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寨主之争
盖临终时对宋江说:“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晁盖本来要让位给宋江的,理由很明了,在宋江刚上梁山时,已经当着众兄弟的面对宋江说过。宋江当时拒绝了晁盖的请求。不过,晁盖为尊,宋江为次,已经在山寨当中形成共识,连铁牛都知道,杀去东京,夺了鸟位,就应该晁盖哥哥做大皇帝,宋江哥哥做小皇帝。可是此时晁盖却改变了初衷,没有把寨主之位传给宋江,尽管在他身受重伤的一段时间,宋江一直守在他床前啼哭,还亲自为他敷药灌汤。可见晁宋之间已经有了很深的隔阂,不管宋江有意无意,架空晁盖已成客观事实。曾头市起兵之前,宋江苦谏,晁盖忿怒,两人矛盾已然显现,宋江次次都对晁盖说“哥哥是山寨之主,不可轻动”,这次又这么说,晁盖如何不怒!按说晁盖也不是心胸狭窄的人,对宋江的一点怨恨也算不得什么,让他不放心的是——招安。宋江每每向人表达招安的愿望,对呼延灼这么说,对宿元景也这么说,晁盖不会没有一点风闻。所以晁盖亲口对宋江说出遗言。
  这条遗言很耐人寻味,宋江本事一般,根本不是骁将史文恭的对手,晁盖分明是给宋江留下天大难题,不让宋江接替寨主之位,以免除后患。那么,谁是晁盖心中的理想人选,谁能捉得史文恭?史文恭武力超强,秦明和他斗二十合,尚自力怯,败阵落马,何况他人!——而这时梁山的一流战将只有林冲、呼延灼、秦明等人,竞争的范围实际缩小成了一点,颜如羽以为这一点是林冲。晁盖对林冲最为信任,远的有火并王伦,林冲亲将寨主之位让给晁盖,晁盖现在还给林冲,也在情理之中;近的有曾头市之战,晁盖没有带吴用以及清风山、江州两伙人马,带上的都是自己最信任的部将,其中林冲第一位。林冲对晁盖也同样关切,每次都有好心劝谏,战场上又紧紧护定晁盖,最后晁盖中箭,也是林冲拼力救出,这份忠心恐怕是别人远远不及的,晁盖怎能不感林冲之恩!林教头一杆枪天下无对,从无败绩,且为人朴忠,不似宋江那般奸猾,在晁盖心目中实为最佳人选。
  然而,宋江却非碌碌之辈,他化解晁盖遗言的方法更加高明,就是要拉一个外人来替自己捉拿史文恭。晁盖死后,吴用、林冲力荐宋江暂临寨主之位。按理说,史文恭与梁山之仇不共戴天,众将当一鼓作气,打破曾头市,给天王报仇雪恨,可宋江却停兵百日,一边在山寨上给天王守丧,一边让吴用去请卢俊义上山。读者不可不知,如果卢俊义上得梁山,一来按宋江的说法,可以增添梁山的影响力,二来却可以帮助完成宋江的秘密计划。换言之,卢俊义是宋江要打的一张好牌!
