餐只能吃一两饮食,因来太平求治,当时我院病员住满,只好改住旅馆安心服药。
当时情况:人瘦颜枯,胸痞,胃痛,呃逆,反吐,食一两饭都保守不倒。用手一摸近上脘与中脘之间又一包块,其大如拳,质硬拒按,口臭、舌腻、苔黄底白,大便结,小便黄,左关脉弦紧,我因他腋部包块掩盖了胃界,质地坚硬,误诊为胃癌。忽略了左关为肝。只重视右关脾胃(错就错在这里),叫重庆令他的儿子买两盒(化癥回生丹),一方面服我的中药,
处方如下:
丹参12 克 檀香9 克 砂仁9 克 丁香6 克 红蔻9 克 半枝莲60 克 柿蒂15 克 山楂15 克 三稜9 克 莪术9 克 赭石30 克 重楼30 克
75 年5 月12 日
前方连服三剂,胃痛缓,呕吐松,他也喜我也喜,认为药已对症,或有治愈的希望了,可是我将他的脘部一摸,包块仍然挺硬,不减分毫,我说:老兄,包块仍然还是未动啊!他反转安慰我说:老弟,来的斤斤,去的分分。只要不吐,我这个包块自然会慢慢的消的。我说但愿如此,我不改处方,只在原方内加石斛30g 平胃气,养胃阴,蜂蜜60g 以润肠通便,果然连服三剂吐止便通,腹痛大减。
严学渊由旅馆出来走到我住院部来喜形于色的向我说:老弟果有本事,我的病更见好了。你摸我包块看,我一摸果然软小了些,但根蒂仍在,我说:老兄,你胃上的包包是软小了些, 你回简阳人民医院去照照片看,如得不出结论,就去医科院作超声波查个水落石出。因为你的脉右关脉涩,固然是脾胃有病,但左关脉弦,是否肝也有病变?果无问题,方可高枕无忧。
学渊说:你真把稳,为了病人这样小心翼翼的。我说:防祸于未然,治病于未著,况你有包块,是一个有嫌疑的人。如何使我放心得下呢?学渊说:好好好,我明天就回去照照,县医院我有熟人,医科院我有门路。都不费力。你再给我开张处方拿回去服。哪晓得他就一去不来。我认为他在这两个医院查出来的病与我的诊断有出入,所以不来。
那年六月我县卫生局召开基层卫生院长会议,我报到的那天下午急急忙忙赶到他家里去探望, 完了,他倒床了,腹水了,人更消瘦了。我近床执其手曰:老兄,贵恙如何?他说:老弟,你太关心,不胜铭感!经检:我不是癌症是胃炎。我不放心,趁北京医疗队巡回到简阳县这个地方,我想是个好机会,去找他们查一查,我把县医院,医科院的检查,都隐藏不言,怕他们顺风倒雨坛,误了我的病。我请北京医疗队把我的肚皮剖开,看看是什麽东西把我的胃上抵得要死,塞的要命。将我作个试验品,我纵然牺牲了也无怨言,得出经验,好医好后来患我这样病的人。北京医疗队有六十多岁的大夫,细细致致的在我腹上按了又按,摸了又摸, 说道:你这种病我看了数以百计,并不是什麽胃癌。胃炎吗就是胃炎嘛。纵然打开腹腔,也找不出什麽东西来,不是枉自开刀吗?所以说不是什么癌而是胃炎嘞。我说:学渊兄,我再摸摸你的肚皮看。一摸,腹水之下约四五公分深硬块更显。我说:不行了,快把你的儿子严润民叫回来,我要与他说话。当天晚上润民来了,我说:润民,我写张墨条给你,你每天速
将你令尊送到省医院去找袁院长与胡祖良医师给他检查,是什么省医院会告诉你的。省医院给他作了同位素扫描,甲胎球测定,超声波检查,结论:肝是占位性病变晚期,“肝Ca”,只得告诉他儿子严润民,给严学渊则说:你患肝硬化腹水,回去服中药吧!他的媳妇从火车上护送他回简阳,他儿子便从马路上回来,令他回来会我,我只得照实说:润民,你父亲无救了。润民两眼泪盈盈地说:鄢叔叔,你老还是给我父亲开张处方笺吧!医一医他嘛!我说: 这个自然。我开了一抗癌方加茵陈腹皮金钱草。两个星期之后他竟呜呼哀哉,与世长辞了。
这个病例说明中西医之间都有误差,我知道他患的是癌症,但把他患的肝癌误认为胃癌,这是我的经验不够。而西医换了三家医院,不用仪器,只凭臆断,误把他认为胃炎,也未免过于草率。有仪器与没有仪器又有何区别?