  吴用赚卢俊义的手段既不地道,也不高明。燕青曾劝主人:“敢是梁山泊歹人,假装做阴阳人,来煽惑主人。”卢俊义却不予理睬,不停的念叨吴用之言,寸心如割,坐立不安。小乙何其忠心,反而去相信一个形迹可疑的陌生人,卢俊义的悲哀就在于此。梁山附近,数人一冲一突,卢俊义被拖的疲惫不堪,又在水上撞见浪里白条,只有被捉的份儿。忠义堂上,宋江道:“员外可看忠义二字之面,宋江情愿让位,休得推却。”便请卢俊义坐第一把交椅,卢俊义不愿落草,坚决要下山。此为一让。
  宋江吴用的行径十分卑劣,一面留卢俊义在山上吃喝,一面让李固回去告发主人。到卢俊义深陷牢狱之时,宋江又倾重兵来救。梁山军攻打大名府,作战比较持久,和李成、闻达、关胜、索超、水火二将轮番较量,就为救卢俊义一人。这样还能坚定卢俊义落草的意愿,并把宋江视作恩人,果然卢俊义说:“上托兄长虎威,深感众头领之德,齐心并力,救拔贱体,肝胆涂地,难以报答!”忠义堂上,宋江又再三拜请卢俊义做寨主,卢俊义又不肯。此为二让。
  既然大名府打破了,卢员外也上山了,那么晁天王的深仇搁了这么长时间,总该报一报了吧?宋江道:“晁天王的冤仇未曾报得,旦夕不乐,若不去报此仇,惹人耻笑。”这话说的不地道,既然你能旦夕不乐,为何先打大名府,去救卢俊义,后打曾头市,去捉史文恭?况且卢俊义的事儿本可以不去惹,当初不往人家墙上写反诗就行了,何必一害一救,枉费周折?已经说过,卢俊义是宋江要打的一张好牌,宋江非得他不可。这一回,宋江分配兵将可谓匠心独运,分五路打五个寨栅:秦明、花荣、马麟、邓飞打南寨,对曾密;鲁达、武松、孔明、孔亮打东寨,对曾魁;杨志、史进、杨春、陈达打北寨,对曾涂、苏定;朱仝、雷横、邹渊、邹润打西寨,对曾索;宋江、吴用、公孙胜、吕方、郭盛、解珍、解宝打正中总寨,对曾升、史文恭;李逵、樊瑞、项充、李衮合后。卢俊义、燕青则在平川小路埋伏。颜如羽不禁要问,这么大的场面,林教头那里去了?前面的大名府之战,后面的东平府之战,林教头都曾出战,阵上都有林教头的重头戏,这会儿竟然没他的事儿?其实,这正是宋江权诈过人之处,他就是要卢俊义捉史文恭,而不是林冲捉。宋江没有安排林冲出战,或许他已经深深领会了晁盖的本意。史文恭是梁山共同的敌人,虽然林冲为人忠厚,生性淡泊,不会有寨主之想,但是,万一史文恭撞到了林冲面前,林冲能不与之交手,给天王报仇?要是林冲擒了史文恭,那么只有依照天王遗愿办事,众人都服,即使林冲推让,宋江也不好厚着脸皮接受;而卢俊义则不同,他初来乍到,立足未稳,在众人眼里基本上是一个“外人”,即便是捉住史文恭,也未必能坐稳寨主,兄弟们岂容宋江把一个外人扶到寨主的位子上去?并且,前两次相让已经表明,卢俊义没有多少寨主的念头。所以,只要卢俊义捉住史文恭,寨主九成是他宋江的,这一着叫作“假人之力”,就是专让卢俊义在平川小路等候,替自己捉。这个外援引的真好!此战宋江只须将史文恭从曾家大寨里诱出来便可,后来郁保四骗史文恭来劫营,即为此也。而晁盖的遗言竟被化解于无形。
  曾头市为何要“夜打”,也有名堂。果然,卢俊义既不负宋江所望,一战擒得史文恭,也不出宋江所料,坚决推让寨主。第三次相让,宋江则显尽作秀的本领,绕开天王遗言不提,反而向卢俊义大表真诚,道:“非宋某多谦,有三件不如员外处:第一件,宋江身材黑矮,貌拙才疏;员外堂堂一表,凛凛一躯,有贵人之相。第二件,宋江出身小吏,犯罪在逃,感蒙众弟兄不弃,暂居尊位;员外生于富贵之家,长有豪杰之誉,虽然有些凶险,累蒙天祐。第三件,宋江文不能安邦,武又不能附众,手无缚鸡之力,身无寸箭之功;员外力敌万人,通今博古,天下谁不望风而服。