中西医是没有结合好的,中西医各有千秋,应该团结起来取长补短,看如何能够达到具有现代化的新医。一叹!肝癌的检查是否西医也有误差?即使真的无误,看清楚了是癌,也不要妄断生死,以免病人听见背思想包袱,造成坐以待毙的被动局面。西医医不好的病中医医得好的很多,一个看局部,一个看全局。应该说各有千秋。究本穷源要中医的整体观念。输血输氧要西医的器械。要两全其美,要有机结合,微观见其细,宏观见其大,不可偏废。

10-5、肝癌
患者傅国清,男,44 岁,简阳县镇金区望水公社农民
于1975 年10 月15 日发现右胁疼,人黄,医治无效,病情逐步加重,12 月4 日突然发热恶寒,头痛身痛住进祥福医院,诊断为肺炎,胆囊炎,注射青霉素,链霉素,并输葡萄糖液无效,连治七天,全身转黄, 小便短黄,力倦神疲,肝痛肝硬,胁下脐上包块挺鼓,按之痛甚, 看看人不行了,转资阳县(431)医院。予以彻底检查,最后确诊为肝癌,最突出的反应周身如绳捆索绑,站立不稳,十二天没有吃到一斤粮食。只有打葡萄糖针及输葡萄糖液加维生素C 维持生命。大便燥结起羊屎疙瘩,小便黄中带黑细而短小 。
(四三一)医院诊断记录如下(全文)
患者傅国清,男,44 岁,(镇金区望水公社五大队六小队)。右胁发作性疼痛,加重12 天, 伴发热乏力,饮食锐减,腹泻(与他本人说的不一样),尿黄,近十余天来右胁区胀痛加重, 夜间尤著,疼痛放射至背部腰部。
P2 精神差,巩膜黄染,咽充血,舌质黄红,舌根苔黄腻,胸廓对称,心肺(-),右胁上腹教丰满,叩击痛(+),肝上界于锁骨中线第三肋间,右胁下肋3cm,剑突下5-6cm 触痛, 脾未扪及,未见蜘蛛痣,肝掌不明显,检查1、肝功能2、甲胎球3、血沉4、血常规 诊断:肝大待查(肝Ca?) 孙永师
1975 年12 月16 日检查报告后,该院医生说:这个病无法医治的,快回去他想吃啥就吃啥。 患者的弟弟与其亲戚要求再进行检查,恐怕有错。四三一医院医生冒火了,说:你们不信可以到省医院川医去查,如果不是肝癌把我四三一医院封闭了就是。动员患者出院,患者及其家属推三阻四的不想走,该院马上用小轿车将他们送回镇金区。该院可谓是仁至义尽了。(背着别人)还斩钉截铁的说:此人至多活不了七天。病是老火,寝食俱废,可是活了十一天而又不死。家乡七言八语的议论说,把他送到太平求治,下车站立不稳,行动虚飘,面黄目黄发热恶寒、苔黄垢,左胁下胀痛,按下坚如木石,周身如缚,食欲不振,时感恶心,大便结小便黄欠,肤黄尤著,头昏痛,失眠,一闭眼则梦魂频惊,脉弦数。
辩证:热甚毒炽,瘀血凝滞,癌乃乘之
治则:清热解毒,逐瘀软坚,抗癌肿
处方:茵陈30 克 鳖甲15 克 柴胡12 克 酒芩12 克 栀子12 克 银花12 克 连翘12 克 玄参15 克 土鳖12 克 牡蛎30 克 贝母12 克 酒军12 克 半枝莲60 克 金钱草30
克 75 年12 月27 日
主诉:上方连服几剂,各方面均有轻松,身上已经活动,首先解决了发热恶寒的现象。大便畅通,且泻下了些腥粘浊物,小便呈淡黄色且长,要求再为处方,看脉已无前弦数矣。我说药已对症,不能改动,再服三剂以观动静 75 年12 月29 日
主诉:上方又连服三剂,肝痛缓解,周身活动,胃口已开,每餐可吃三四两,腹内包块已软, 存在的问题,偶尔还见腹痛头痛,小便带黄色,脉象还有点带弦,未见缓和,处方如下:
茵陈30 克 鳖甲15 克 土鳖12 克 酒军12 克 酒芩9 克 荔枝核30 克 香附(打)15 克 柴胡12 克 夏枯草30 克 三稜12 克 莪术12 克 浙贝15 克 牡蛎粉30 克 半枝莲60 克 石打穿30 克 金钱草30 克 76 年1 月1 日
主诉:上方又服两剂,病情更见减轻,行动自如,饮食每餐可达半斤,肝区只是偶尔微痛, 扪之包块又软小很多,二便接近正常,巩膜黄减,他说:鄢老师,农村经济困难,我想回家吃药,行吗?我说:好嘛!行,你把处方带回去吃五付再来看一看脉。两天服一剂。他说: 鄢老师,我是不是肝癌?我说:对你这个病,我是按肝癌处理的。要说是,不会松得这样快。
要说不是,又不会见效。我不敢相信大医院,我也不相信我自己。总之你不要想那么多。以医好病为原则,回去当忌的要忌:房事、烟酒、犬羊肉、鸡蛋鸡肉、猪头猪蹄,这些都是滋长癌细胞的。房事烟酒是摧毁抵抗力的,你清楚吗?他说死里逃生,好的,鄢老师救了我,当然我一切都听鄢老师的。给以一方回去:
茵陈30 克 鳖甲15 克 土鳖12 克 酒军9 克 栀子9 克 半枝莲60 克 牛膝12 克潞参15 克 秦归12 克 海藻30 克 昆布30 克 夏枯草30 克 石打穿30 克 重楼30 克 三稜12 克 莪术12 克 76 年1 月12 日
经多处调查,仍然健在,且参加了生产劳动。可以说明(微观)只能看到实质性的东西,还没有升华,所以看不见变化出来的东西。

1-10-6、肝癌
患者刘琼芝,女,51 岁,资阳南津区刘家公社五大队一小队
(录患者丈夫张旭记录原文) 1978 年6 月19 日
患者因腹痛曾住南津区医院,因越治越肿,初由脚而肿到胸部,八天不能饮食,连吃茶都发吐, 经过检查说是肺炎,肺心病。又经过四次照光,老师又说是心肌炎,后由家属请中心医院老师会诊,及经过输液,痛无好转,还吐了四次血住院,周医生(女)复进行细致的检查, 叫把病人送到资阳人民医院作超声波检查,结论是肝癌。检查单写道: (齿状密集波) 我们要求住院,医生说:同志,你爱人系焦裕禄与周总理类似的病,我们实在无法治疗。就这样把我们推出门了。
我们实在无法可想,才听到一些朋友介绍说你们不要着急,送到简阳太平桥医院去请鄢荣光老师治疗吧,因于1978 年6 月20 日送到太平(张旭的话录在此)。