尊兄有如此才德,正当为山寨之主。”卢俊义拜道:“卢某实难从命。”吴用劝道:“兄长为尊,卢员外为次,人皆所伏。”然后给下面使眼色,李逵、武松、刘唐、鲁达并众人一齐发作。你想啊,这时卢俊义如果答应宋江的请求,往交椅上一坐,那不是找死吗?梁山一伙“表态学”运用的真是好!宋江为了把戏演的更足,一者“不负晁盖遗言”,二者,宋江这时做寨主,等于贪人之功,虽然兄弟们都服,但面子上不太好看,毕竟史文恭不是自己捉的,对卢俊义还须再客气一下。于是,宋江想出一个公平的办法,作最后定夺:两人分兵攻打两地,宋江打东平府,卢俊义打东昌府,进行竞赛,先胜者即为山寨之主。
  且看这一回人员分配,仍然暗藏玄机。宋江之下头领二十八员:林冲、花荣、徐宁、史进,燕顺、王英、吕方、郭盛、孔明、孔亮、三阮,等等;卢俊义之下头领亦二十八员:关胜、呼延灼、杨志、索超、朱仝,吴用、公孙胜、雷横、燕青、李俊、二童,等等。两方战力“势均力敌”,却只是表面文章——宋江根基深厚,十几位亲信占据两头,他们都是陪着演戏哩!至于把吴用、公孙胜派给卢俊义,这一着更是高明,不得不惊叹宋三郎权诈至极,两人的作用以后便见分晓!
  话分两头。东平府这边,宋江的表现绝对卖力,刚刚还对着卢员外大力谦让呢,看来并非出于真心。这一战并不顺利,郁保四、王定六被毒打,史进寻李瑞兰被捉,顾大嫂探牢,史进越狱不成,……很费些周折。两军最终见阵,第一阵,董平被逼的横冲直撞,宋江收兵,因为要得董平,只可巧取,不可力战;第二阵,宋江佯败,董平追赶,误入埋伏,终束手被擒。宋江劝降董平绝对是轻车熟路,但见他喝退左右,亲解其缚,扶入交椅,纳头便拜,再来一句“就为山寨之主”即可。不禁又要问,这时寨主还没有竞出,拿什么让给董平?可知宋江脸皮厚,这样表演又不是一回两回了,呵呵,如此,天下英雄尽入其彀矣!接着两军里应外合,打破东平府,取尽钱粮。
  东昌府这边,一个没羽箭张清,害的卢俊义连输两阵,久攻不下。宋江听报,心中一块石头落地,道:“卢俊义直如此无缘!特地教吴学究、公孙胜帮他,只想要他见阵成功,山寨中也好眉目,谁想又逢敌手!”嘴上虽这么说,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呢,已经赢定,于是进兵援助卢俊义。阵上张清飞石,神出鬼没,连伤梁山十五将,宋江呢,一会儿心内惶恐,一会儿怒气冲天,一会儿大惊,一会儿大叫,表情十分滑稽。看来宋三郎搞阴谋没的说,临阵指挥就外行了。好在这一阵,张清羽翼龚旺、丁得孙被捉,三人组合被废。之后吴用定计,引出张清,公孙胜制造迷雾,八员水军头领将张清擒住,如此而已。但吴用为何不早些定计,公孙胜为何不早些施法?戏就是这么演的。只是委屈了卢员外,他的命运竟因晁盖的遗言而改变!
  宋江依然用技劝降张清,不在话下。寨主的位子也因两场征战的结束而尘埃落定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金色年华554  > 水浒传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晁盖想让他接任寨主之位!可此人却假装不知
攻打曾头市,宋江巧谋寨主位
宋江是如何化解晁盖遗言对自己的不利影响并坐上寨主之位的?
晁盖既然不想让位给宋江,为什么不直接说林冲继位呢?
梁山寨主应该谁座?并不是宋江或者卢俊义,他才是最有资格的人
《水浒传》中晁盖之后,除了宋江,谁坐梁山第一把交椅比较合适?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