患者面色萎黄,枯瘦如柴,食欲不振,舌紫苔黄垢,胃痛胀,肝区刺胀作痛,右肝叶挺硬, 左肝叶包块凹凸不平,压迫了胃区,呃逆,大便密涩,小便短赤,腹肿,胶肿,有轻度腹水, 头晕眼花,脉 弦紧而长,此属正虚邪实之症。法宜扶正逐邪,祛瘀柔肝。因其脉虽弦但有长象,是其先天足,禀赋还可,不妨补少攻多,因邪去而正自安也。肝为血库,包块是瘀,癌细胞据瘀为寨,在此招兵买马,故应以逐瘀为主,攻癌继之,祛瘀则血脉流通,癌细胞失去了老窝无所依附,或散失流亡,被冲洗排泄是可以达到预期的目的。决不能畏首畏尾,姑息养奸,时机不可失,再下一步则无能为力了。
处方:茵陈30 克 鳖甲24 克 柴胡9 克 三七9 克 半枝莲50 克 丹参12 克 红参9 克 元胡12 克 三稜12 克 莪术12 克 牛膝12 克 一支花30 克 虎杖30 克 金钱草30 克 酒大黄9 克 78 年6 月20 日
主诉:上方服了两剂,又泻了不少浊物涎液,胃痛缓解,可以吃点饮食,肝痛亦轻,肝上包块似在软小,脚肿在消。但还见口干,苔仍黄垢。因不改方,只于原方内加麦冬15 玄明粉15g,去一方面养阴生津,一方面软坚荡垢之义。 78 年6 月24 日
主诉:前方又服了两剂,又泻下不少浊物涎液,肝区偶尔一痛就停了,胃已不痛了,胃口渐开,黄也在退,每餐可食二至三两粮食,右胁下的包块明显地缩小一半有多,可以上街游走。
宜将剩勇追穷寇,于是乘胜锐进兵,处方如后:
茵陈30 克 柴胡12 克 鳖甲12 克 三稜12 克 莪术12 克 芒硝10 克 酒大黄10 克 牛膝12 克 生地30 克 土鳖12 克 三七9 克另末,重楼30 克 半枝莲60 克 丹参12 克 洋参6 克 78 年6 月27 日
主诉:上方连服五剂,肝上包块散去十之八九,头痛也好了十之七八,胃口好转,可以行走, 可以入睡,看来大问题解决了,但身处农村,经济实在困难,要求再处一方带回家去调理。我将原方芒硝和酒军删去,加入秦归12 克 78 年7 月17 日
他爱人张旭说:鄢老师,有的医院竟把肝上的病看成心肺上的病,真是冠履倒置。误人不浅。我说:这是忽略了整体观念之故。上中下三焦,还隔了一个中焦。两隔壁着火烧是有些牵连, 但隔了一条鸿沟都弄不清哪里起的火,是有些荒唐。可是他们不是有心害人,而是临床经验不够,你也不要怨恨他们。

1-10-7、肝癌
患者闫培文,男,59 岁,宜宾市人民医院中医科有名中医师
来行 简阳县太平医院负责同志:
听说你院鄢荣光老师对癌症的治疗很有经验,我是一个不幸得了肝癌的人,男,59 岁,症状是曾得肝硬化七年,肝大10 公分,脾大7 公分,肝腹水两年多,脾大已七年,多年食欲不振, 体重由一百一十斤下降到九十斤,每天只能食六七两,不能吃油荤。腹水已基本消除,但小便经常黄赤,不正常。大便较正常。六脉弦缓,舌根苔黄腻,舌质无苔,不干,口不苦不干。超声波检查是分割波,丛状波。甲胎球测定为阳性,肝扫描为占位性病变。为此特请你院鄢荣光鄢老师给我开几个处方,经验秘方,开好后给我寄来。邮去挂号费三角,邮票两张,劳神,谢谢 ! 1977 年7 月18 日 宜宾市人民医院闫培文亲笔
回信
闫培文老师你好!
来函已经收到,勿念。根据来函分析,贵恙宜疏肝解郁,逐瘀抗癌,自己思想冷静一些,放开一些,是有希望治愈的。你时候内行,你的经验比我们强,自知保养调理,不用多嘱了。
暂处一方如后,请你自己斟酌,如其认为恰当,则照方服下去,你认为不妥,则随病加减:
茵陈30 克 柴胡12 克 鳖甲12 克 郁金12 克 蟅虫12 克 三七9 克 夏枯草30 克海藻30 克 昆布30 克 生地15 克 三稜12 克 莪术12 克 半枝莲30 克 石打穿30 克 重楼30 克
从此以后他因照方服用,觉得药有效,则照服,服药效差则来信。经过多年的信件往返处方治疗,方才脱险。肝癌愈后四年了,又患食道癌,这下只得亲自来会我看脉处方了,又服十剂中药,食道癌亦愈。(此时我已经退休回蓉城了)。
1978 年过年期间闫培文还来我院耍了四十余天,精神活跃,饮食睡眠均正常,将我治好的癌症病人远的信访,近在几里、几十里的则一一登门拜访,又将我治愈的癌症病案归纳整理了很多类别。在我院住下也未停过服我的中药,他服药的办法与众不同,他将我处的方十付一齐捡,用大锅头熬成膏来服,这样吃得少功力大,可以不占据 胃的容纳量而好多吃饮食。
有一天他在我下午病人少的时候,问我道:鄢医生,肝癌你治愈了不少。究竟分好多类型?
我说:肝癌有原发性和继发性两种,原发性是肝脏本身病变,继发性是其他脏腑癌症转移起来的。肝炎后期很容易转为肝癌,我们当医生的遇到肝癌患者比医什麽癌症都头痛,费手。
故肝癌有癌中之王之称。所以我对甲肝乙肝患者我们要多费点唇舌,硬要把他根治好方能罢手,以免后期变成肝癌。急性黄疸型肝炎,目标显著,容易治疗。如其误治与失治,转为慢性,那治起来就费手了。慢性再治不好,发展成为肝硬化,脾肿大,腹水,这时只要有异性细胞进入人体很容易发展成肝癌。这都叫原发性肝癌。其他不管肺癌、肾癌、鼻咽癌、子宫癌、睾丸癌、卵巢癌..。只要癌细胞不能就地处决,进入血液淋巴,很容易转为肝癌。因为肝为血库,血脉是流通的。这类肝癌就是转移性肝癌。治法:一般以理气逐瘀,活血软坚
下手,因为肝为血库,血以通为补也,血不能自行,靠气推动,气行则血行,气滞血也滞也, 瘀血是死血疙瘩,非用攻逐软坚之物不可。瘀血一去而肝硬自消。癌细胞失去了老窝,无所依附,再配合攻癌杀癌之药,推的推,荡的荡,放邪出路,是有希望治愈的。再对病人进行开导,说明怄气就要伤肝,要开朗些,大量点,这叫疏肝理气配合,光靠药物疏肝理气,是不全面的。你说对吗?闫培文说:鄢老对患者用心良苦。对癌症研究颇深,以仁心行仁术, 我之所以能够再生,实鄢老所赐也。读鄢老 一些医案,提高了我很多为人民健康服务的本领。
  特别是我在信中首次求方,方中柴胡疏肝,郁金解忧育郁而逐血,鄢老师好像知道我忧愁而加重了癌变的情景样,真高明。我患肝硬化七年一子一女都不幸相继死去,加上文化大革命派性斗争,怄气伤肝,因此转化为癌。鄢老的处方真符合我的实际,我故丢心大胆的服药,竟获得成功。我来这趟真值得。


读闫培文代我收整癌案感怀七律:
流水高山一曲琴,天涯沦落有知音。
心随书信来君左,鹤守梅花宿上林
松带风声思啸侣,竹摇清影静尘襟
共磨慧剑诛顽敌,且汇中西与古今
1977 年11 月15 日太平鄢荣光

1-10-8、肝硬化腹水转为肝癌
患者杨大伦,男,56 岁,德昌县商业局
1955 年4 月15 日,患急性肝炎,经治三月黄退,自以为好了,就是胃上不适,不与理会, 渐感乏力浮肿,常饮食伤胃,按消化理气买些成品药吃,请中医西医都健脾利水药治之,时肿时消,腹部膨胀,两足皆肿,到川医、省医检查均说是肝癌腹水,太晚了,无法。只得送来我治,我说:弱药不瞑眩,厥疾不疗。只得孤注一掷了。乃用十枣汤:遂戟芫花汤海昆、鳖甲、半枝莲,我说:甘遂有毒峻猛,要用面制,大泻二次停甘遂,饮照服。果然,服药后大泻两次,去甘遂又服五剂,腹水去,足肿消。又来转诊。但疲乏无力,肝上包块更见显然,
消化仍差,大便秘而黑,小便黄欠。我说:水去而正虚邪实更觉显然,前方不能再用,法宜活血祛瘀,软坚散结,扶正抗癌了。因为肝为血库,血以通为补也。血脉一通放邪出路,正气一足血才能够流通。气足血通再以抗癌之剂,或者有生机的 。
处方:八珍汤加 茵陈、三七、甲珠、蟅虫、半枝莲、灵芝菌、泽泻等组合。八珍内的参用红参,归用秦归,再用黄芪以助归、参之力。果然连服十剂,精神好转,消化力强,肝上包块
也在软小,又来转方。我说原方既已生效,方针不变,再加强有力的化包块中成药——西黄丸。每天一支,计时半年,十二次变方,包块消尽,痊愈。

1-10-9、肝癌
患者余长模,男,57 岁,成都无缝钢管厂职工
1992 年1 月上旬患腹胀腹痛,经厂医院检查为肝癌大5 公分,同厂职工×××,男,38 岁, 同时也患肝癌,大3.6 公分。厂医送他两人一齐到川医肿瘤医院检查,结论均是肝癌,不错, 动员开刀。
余长模说:我的肝癌大,他的肝癌小,我让他先作开刀手术吧!癌大了开刀恐怕不行吧!怕动了他要转移扩散。俗话说:有病趁早医。小伙子同意了,川医予以开刀,不幸在手术台上将血管割破,止不了血死去。余长模说得十分沉痛。来请我用中药治疗,我采取活血散瘀软件抗癌的方案,再加西黄丸配服,厂里医院同意我的处方,余长模心情开朗,此症实在顽固, 医一两年,癌块才小一半多点。但余长模吃得睡得,有说有笑,我看始终要把他医好,现在他好得完完全全的。

1-10-10、胆管癌
患者廖凤仙,女,60 岁,成都红星中路165 号
1987 年10 月通身发黄,食入即吐,胁下痛,经川医、省医院、陆军医院,三处检查均诊断为胆管癌。且与其家属说:活不到一月。其子女听后,知道西医无计可施了,只得来请我用中药。我用龙胆泻肝汤加半枝莲蛇舌草加软坚丸,共服40 剂中药,60 支西黄丸,三个月治愈。
1-10-11、肝癌
患者巫世荣,男,36 岁,青白江乡政府工作
1986 年肝区疼(原患过无黄疸性肝炎),触之硬,左肝叶依稀有乒乓球大一个包,到川医24 科作一系列的检查,确诊反胃左肝叶Ca,予治两个月无效,出现黄疸,且继续加深。放化疗则恶心呕吐,支持不住,因谢绝治疗,来请我治。我说:年轻,有抵抗力,莫来头,肝为血库,血以通为补,思想要通,药物再帮助你通,癌嘛,是异性细胞,好细胞打通线路,自然把异性细胞驱逐化掉,况且你的体质还可以加强营养和坚持锻炼与用药吧1 患者面黄色萎, 食略减,舌黄腻而垢涎有痰,大便结,小便黄赤。
辩证:肝气乘脾,痰瘀交阻,癌乃乘之
治则:疏肝扶脾,化痰软坚,逐瘀抗癌
处方:茵陈30 克 柴胡12 克 鳖甲12 克 苍术12 克 丹参12 克 西黄丸每天1 支服,处方变化不大,八个月治疗痊愈,共服西黄丸120 支,八年健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癌症医案精华10 肝、胆管癌
15则治肝癌验方
中医药治疗肝癌的方法和思路
)群友治疗各种癌经验2011-05-28 22:27白衣领袖<zhoucongli93@qq.com> 2011-5-28 9:27:30
顾丕荣老中医辨治肝癌的经验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